<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安承林实在是做梦都没想过自家宝贝闺女有个这么神奇的能力,简直是匪夷所思。不过再怎么样那也是他亲闺女,身体里留着他的血,无论如何他都要保护好她,绝不让任何人伤害到她。

         看到被自己表扬一句就开心起来,小脸红扑扑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满眼的濡沫之情的安诺,安承林觉得什么都没有自家宝贝重要,只要自家宝贝开心了,哪怕让他去摘星星,摘月亮他也会毫不犹豫,心甘情愿的去的。亲了亲宝贝闺女的小脸,安承林觉得自己的心都融化了。

         卸下包袱的安诺只觉得一身轻松,那种有爸爸可以依靠,可以全身心信赖的感觉是她从未体验过的。一直以来凡事都要自己扛,自己去解决,没有谁会无偿的帮助你。想要什么?可以,拿等价的物品来换!没有一个可以让她休息停靠的港湾,原本以为林景琛可以让她停留,可是最后却搭上了她的性命。

         现在安诺在安承林身上感觉到了那浓的化开的亲情与宠爱,她能隐隐的觉察到,无论她要做什么,她的爸爸都会无条件的支持她,保护他,帮助她。原来这就是血脉亲情,安诺两世以来第一次深深地体会到。原来幸福真的可以这么简单!安诺在心里再一次感谢穿越大神让她重生到了这里,不但有个对她好的亲叔叔,还找到了梦寐以求的亲爸爸,安诺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砸的晕乎乎的,总感觉是在做梦,不过即使是做梦,安诺也知足了,只是希望这个梦不要太早醒来,最好永远做下去。

         就在父女之间围绕着幸福的泡泡的时候,安承羽同范建民一起走了进来。范建民一进屋就看到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正一脸温柔的抱着安诺坐在炕沿边,眼睛立马就亮了起来。要知道这个时代的人对军人那是深到骨子里的崇拜。老百姓家里谁家要出一个当兵的,那比现在考上清华北大还要光荣。

         见到安承林,范建民不自觉的挺起了腰板,双腿并拢大声的说道“安,安大哥好,我,我是范,范建民,是安,安承羽的好,好朋友,见,见到您非,非常激,激动,我,我娘让我来,来喊你们去,去我家吃,吃饭”诶呀妈呀,这一句话说的,差点没把安诺憋的上不来气。这孩子,平时也不这样啊,怎么今天还磕巴上了,真逗。

         范建民说完脸腾的就红了,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因为紧张,大冬天的脑门都出汗了。头一次看到范建民这么紧张,而且连说话都磕巴起来,安承羽不厚道的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拍着范建民的肩膀“哎,我说建民啊,你咋还磕巴上了呢?以前也没发现你有这毛病啊”

         范建民可怜巴巴的看了一眼安承林,不好意思的说“我,我,我有点紧张”

         安承林放缓了语气说道“不用紧张,我听承羽说了,你经常照顾他,谢谢你了”

         “没,没照顾,都是,都是承羽他,他照顾我了”范建民见安承林谢谢他,连忙又摇头又摆手的说道。

         安成林知道自己当兵时间久了,身上的煞气太重,一般人见了都害怕,所以见范建民这样也没在意。知道范家人都十分善良,而且对自家弟弟和闺女都有恩,难得的在安承林那张常年冰山脸上看到了一丝笑容,不过在安诺看来,他家老爹笑了还不如不笑,没看到人家范建民看到他老爹笑了,整个人更紧张了,站在那里简直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安诺心里的小人摇旗呐喊‘老爹威武!老爹霸气侧漏!嘿嘿’

         看到越来越紧张的范建民,安承羽无奈的看了看自家大哥,没办法啊他家大哥的气场太足。于是对范建民说“建民啊,你先回去,跟队长叔和范婶子说,我们收拾收拾马上就过去啊”安承羽说完,就见范建民轻舒了一口气答应了一声,给安承林鞠了一躬,马上转身跑了。

         范建民一边跑一边在心里嘀咕‘诶呀妈呀,总算出来了,再不出来他都快被安大哥的气势压得喘不过来气了,不过安大哥好厉害的样子,好想变成安大哥那样的人啊’范建民在见安承林第一面时,就完全拜倒在了他的军装裤下,成了他的脑残粉。简直要顶礼膜拜了。

         送走范建民,安承羽转身回来,就看见他家大哥正从他带的行李包里往外拿东西。那一罐罐的,诶妈呀,竟然全是奶粉,竟然有十大罐。整个行李袋里一大半装的竟然都是奶粉,安承羽笑着对安诺说“诺诺,真不愧是你亲爹啊,瞧瞧,这老些奶粉,就怕你饿着,哎,我可是你亲叔叔啊,怎么可能饿到你呢”说完委屈的看着自家大哥,好像在控诉自己冤枉,他可没饿到他闺女啊!

         安承林看都没看安承羽那二货,紧接着又在包里拿出来一条大前门烟和一瓶特供的茅台酒。又从另一个包里拿出来一盒北京稻香村点心。

         安承林把烟酒点心放在一边,指着奶粉对怀里的安诺说“诺诺,这是奶粉,收起来留着平时饿了,让你叔叔冲给你喝”安诺好奇地看着印有‘红星牌全脂奶粉’的铁罐子,原来这个时代的人就喝这种铁罐装的奶粉了,感觉好高大上啊,估计这时候的奶粉里没有那什么了吧,呵呵,应该是值得信赖的。想着,一挥手桌上的十罐奶粉都凭空消失了。

         看着消失的奶粉,安承林好奇的摸了摸桌子,确实桌子上的奶粉没有了,不是什么障眼法。又摸摸自家闺女的小胖手,太神奇了“诺诺,什么东西都能收起来吗?还是只有吃的?”不怪安爸爸这么问,谁让安诺只能变出吃的呢。

         安诺眨了眨乌溜溜的水汪汪的大眼睛“都,能,收”怕自家老爹不信,安诺把家里的被子,桌子,老爸的衣服,行李包都一样一样的收进去又拿出来,这样几次安爸爸彻底相信自家女儿这个神奇的能力了,简直逆了天了。

         看时间差不多了,三个人穿戴好准备去队长叔家吃饭去“我这次来得匆忙,也没带什么东西,这烟酒和点心就当作见面礼吧”安承林让安承羽把烟酒和点心拿着。

         听了大哥的话,安承羽翻了翻白眼,心里嘀咕着‘匆忙啥啊,再匆忙也没看你给诺诺少拿一罐奶粉,这心眼,都偏天上去了’

         安诺看了看桌子上的东西,觉得她可以以爸爸为借口,拿出空间里的水果孝敬给老奶吃,她早就想拿水果给老奶吃了,可就是没有借口,这下可好了。于是安诺从空间里拿出来十个大苹果,十个梨,大概有二斤左右重的已经晒干的大枣,这三样在冬天大城市应该都可以买到,所以安诺就只拿出来这三样水果,其他的不敢拿。

         看着凭空出现的水果,安承羽叫了一声“诺诺”那意思是这个怎么能拿出来。安诺眨了眨眼睛,然后看着自家老爹,水汪汪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安承林看到这样的闺女,有什么想法都得妥协,于是指着安诺拿出来的水果问安诺“诺诺是想把这些水果也拿去送人吗?”

         听到自家老爹问,安诺笑眯眯的点点头“果,给,奶,吃”

         安成林觉得自家闺女是这个知道感恩的,人家没白疼她照顾她,她有好吃的也知道惦记对她好的人。这样很好,他必须支持。于是安承林让安承羽拿东西把水果装起来。安承羽一看这父女俩这样,着急了“我不是不想拿给老奶吃,可是咱们怎么解释这些水果哪来的呀?”

         安诺笑眯眯的指着自家老爹“爸爸,拿”安承林听自家宝贝说完,也点点头“我拿来的,不行吗?”

         一听他们说完,安承羽就乐了“行,怎么不行啊,太行了嘿嘿,啊对了我外面还冻着鱼呢,也拿两条嘿嘿”说完就屁颠屁颠出去拿鱼去了。

         三个人穿戴好,安承林抱着被包裹严实的安诺,安承羽拿着装着烟酒点心还有水果的大包,一起向队长叔家走去。

         因为是中午饭点的缘故,所以这一路他们没遇到几个人,即使遇到了,人家看到安承林的那身穿戴,还有板着的一张冷脸,也都不敢靠近,只远远的同安承羽打了一声招呼,就匆匆地走了。一边走一边还想着‘诶呀妈呀,这人咋这么吓人呢?’

         快到队长叔家的时候,只见范建民站在大门外,正往他们来的方向张望着,一见他们来了,立马冲着院子喊“娘,娘,他们来了”喊完就屁颠屁颠的向他们跑来,一到近前,范建民就咧开嘴,星星眼的看着安承林,然后摸着脑袋傻笑着向安承林鞠了一躬“安大哥好”说完就不好意思的站到一边,然后抢过安承羽手里的大包“我帮你拿”小眼神还时不时的偷偷去看安承林,一脸的崇拜表情。弄的安承羽哭笑不得,哎,又一个被他家大哥荼毒的热血少年啊!(小子,你别忘了,你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哦!)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走进院子,范婶子还有队长叔已经站在院子里等了。安承羽自觉的给自家大哥介绍起来“大哥,婶子之前你已经见过了,这是队长叔”

         听完安承羽介绍,安承林立正,挺胸一手抱着安诺,一手抬起向队长叔和范婶子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叔叔好,婶子好”这样做表示安承林对这两位老人的尊重。

         他这一出把范队长夫妻俩吓一跳,啥时候见过这阵仗啊,缓过来连忙说“好,好,好快进屋,快进屋,外面冷,咱进屋聊”

         一进屋,一股肉香扑鼻而来,安承羽吸了吸鼻子“哇,真香!”“我娘炖了小鸡炖蘑菇,还有红烧兔肉,酸菜炖五花肉,老香了,呵呵”范建民吸溜口口水说道。

         “都饿了吧,咱们这就吃饭啊,一会你们都多吃点啊”范婶子笑呵呵的说道。

         进了屋,安承林把安诺的包被打开,把安诺从里面抱出来。一露头,安诺就冲着队长叔甜甜的叫了一声“爷爷”冲范婶子叫了一声“奶奶”然后就看着自家老爹,指着老奶的屋子“奶,奶”的喊着。

         范婶子看到安诺这个样子,笑着说“呀,咱们诺诺这是想老奶了吧,快进去吧,你老奶天天念叨你呢,也想你了”

         安承林抱着安诺同队长叔点了一下头“叔叔,您先坐着,我一会儿好好陪您喝两盅,我先进去看看老奶”

         “去吧,去吧”队长叔笑眯眯的点头说道。

         见安承林要抱自己进老奶屋,安诺又回头指着拿来的大包“果,果,奶”那意思是拿水果给老奶。

         安承羽连忙打开大包,拿出给队长叔的大前门烟和茅台酒“队长叔,这是我大哥给您老带来的,您老没事儿的时候让我婶子给您抄俩菜就着喝,这酒老好喝了嘿嘿”又拿出北京稻香村点心递给范婶子“婶子,这是首都最有名的点心,可好吃了,您留着没事儿时候吃,还有这鱼,您留着炖给我叔下酒吃。我跟我哥他们进去看看老奶”

         “大老远拿来的东西,咋都给拿这儿来了,安小子这点心婶子不吃,拿回去留着给诺诺吃吧”

         “婶子,您就留着吃吧,诺诺还有呢”说完抱着水果跟在安承林后头进了老奶屋。

         范婶子还要说啥,就被范队长一句话噎了回去“行了,孩子们的一片孝心,你就留着吃吧,这阵子多给孩子做点好吃的送去”

         “嗯哪,是得多做点好吃的送去”说着欢喜的把点心收进柜子里。然后回头看着范队长正小心的拿着酒看着。

         范婶子看队长叔这么小心翼翼的对待手里的酒,一脸好奇的问道“咋了,这是啥酒啊?”

         范队长拿着手里的酒,指着上面特供两个字“看到没,这是两个字念‘特供’这可不是咱们平常老百姓能见到的好东西啊!都是专门供给大干部的”说完又小心翼翼的摸了摸酒瓶,范队长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多少还是有些见识的。

         “诶妈呀,这高级玩扔咋拿来给你了呢?这咱可不能收,太贵重了”范婶子一听这么高级的酒,吓得连忙摆手,这太贵重了他们可不能收。

         范建民一听他爹说完,立刻好奇的凑近想看看这么高级的酒是啥样的,结果还没看清楚呢,就被他老娘推一边去了“去去去,别碰坏了,一会儿得让安小子拿回去,这也太高级了,咱普通老百姓咋能喝专门给大干部的酒呢”

         范队长也点点头,虽然实在是有些舍不得,可是这真的是太贵重了,他们不能收。不过既然安承林拿来了,就不会再拿回去。最后队长叔还是收下了,这瓶酒他一直没舍得喝,平时偶尔拿出来看看,每到这时,他脸上总是笑眯眯的,可以看得出来他对这瓶酒十分的喜爱。

         安诺被她爸爸抱着进了老奶屋,看见老奶坐在炕边正笑眯眯的看着门口,立刻小屁股一拱一拱的,伸出两只手看着老奶“奶,奶,抱”

         安承林没办法只得把安诺递给老奶,一进了老奶的怀里,安诺立刻笑眯眯的亲了老奶一口“奶,想”

         老奶温柔的摸了摸安诺的头发“老奶也想诺诺了”

         安诺笑眯眯的用脸蹭了蹭老奶的脸,然后指着安承林“爸爸”

         安承林依旧站直了身,给老奶敬了一个军礼“老奶好,我是诺诺的爸爸,我叫安承林”

         “好好,好孩子,快到炕里坐里面暖和”老奶慈祥的看着安承林,笑着点点头,这个孩子一看就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老奶,还有我呢”说着安承羽从自家大哥身后钻出来,看着比自己高一头的大哥,心里这个怨念啊,他啥时候能长到他大哥那么高啊。

         “老奶,这是我大哥带来的水果,给您老带了点,您老没事儿的时候吃啊,这苹果可甜了”说着把手里的一大包水果放到炕上。

         “拿这玩扔干啥啊,都拿回去给诺诺吃,我老了吃那些没用了,咱诺诺得多吃点,好长大个”

         这下安诺可不干了,撅着小嘴,指着水果“奶,奶,吃”说完扭着身子从老奶怀里爬出来,从包里扒拉出一个大苹果,然后看看苹果,再看看她的手,抬起头求助的看着自家老爹“爸爸”

         安承林连忙抱起安诺,然后把苹果拿起来,递给安诺,让她用两个小手抱着。抱着苹果安诺乐了,然后举着手里的苹果“奶,奶,吃”

         老奶看着安诺递过来的苹果,眼睛都红了,用手抹了一把眼角,笑着接过安诺手里的苹果“好,好孩子,老奶吃”

         这场面太温馨了,安承林欣慰的摸了摸自家宝贝的头发,心里感叹‘还是闺女好啊,知道心疼人,不白疼她,谁对她好她都记得’

         吃饭的时候队长叔让安承羽去取羊奶的时候把刘大爷也喊了来,几个男人坐在一桌连吃带喝,聊的也特别开心,时不时的还传来几个人的笑声。

         安诺还有老奶,范婶子三个人在老奶屋里也吃了一顿美味的大餐,因为老奶岁数大了,所以老奶的饭菜都炖的特别软,安诺也少少的跟着吃了点,然后喝了奶就再也挺不住睡觉了。这一上午可真是没轻折腾,心情跌荡起伏的,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这副小身板的极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