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宠物制造系统
        “哎,大姐,现在是红灯呢,您怎么可以过马路呢?再说你还带着孩子,这太危险了。”

         右手牵着一个七、八岁小男孩的中年妇女回头白了顾墨一眼,操着一口带着乡下口音的普通话不耐烦地说:“我是来打工的,我们不知道什么红绿灯,我们乡下的路都是随便走。”

         说完,拉着自己的儿子闯进了车流中,左闪右避,越过一辆辆车子,走到了马路对面。此时,红灯还没有转绿。中年妇女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对顾墨笑了笑,眼里满是对还在规规矩矩地等红灯的顾墨以及其他人的不屑。

         顾墨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怜悯地望了一眼那个边走边对他做鬼脸的小男孩,转身离开了。其实他并不需要过马路。

         找到自己的车子,顾墨打开后备箱,把怀里的两只装满了零食的纸箱放了进去,然后上车发动了车子,往市区外疾驰而去。

         …………

         圣心孤儿院

         今天是六月一日儿童节,孤儿院里贴满了折成各种花朵模样的五颜六色彩纸,一台由好心人捐赠的彩电正在播放着欢乐的儿童歌曲,节日的气息顿显浓厚。二十多个打扮得干净整齐的孩子们排成了一排,带着兴奋的笑容,焦急又期待地望着前面,不时地催促着前面的小伙伴们快一点。

         队伍的最前面,顾墨微笑着把一个个包装精美的零食袋子递给孩子们。袋子里面装的是进口的饼干、糖果和巧克力,孤儿院的孩子们鲜少有机会吃到这么好吃的零食,一个个都乐死了。

         院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穿得很朴素,面目慈祥。看到孩子们因为得到了零食而开心的样子,感动地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对顾墨弯腰道谢:“顾先生,您真是个好人!孩子们今天很开心,我代表孩子们谢谢您!”

         院长身后的年轻助手也赶紧恭敬地低头弯腰。

         “院长您快起来。”顾墨慌忙扶起院长,“孩子们高兴,我看了也高兴,院长不必谢我。快乐是用钱买不来的,说起来,还是我赚了呢。”顾墨笑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顾先生,您真是一个大好人。像你这么年轻又这么有爱心的人,真的很少见了。”院长紧紧地握住了顾墨的手,神色激动。

         顾墨被夸得脸红,不好意思地说:“院长,您别这么说,比起那些在偏远山区支教和不畏艰苦援非的人,我做的这些根本不值一提。”

         院长慈祥地笑道:“那可不能这么比。善事无分大小,我只知道,你今天让孩子们度过了一个愉快的节日。”

         “刚好孩子们也喜欢零食而已……”顾墨腼腆地低下头,院长高度的称赞真的令他无所适从,不善言辞的他对于这种场面,也感到不太自在。幸好,一个小男孩拯救了他。

         “哥哥哥哥,你能陪我们玩玩吗?”一个大约十岁左右的可爱小男孩扯着他的衣摆问。

         “当然可以。”顾墨微笑着回道,暗地里松了口气,对院长说:“院长,我去陪孩子们玩一会儿。”

         院长笑呵呵地说:“好,去吧,我去给孩子们准备午餐。”

         一听到院长同意,小男孩马上就把顾墨给拉走了。院长和她的助手,也是孤儿院唯一的一位员工,一起到后边的厨房里准备午餐去了。

         只是,才和孩子们玩了几分钟,顾墨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要他去帮妹妹买一款最新上市的玩具。顾墨答应了下来,起身到厨房去跟院长道别。

         走到厨房外边的时候,顾墨却从那个助手的嘴里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

         “院长,那个叫顾墨的年轻人真有心,大老远的买了那么多零食,特地送过来呢。”年轻的助手称赞道。

         院长冷笑了一声,冷冷地说:“怎么,喜欢上人家了?你可别痴心妄想了!你知道他是谁?天宇企业的太子爷!他的伯父是我们l市的公安局局长!这样的人,你高攀得起吗?”

         助手惊呼了一声,不敢置信地说:“可是、可是他看起来完全不像……院长,你是怎么知道他身份的?”

         这个问题他也想知道。厨房外的顾墨暗忖,他可从来没对外说过自己的身份,也一直很低调,避免暴露在公众视野中。就连大学四年寝室里的那三个家伙都一直不知道他的身份,这个院长是怎么知道的?

         院长也没让顾墨失望,得意地笑着说:“上个月顾局长女儿的生日宴会,我也去了。当时他就站在顾局长女儿的旁边,和顾局长一家也亲密的很。我当时还以为他是顾局长女儿的男朋友,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他是顾局长的侄子,也是天宇企业的太子爷。今天他一来,我就认出他来了。不过,既然他不想说,那我就装作不知道了。”

         原来是堂妹的生日宴会暴露了!顾墨恍然大悟。

         “还真的是啊……他可真是一点架子也没有呢,还特别有爱心,和其他的富二代一点都不一样……”年轻助手的声音里充满了欢喜和羞涩。

         院长嗤嗤冷笑,“你啊,还是太天真了!你以为人家是真的关心孤儿院的孩子吗?看着吧,等过几天,报纸肯定会大肆报导天宇企业的太子爷做了多少善事,帮助了多少孤儿,天宇企业就名利双收了。哼,这种事,我可见得多了!”

         “这、不会吧?我还是不太敢相信……”年轻助手的声音里充满了犹豫。

         “你这小妮子,看来是真的动了心了。也好,你去勾引勾引他,若真的成功了,对我们孤儿院大有好处。就算不成功,也没什么损失。”

         “院长……”年轻助手娇羞地嗔道,“什么勾引不勾引嘛,我、我才不会呢。”

         顾墨没有再听下去,悄悄地返回前面的大厅里。想了想,找了一张纸写了几句话,让一个小男孩交给院长,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

         郊外,一处废弃的工厂旁边。

         顾墨从后备箱里搬出一个大大的箱子,边走边对着废弃的工厂里面大喊:“大黄、小花、奶牛、黑子、一点白……快出来吃饭啦!”

         话落,一只只流浪猫,流浪狗从废墟里钻了出来,足足有二十多只,欢快地向顾墨奔了过去,在顾墨的脚边亲昵地叫着,蹭着。一些没有抢到位置的猫狗们,跳到了其他猫狗的身上,顿时引发了一片混战。

         顾墨对这种情况已经司空见惯,淡定地把盘子摆好,倒上猫粮和狗粮,喊道:“好了,都来吃吧。没有吃到的话,我可不管哦。”

         猫猫狗狗们不知道是听懂了顾墨的话,还是闻到了食物的香味,马上停止了战斗,飞奔到盘子面前享用起美食来。

         顾墨看着这些狼吞虎咽的猫猫狗狗们,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容。还是动物们简单啊,只要有的吃,便心满意足了。比起复杂的人类,他更喜欢单纯的动物们。

         咦,怎么多了一个盘子?他明明是数好的。

         顾墨神色一紧,仔细地数了一遍,发现不是盘子多了,而是少了一只狗。一点白没有出现!

         一点白哪里去了?它最贪吃了,不可能不出现。难道,出了什么意外?是受了伤,还是被别人抓走了?顾墨越想越害怕,连忙跑进废工厂里,大声呼喊着一点白的名字。

         “一点白,一点白,你在哪里?快点出来呀!”

         “一点白,你再不出来,狗粮可就被吃光了!”

         “一点白,你听到我叫你了吗?听到了你就叫一声啊!你是不是困在哪里了?”

         顾墨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一点白的身影。正当他失望了打算放弃的时候,一只全身黑色仅有额头有一小撮白毛的小狗从一处狭窄的地方钻了出来,向顾墨飞奔了过去。

         “呜呜……呜呜……”小狗从喉咙里发出了几声欢快的呜呜声,引起了顾墨的注意。

         “一点白!”顾墨惊喜地叫了起来,一把把小狗抱进了怀里,丝毫不嫌弃小狗脏脏的身子。抱了一会之后,顾墨又放下了小狗,板着脸教训道:“你这个坏家伙,跑到哪儿野去了?叫了你那么久也不出来!我还以为你被坏人抓走了呢。”

         小狗可怜兮兮地呜呜了几声,脑袋蹭了蹭顾墨的裤腿,然后张开嘴,吐出了一个东西在顾墨的手上。

         “这是什么?”顾墨好奇地拿起手心的东西,这是一个银白色的长方体金属物件,只有半指长,表面很光滑,闪着淡淡的金属光泽,样子很是好看。“一点白,这东西你是从哪里找来的?”

         “汪汪!”一点白摇了摇尾巴,睁着纯洁无辜的小眼睛看着顾墨。

         “我真是傻了,你怎么能听的懂我说的话?”顾墨失笑,握着银色金属准备放进口袋里。这东西还挺漂亮的,留着也不错。

         忽然,银色金属发出了一道耀眼的光芒,把顾墨给吓呆了。光芒包裹着银色金属,慢慢地漂浮了起来,越飘越高,待飘到和顾墨的视线一样高时,银色金属突然化作了一道流光,冲进了顾墨的眉心里。

         与此同时,顾墨的脑海里也响起了一道冷冰冰的机械声音:“获得灵犬八号的认可,获得安装宠物制造系统的资格,请问是否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