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神奇的波姬
        签了合约,划了账,这间宠物店就正式归于顾墨的了。

         赵明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方子显搂着顾墨的肩膀,吊儿郎当地说:“墨墨,我帮你找到了店铺,你该怎么报答我?你可是已经欠我两个人情了喔。”

         两个人情?顾墨怔愣了片刻,这才恍然想起了昨天和方子显串通的事情来,他几乎都要忘了这事了。

         顾墨那恍然大悟的表情又怎能逃的过方子显的眼睛,方子显顿时不满地大叫:“好啊,墨墨,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把我利用完就忘了!你可别说,你答应过送给我的狗也忘了?哥饶不了你!”

         方子显胳膊一横,改搂为箍,恶狠狠地勒住了顾墨的脖子。

         这种事情打死也不能承认啊!顾墨骨碌着眼睛,头脑飞快地运转,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安抚方子显的说法。清了清喉咙,顾墨用最真诚的语气说:“昨天才答应的事,我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忘了嘛。我早就想好了,找到合适的店后,就去购买一批宠物回来。既然要开店,总不能只有几只流浪狗吧,得弄得专业一点。到时候,我再挑选一只最好的狗给你。”

         “算你还有点良心。”方子显这才满意地放开了顾墨,又问:“对了,墨墨,你这家店准备取个什么名字?”

         “这个,我还没有想好。”顾墨微微蹙眉,他压根没想到会这么快就找到了店铺,店名还真没想过。该用什么名字呢?必须得有意义的,又容易记住的,最好还能特殊点的,不能太大众化……

         “我给你想个,就叫显墨宠物店,我和你的名字各取一个,就和你家的天宇集团一样。怎么样,是不是很棒?”方子显得意洋洋地说着,却换来了顾墨的白眼。

         “滚。”

         顾墨抬脚一踢,方子显往后一跃飞快地躲了开,接着左手捧心,右手捻着兰花指哀怨地指着顾墨,尖着嗓子痛心疾首地道:“顾郎,你好无情呐,说翻脸就翻脸,奴家的心都被你伤透了!”

         “那你就去死吧。”无情的顾墨扭头就走。他忙的很,还有二十多只的流浪狗等着他去照顾,才没空跟方子显对戏。

         …………

         即使不需要装修,开店依然是一件繁琐的事情。首先是□□,除了经营许可证,卫生部门和动物防疫部门的相关证件也不能少。其次是雇请员工,因为顾墨开的这家宠物店除了卖宠物外还包括宠物医疗和美容,需要雇请不少专业的人才,至少需要一个兽医、护士,两三个宠物美容师,收银员,普通的宠物销售员,以及最重要的——店长!

         在几个部门之间来回奔波,又在网上发布了招聘信息,最后在门口贴上打印好的招聘广告,顾墨这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了家。

         林宇彤正在收拾屋子,顾瑶在玩玩具,波姬依然在一旁守护着顾瑶。有所不同的是,顾瑶似乎和波姬亲近了许多,甚至把自己小小的身子微微倚靠着波姬,和昨晚那种无视的态度相去甚远。

         客厅的电视机播放着国产动画片,一点白一边看动画片一边呼哧呼哧地吃着西瓜。它的面前摆着一只印有可爱小狗图案的精致瓷盘,这是林宇彤特地买给它用的。瓷盘里面装着被细心挑去了瓜籽、切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西瓜,可见林宇彤对一点白的喜爱程度。

         顾墨的心里不由地泛起了酸来,从小到大,林宇彤还从来没为他挑过西瓜籽呢。

         发现顾墨回来了,一点白勉强把眼睛从动画片上挪开了一秒,施舍给了顾墨一个眼神:“哟,铲屎的,你回来啦。”

         铲屎官,这是它今天从网游里学到的一个新词汇,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教它的。这个称呼真是棒极了,比“饲主”这个称呼好了一万倍!同样棒的还有那个可爱的女孩子,既热心又善良,最重要的是她还很喜欢狗,它立刻便决定要让那个女孩子做它的老婆。可是万万没想到那个女孩子居然会是“死亡契约”的老婆,真是太可恶了,它一定要把那个女孩子从“死亡契约”的手里拯救出来,不能让她被“死亡契约”糟蹋了!

         顾墨不知道一点白在游戏里的经历,其实顾墨一向对网游的兴趣都不大,那个游戏只是他刚离职的时候为了排遣郁闷的心情这才去玩的,玩了没多久就厌倦了,便一直搁在了那儿。一点白偷了去玩,其实他并不怎么在意,也就没想着要去关注关注一点白的游戏历程。

         此时的顾墨仅是对一点白的称呼无语地抽了抽嘴角,这家伙,适应的很快嘛。

         这时林宇彤听到声响,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见顾墨,立刻十分激动地向他招手,“墨墨,快来,你快来看看!”

         “看什么?”顾墨纳闷地走了过去,对林宇彤的激动表现感到奇怪。

         “看了你就知道了。”林宇彤把顾墨拉到了卧房的电脑前,点开了一个文件,那是一个监控视频,监控的地方正是顾瑶的房间。

         顾瑶几乎全天都由林宇彤陪着,唯有睡觉的时候是一个人独处的。倒不是林宇彤不陪她睡,而是顾瑶习惯了自己睡,不喜欢人陪。若是有人在她身边,她便会一直睁着眼盯着那个人,不说话也不睡觉。林宇彤没办法,只能让女儿自己一个人睡,但她实在不放心,便在女儿的房间安装了监控器,这样至少女儿出了什么事他们也能马上知道。

         而现在屏幕上出现的正是顾瑶穿着睡衣在地板上玩拼图的画面,旁边还有波姬,显然是昨晚的监控录像。顾瑶拼的是一间森林中的小屋的拼图,但是当她把小木屋拼出来之后,却不继续拼了,而是木然地盯着未完成的拼图,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发呆对于一个自闭症儿童来说似乎再正常不过了,有的甚至能一整天都在发呆。顾瑶也时常会像现在这样突然就发起呆来,林宇彤也就没放在心上,反而趁着女儿发呆的时间,赶紧洗了个澡,因此她便错过了接下来发生的神奇一幕。

         一直安静地趴着的波姬突然抬起了头,注视了顾瑶一会儿,然后站了起来,低头在拼图上使劲嗅了嗅,接着在房间里转悠了起来,这里闻闻那里嗅嗅,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最后,波姬从书柜的底下扒拉出了一小块东西——一张拼图的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