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救援
    丁隐抱着方子显,任由雪崩把他们冲走。冰雪夹着石块、树枝不断地打在他们身上,幸好他们都穿着厚厚的滑雪服,才不至于伤的太严重。

     感觉像是过了非常长的时间,又像是只有一瞬间,丁隐忽然感觉到自己在往下掉落。他勉力睁开眼睛一看,发现雪流已经把他们冲到了一个断崖处,而他们正在往崖底坠去。断崖大概有十来米,崖底已经有不少积雪。他和方子显被重重地抛落到了崖底,随之而来的大雪把他们完全覆盖住,不留一点空隙。

     终于不必再被雪流卷着跑了,不过,他们也被深深地埋在了雪里。

     身上压着数不清的雪,行动非常困难。丁隐费力地抬起手,清理掉自己和身下的方子显脸上的雪屑。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丁隐便摸着方子显冷冰冰的脸紧张地问:“阿显,你没事吧?有受伤吗?”

     “我没事。”方子显的呼吸很急促,语气里难掩惊慌,“丁隐,我们遇上雪崩了对吗?我们是不是会死在这里?”

     “别担心,我在这儿呢。你放心,很快就会有人来救我们出去的,坚持住!”丁隐低声安抚道,让方子显不要焦急。

     “都怪我!要不是我随便乱跑的话,便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还连累了你。”方子显深深地自责,语气很是沮丧。

     “别随便自责,雪崩不关你的事,只能说我们倒霉遇上了而已。”丁隐的手指轻柔地摩挲着方子显的脸颊,安抚的意味不言而喻。

     “那要是,我们真的死在了这里,怎么办?”方子显喃喃说道,他从来没有感觉到死亡离他这么近过。

     “要是真死了,”丁隐低头轻啄了一下方子显的嘴唇,喉间发出低沉的笑声,“能和你死在一起,那也值了。”

     “你、你……”方子显的脸蓦地红了,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许久,才叹了一声,低声问:“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我?如果不救我,你是来得及逃出去的吧?”

     “当然是因为我爱你啊!所以就算明知道有危险,我也没有办法抛下你不管。”

     丁隐深情的声音在狭小黑暗的空间中越发清晰响亮,直达方子显的心底,也让方子显无法逃避。方子显不禁庆幸起此刻的黑暗,让他的窘态不至于暴露在丁隐的面前。

     也许是黑暗给了方子显安全感,方子显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鼓起勇气问:“你、你为什么会看上我?我的意思是,我们都是男人……”他以前可从来没听说过丁隐喜欢男人,似乎他历届的情人都是女人?

     “在你之前,我从来没有喜欢过男人,喜欢上你是个意外。或者正如那句话所说,我喜欢你,而你刚好是个男人而已。”丁隐的语气带着点感概,他也从来没想到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喜欢上个男人,还是一个不怎么机灵的笨蛋!

     “可是这也太突然了吧,我只是个实习导演,无权又无名,虽然说长的是有那么点帅,不过在我们这个圈子里,我的长相也算不上出色吧,比我帅的人也不少,你怎么就偏偏喜欢上我了呢,总得有个缘由吧?”话说开了,方子显也就没了顾忌,一口气把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不是他没有自信,而是他真的想不到丁隐喜欢自己的理由啊。

     “为什么会喜欢你?唔,大概是从有一次你和你的朋友说可以追到我的女人开始吧……”

     他有那么说过吗?方子显努力地回想着,终于想起了他似乎是曾经说过那么一句话:“不是我说,我要是认真起来的话,没有什么女人泡不到!就算是丁隐的女人,我也一样能追到手!”方子显汗颜,他那时候只不过是多喝了几杯,酒壮人胆于是胡言乱语而已,万万没想到居然被丁隐听了去。

     “……那时候我只是想看看胆敢如此大放厥词的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便一直有意无意地留意着你。结果越是留意你,我对你的兴趣就越浓,越想亲近你。我开始刻意与于导合作,就是为了更多地接近你。到后来,看到你和别的女人说说笑笑亲密的样子,我便无法遏制的感到愤怒、嫉妒。那时候开始,我便明白,我已经栽在你手上了。”

     丁隐从喉间逸出几声轻笑,捧着方子显的脸,低下头紧紧地盯着他的眼睛,鼻间的气息全喷吐到了方子显的脸上,引得方子显一阵颤栗。“如今你对我的心意应该没有疑问了吧。那你呢,你怎么想?”

     丁隐那极具侵略性的眼神即使是黑暗也遮挡不住,方子显别开头,稍显慌乱地说:“我、我不知道,你让我好好想想。”

     说实在的,丁隐的告白让他挺感动的,可他从来没想过要和男人发生些超越友谊的事情,但他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方子显的心情很乱,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怎样。

     丁隐定定地看了方子显许久,才说:“好,在我们脱险之前,你尽可以仔细想清楚。等到我们出去之后,你若还没有答案,我便当你同意了。”

     “喂,你怎么能擅自决定。”方子显不满地抗议。

     “就是这么定了。”丁隐对方子显的抗议置若恍闻,悠闲地用双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挖着周围的雪。

     方子显又不满地抗议了几句,见丁隐不理会他,只好作罢,认真地思索起自己的心意来。

     见方子显终于肯静下心来思考,丁隐勾起嘴角笑了笑,随即又微微地拧起了眉头。

     其实丁隐的内心远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淡定,处在上方的他能感觉到压在身上的雪极重,几乎无法动弹。他们被埋的很深,恐怕没有那么容易脱困。

     一般来说,人埋在雪堆下面,大概三十分钟左右就会被冻僵。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指望救援的到来,是非常渺茫的。他们必须得想尽办法自救,更重要的是保持情绪稳定,不能惊慌,以及保持强烈的求生意志。如果他们的求生意志强烈,或许能撑上一两个小时。

     他刻意引导方子显思考两人的关系,就是要分散他的注意力,让他忽略目前的环境,以免他过于惊慌,体力消耗过度。达到目的之后,他才在尽量不惊动方子显的情况下,用双手在周围一点一点地挖出更多的空间。他挖得非常小心,并且尽量拍实雪壁。然而,上方沉重的积雪很快又流了下来,让他的努力化作了流水。

     丁隐的眉头拧的更紧,看样子想从底下突破到雪层上面太难了,不管他挖开多少,上方的雪总会流下来填补空间。除非有人能从上面挖开雪堆救他们出去,否则他俩只怕真的要搭在这里了。

     但是,他们真的能坚持到救援队的到来吗?雪崩的覆盖面极广,他们又被雪流冲到了断崖底下,只怕等到他们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成为了两具冰冷的尸体了。

     丁隐的心底不禁掠过一丝绝望,可是当他看到身底下的方子显时,求生的意念又猛烈地冒了出来。不管怎样,他都一定要坚持住,一定要把阿显救出去!两人的关系才刚刚看见一点曙光,他实在不甘心就这么结束!

     丁隐继续挖着周围的积雪,挖了塌,塌了继续挖。此时方子显也适应了黑暗的环境,看见丁隐的行为,奇怪地询问。丁隐轻快地笑着说只是想要多一点活动空间。方子显信以为真,也帮着挖起来。

     两人一直坚持不懈地挖着,在手指都几乎要冻僵的时候,他们的努力终于得到了一点回报,挖出了一个半个身子大小的空间,并且没有被雪堆压垮。这说明上方的雪屑已经开始凝结,雪的流动性变差。不过如果空间继续增大,依旧会被上方的重力压垮。方子显不明白这点,丁隐却知道。

     看着明显变得疲惫的方子显,丁隐不得不停止了继续挖掘的尝试,让方子显停下来休息,减少体能的消耗。丁隐也小心地脱去了碍事的滑雪板,紧紧抱住方子显。在救援到来之前,他们必须把体温维持在安全的范围内。

     是的,他们如今只能等待救援了。丁隐不得不放弃了自救的尝试,在心里面祈祷救援能够快点到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丁隐感觉到身体越来越冷,尤其是怀里的方子显,冷得已经在不自觉地打颤了,意识也变得模糊。丁隐心急如焚,一边鼓励方子显坚持住,一边用冻僵的手狠狠地拍打着方子显的脸蛋,让方子显保持一丝清醒。这种情况下一旦失去了意识,那可就糟糕了。丁隐心里愈加焦急地祈祷着救援队快点来。

     不知道是不是他真诚的祈祷真的有效,丁隐似乎隐约听见了上方传来了雪堆被挖动的声音。难道救援真的来了?还是他太过期待而产生的幻觉?丁隐情不自禁地绷紧了身子,竖起耳朵倾听,上方的声音时有时无,声音也很轻,不像是救援队的样子。

     难道真的是他听错了?丁隐失望极了,可他随即又听到了一阵刨挖的声音,接着一丝微弱的光亮从头顶上方的缝隙里透了进来,却给狭小的空间带来了期待已久的光明。

     不是错觉,真的是救援来了!丁隐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猛地坐了起来,挥动着僵硬的双手挖着上方的冰雪。他和上边的人双管齐下,很快就挖出了一个脑袋大小的洞口,而随着视野越来越宽阔,一个毛茸茸的身体也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小丁丁,是你?”丁隐惊讶极了,抬头往左右上方看了看,除了小丁丁之外,没有发现任何人。难道说,是小丁丁救了他们?

     “呜呜,汪汪。”小丁丁欣喜地叫了两声,接着头一栽,掉进了丁隐的怀里。

     “小丁丁!”丁隐焦急地喊道,摸了摸小丁丁的身子,发现它浑身冰凉,满身都是雪屑,尤其是四只爪子,被雪水浸的湿哒哒的,冰冷的厉害,且两只前脚的爪子有明显的磨损。丁隐鼻子一酸,两行热泪夺眶而出。

     把小丁丁紧紧抱进怀里,丁隐的热泪滴落到了小丁丁的身上,哽咽着说道:“小丁丁,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们!你先歇歇,剩下来的交给我就行了!”

     事情不用说也能猜到,一定是小丁丁找到了他们,并且独自挖开了近十米深的雪层,挽救了他们。而小丁丁其实早就已经精疲力尽,却一直硬撑着,直到见到了他才让自己倒了下来。难怪他当时听到头顶上有响动,却不像是救援队发出的声音,也听不到救援人员的大声呼喊,他当时还以为自己的听觉出了错,却没想到来救他们的竟然是小丁丁!

     “呜呜。”小丁丁虚弱地呜咽了几声,朝躺着的方子显那儿看了一眼,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丁隐吓了一跳,连忙摇晃着小丁丁的身体,激动地大喊:“小丁丁!小丁丁!你没事吧?别怕,我马上就带你回去!你一定要撑住!”

     意识不清的方子显听到了丁隐的叫声,缓缓睁开了眼睛,茫然地问:“唔,小丁丁……小丁丁,在哪儿?”

     “阿显,你醒了,太好了!快,你抱着小丁丁,我背你上去。”

     丁隐来不及解释那么多,拉开方子显的滑雪服,把浑身冰冷的小丁丁塞到了方子显的胸口处,再把滑雪服拉好,仅留下一道空隙以供呼吸。

     方子显的脑袋依旧在迟钝状态,不太明白小丁丁为什么会在这里,不过他却下意识地护好了小丁丁。

     丁隐把洞口拓得更宽,然后背上方子显,把两块滑雪板当做楔子,插/入雪堆当中,然后再借力慢慢往上爬。丁隐并不是垂直往上爬,而是斜着向上爬去。可惜雪层毕竟是雪,不够稳固,无法承受两个人的重量,丁隐不时会滑落下来。反复几次,丁隐也找到了窍门,尽量把身体伏在雪堆上面,减少受力面积,再慢慢往上游动。

     方子显慢慢地恢复了意识,他看了看背着他努力往上爬的丁隐,又看了看怀里气息虚弱的小丁丁,不一会儿,眼泪便哗啦啦地敞了下来,哽咽着说:“丁隐,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能爬上去。”

     丁隐颤抖了一下,停了下来。方子显放开了丁隐,翻到了一边,抹了抹满脸的眼泪,抓着丁隐的手缓缓地说:“我们一起爬上去吧。”

     丁隐看着哭得狼狈的方子显,冻得发白的脸色因为哭泣反倒有了一丝血色,眼神也恢复了以往的清醒,并且多了几分坚毅,正坚定地望着他。

     不愧是他看上的人啊!丁隐微微一笑,感觉胸中的爱意更加浓烈了。反握住方子显的手,丁隐点头笑道:“好,我们就一起,爬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