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失败的广告
        夏日炎炎,毒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外边的街道就像烧红的铁板,走在外面,准能把人烤成一串烤肉!这种天气,若无必要的话,谁都不想往外跑,宠物街的生意,也因此大受影响,店内客人寥寥无几。

         然而宠乐缘却是个例外,这种酷暑天气,店里依旧挤满了人,热闹不已。周围的店家个个是又妒又羡,却又无可奈何,谁叫他们店里连一只妖孽宠物都没有呢。也不知道那个年轻小老板是打哪儿弄来那么多极品宠物的,一个个都妖孽的不得了,吸引了一大堆粉丝,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招财猫。

         此时,位于宠乐缘对街不远的一间名为“贝特宠物店”的店里,两个中年男人老张和老余正幽怨地遥望着宠乐缘,嘴里叹声不止。

         “唉,还以为那条小白蛇被买走了,咱们的机会也来了。前几天我一得到消息,立刻就费了老大力气弄来两条白化球蟒,还特地到论坛上宣传了一番,谁知,一个来瞧的都没有,老子这回亏大了!”老张气愤地抱怨着,郁闷地灌了一大口冰镇啤酒。

         老余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你那算什么,我连广告牌都摆出去了,不仅没把我的那条白蟒卖出去,还招来了一顿骂。”

         “广告牌?啥广告牌?我进来的时候咋没见着?”老张好奇地问,扭头在店里四处寻找。

         “甭找了,我已经收起来了,在这呢。”老余从茶几地下拿出一块纸板,放在了桌面上。

         老张仔细一看,只见纸板上面贴着一张一米来长的白化球蟒的照片,看样子应该就是老余店里的那条白蟒。照片的底下写着四个大字:新白娘子!

         “新白娘子,妙啊!老余,可真有你的,这也能想到!”老张佩服地对老余竖起了大拇指。可不是嘛,宠乐缘那条小白蛇叫白娘子,现在白娘子走了,他们紧接着推出个“新白娘子”,简直是再妙不过了!

         咦,不对啊,这么好的主意,怎么没火起来呢?老余还说什么招来了一顿骂,“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张不解地问。

         老余眼眶微湿,十分委屈地说:“这广告确实奏效,刚摆出去就吸引了不少人进来,把我都高兴坏了。可谁知,那些人实在太刁钻了,不买我的蛇就算了,还嫌弃我的白蛇没有那只白娘子那么灵性,体型没有白娘子匀称,鳞片也没有白娘子那么漂亮,更不会找许仙,根本就不配叫白娘子,污辱了白娘子的名号……你说,我这广告牌还能挂得出去吗?”

         “什么,这也太过分了!还给不给条活路走了?!”老张气呼呼地嚷道,眼里满是失望。他本来还想学老余这么搞一搞呢,没想到美梦瞬间破碎了,真气人!

         “就是没活路了,看来这条白蟒也只能贱卖了。”老余苦着脸,摇头长叹。原本想借着东风大发一笔,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唉,想发个财怎么就那么难呢?如果那条白娘子是他的该多好,听说私底下都有人出到700万的高价了,这卖了出去,一辈子都不用愁了啊。偏偏那个年轻的小老板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卖,最后竟然一千块卖了出去,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老余捂着发疼的心肝,再次幽怨地叹息。

         ————————

         “哈哈哈,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墨墨,快出来接客!哟,茜茜,我怎么觉得你变得更漂亮了?皮肤好像也更光滑了,来,让哥哥摸摸~~”

         方子显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店里,一进门便扯着大嗓门喊了起来。看到漂亮的茜茜,老毛病立刻就犯了,不仅跑过去调戏茜茜,还伸出手准备揩油。可惜他的那只安禄山之爪还没碰到茜茜就被一只修长的手狠狠地捏住了,而且对方还在不断地加大力气。

         “哎呦,疼疼疼,疼死老子了!死丁隐,快放开我!”方子显嗷嗷大叫,拼命甩着手想要挣脱对方的钳制,可惜都是徒劳无功。

         “你的老毛病需要认真治一治了。”丁隐阴测测的声音从后边传了出来,宽大的墨镜后面是饱含怒火的双眼。除了墨镜,丁隐还戴着口罩,遮住了他俊美的脸庞,怀里还抱着小丁丁。

         和方子显不同,丁隐是家喻户晓的大明星,外出必须得伪装一番,否则便会被热情的粉丝包围得寸步难行。其实像丁隐这样的巨星,如非必要,通常都不会在人多的地方露面。因为一旦被认出来,想离开可就难了。

         方子显这次是专程带着小丁丁来检查身体的,原本丁隐根本不必来,但丁隐不想放过和方子显相处的任何机会,便坚持着要一起来。没想到他还真是来对了,方子显这家伙根本就不能对他放心,居然敢当着他的面调戏女人,当他是死的吗?不教训这家伙一顿,这家伙永远拎不清楚状况!

         看到方子显还一副不知反省的样子,丁隐的怒火更盛,手上的力气加大,把方子显的手骨都快捏碎了,痛得方子显嗷嗷乱叫。

         “别捏,别捏啦!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方子显哭喊着求饶,实在太tm疼了。丁隐这混蛋也不知道是不是练过武的,力气大的可怕,他根本无法抵抗。

         “再有下次,我可就没这么简单饶了你了。”丁隐冷哼一声,在方子显的耳边说了这么一句后,才松开了对他的钳制,落下的手仿佛不经意地拂过方子显的裆/部,嘴角勾起了一个邪肆的笑容。

         方子显顿觉菊/花一紧,脸色涨红,不敢再吱声。自从瑞士雪崩过后,他和丁隐之间的关系突飞猛进,虽然还没到达那方面的层次,但是也已经脱离了普通朋友的地步了。之所以还没突破那层关系,是因为他还没做好被一个男人压的准备。而他对丁隐的本质也有了更深的了解。别看这家伙长得一副斯文俊美的模样,那副好看的皮囊底下可黑了,真惹火了他,说不定这黑心的家伙真的敢当场把他办了。为了他后面的节操,他只好暂时把调戏美眉的爱好放下了。

         唉,一失足成千古恨呐!方子显抹了一把眼泪,为以后再也享受不到调戏美眉的乐趣而哀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