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暴露
        第二天一大早,一点白便央求顾墨带它去北海道樱花料理店,顾墨二话不说便同意了,倒是把一点白给吓蒙了。它都准备好了要一哭二闹三打滚了啊喂,这么配合是肿么回事?

         虽然有点意外,但一点白当然不会嫌弃事情太过顺利,欢快地跳进了顾墨为它准备的手提包里。许多餐厅都不允许带宠物进店,北海道樱花料理店也是如此。一点白想要进去,只能用“偷渡”的法子了。

         北海道樱花料理店是一间高级的日式料理店,装潢精致,食物也做得相当地道,在l市非常有名。顾墨来过不少次,对这间店非常熟悉,熟门熟路地走进了店里,即使手里提着个藏有宠物的手提包,也一点都不心虚,淡定的很。

         料理店的店长很快就认出了顾墨,连忙迎了上来,热情到近乎谄媚地笑道:“哟,顾少,什么风把您吹来了?今天一个人吗?”

         “嗯,给我一个包间。另外,这张餐劵,怎么用?”顾墨把手机里的电子餐劵展示给店长看,淡淡地询问。

         看到这张电子餐劵,店长一下子睁大了眼,似乎有些惊讶。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只是眼底多了几分慎重,若无其事地笑道:“哦,这餐劵已经激活,只需在结账的时候展示便可以了。来,顾少,我先带你到包间里去。”

         “麻烦店长您了。”顾墨淡然地跟在店长的后面。他不是没发现店长惊讶的神色,不过顾墨并没有放在心上。以他的身份,使用这种类似于优惠券的餐劵,会让别人感到惊讶是正常的事,顾墨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不过顾墨怎么也不会想到,店长之所以惊讶,不仅是因为他拿出了免费餐劵,更是因为这张餐劵的特殊性……

         店长把顾墨带到尽头的一间包间,并且唤了一名服务员来伺候,便匆匆地离开了。顾墨翻着菜单,一口气点了十多道料理,价钱早就超过了一点白抽奖得来的那张餐劵的额度了,顾墨却浑不在意,只是催促着目瞪口呆的服务员尽快上菜。

         顾墨又怎么会没看见服务员那惊疑的眼神,他一个人,却点了十多道料理,不让人惊奇才怪。但顾墨却想着带一点白到餐厅吃一顿饭不容易,因此才多点了几道菜,让一点白吃个满足。至于那服务员,就让他惊讶好了,横竖也不能怎么样。

         等到所点的料理全部送上来后,顾墨便让服务员不要再进来打扰,然后谨慎地把包间的门锁上,这才把一点白放了出来。

         “呼呼,憋死我了!”一点白抖了抖身子,把扁乱的毛发抖顺,然后瞅见琳琅满桌的美食,立刻嗷呜一声冲了上去,对着满桌的食物流口水。

         “嗷,真香!铲屎的,我要吃这个、这个、还有那个……”一点白咽了咽口水,伸出小爪子一连点了六、七道菜。

         顾墨默默地把一点白指过的菜夹到它的碗里,边夹边漫不经心地说:“吃吧。别着急,这些全部都是你的,没人跟你抢。”

         “咦,你不吃吗?”一点白歪了歪脑袋,若有所思地打量着顾墨。

         “我不饿。”顾墨摇了摇头,手上的筷子不停,很快就把一点白面前的盘子堆满了各种寿司照烧鸡腿生鱼片等。“好了,吃吧。这可是你辛辛苦苦抽奖得来的,好好享受。”

         一点白欢快地叫了一声,把头埋进盘子里大吃特吃起来,也顾不上理会顾墨了。

         顾墨好笑地看着一点白的馋样,瞧它这吃法,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它平时过的有多惨呢。事实上,全家吃的最好最多的就是它啦。一点白是个机械智能狗,吃东西压根没有禁制,酸甜苦辣咸全都能吃,也不用担心它掉毛或者消化不良。说起来一点白并不需要食物来提供能量,可它就是贪吃,而且特别喜欢骨头、鸡腿、肉排等荤食,和普通的狗的喜好没什么差别。

         不知道一点白又会喜欢什么样的小母狗,审美观会不会和普通的狗一样?一点白虽然经常去宠物店,可没见它对哪只小母狗感兴趣过。还是说……顾墨看了一眼一点白幼犬模样的小身子,莫非身体不会长大,所以那方面也不会开窍了?

         要是这样,倒也是件好事,省了许多烦恼。顾墨想到邓敏君,又想到秦影,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些天,他每次看见秦影,就忍不住胡思乱想,完全控制不住,弄得他都不敢和秦影见面了。开始他想着自己或许是单身久了,才会有那些奇怪的念头,因此他默然接受了邓敏君的示好。可是,他每次和邓敏君在一起的时候,却总是觉得秦影那双冷淡的眸子就在阴暗处看着他,指责着他,让他心慌意乱,心里头更有股罪恶感挥之不去,觉得愧对邓敏君。

         而每天在宠物店里和秦影的相处更是一种煎熬,他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把秦影当作一个弟弟看待了。每次看到秦影的身体,总是让他产生些不该有的幻想。而秦影那仿佛看透了一切的眼眸,又让他心虚害怕。这种双重的折磨让他感觉快疯了,甚至越来越害怕踏进宠物店里。

         然而最让他惊恐的,却是自己的感情。他似乎,对秦影产生了不该有的情愫,而不仅仅是欲念……不,那是不对的!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对秦影有那种污浊的想法,简直太可耻了!

         顾墨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脸色不停地变换,一时忧伤,一时羞耻,一时又痛苦……一点白一边吃一边抬眼看着顾墨,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你在想些什么,脸色那么难看?”

         “你不懂的,我自己都没弄懂呢。”顾墨抑郁地叹了一声,倒了一杯清酒一口喝干。

         一点白不服气了,连吃饭都停了下来,挺起胸膛反驳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懂,别忘了,我的智商比你还高呢!你懂的,我肯定懂;你不懂的,我说不定也懂。”

         智商再高,你也是一只狗啊。顾墨心里面腹诽着,但不知怎么地,他竟然还真的向一点白诉说起了自己的烦恼。或许是因为他真的太需要一个倾诉对象了吧,可偏偏,方子显又不在这里,而且阿显刚遭遇了雪崩,估计还没复元过来,他又怎么能让阿显为他操心呢?而能够让他放心地倾诉的对象,除了方子显,也就只有一点白了,虽然说一点白只是一只狗,未必能理解他此刻复杂的心情。

         “噢,原来你是发情了,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这有什么好想的,你想跟谁交/配,那就选择谁呗。要是两个都想交/配,那就两个都交/配好了。”毫无节操观念的一点白正气凛然地说道。作为一只先进的智能机械狗,发情不是问题,发情对象是公的还是母的也不是问题,问题仅在于想不想和对方交/配。

         什么叫发情?他又不是畜生。顾墨满脸黑线。算了,他本来就没指望一点白能给出什么好主意。

         一点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嫌弃了,自觉已经帮顾墨解决了问题,于是又欢快地和鸡腿战斗了起来。

         顾墨继续喝着闷酒,脑子里又转到了一点白所说的“交/配”上。唔,其实一点白有一点是说对了,选择一个人,至少得想要跟对方交/配啊。但是他对着邓敏君,却完全没有那方面的心思。

         或许该跟邓敏君说清楚了,不能再耽误了人家。顾墨心里暗自下了决定。

         喝着闷酒的顾墨,以及欢快地啃着鸡腿的一点白,这一人一犬都不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别人窥视了。

         坐在书房里的于修凡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看着屏幕里面吃得不亦乐乎的一点白,旁边的音箱里传出了顾墨清冽忧愁的声音,以及一点白富有节奏的汪汪声,一问一答,似乎真的能彼此沟通,令人不敢置信。

         于修凡修长的手指紧紧握起,脸色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