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妖宠当道(二)
        下午六点,正是下班的高峰时间,宠乐缘里却突然涌进了一群又一群的女顾客。这些女顾客中,有穿着各式校服青春活泼的女学生,有身着各种套装制服兼具时尚与干练的女白领,也有只作休闲打扮的各种女性……她们就跟约好似的,纷纷在这个时间点来到了宠乐缘。

         “咦,这是什么情况,怎么突然来了这么多女人?难道今天是三八妇女节?”店里的某个中年男人纳闷地问着旁边的小青年。

         小青年色迷迷的眼神正在一群莺莺燕燕中打转,听到中年男人的询问,惊讶地回过头来:“不是吧,大叔,你连这都不知道?她们都是冲着花仙子来的呀。宠乐缘里人气排行榜第一的妖宠——布丁仓鼠“花仙子”,你没听过吗?”

         中年男人摇摇头,“不知道,我没听说过什么花仙子。我只听说这里有一条长的像龙王的鱼,还蛮有名气的。今天刚巧路过这里,便进来开开眼界,看看这龙王长得什么样子。”

         小青年“哦”了一声,用一种了然的眼神看着大叔说:“我明白了,大叔从来没有养过宠物吧?也从来不逛宠物论坛之类的地方吧?”

         “呵呵,小哥说的没错,我确实没养过宠物,也对这些小东西们没什么兴趣。”中年男人笑道,心里却在腹诽,养只宠物还要伺候它吃喝拉撒,那不跟养个大爷似的?他才没那闲工夫。

         “哦,那难怪你会什么都不知道了。不过也无所谓,小仓鼠就快出来了,你看下去就会明白怎么回事。”既然不是同道中人,小青年也懒得跟中年男人解释了,扔下这么一句后,又扭过头继续色迷迷地盯着这群千姿百态的美女看,脑海里幻想着自己是古代的帝王,正在进行着一场专属于他的后宫选秀。想到某些猥琐的画面时,小青年嘿嘿地傻笑了起来,可疑的液体自嘴角泛滥而出。

         不用怀疑,宠物店里和小青年一个德行的雄性,还有许多许多个。他们老早就守在了这里,等着这每天都会出现的风景线到来。

         涌进店里来的女顾客们并未喧哗,她们都自觉地排成了一条长队,眼神热切地望着前面的一只仓鼠笼子,偶尔低声和周围的同伴讨论着什么,神情激动又雀跃。

         顾墨走到了队伍的面前,望着比昨天又多了一倍的女客人,眼神挂着无奈,抬高了声调喊道:“老规矩,这一个星期内已经拿过花的就别再排队了,把机会让给别人吧。和之前一样,今天也只有五十个名额,先到先得。”

         顾墨的话一说完,队伍立刻骚动了起来,许多女顾客们不舍地离开了队伍,围到了顾墨旁边,纷纷用幽怨的眼神瞅着顾墨。

         “嘤嘤,小顾老板,你好残忍啊……”

         “呜呜,小顾老板,我瓜籽都买好了,你怎么能这样子对我?”

         “小顾老板,求求你再增加五十个名额好不好?人家好想见见花仙子。”

         “小顾老板,不要这么绝情嘛,给人家一个额外的机会好不好?”一个打扮妖娆的女子娇嗔地向顾墨靠去,涂着红艳指甲油的芊芊玉指抚向顾墨的胸膛。

         “不好。”顾墨冷酷无情地拒绝,伸手推开了妖娆女子的身体。

         “嗤,小妖精还是回去泡你的凯爷吧,我们小顾老板可不吃你这套。”一个打扮干练的女白领讥笑道,看向顾墨时却马上换上了一张甜美热情的笑脸:“顾老板,我今天拼死拼活赶在下班前把工作做完,就是为了花仙子来的。可惜我公司离这里比较远,来到这里已经晚了,排不进前五十。你能不能破破例,多加我一个名额?我来这里一趟真的很不容易,求求你了。”女白领说到后面已经哀求了起来。

         “十分抱歉,这个例我不能破,请您谅解。”顾墨一脸歉疚地说道,硬起心肠拒绝了女白领。他如果同情这个女人,为她破例的话,只怕待会所有人他都拒绝不了了。女人博取同情的功力,那是一个比一个厉害的。

         女白领不死心,还想要继续说些什么,一个可怜兮兮的哭声突然从她身后传了过来,她忍不住转身望去——

         一个穿着公主裙,大约十一、二岁的可爱小女孩睁着泫然欲泣的大眼睛,上前拉着顾墨的手,昂起漂亮的小脸蛋可怜兮兮地望着顾墨,呜咽道:“呜呜……小顾哥哥,我……”

         “等等!”不等小女孩哭诉完,顾墨急忙打断了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指着身旁的笼子说:“看,花仙子醒了。”

         这句话仿佛有巨大的魔力,原本还泫然欲泣的小女孩马上收回了眼泪,“呀”的一声欢呼着冲到了笼子旁边。其他女人也顾不上理会顾墨了,一个个也围了过去。

         顾墨擦了擦满头的虚汗,暗叹幸好花仙子及时醒来了,否则,他可真的不知道怎么应付那个小女孩。面对那些妖娆的女人或者是女白领的百般哀求,他都能毫不留情地拒绝。可若是哀求的人换成一个还未成年的小女孩,他不能保证自己能狠的下心去拒绝。

         此时,众人殷殷期盼的小仓鼠已经从宽阔漂亮的仓鼠屋里钻出来了。它通体金黄、圆滚滚的身子像极了一团布丁,可爱极了。众女们一个个都激动地颤抖着身子,两只眼睛冒起了大大的爱心,内心狂呼着“好可爱啊,真是太可爱了~~”

         虽然激动,但大家却都默契地保持了安静,没有大呼小叫。因为仓鼠是一种很胆小的动物,容易受到惊吓。

         刚睡醒的小仓鼠似乎是饿了,先是走到水槽边,喝了点水。接着又快步走到它的专属食盘边,往里一看,咦,怎么是空的?

         小仓鼠歪着脑袋,小眼神里流露出浓浓的忧伤,主人居然、居然没给它准备食物?主人不爱它了吗?它要被主人遗弃了吗?

         排在队伍第一的是一个女高中生,此刻她在顾墨的示意下,把抓在手里很久的葵瓜子递到小仓鼠嘴边,激动地说:“花仙子,你饿了吧?来,我请你吃葵瓜子,你喜不喜欢?”

         小仓鼠一愣,接着飞快地衔起一只葵瓜子,嗖一下钻进了仓鼠屋里,把葵瓜子藏了起来,然后又跑了出来,把女高中生手中剩余的几只葵瓜子统统搬进了自己的小窝里。

         藏好了食物,小仓鼠感动地望了女高中生一眼,然后跑到笼子的另一边,那里摆放着数十朵不同种类的鲜花。小仓鼠东嗅嗅西嗅嗅,嗅了好一会儿,终于从鲜花堆里衔起了一朵波斯菊,送到了女高中生手里。

         “呀,是波斯菊呢。谢谢你,花仙子。”女高中生欣喜地向小仓鼠道谢,小心翼翼地捧着波斯菊站了起来,把位置让给后面的人。

         顾墨望了眼女高中生手里的波斯菊,微笑道:“波斯菊的花语是纯真并永远快乐着。希望你能一直快乐下去。”

         “谢谢小顾老板。”女高中生羞涩地对顾墨笑了笑,带着波斯菊欣喜地离开了。

         排在女高中生身后的是一个高挑艳丽的白领,她给小仓鼠带的是几颗花生。小仓鼠高高兴兴地收了礼,妥妥地藏好后,也从鲜花堆里挑了一朵花送给了女白领。

         “风信子?”女白领眼神复杂地看着手里的花,艳丽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个悲戚的笑容,紧紧握着手里的风信子离开了。

         “紫色风信子,花语是悲伤,嫉妒,无望的爱情。”顾墨望着女白领悲伤的背影,遗憾地感叹道:“小仓鼠这家伙,真是一次错都没有出过啊。”

         “怎么,老板,你很想花仙子出错吗?”旁边的茜茜听到了顾墨的感叹,不满地代表小仓鼠讨伐顾墨。

         “当然想了。要是小仓鼠多出点错,就不会有这么多女人每天疯了似的挤过来了。”顾墨颇为怨念地说道。对自己一时心血来潮作出的错误举动至今后悔不已。

         当初,他把小布丁鼠制造出来后,照例给它准备了一只设备齐全的仓鼠笼子。可是,小布丁鼠却一直在抱怨,说笼子里有股奇怪的味道。顾墨解释,这是新的笼子,难免有些油漆味塑料味之类的,住上一段时间就好了。可是小布丁鼠依旧整天唉声叹气地抱怨,顾墨烦了,恰好看见宠物店斜对面的花店扔出来不少卖不掉开始枯萎的花朵。顾墨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竟然鬼使神差地捡了一些花回来,扔进小布丁鼠的笼子里,赌气般地呛道:“现在够香了不?”

         神奇的是,小布丁鼠果然不闹了,还把花朵叼到角落里摆好。然后,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每次茜茜去喂它吃东西的时候,小布丁鼠便会送茜茜一朵红玫瑰。而小美去喂它的时候,它则会送小美一朵百合花,从来不会搞错。特别是,即使红玫瑰送完了,小布丁鼠也不会给茜茜送百合花,宁愿什么都不送。

         这下子可让顾墨来了兴趣了,买了许多品种的花来试验,发现小布丁鼠送花很有原则:第一,它只送女孩子花,男的连一片叶子也别想得到。第二:只要喂它吃东西,小布丁鼠便会送花报答你,而且都是送同一种花,极少更换。并且小布丁鼠所送的花,往往会神奇地契合你目前的心情,令人惊叹不已。

         顾墨这样子大张旗鼓地试验,而且还请了不少顾客来试验,很快便让许多人注意起了小布丁鼠,还送了个“花仙子”的称号给小布丁鼠。于是,小布丁鼠的大名就这样子传播开了,深受人们尤其是女人们的喜爱以及疯狂追捧,比棒子国的明星还抢手。而在网络上投票“最喜欢的宠物”中,小布丁鼠也力压龙王、八贝勒它们获得了第一。

         粉丝,永远是这世界上最可怕的团体,尤其是女性粉丝。

         随着小布丁鼠的粉丝数量日益壮大,顾墨的麻烦也来了。首先他不得不把小布丁鼠的笼子扩大,才能放的下更多的鲜花,好让它送人。其次,店里平时的人本来就多了,如今更是多到塞不下。不得已,顾墨只好规定想要见花仙子的女人们尽量在六点以后来,因为这个时候已近天黑,正是仓鼠们开始活动的时候。也省得她们一天到晚的往店里跑,弄得他不得空闲。

         最后,粉丝们送给小布丁鼠的食物,顾墨也得偷偷的清理掉,因为数量实在太多了,多到小布丁鼠几辈子都吃不完。这下子,别说小布丁鼠,就连其他仓鼠的口粮也包了。这大概是整件事里面,唯一的一个好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