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妖宠当道(四)
        宠乐缘里有两只奇葩鸟儿,一只是桀骜不驯的八哥,从不说话讨好人类,反而常常出言讥讽,揭人短处,号称“毒舌八贝勒”。另一个奇葩则是一只毛色艳丽的五彩/金刚鹦鹉,它有两个特殊的爱好,喝酒和吟诗,被人们亲昵地称为“诗仙”、“鸟中李白”。

         然而,它俩却都同样受到追捧,每天来找它们两个的人络绎不绝,几乎把宠物店的门槛踩破。受欢迎程度比之小仓鼠花仙子亦毫不逊色。

         “叮铃铃!”

         一对年轻男女争执着走了进来,瞬间引起了店里所有人的注目。

         “芸,芸,你听我解释,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是那个女人一厢情愿,我根本就不喜欢她,我只爱你啊,你相信我好不好!”高大帅气的男人追在娇小可爱的女子身后,抓着她的手拼命地解释。

         “你不必多说!”娇小女子一把甩开高大男人的手,泪流满面,神情哀痛。“你现在说什么我都是不会相信的,我只相信它们,你对它们说去吧,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女子说完,头也不回地快步往店里面走去。

         “芸,你别这样。芸……”男人叫喊着,焦灼地追了上去。

         哟,有好戏看了!

         店里众人眼神一亮,买鱼的不买了,逗猫逗狗的也不逗了,纷纷跟在了这对年轻男女的身后,满脸期待地瞧着他们。

         娇小女子径直走到宠物鸟区,站在一只浑身乌黑的鸟儿面前,悲伤地看着追过来的男人说:“你不用和我解释那么多。你若真是问心无愧,就当着八贝勒的面前发誓,说你和那女人什么事都没有!”

         “芸,”高大男子瞥了一眼站在横木上的黑鸟,眉头紧紧皱起,“芸你别闹了好不好?好端端的干嘛要我跟一只鸟儿发誓?”

         女人凄凉一笑,冷哼道:“你不敢说了是不是?我就知道,你根本就是骗我的!”

         “我没有。”高大男子烦躁地耙了耙头发,一咬牙,决定豁出去。“好,说就说!如果你非要这样才肯听的话,那我就说。”

         男人定了定神,专注地看着娇小女子,沉声说道:“芸,我向你发誓,我和琳娜真的什么事都没有。是她突然扑过来吻了我,我一时惊愕,才会忘了马上推开她。我对琳娜根本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心里面只有你。我一直都只爱你一个人,你相信我好不好?”

         女人紧咬着唇,神色有些动容,可是害怕受到伤害的她不敢再轻易相信男人的话了。女人泪眼婆娑地望着站在横木上的八贝勒,眼神里带着祈求。

         八贝勒冷傲地瞥了他们一眼,不耐烦地别过了头,什么都没说。

         八贝勒的这种反应,反而让娇小女子的泪眼里迸出了一丝惊喜和期待。胡乱拭去脸上的泪痕,娇小女子连忙从挎着的包里拿出一小瓶酒,快步走到八贝勒的对面,站在一只色彩艳丽的金刚鹦鹉面前,颤抖着手把瓶里的酒倒在了鹦鹉的特制酒杯里。

         高大男子茫然地看着自己女朋友的行为,实在闹不明白她究竟在做什么。他现在誓也发了,脸也丢了,好歹给他个回应吧?一声不吭丢下他跑去给一只鸟儿喂酒算是怎么回事?难道还要他对着那只鹦鹉再发一次誓吗?

         “傻小子,快过去啊,愣着干什么。”一个围观的老头心急地催促,把高大男子一把推向娇小女子那边。

         “喔。”高大男子一脸茫然地走到娇小女子身边,完全搞不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

         闻到酒的香味,原本闭着眼睛昏昏欲睡的金刚鹦鹉顿时清醒了过来。看到自己的酒杯里装满了琥珀色的酒液,金刚鹦鹉欢呼了一声,扑棱着翅膀扑到特制的酒杯面前,一口气把里面的酒喝了个精光,喝完还满足地砸吧砸吧了几下嘴巴,高兴地叫道:“好酒!好酒!”

         见鹦鹉喜欢自己送上的酒,娇小女子欣喜地笑了起来,同时扑闪着眼睛更加期待地望着金刚鹦鹉。

         “嗝……”金刚鹦鹉满足地打了几个酒嗝,脸部的皮肤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显然已经进入了兴奋状态。它睁着眼睛瞧了瞧请自己喝酒的娇小女子,又瞧了瞧娇小女子旁边的男人,突然摇头晃脑地吟起了诗来,语调极具韵律。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呜……呜呜……”娇小女子听完,猛地嚎啕大哭了起来。边哭边扑进了高大男子的怀里,哭得那叫一个激动。

         “怎、怎么了这是?别哭啊,芸,你怎么了?有什么好好说,别吓我啊……”高大男子手忙脚乱地安慰着女友,满脸的焦急之色。怎么好好的突然哭成这样?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啊!高大男子一脸懵然。

         “呵呵,傻小子,你对象那是喜极而泣呢。”方才推了高大男子一把的老头再次开口,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喜极而泣?”高大男子茫然,低头看了看哭得惨烈的女友,这真的是喜极而泣?

         “嘻嘻,看你这傻样肯定是不知道八贝勒和诗仙的事情吧?”一个围观的少女调皮地笑道,对高大男子解释了起来:“八贝勒就是你身后的那只八哥,诗仙就是面前这只金刚鹦鹉。它们两个可厉害了,情侣之间是不是真爱,它们一眼就能看的出来。不过,八贝勒比较毒舌,不爱说好听话,只喜欢揭穿别人的虚情假意,讽刺打击别人。诗仙无酒不欢,喝了酒就会变得兴奋,还会吟诗祝福情侣们。不过,也只有真心相爱的情侣们才能得到诗仙的祝福,如果是假情假意的,诗仙才不屑理会呢。”

         男人的眼神倏然亮了起来,想起刚才金刚鹦鹉念的那首诗,不正是自己心情的写照吗?难道……

         男人激动地看了看鹦鹉,又看了看怀里虽然在哭嘴角却往上翘的女友,顿时什么都明白过来了。激动地抱紧女友,略带委屈地埋怨:“我都说了我是清白的嘛,你还一直怀疑我。现在鹦鹉,啊不,诗仙都为我证明了,你这回该相信我了吧?”

         娇小女子停止了哭泣,脸蛋泛起了红霞,趴在男人怀里点了点螓首,羞涩地说:“我相信你了。”

         不止是相信,她还很感动。她真没想到,原来优秀的男友心里面真的只有她一个人。男友对她专情如斯,这才是让她高兴到痛哭出声的主要原因。以后,不管是琳娜还是什么娜,她都不会再担心,不会再焦虑不安了。

         “那就好。”男人松了一口气,紧紧了地抱了女友一下,然后牵着女友的手,感激地对围观的众人尤其是老者和少女道谢:“谢谢,谢谢大家的帮忙。”

         “呵呵,小伙子不错。”老者轻轻颔首,眼露赞赏。少女则是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其实她是冲着看热闹来的啦,真的不用谢她~~

         男人和女人相视一笑,十指紧扣着走到鹦鹉面前,郑重地鞠了个躬:“谢谢你,诗仙。我们会一直记得你的,会经常带好酒来看你的。”

         “好酒,好酒。”金刚鹦鹉一听见酒就兴奋地嚷了起来。

         “哎哎,我提醒一下你们,送酒就送酒,别送太好的酒啊。把我的鹦鹉都养叼了,非好酒不喝,我都快养不起它了。”顾墨郁闷的声音从人群外传来,引起了众人一阵哈哈大笑。

         娇小女子捂着嘴,笑着对顾墨说:“老板,你放心吧,诗仙是我们的大恩人,我们会好好报答它的。以后诗仙喝的酒,就由我们来负责好了。”

         “我就怕你们一个个都这么说。”顾墨咕哝了一声,摇着头走了。诗仙撮合的情侣越来越多,个个都喜欢送酒来报答它,其中不乏一些出手阔绰的土豪,竟然还送了整箱整箱的名贵茅台、波尔多、拉菲等名酒过来。顾墨真怕诗仙被他们这么惯下去,嘴巴不知道要叼成什么样了。

         这对情侣可不知道顾墨的担忧,再次感谢了诗仙一番后,便手挽着手,甜甜蜜蜜地离开了。

         他们刚离开不久,又有一对穿着情侣t恤的年轻男女走了进来。这对情侣走到顾墨面前,甜蜜地笑道:“小顾老板,你还记得我们吗?上个月,我们两个便是因为诗仙的诗,才走到了一起。今天刚好有空,我们便特地带了诗仙最爱喝的葡萄酒来看它。”

         顾墨看了他们的衣服一眼,微微一笑,“我当然记得。我还记得诗仙给你们吟的诗是《关睢》,对吗?”

         “对,对。”年轻男子指着两人身上的情侣t恤,意气风发地说:“为了纪念,我还特地去订做了一套情侣t恤,把诗仙念的诗分别印在了这两件t恤上面。我老婆的那件印了前半句‘关关睢鸠,在河之洲’,我的这件印的是后半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两件t恤,代表了我们矢志不渝的爱情。”

         “讨厌啦,谁是你老婆。”年轻女子娇羞地锤了男友一记,满面羞红。

         年轻男子握起女子的手,深情地注视着女子:“当然是你了。除了你,还能有谁?”

         “你想的美,我可还没答应你呢。”女子娇嗔了一声,半扭过了身子。

         “不许你不答应,我可是认定你是我老婆喽。”年轻男子索性抱紧了女子,任她怎么挣扎也不放。

         “人家才不要呢……”

         眼见这两人说着说着就在他面前毫无顾忌地打情骂俏起来,顾墨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轻咳了一声,说道:“唔,诗仙就在那边,你们直接过去喂它吧。”

         “谢谢老板。”

         小情侣你侬我侬地走到了金刚鹦鹉面前,先是给鹦鹉的酒杯倒满了紫红色的葡萄酒,然后女的才感激地说:“诗仙,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诗,我恐怕还不知道威对我的心意。我现在过的很幸福,谢谢你。”

         这时年轻男子也说道:“谢谢诗仙撮合了我和我老婆。我会好好爱她,珍惜她,让她永远都和现在这么幸福。”

         金刚鹦鹉抬了抬眼,瞥了年轻男子一眼,突然翅膀一扇,把酒杯给打翻了,猩红的葡萄酒洒了一地。

         “……”

         突如其来的变化把这对年轻情侣吓呆了。原本分心关注着诗仙这边的顾客们也惊讶地把嘴张成了“o”型,接着一个个偷偷地往这边挪了过来,眼神滴溜溜地在年轻情侣身上打转。

         顾墨停止了和秦影的交谈,蹙眉望了过去。茜茜两只手死死地抓紧了小美的手臂,一口气提到了嗓子眼上,神情紧张中又带着点,呃……不合时宜的兴奋?!二楼的栏杆上也出现了一群黑压压的脑袋,一个个眼睛睁得老大地看着楼下。

         “嘎嘎!”忽然一阵粗嘎的笑声传来,一道黑色的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了专供金刚鹦鹉站立的横木上。

         “八、八贝勒?”年轻女子抖着唇,望着从天而至的八哥,忽然浑身冒起了阵阵寒意。

         “嘎,骗子!骗子!负心汉!”八贝勒伸出翅膀指着年轻男子,嚷嚷道。

         年轻女子的脸色“唰”一下变得雪白,柔情蜜意不再,眼神如刀子般射向了身旁的男人。

         年轻男子急了,满头大汗地解释:“不,不是……晶晶,你别听那只鸟胡说,我没做对不起你的事。你宁愿相信一只鸟也不相信我吗?我有多爱你你感受不到吗?你看看我们的t恤,这是我们爱的证明啊……”

         年轻女子闻言,神色开始动摇了起来。

         “嗟,谎话精!谎话精!”八贝勒不屑地喊道,忽然用它那似小男孩的奇怪声调断断续续地唱起了歌来。“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的罪……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把别人、拥入怀抱……”八贝勒反复地唱着这两句,唱了一遍又一遍。

         听到八贝勒唱的歌,年轻男子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脸色变了又变,忽然变得狰狞起来,猛然扑向八贝勒,狰狞着咆哮道:“够了!你这只死鸟给我闭嘴!去死吧!”

         “不要!”

         “住手!”

         周围的顾客惊叫了起来。可是年轻男子突然发难,离的八贝勒又近,大家都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年轻男子扑向八贝勒。

         一向嚣张惯了的八贝勒此刻也像是被吓傻了,呆呆地站在横木上,一动也不动。

         就在年轻男子即将碰到八贝勒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嗷!”年轻男子突然痛叫了一声,跌了个狗吃/屎,两眼茫然地趴在地板上。

         “哼!”八贝勒愤怒地瞪着地板上的年轻男子,忽然掉转身子,屁股朝外,往年轻男子头上拉了一团鸟粪。

         “嘎嘎!”报复完的八贝勒大笑着飞走了,心满意足地回到了自己的地盘上。

         金刚鹦鹉瞥了地上的年轻男子一眼,也学着八贝勒的样子,赏了年轻男子一团鸟粪。

         “可恶!”年轻男子站了起来,咬牙抹掉了头上臭烘烘的鸟粪,破口大骂:“你们这两只死鸟,扁毛畜牲,我……”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打断了年轻男子未完的咒骂。年轻男子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不敢置信地瞪着胆敢打自己的女人。

         “我要和你分手!”年轻女子冷冷地吐出一句,脱下身上的情侣t恤,砸到男人身上,决然而去。

         “妈的,臭婊/子,敢打我?”年轻男子愤愤地骂了声,正想要追上女人,却突然发现自己被店里的人团团包围了起来。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年轻男子色厉内荏地喊道。望着周围的人不怀好意的眼神,冷汗不禁冒了出来。

         “哼哼,你竟然欺负了我家的八贝勒,你说我想干什么?”茜茜晃了晃手中的拖把,愤怒地冷笑道。

         在宠物店里工作了这么久,她早就和店里的宠物们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尤其是八贝勒、花仙子等这几只非常聪明的宠物,她简直爱它们爱到心坎里去,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此刻自己的孩子居然被人欺负了,她能不气吗?

         小美的心情自然和茜茜是一样的,冷笑着上下打量年轻男子,寻思着该从哪里下手才能让他更痛快。

         店里的顾客们也是义愤填膺,欺负小动物的人简直不能原谅!而八贝勒的粉丝们更是愤怒,摩拳擦掌地撸起了袖子,准备好好招呼年轻男子一番。

         别看八贝勒嘴巴毒,粉丝的数量可不少,愿意让它虐的人多的去。有的人喜欢萌宠,有的人却偏偏喜欢像八贝勒这样有个(毒)性(舌)的宠物。而且这种爱好重口味的人往往更容易成为死忠粉,脑残粉,得罪他们绝对要后悔一辈子。

         某少女便是八贝勒的脑残粉,此刻她把手指按得噼里啪啦响,甜美的脸上却泛起了恶魔式的笑容:“欺负我们八贝勒没人撑腰吗?想走?先尝尝我跆拳道三段的厉害!”

         某少女身后有个长了几颗青春痘的少年,此刻正拿着手机喊道:“师姐加油!我会把你暴打渣男的英姿一秒不漏地拍下来,上传到群里去的。”

         “唉!”某老头长叹了声,唏嘘道:“老叟活了六十载有余,阅鸟无数,如此灵鸟平生仅见唯二。虽憾不能得之,然必以命护之,亦幸矣!”

         “咳,大家随便教训教训就好了,可别把人打残了啊。”顾墨温馨的提示声从人群后面传了进来。

         众人云:“老板,你放心吧!”

         真凶残啊!

         顾墨满意地转过了身子,眉头却微微拢了起来。方才那年轻男人的摔倒绝不是意外,到底是谁暗算了他呢?出手这么神秘莫测,这人的实力也太可怕了!

         至少,他就无法做到,这样子远距离伤害一个人还不露一点痕迹。恐怕就连他的教官,也是做不到的。

         “也许是哪个顾客吧?”顾墨喃喃念道,很快便决定把这个疑问丢诸脑后。店里的客人来来去去,哪能找得到是谁呢?省得费劲去想了。

         ——————————

         “报告老大,有一个大消息!”喽啰甲喘着气跑到一个脸上有着一条长长刀疤的男人面前,激动得面红耳赤,抖着嗓音说:“有人、有人出两千万请我们偷一条鱼!两千万啊!”喽啰甲竖起两根手指,激动地往刀疤男的面前伸,差点没把刀疤男的眼睛戳瞎。

         刀疤男嚯地站了起来,呼吸急促地抓着喽啰甲问:“你说真的?”

         喽啰甲使劲点头,差点没把颈椎拉断。“真的!我去确认过了,那人要我们偷的是一条叫‘龙王’的鱼,非常罕见。据说有人出价出到一千万店主都没卖。”

         “哈哈哈!”刀疤男昂天长笑三声,大喊道:“天助我也!老子终于等到发财这一天了!妈蛋的,老子再也不用住在这破鬼地方了!”

         “老大英明!老大威武!”喽啰甲谄媚地拍着刀疤男的马屁。

         忽然,又一个喽啰跑了进来,激动地喊道:“老大,大消息!大消息啊!”

         “什么事?”

         “有人,有人……”喽啰乙捂着自己激动过度的胸口,强自镇定地说:“有人出一千万,请我们偷两只鸟!一千万啊!”

         刀疤男还来不及反应,喽啰丙、喽啰丁也激动地闯了进来。

         “老大,大消息!大消息!有人出五百万,请我们偷一只仓鼠!五百万啊!”

         “老大,大消息!大消息!有人出五百万,请我们偷一条小白蛇!五百万啊!”

         “怎么都是偷动物?”刀疤男拧起眉头,看着自己的几个手下,问:“你们说的动物现在都在哪儿?”

         “清水街对面的宠物店。”四个喽啰异口同声地说道,说完又惊讶地望着彼此。

         “哦?”刀疤男的眼神亮了起来,“也就是说,我们可以一次全部偷完了?”

         “全部偷完,那岂不就是……”喽啰甲数了数手指头,瞪圆了眼珠子,“四、四千万?!”

         “咕咚!”

         “咕咚!”

         “咕咚!”

         现场响起了好几声咽口水的声音。

         刀疤男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命令道:“准备准备,今晚我们立刻行动!”

         “是,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