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串通
        第二天,趁着母亲带妹妹去星光之家的机会,顾墨连忙带着波姬出门了。

         星光之家是一间专门接收自闭症儿童,对自闭症儿童进行康复训练的机构,也是l市最好的自闭症康复机构。母亲几乎每天都会带妹妹顾瑶到星光之家去,一去至少要五、六个小时才会回来。

         五、六个小时,足够顾墨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了。包括给波姬办狗证、买食盆、买玩具等等,最后还要找死党来通一通气。

         母亲太精明了,不做好准备的话,万一露出了破绽,那可就麻烦了。他既然说了这是朋友的狗,那这个“朋友”就一定要有。庆幸的是,母亲这一年多来全副心思都放在妹妹身上,只要他别像昨天那样说些前后矛盾的蠢话就行了。

         赶到星巴克的时候,死党方子显已经在那等着了,正悠哉悠哉地啜着咖啡。

         带着狗,而是还是雄壮威武的大狗,顾墨不方便进去星巴克,便招招手让死党出来室外的座椅上。

         方子显一脸便秘样地挪了出来,六月的气温已经开始变得炎热,室外当然没有室内舒服。尤其是方子显天生怕热,更是不喜欢待在没有空调的地方。

         一推开透明的推拉门,迎面而来的热浪让方子显立刻皱起了眉头,大嗓门嚷了起来:“墨墨,要不我们换个地儿聊……哟,好漂亮的大狗!”

         方子显的眼睛暴亮,热不热的问题早就抛到脑后去了,一个大跨步窜了过去,炽热的眼神紧盯着眼前的大狗。

         波姬蹲在顾墨的身边,沉稳得像座雕像。即使是方子显突如其来的靠近,波姬也没有移动半步,而是警惕地眯起了眼睛。

         这个人类没有威胁。

         与方子显对视了两秒后,波姬得出这个结论,全身紧绷的肌肉放松了下来。虽然没有移动半步,但并不代表它没有防备,倘若这个傻头傻脑的人类有什么不轨的意图,它会在半秒内咬住这个人类的咽喉。

         不过,既然这个人类没有敌意,那就和他打个招呼好了。而且,从主人的心情里,它能感觉到,这个人类是主人的朋友。

         抬起右爪,搭在方子显的膝盖上,晃了几下,收回。正如人类握手时上下摇动那般。

         “哇草!”方子显兴奋地爆了一句粗口,激动地嚷了起来:“墨墨,这只狗太棒了!不仅淡定得很,通人性,居然还懂得打招呼,极品啊!你特地约我出来,难道是知道我生日快到了,准备把这只狗送给我吗?哈哈,你小子真够意思!这个生日礼物哥收下了!这么多年了,你总算送了一次靠谱的礼物。”

         说完,亲热地对波姬又摸又抱的,一副恨不得马上把波姬带回家的架势。

         顾墨等方子显噼里啪啦地说完,才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我什么时候说要送给你了?”

         方子显立刻僵化,转头以不敢置信外加气愤的眼神瞪着顾墨:“那你找我出来干什么?”

         “找你帮个忙。”顾墨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不过,波姬的来历被他说成是流浪犬,因为担心母亲不接受所以需要联合死党撒个谎。

         方子显知道顾墨经常会去喂养流浪狗,因此对顾墨的说辞也就深信不疑了,爽快地把事情一口答应了下来。作为一个导演(实习中),演戏这种事情简直是信手拈来,保证不会让林宇彤产生半点怀疑。

         “哎,本来打算你不给我也要把这只狗带回去的,但是,既然是要给瑶瑶的,那就算了。”方子显恋恋不舍地摸了摸波姬的脑袋,表情痛苦得活像要和情人生离死别似的。

         “对了,”方子显像是想到了什么,狐疑地盯着顾墨,“你不是在你爸的公司上班吗?虽然你是太子爷,但是随便翘班也不好吧?你就不怕你爸一生气,给你一顿排头吃?”

         顾墨苦笑,“上个礼拜搞砸了一个合约,我自动请辞了。”

         “噢。”方子显尴尬地笑了笑,拍了拍好友的肩膀,笨拙地安慰道:“别想那么多,你才开始工作没多久,不熟练出点小错是正常的,等经验足了就好了。”

         顾墨低落地摇了摇头,自己的情况自己最清楚。大学毕业后,他就直接进入了父亲的公司担任总经理助理,到现在已经一年了,他依旧连父亲十分之一的经营手段都没有学会,反而闹出了不少的纰漏,给公司造成了不小的损失。这一年来,他的信心日渐消怠,每天上班就是煎熬。引咎请辞的时候,其实他的心里悄悄地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面对那些复杂的公事了。

         不过,他其实也知道,父亲只是给他点时间调整调整,调整完了,他还是要回到公司里去。他是公司唯一的继承人,父亲一手打下来的江山,除了交给他还能交给谁?

         但是,像他这种连撒个小谎都撒不好的人,真的能管理好偌大的一个公司吗?顾墨一点都不相信自己。

         看到好友失落的样子,方子显暗骂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现在好了,弄得墨墨难受了。安慰人那套他不擅长,只好想办法转移好友的注意力了。

         “哎,墨墨,我帮了你那么大个忙,你是不是也该报答报答我啊?”方子显勾住顾墨的肩膀,粗声粗气地说:“波姬我就不跟瑶瑶抢了,但是你得另外给我弄一只来,不能比波姬差的。”

         顾墨翻了个白眼,“我上哪儿给你……唔,也不是不行。”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宠物制造系统,顾墨马上转口,若有所思地说:“你要是愿意等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弄一只来。你喜欢什么样的?”

         方子显一呆,“你、你说真的?”他只不过是想要转移好友的注意力而已,可没真想着要狗。

         “要不要?”顾墨斜眼吊着瞥了方子显一眼,不要最好咯,还省了他的精神力呢。

         “要!当然要!”方子显急吼吼地嚷道,接着又小心翼翼地补充了一句:“不能比波姬差哦。”

         顾墨白了好友一眼,没好气地说:“比波姬更好的,可以吧?”

         “可以,太可以了。”方子显点头如捣蒜,嘿嘿地笑了起来,一点也不介意顾墨不耐烦的语气。

         “说吧,有什么要求?”

         “像我这么高大帅气的猛男,当然是要高大威武的大型犬才和我匹配了。”方子显一脸的自恋,唠唠叨叨地继续说:“至于种类方面嘛,自然是越稀少的越好,这样带出去才倍儿有面子。长得要漂亮,威武霸气,既让我喜欢也让美眉们喜欢。懂事,听话,懂得我的心意,可以帮我泡妞……”

         顾墨再次翻了个白眼,打开了宠物制造面板,视线停留在了冰原犬的图片上。

         就这个吧,够拉风,够漂亮,非常适合骚包的死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