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一起睡
        宠物店第一次接收受了伤的宠物,而且还是只伤得相当严重的狗,顾墨放心不下,便决定留在店里过夜。至于睡的地方,他可以和秦影挤一挤,反正他们两个都是大男人,睡一起也没关系。另外,他也有一些事情想要弄明白。

         “秦影,为什么你懂得救治那只狗?你是兽医吗?”夜里,和秦影面对面躺在房里那张宽大舒适的双人床上时,顾墨终于问出了憋在心里一整天的问题。

         “……我不是兽医,不过我曾经当过一个星期的兽医。”秦影沉默了几秒才答道。

         他当然不是兽医,他是令人惧怕的杀手。在执行任务期间,他常常需要伪装成各种各样的角色,以便接近目标,寻找合适的刺杀时机。伪装成兽医,便是他在刺杀一个知名议员的时候。不过,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的他,根本不需借助伪装才能接近目标,只要他想,没有什么地方能阻止他进去。

         “一个星期?”顾墨有些惊讶,这也太短了吧?

         秦影阖上了双眼,默默地躺着不出声。他不懂得如何向顾墨解释,便索性保持沉默。

         见秦影不愿回答,顾墨也就不再追问了,转而说道:“既然你当过兽医,那你应该有兽医证吧?我们店里刚巧缺一个兽医,要不就由你来当,怎么样?”

         秦影的医术可是连一点白都认可的,这么优秀的人才不善加利用,顾墨自己都不原谅自己。

         我们店里?

         秦影倏然睁开了眼睛,对上了顾墨那带着温柔笑意的眼神,心神猛地一荡。“好。”他不知不觉地开了口。

         “太好了!”顾墨满意地笑了起来,又继续说道:“等明天你把你的身份证、兽医证等证件交给我吧,我去办理一下手续。当兽医可和当店员不同了,必须得办好手续,否则……”顾墨的话未说完便突然顿住了,眼皮子慢慢地垂了下来,陷入到了沉睡当中。

         秦影缓缓地收回了放在顾墨背后的右手,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间还夹着一根细如牛毛的银针。秦影的手一晃,银针便不见了踪影。望着熟睡的顾墨,秦影半坐起来,拿起放在床边的手机。

         造型酷炫的手机,并非市面上所能买到的机型,而是特别订制的,全世界也只有少数的几个人能拥有。而它的功能,比它的外表还要酷炫百倍,这小小的一部手机里,却蕴含了当今世界上最顶尖的科技。

         秦影点开了手机上的通讯录,里面只有寥寥的四个号码。其中有两个号码是海外的,另一个是一个奇怪的号码,最后一个则是顾墨的。秦影拨打了那个奇怪的号码,很快,电话便被接通了。

         “妖影?”另一头传来了金勇惊讶的声音。

         “我需要一份兽医的证件,明天给我。”秦影淡淡地说完,不等对方回应便挂了电话。

         把手机随手放到了一边,秦影凝视着顾墨的睡颜,面瘫脸上出现了几许困惑。

         他想要抓住这个男人,可是,要怎么抓?

         作为一个顶尖的杀手,他有着丰富的学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医学、语言、机械、电脑……他无不精通,不管是最简单的匕首还是最尖端的武器,他都能掌控自如,甚至制造出来。不管多么严密的防护网,他也能快速地侵入,取得里面的资料……他学过无数种杀死一个人的方法,却没有学过怎么抓住一个人。

         许多杀手都会通过猎艳来释放压力,包括他的那些同伴们,他却不喜欢。他不喜欢与任何人有肉/体上的碰触,无论男女。但此刻他却不禁有些后悔,如果他过去有过那些经验的话,现在就不必烦恼该怎么做了。

         这厢的秦影在烦恼着,睡梦中的顾墨却忽然嗯哼了几声,由侧躺变成了平躺,两只脚利落地一踹,便把身上盖着的薄被踹到了床尾,原本便没系好的睡袍带子也松脱了开来,丝质的睡袍向两边滑开,露出了他完全赤/裸的身体。

         因为临时决定要留在店里过夜,顾墨当然不可能有换洗的衣服。跟秦影借了一套睡袍随意穿上,顾墨也不在意挂着空档,反正也就是一晚上的事,等天亮了他原本的衣服也应该干了,再穿上就行了。他却没想到,会因为他差劲的睡姿导致自己毫无遮掩地呈现在秦影的面前。更不会想到,他当做弟弟般照顾疼爱的秦影竟然对他抱着不轨的心思。倘若顾墨知道的话,一定会万般后悔自己如此随意的行为。

         虽然比不上秦影的完美身材,但顾墨的身材也不差。匀称的身体没有一丝赘肉,稍微黝黑的皮肤充满了弹性,两条长腿笔直有力,可以想象踢起人来一定很疼。

         秦影的眼眸倏地暗沉下来,充满着欲/望的眼神从顾墨平滑的胸膛一直扫到笔挺的双腿,又从笔挺的双腿往上看,最后停留在了顾墨的两腿之间。

         浓密漆黑的毛发间躺着一团沉睡的小鸟,份量看起来倒是不小。秦影的眼神暗了暗,拉开了自己的睡袍,对比了一下两人的尺寸,满意地发现自己的比对方大上不少。

         但是,他却更想摸一摸对方的。

         没有去考虑这么做是否合适,秦影仅是顺着自己的心意,把手覆上了对方的性/器。

         很奇妙的感觉,没有反感,更没有厌恶,心里反而充满了兴奋和欢愉,心脏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鼓噪,让他全身的血液都躁动了起来。

         这不是他第一次看见男性的器官。在组织的时候,他们都是在一个大澡堂里同时沐浴,他见过不少同伴的下/身,却只感觉到脏和厌恶。可是现在,同样是男人的那儿,他却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兴奋和满足。

         哦不,他还没有满足……

         握着顾墨的私/处好一会儿,秦影开始感到了不满足,他觉得他还能做点什么。然后,出于本能地,他开始缓慢地搓弄起顾墨软软的下/身。立刻的,他便发现这种举动带给了他更大的快感。他的下/身开始膨胀了起来,而他握在手里搓捏揉玩的玩意儿也颤巍巍地站立了起来。

         这种感觉对他来说既新鲜又无法抗拒,秦影手上的动作不自觉地加快,心里面的快感也越来越高。他的呼吸变得越发急促,半阖着的眼神灼热得吓人,夹着一丝迷离,十分诱人,可惜无人见到。他空着的另一只手也覆上了自己的器官,大力地搓揉起来。

         沉睡着的顾墨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脸庞发红,赤/裸的身子冒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快感一波一波地在身上堆叠,最终到达了极致。秦影阖眼仰头,汗水像雨滴一样滑落,颈部一条条青筋贲起,最终他痛苦而又欢愉地嘶吼了一声,全身猛然一阵剧烈的抽动痉挛,一股股白色的热流自身下喷射而出。

         同一时间,躺着的顾墨也闷哼了一声,喷薄而出,灼热的液体染了秦影一手。

         秦影急促地喘着气,往后倒靠在床头,望着两只手上的液体,眼神暗了暗,忽然做了个举动,把两只手上的液体糅合到了一起。

         他们两个,是一起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