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捕狗团
        和死党串通好后,顾墨看了看时间,发现差不多到了给一点白它们喂食了,便离开星巴克准备到郊外去。方子显听到顾墨要去给那些流浪猫狗喂食,顿时来了兴趣,也要跟着去。

         “嘿,谁能想的到,堂堂天宇企业的太子爷,会是一个爱心泛滥的家伙。”方子显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毫无形象地抖着腿,咧嘴笑着看向顾墨。“哪天我要是缺钱了,就把你喜欢去喂流浪猫狗的秘密卖给那些爱慕你的女人,生活就不用愁了。”

         “我不是爱心泛滥,我只是满足自己。”顾墨一本正经地反驳。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多有爱心,他会去照顾那些流浪猫狗,只是因为他喜欢它们。喂养它们,逗弄它们,能让他感到愉快。从本质上来说,他和那些喜欢养宠物的人们没有什么区别,差别只在于他养的宠物没有住在家里。

         “有什么差别?反正在别人眼里看来是那么回事就成。我这不是替你公司那些漂亮的秘书美眉们着想嘛,给她们一个接近你的机会,就和当初邓敏君接近你一样。”方子显发出嘿嘿的笑声,一脸的猥琐样儿,破坏了他那张俊脸的气质。

         “懒得理你。”顾墨翻了个白眼,不理会死党的胡说八道。

         “嘿,我说墨墨,你一直不找女朋友,该不是还惦记着邓敏君吧?”方子显收敛了嬉皮笑脸,表情认真地看着顾墨。

         顾墨的脸色一僵,几秒后才若无其事地开口:“没的事,我只是还没找到想交往的女人。”

         “是吗?呵呵,那就好。”方子显的眼神闪了闪,没有戳穿顾墨的口是心非。哎,真没想到墨墨这小子居然这么痴情,得想个办法让他忘了邓敏君那女人才行。方子显摩挲着下巴,想着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墨墨忘了邓敏君,要不把新来的那几个小明星介绍给墨墨认识认识?那几个小明星长得都挺不错的,身材火辣,大长腿又白又直,在床上一定够劲……方子显想着想着,脸上露出了色眯眯的笑容,满脑子都是小明星们的撩人姿态。至于帮顾墨忘记旧爱的初衷,早就被方子显忘到后脑勺去了。

         见方子显没有再继续追问,顾墨松了一口气。手握着方向盘平稳地开着车,思绪却飞了开去。邓敏君,他大学时候的女友,两人因为都经常到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喂养流浪猫狗而认识,后来成为了朋友,再后来成为了情侣。他俩的感情很好,两人都很喜欢宠物,有许多的共同话题,他甚至觉得这样子过一辈子也不错。可是敏君却不这么觉得,她总是说他不够爱她,不够关心她,时常对他发脾气。他不明白敏君为什么老是要怀疑他,心里虽然不耐烦她的无理取闹,但每次还是会耐着性子好好的哄她开心。他都做到这份上了,怎么还会不爱她呢?

         可他们最终还是分开了,就在毕业之后。他要回来继承父亲的公司,敏君却要出国留学。两人都不愿意妥协,那就只能分开了。算算日子,他们分开也有一年多了。方子显问他是否还惦记着敏君,他自己也回答不出来。不过他想,他应该还是爱着敏君的吧,至少他觉得,他还是愿意和敏君结婚的……

         “铃铃铃……”忽然一阵电话铃音响起,惊醒了各自走神的两人。方子显想到自己刚才意淫的事,不禁老脸一红,心里也虚了。幸好顾墨也没空去注意他,瞥了一眼手机,看到是伯父顾天阳的来电,连忙接起。

         “伯父……嗯,是我,小墨……对,是圣心孤儿院……是的,我送的玩具里,都有……只要他们有做,就肯定能留下证据……嗯,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伯父了……好的,我知道……拜拜。”

         “墨墨,怎么回事?”方子显眉头紧蹙,他从顾墨的对话里感觉出了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一等顾墨挂了电话便马上追问。

         “一间孤儿院里的肮脏事而已,被我发现了,便顺手处理了一下。”顾墨冷笑,冰冷的眼神里夹杂了几许愤怒,缓缓地跟方子显说了事情原委。

         圣心孤儿院也是在郊外,其实离那间满是流浪猫狗的废弃工厂不远,大约也就半小时车程左右。他时常到废弃工厂喂养猫猫狗狗们,也就对这所孤儿院留心了起来。也就在那时,他发现有几辆轿车经常出入圣心孤儿院。那些轿车绝对不是孤儿院买的起的车子,频繁的出入更引起了顾墨的疑虑。他记下了那几辆轿车的车牌号,暗自调查,发现那几辆车子竟然是属于市外的某些个富豪所有。而那些个富豪,更是有个令人不齿的癖好:喜欢玩弄幼童。联系到圣心孤儿院这么一想,其中的真相不禁让顾墨怒火中烧。

         不过,怒归怒,顾墨也明白,想要揭露孤儿院的丑行,解救那些孩子,首先要有证据。于是,他便利用送零食送玩具的机会,把一些装了录音笔或者是微型摄像机的玩具送进了孤儿院,以便留下证据。说到这一点,还真的得感谢那个孤儿院院长,自作聪明地以为他是想利用做善事赚取名声的企业少爷,对他毫无防备,对他送的玩具也全然没有提防。

         做完了这些事后,他便把所有的一切告诉了伯父。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不适合他来处理了,交给警察接手才是最好的。有伯父在,也不怕一些人来插手。只要这孤儿院是不干净的,定然逃脱不了惩罚。

         听顾墨说完了缘由,方子显也气得破口大骂,把孤儿院院长和那些富豪挨个诅咒了一番。恰好车子此时从圣心孤儿院经过,方子显更是恨不得下车去把那院长拖出来痛揍一顿。

         这当然是不行的,顾墨哪能容他打草惊蛇坏事。打一顿算什么,真正的惩罚在后面。

         “孩子都下得去手,简直是灭绝人性了!那些孩子以后得怎么活?!”方子显气呼呼地痛骂,眼角余光瞥见顾墨倏然黯淡下来的目光,不禁心中一惊,想起了顾墨的妹妹,暗责自己说过头了,连忙补救道:“哎,还好瑶瑶只是被虐待,没被……麻的,我在乱说什么呢!墨墨,你别听我胡言乱语,我都不知道自己讲什么了……”

         方子显懊恼地给了自己一嘴巴子,他真是疯了,越说越是错,哪壶不开提哪壶。

         “好了,我又没怪你,急什么。”顾墨好笑地看了死党一眼,深知他没有恶意,也就没放在心上。

         “嘿,墨墨果然深明大义!”方子显狗腿地奉承了一句,偷偷地抹了抹手心的汗,再也不敢提孤儿院孩子的事了,就怕自己一不小心又说错什么。

         顾墨也不想提顾瑶的事,那是他们一家的痛。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安安静静趴在后座上的波姬,顾墨的眼里升起了一抹希冀,他的希望,就寄托在波姬的身上了。

         打转方向盘,驶进一条岔道,废弃工厂就快到了。想到那群可爱的猫狗们,想到一点白,顾墨的嘴角就浮现了一抹愉悦的笑容。这些小馋鬼们,该饿坏了吧?很快就有的吃了。

         然而,随着车子的驶近,一阵嘈杂凄厉的犬吠猫叫从工厂里边传出,让顾墨的心脏猛然一颤,一种不好的预感笼罩了他全身。废弃工厂外边停着的一辆白色面包车更是让顾墨皱起了眉头,猛然把车挨着面包车刹停,顾墨大步跨出车外,不理会从面包车驾驶座里边跑出来叫嚣的青年,用力掀开了面包车的后盖,只见车厢里边层叠放着二三十个大小不一的狗笼子,有几个狗笼子里面还关了几只脏兮兮的流浪狗,顾墨却只消一眼便认出了这几只流浪狗的名字。

         “大花,二花,奶牛……”

         “汪汪汪!”几只流浪狗争先恐后地叫了起来,黑乎乎的眼珠子里泛着水光,可怜又期待地望着顾墨,又似乎在控诉着什么。

         “等着,我马上就放你们出来。”顾墨低声安抚着狗狗们的情绪,眼底却酝酿着狂风暴雨。他哪会不明白,他遇着了捕狗团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