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妖宠当道(三)
        “叮铃铃~~”

         清脆的风铃声响起,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张望了一会儿后,便抬脚往观赏鱼区走去。

         忽然,一条长一米左右,婴儿手腕粗细的小白蛇拦住了他的去路。中年男人吓了一跳,本能地退后了两步,谨慎地盯着小白蛇。

         但小白蛇并未伤害他,而是把尾巴高高地翘了起来,睁着圆滚滚的小眼睛期待地看着他。中年男人这才发现,原来小白蛇的尾巴端上还卷着一小块硬纸板,上面写着:请问你是许仙吗?

         许仙?中年男人一脸懵逼,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我叫魏国成,不是许仙。”

         不是许仙啊。小白蛇期待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去,举得高高的尾巴也黯然地垂落,扭过头拖着身子无精打采地游开。这一瞬间,小白蛇全身都散发出一股浓浓的失落和悲凉,让人也情不自禁地跟着难受起来,并且感到愧疚不已。

         为啥我不叫许仙呢?看,小白蛇多么失望,多么难过,这都是我害的!我对不起小白蛇!

         中年男人懊恼地谴责着自己,同时心疼地看着小白蛇忧桑离去的背影。就在中年男人忍不住想要上前抱起小白蛇安慰一番的时候,一只手比他更快地把小白蛇一把拎了起来。

         谁啊?居然跟他抢?中年男人不满地皱起眉头,抬眼望去,只见对面站着一个长相斯文的青年,正在冲着他歉然地笑。

         “你好,我叫顾墨,是这里的老板。这条蛇是我养的,有些顽皮,没有吓到你吧?”

         噢,原来是宠物店的老板。中年男人释然了,连连摆手,笑道:“没事儿,没事儿,这条小白蛇可真有灵性。它也是这里的宠物吗?怎么卖?我挺喜欢它的。”虽然从没想过要养蛇,不过若是这条小白蛇的话,他倒是可以破例养一养。中年男人想道。

         “抱歉,它不卖的。而且,”顾墨指着中年男人身旁的牌子,“那是本店的店规,你还没看到吧?”

         “啊?”中年男人愣了一下,他还真没注意到地上有块牌子。不过,什么店规这么重要,居然值得老板亲自提醒他去看?中年男人带着几分好奇看向了牌子,这一看,又直愣愣地定住了,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顾墨唇角微弯,第一次看见店规的客人总是这个反应,他已经习惯了。没去打扰中年男人,顾墨拎着小白蛇走到了休息区,坐了下来。

         把小白蛇举到眼前,一人一蛇对视了良久,顾墨终于败下阵来了,无奈地说道:“小白,拜托你,别老把自己当成白素贞了行不行?我说了无数遍了,你真的不是白素贞!别的不说,你可是一条公蛇啊,公的!白素贞是一条老掉牙的老母蛇,你怎么能把自己当成她呢?”

         我怎么不是白素贞了?你看!小白竖起身子,向顾墨展示着自己身上雪白如玉的鳞片,骄傲地说:你看我的体色,我的鳞片,都是和白素贞一模一样的,我就是白素贞!

         顾墨抽了抽嘴角,决定不再试图说服小白,它爱当白素贞就当白素贞吧,他真的管不了啦。不过,“你能不能别去骚扰客人了?会吓到别人的知不知道?而且,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许仙,白蛇传是人类虚构出来的。就算真的有人叫许仙这个名字,也不是真的许仙,你明白吗?”

         不明白!小白吐着蛇信子,愤怒地抗议道:我才没有骚扰客人,我可是每次都很礼貌地过去询问他们的,你污蔑我,快跟我道歉!

         “好好,我道歉,可以了吧?”顾墨深深地叹气,无力地瘫倒在了沙发上。对于小白这样的奇葩,果然是无法沟通的。

         要不是一点白在开张那天发现了小白的特殊,他恐怕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小白居然是一条变异蛇中的变异蛇!

         一点白第一眼看见小白,便敏锐地察觉到了小白的不同。分析过小白的身体构造后,已经确认了小白的身份。之后,一点白还播放了《新白娘子传奇》这部电视剧给小白看,见小白看得津津有味,一点白更加确认了自己的鉴定结果。

         蛇类的听觉和视觉都是极差的,但是一点白这个家伙,却变异地拥有了近似于人的听觉和视觉,简直堪称蛇精了!

         “或许是被你的精神力影响的结果。”一点白想了许久后,得出了这么个结论。“白化蛇蟒的产生,本来就是遗传基因不稳定导致的。大概是同时又受到了你的精神力的作用,导致它的遗传基因更加不稳,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变异就变异了,我倒是不在意。可是,它现在还中了白蛇传的毒了,整天幻想着自己是白素贞,还非要我这么喊它,你让我怎么破?”顾墨怨念地瞪着一点白,眼神里明明白白地控诉着:你为什么偏偏要给小白看《新白娘子传奇》?

         “那就满足它嘛,说不定它过几天就忘了。”一点白打了个哈欠,不是很在意地说。小白的行为,在它看来也就和一些追星的年轻人差不多,等那股劲头过了,就会恢复正常了。

         顾墨也是这么想的,便由着小白自个折腾去。可是——

         瞪着天天卷着那块写着“请问你是许仙吗?”逢人就问的小白,顾墨十分头疼地怀疑,小白真的有清醒的那一天吗?他怎么觉得它是越陷越深了?

         “叮铃铃!”

         清脆的风铃声悠然响起,提醒着里面的人又有客人进来了。

         顾墨抬头望去,只见进来的是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年,一身的阳光气息,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一看便知道是个热情开朗的少年。少年微微喘着气,似乎是匆匆忙忙赶过来的。额头有几滴汗水顺着他年轻帅气的脸庞滑落,少年抬起手臂,浑不在意地用衣袖拭去滑落的汗水。

         小白“嗖”的一声自沙发上滑了下去,游掠到少年的面前,满眼期待地翘起了尾巴尖上卷着的牌子。

         少年如同前面的无数个人,先是被突然出现的小白蛇吓了一跳,接着看到了小白蛇尾巴上的牌子,一脸懵逼地答道:“我不是许仙啊,我叫方海。”

         法海?!!

         小白蛇双目圆睁,愤怒地一甩尾巴,冲向了少年。

         呀呀呀,它要咬死这个可恶的臭和尚!竟然敢拆散它和许仙,看招!!

         “小白,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