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雪崩
        首次重逢的第一顿饭,最后是在一种尴尬的气氛下结束。

         老实说,顾墨对邓敏君各方面还是比较满意的。邓敏君除了个性强势一点,不服输一点,其他方面都无可挑剔。邓敏君长得美,家世也和他不相上下,最重要的是,邓敏君也和他一样喜欢小动物,两人便是因为喂流浪猫狗认识的。从他决定和邓敏君在一起的时候开始,他便已经把邓敏君视为了结婚对象。

         其实即便没有了邓敏君,再过几年,他也会找一个和邓敏君差不多的女人结婚。如今邓敏君回来了,并且主动暗示他两人可以复合,他应该欣然接受才对,毕竟邓敏君确实是个不错的结婚对象,而且两人认识多年,彼此也了解对方,婚后的相处比较不会出问题。无论怎么看,他都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可是顾墨却始终没有说出同意的话。不知为何,每次他想答应复合时,秦影那双深沉的眸子总会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冷冷地盯着他看,让他的心绪凌乱,同意复合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一顿饭吃的十分煎熬,待到好不容易结束时,顾墨情不自禁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落荒似的逃了。

         回去的路上,心烦意乱的顾墨忍不住给方子显打了个电话,想让他帮自己拿拿主意。俗话说旁观者清,而且阿显的情史比他丰富的多,应该能给他一个好建议。

         只是没想到方子显的电话却打了好几次都没打通。顾墨皱了皱眉,心想或许阿显他正在忙着拍戏没时间接电话,便打消了找方子显的念头。

         ————————————————

         瑞士是一个美丽的国家,也是一个滑雪胜地。方子显的剧组此次到瑞士来,便是要在这儿拍几场滑雪比赛的戏,这也是整部剧里的重头戏。

         小丁丁如今才两个月大,方子显曾经担心过它不能适应雪山的寒冷,想把它留在国内。不过顾墨告诉他不用担心,小丁丁血统优秀,不怕严寒,他这才把小丁丁带了过来。

         其实除了一开始给小丁丁取了个恶作剧的名字外,方子显对小丁丁是超级好的,好到几乎把小丁丁当儿子看待的地步。后来方子显也为自己当初的草率后悔了,想给小丁丁换个名字,谁知道已经太迟了,大家都已经叫习惯了小丁丁这个名字,根本改不了口。

         就连丁隐,这个他原本想要羞辱的对象,也不让他给小丁丁改名,说:“既然跟了我的姓,那就是我的儿子了。你现在又想让我的儿子跟别的男人姓,给我绿帽子戴,你说我能同意吗?”

         方子显一口老血憋在心里,差点没把自己憋死。他当初取小丁丁这个名字,就是为了羞辱丁隐,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和他当初想好的剧本根本就不一样!

         得到小丁丁的第二天,他就把小丁丁带到了片场,然后故意在丁隐的面前逗弄自己的狗,并且亲热地喊着:“小丁丁,小丁丁……”

         他一边喊一边留意着丁隐的反应,原本以为会看到满脸铁青恼羞成怒的丁隐,哪知道丁隐仅是莫测高深地瞥了他一眼,走过来抱起小丁丁仔细端详了起来。就在他以为丁隐要对小丁丁下毒手,准备冒死把小丁丁救回来的时候,那家伙忽然愉悦地笑了起来,俯下/身几乎贴着他的脸说:“把你的宠物冠上我的姓,你这是要对我表白心意吗,嗯?看在你长的还算过得去的份上,我就勉强成全你吧。不过我希望你下次可以直接一点对我表白你的心意,直接爬上我的床也没关系,不需要用这种拙劣的手段。”

         丁隐举了举手中的小丁丁,被陌生人抱着的小丁丁一点都不见慌乱,漆黑的眼眸里满是镇定,头颅扬起,神情间颇有一种王者风范。丁隐的眼里闪过一抹赞赏,说道:“手段虽然拙劣了一点,不过这小东西确实不错。既然已经冠上了我的姓,那你便是我的儿子了。反正你妈妈以后也生不出一个蛋来,你就当我俩的儿子吧。”

         方子显气得脸色发黑,跳起来骂了丁隐一声“神经病”,抢过小丁丁扭头便走。自己想羞辱丁隐没想到却被丁隐反将了一军,方子显也没脸再继续呆下去了。

         至于丁隐所说的那些话,方子显更不会当真,那只不过是两人的口舌之争而已。羞愤离去的方子显自然也没有看到,丁隐一直在背后注视着他离去的身影,深沉的眼眸里流露出了一丝丝失望。

         当初方子显想要养狗,主要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泡妞,羞辱丁隐不过是一时起意而已。虽然在丁隐那儿吃了憋,可方子显没有忘记自己最主要的目的,很快便振作了起来,向剧组里的美女们发起了进攻。

         小动物这招确实很好使,女明星们完全抵抗不了可爱的小丁丁,争着抢着要抱它,方子显也如愿地和女明星们拉近了距离,可随后他便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那些女人每次叫着“小丁丁”这个名字时,都会捂嘴笑着往他的裤裆里瞅,似乎在怀疑他丁丁的尺寸,让方子显不禁产生了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憋屈感。

         最郁闷的是这时候他想给小丁丁换名字都来不及啦,长相可爱个性又酷又懂事的小丁丁迅速风靡了整个剧组,加上丁隐这个新晋影帝经常对别人说小丁丁是他的儿子,弄得许多人差点都以为丁隐才是小丁丁的主人了。

         幸好小丁丁很争气,除了他喂的食物之外,任何人喂的东西它一概不吃,即使再熟也一样。这一点,让方子显总算找回了一点主人的尊严,并且为此嘚瑟不已。

         小丁丁非常懂事,根本不需要套狗绳。它从不乱跑,也不乱吠,还会帮别人的忙。有时候剧组人员找不到某件东西了,喊小丁丁帮忙,小丁丁基本上都能找出来。一些女演员被突然跑出来的蟑螂或者老鼠吓到的时候,小丁丁便会二话不说地冲上去,把蟑螂老鼠咬死,咬死之后还会扒拉一下蟑螂老鼠们死翘翘的尸体,似乎是在向那些被吓坏的女演员说:它已经死了,你不用再害怕了。

         这么棒的小丁丁怎么能不让人喜欢呢?剧组里的人不管男女老少,不管是绒毛控还是以前声称多么讨厌动物的人,全都爱小丁丁爱得不得了,各种高级狗粮不要钱似地送过来。就连剧组里的老大,那个脾气暴躁、要求严苛的于导,也对小丁丁喜欢的不行,硬是给小丁丁安排了一个角色,让它当女主角的爱宠。

         于是,小丁丁就从方子显的小丁丁,变成了整个剧组的小丁丁,改名之旅愈加艰难了。

         这一趟到瑞士来取景,整个剧组都需要驻扎在滑雪场里。为了方便拍摄,不受游人干扰,也为了节省经费,剧组直接租下了一个小型的滑雪场。拍摄之余,剧组人员也可以尽情地在雪地里玩耍,趁此机会过一过滑雪的瘾。

         方子显原本还担心小丁丁会不适应这儿,没想到小丁丁一见到雪,立刻欢快地扑上去玩耍了,比谁都适应的快。

         小丁丁长的极快,才两个月就有普通的金毛四个月那么高大,耳朵也不像普通的金毛那样垂着,而是竖的直直的,长相也比较威严,透着一股霸气。剧组里不少人家里都养有狗,纷纷表示要和小丁丁交/配,甚至还为了小丁丁的优先交/配权争吵了起来,弄得方子显头大如斗,不知如何是好。

         关键时刻还是丁隐站了出来,霸气地宣布他的儿子有自由交/配权,他们不会强迫小丁丁做任何事,更不会强迫小丁丁去交/配,你们现在吵也没用,还是省省力气吧。这才平息了一场风波。

         方子显很感激丁隐的挺身而出,替他解了围。不想丁隐打蛇随棍上,要方子显陪他去滑雪做为报答,方子显只得答应了。

         方子显不怎么会滑雪,丁隐却是个中高手。打着教方子显滑雪的幌子,丁隐占了方子显不少的便宜,方子显浑然不觉。这让丁隐的胆子更加肥了起来,故意装作不小心扑倒了方子显,瞅准方子显的嘴唇吻了上去。

         这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方子显也不会因为这个“意外”而去责怪丁隐。可坏就坏在丁隐一时没有控制住自己,压着方子显亲吻了起来,甚至还撬开了方子显的牙关,把舌头伸了进去,来了个法式深吻。

         丁隐的吻技很棒,把方子显吻得失了神,陶醉在了丁隐的吻里。等到一吻结束,方子显终于回过了神时,立刻又羞又愤地把丁隐推倒在地,踩着滑雪板往山坡下边冲了出去。

         被方子显推倒,丁隐也不生气,反而笑得开心。一个吻换一个摔跤,简直太值得了!方子显沉溺在他的吻中也令他非常满意,这让他看到了希望,方子显对他也不是毫无感觉的。

         丁隐笑了好一阵,才慢慢地坐了起来,可他随即脸色大变。他看到方子显竟然偏离了轨道,正在往危险的区域滑去。丁隐的心脏吓得都快停止了,飞快地站了起来,一边奋力追着方子显一边焦急地大喊:“阿显,快停下来!那儿危险,不要过去!”

         耳边的风声呼呼作响,裹挟着丁隐的喊声。方子显好不容易听清楚了丁隐说的话,却苦笑了起来,大喊道:“我也想停下来啊,可是我停不下来了啊啊啊……”

         方子显此刻就如同一只失控的火车头那样,在雪地上横冲直撞,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除非撞到大树上或者被其他的外力阻止,否则方子显根本停不下来。不过以方子显现在的冲力,撞到树上分分钟能把自己撞晕过去,附送一个脑震荡,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丁隐紧咬着牙关,眼看方子显滑得越来越远,索性放开了自己,不再控制速度,整个人像一枝离弦的箭那样冲向了方子显。

         两人的距离一点点拉近,丁隐紧紧盯着方子显的背影,准备随时扑倒方子显,阻止他再继续冲下去。

         然而还没等他追上方子显,一阵巨大的轰隆声便从身后传来。丁隐心头一跳,回头一看,只见山顶上一条白色的雪龙声势凌厉地往山下冲了过来,摧枯拉朽般地摧毁所有阻挡它的一切物体,包括石头、树木,速度非常的快!

         该死的,雪崩了!

         丁隐脸色煞白,却没想着逃。深知雪崩滚落的速度极快,他更加拼命地往方子显那儿靠,终于在雪崩到来之前,扑倒了方子显。紧接着他死死地抱着方子显,任由随之而来的冰雪洪流把他们冲走。

         与此同时,山脚下的滑雪场也骚动了起来。发现山上发生了雪崩,雪场老板脸色大变,连忙让剧组的人员清点人数。

         小丁丁从木屋里冲了出来,望着发生了雪崩的山上,忽然仰头长啸了一声,如同一头悲伤的野狼,只不过声音稍显稚嫩。悲鸣过后,小丁丁的眼神陡然一变,变得十分凌厉,然后纵身一跃,飞快地往山上奔去。矫健的身躯飞一般掠过雪地,只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小丁丁,快回来!”

         心急的剧组人员纷纷在后面大喊,甚至想要冲上去把小丁丁带回来,可是滑雪场老板却及时拉住了他们,严肃地说道:“别去!雪崩还没有完全停下来,现在过去连你们也会有危险,甚至会引发又一波的雪崩。我已经通知了救援队,救援人员很快就会到来。让我们为遭遇了雪崩的人祈祷吧,希望他们能支撑到救援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