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交锋
        于修凡不由自主地向一点白走了过去。一点白见于修凡的样子怪怪的,还以为自己的身份已经被识破了,心里阵阵发虚,害怕地把小脑袋埋到了肚子底下,几乎把自己卷成一个球了。

         哪知想象中的质问和愤怒并没有到来,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把它抱了起来,头顶上也传来了一道清冷却意外柔和的声音:“这只小狗也是你们店里的宠物?怎么卖?”

         咦,原来只是想要买它吗?也就是说它并没有暴露身份喽?一点白惊喜地抬起了脑袋。

         “抱歉,这是我的狗,不能卖给你。”顾墨也暗自松了口气,同时斩钉截铁地拒绝了于修凡。

         听出了顾墨语气里的坚决,于修凡抱着一点白的双手猛然紧了紧,冷酷的眼底浮起了一抹阴鸷。但在瞥见那面无表情地站在顾墨身后的娃娃脸青年时,于修凡顿时清醒了几分,眼底的阴鸷也随之散去。虽然不明白那人怎么会出现在这样普通的一家宠物店里,而且似乎还成为了这里的员工,但既然那人在这里,他便不能有任何动作。那人的实力远在他之上,性情还十分古怪,如非不得已,他并不想招惹到他。

         “哇,好可爱的狗狗哦~~呀,它额头的这一撮白毛真是太可爱啦,哈哈哈……”跟着过来的于果果瞧见萌萌的一点白,立刻欢喜地叫了起来,还伸出手去想要摸一摸一点白额头上的那一撮白毛。可是还没等她摸上去,于修凡就皱着眉头抱着一点白往后退了几步,让她摸了个空。

         于果果愣了愣,倒也没生气,只是奇怪地看着哥哥:“哥,你什么时候这么喜欢狗了?你不是一直都很嫌弃家里的两只小哈

         吗?我让你抱一下它们你都不肯。”她哥哥从小到大都没喜欢过狗啊,今天是怎么回事,吃错药了吗?居然看上了一只狗不说,还小气到连碰都不给她碰一下。

         于修凡僵住,突然察觉到自己的确是太过在意这只狗了。这种反常绝不是件好事,他应该马上把怀里的狗放下,然后立刻掉头离开!

         心里这么想着,可于修凡的手却违背了自己的意志,怎么也舍不得放开怀里的狗,反而愈加的收紧。

         救命!一点白被勒得直翻白眼,但是因为心虚的缘故不敢挣扎,只好一边吐着舌头喘气一边可怜兮兮地向顾墨求救。

         顾墨蹙着眉,面色有些凝重地看着俊美青年。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之前他似乎感觉到一股恶意从青年身上向他袭来,但那种感觉一纵即逝,不等他确认便消失无踪了。不过不管是不是错觉,顾墨都已经在心里暗自提防起了青年。

         此刻又见一点白难受地向他求救,顾墨顿时怒了,以为于修凡是故意欺负一点白来向他报复,板着脸大步走了过去,劈手就要夺过一点白,并且怒声道:“放下它,你弄得我的狗不舒服了!”

         虽然一点白调皮又捣蛋,贪吃还爱玩,还老爱威胁他,是一只满身缺点的狗,但就算是这样,他也不许任何人欺负一点白!他都从来没舍得打过一点白半下呢,这家伙居然敢弄疼一点白?顾墨气得脸都黑了。

         于修凡身形一动,轻易地闪过了顾墨劈过来的手。不理会惊讶的顾墨,于修凡低头往下看,这才发现自己不经意间把怀里的小黑狗抱得过紧了,此刻小黑狗正两眼泪汪汪幽怨地瞅着他呢。于修凡心里一紧,连忙放松了手劲,并且心疼地抚摸着小黑狗的背部,歉疚地说:“对不起,我弄疼你了吗?我不是故意的,你别怕。”

         顾墨再次吃了一惊,望着于修凡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他以为于修凡是故意欺负一点白,可是现在看来,并不像那么回事啊?!看他那心疼的样子,又不像是装的……顾墨迷惘了……

         “汪汪!”

         一点白挣扎着站了起来,一弓身子,从于修凡手臂上跳进了顾墨的怀里,完美着陆,赢来了周围一片兴奋的呼喊声。

         铲屎的,快保护我!妈蛋,吓死老子了,老子还以为身份暴露了呢!一点白心有余悸地紧扒着顾墨,脑袋埋进顾墨的怀里,不敢回头去看于修凡一眼。那家伙可是死亡契约,不知怎么的,它对着他总是感到特别心虚,它一点也不喜欢那样的感觉。

         你活该,我都还没跟你计较你给我惹来麻烦的事呢!你到底在游戏里做了什么,把人家都给招惹过来了?顾墨轻敲了一点白的脑袋一记,嘴角浮起来一个又好气又好笑的笑容。

         我什么都没做啊,就是组组队,杀杀怪,聊聊天嘛,你们人类不都是这样的吗?一点白觉得非常委屈,它不过想好好玩个游戏而已嘛,哪知道死亡契约会找过来。说起来,那家伙到底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还知道墨淡云浮就是顾墨,看来死亡契约这家伙也不简单……一点白深沉地思索了起来,考虑自己还要不要继续上游戏玩?万一死亡契约问起它,它该怎么说呢?

         还没等一点白决定要不要继续玩游戏,顾墨已经敲着它的脑袋警告了:总之,你不许再玩游戏了。我感觉这个男人不简单,你要是不想被人发现是只狗,被抓去解剖的话,就最好乖乖的。

         哼,我才不会被鱼唇的人类抓到呢!一点白傲然地反驳,却没反对顾墨不让它继续玩游戏的事。倒不是它害怕被死亡契约发现它是一只狗的事情——那是不可能的!它害怕的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死亡契约和鱼果果的质问,它又不会说谎,骗不了人。

         可惜了它刚到手的紫电清霜,它还没耍过瘾呢。一点白的狗脸上满是心痛。

         看着一点白和顾墨亲昵的互动,于修凡黯然地垂下了眼眸。找不到墨淡云浮,连狗也嫌弃他了吗?也是,那个才是它的主人,他们本来就该如此亲…热…

         于修凡捏紧拳头,忍着心里的嫉妒,转身大步往宠物店外走去。他今天真是疯了,怎么老是去在意一只狗?一定是因为没找到墨淡云浮那小子,才会让他变得奇奇怪怪的!等他找到了墨淡云浮,他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一顿!于修凡黑着脸发誓。

         “果果,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