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心病
        顾墨一直都不知道,他这间小小的宠物店竟然有那么多人在暗中觊觎。

         直到那天,他万般不舍地把小白托付给方海的时候,秦影突然在旁边说了一句:“要是为他安全着想的话,就最好不要让别人知道小白在他的手里。”

         起初顾墨不明白秦影这话是什么意思,但顾墨不傻,而且还在伯父的手下混过不少时间,稍一提醒,便立刻明白了过来,脸顿时白了。

         俗话说怀璧其罪,自己店里有这么多极品宠物,又怎么可能没有人来下手?他真是太大意了,连这也没想到!

         其实这也不怪顾墨,这是他第一次开店,没有经验。加上有秦影在暗中保护,一直都太太平平的,他又哪儿能想的到那么多?

         而后,顾墨二话不说便对秦影进行拷问

         。秦影不想让顾墨忧心这些龌蹉事,原本不想说出来,但抵不过顾墨的坚持,只好全部交代了。

         自从宠物店开张以来,一共来了二十二波想要偷宠物的贼。这些贼当中,有不入流的小混混,也有受过训练、心狠手辣的黑道份子。但不管是谁,都不是秦影的对手,来多少,就折进去多少。

         当然,秦影没有杀他们,顾天阳也不会让秦影在l市杀人的,即使杀的是混混,小偷。那些人,都被顾天阳关进了大牢。至于之后怎么处理,秦影也懒得去管,相信顾天阳也不会随便放了那些人的,毕竟宠乐缘可是他侄子的店铺。

         “所以说,这事儿连伯父都知道了,就我不知道,是吗?”顾墨心里百味杂陈,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他既气秦影隐瞒他这么重要的事情,又为秦影担心。想到秦影每天夜里都在和那些危险份子战斗,他就心惊胆战的。就算秦影是杀手那又怎么样,秦影再厉害也是血肉之躯呀,能挡得住刀子子弹吗?

         顾墨想想就一阵后怕,当天夜里就决定住在宠物店,和秦影一起守店。以前不知道就算了,现在知道了,他怎么还能任由秦影一个人面对危险?不,他做不到!

         秦影不愿意让顾墨涉及到危险里来,想说对付几个毛贼根本不是问题,完全没必要担心他的安全。但一想到顾墨留下来守夜那就得和他一起睡,顿时就把拒绝的话咽了回去。反正有他在,肯定能护得顾墨周全,再说,他也有几十种方法能让顾墨醒不过来,一觉睡到天亮。

         顾墨对秦影的心思自然不知,也不知道自己在这几天夜里已经让某个枕边人吃足了豆腐。他怀着感动又骄傲的心情,在方子显面前把秦影狠狠地夸了一遍。当然,顾墨并没有说出秦影杀手的身份,只说他身手非常好,比自己还厉害几倍。

         方子显没想到秦影居然那么厉害,突然觉得自己被他吓住的事情也不算丢人了。

         丁隐则意味深长地看了满脸骄傲神色的顾墨一眼,心里想着该让方子显多来这个宠物店走走了。这样,受到某种刺激的方子显才会更快投入他的怀抱。

         寒暄间,秦影已经再一次为小丁丁做完了检查,并且抱着小丁丁走了下来。

         “怎么样?”顾墨立刻关心地问。其实要不是担心被别人怀疑,他早就利用宠物翻译芯片直接和小丁丁沟通了,方便又快捷。但是他不敢,因为秦影很聪明,自己只要露出了破绽,一定会引起秦影的怀疑。还有那个丁隐,也给他一种不一般的感觉,他的那双眼睛,似乎能洞察人心似的,让顾墨不得不提高警惕。

         秦影看到顾墨,冷淡的面瘫脸立刻柔和了下来,举起小丁丁说:“它的身体没有毛病,是心理出了问题。它的心情郁结,郁郁寡欢,应该是在思念某样东西或者是思念某个人,至于它到底思念什么,就要问它的主人了。”

         “啊?”方子显万万没想到小丁丁是得了相思病,攒眉思索了一番,也想不到什么头绪,只好摇着头说:“我实在想不出小丁丁在思念什么啊,小丁丁一直待在剧组里,都没有出去过,能思念谁呢?”

         顾墨的心里却是一动,这世上只有他清楚小丁丁的来历。想到小丁丁之前去了瑞士,又想到小丁丁那一半的冰原狼血统,顾墨的心里便有了猜测,于是说道:“阿显,你说小丁丁是从瑞士回来之后才生病的,那么或许小丁丁是怀念那里的生活吧。比如说,那里的雪?”

         “什么?你是说小丁丁在想念雪山吗?那里天寒地冻的,有什么好,小丁丁怎么会想念那里?”方子显皱着眉,下意识便否定了顾墨的猜测。自从经历了那次雪崩之后,他对任何有雪的地方都没有好感,因此也不愿意相信小丁丁会想念雪山

         。

         “小丁丁的毛发厚实,自然会喜欢寒冷的地方。反而是l市这样炎热的地方,会让小丁丁感到不舒服。”顾墨摸着小丁丁长长的毛发说道。他不方便说出小丁丁的真实来历,只能用这种说辞来掩饰了。

         “是不是想念雪山,测一测就知道了。”丁隐拿出他那部6寸的大屏手机,翻出了一张雪山的图片,伸到小丁丁的面前。

         只见原本萎靡的小丁丁,一看到雪山,立刻精神抖擞地站了起来,冲着图片呜呜地叫着,眼里满是思念之情。

         得,这回连秦影都不必开口了,谁都能瞧出来小丁丁得的是心病了。

         方子显把小丁丁抱了过来,又气又心疼地轻拍了小丁丁的脑袋一记,骂道:“你个没良心的家伙,你主人我差点儿死在雪山呢,你的这两条小短腿也差点冻到要截肢呢,你这么快就忘了?雪山有什么好的,值得你挂念出病来?真是白养你了!”

         “呜呜……”小丁丁抬起爪子,一把按在手机屏幕上,抬起头用黝黑湿润的眼睛祈求地望着方子显,嘴里呜呜咽咽的,似乎在

         请求主人带它去雪山玩儿。

         “你这个小浑蛋……好、好吧,等这部戏杀青了就带你去雪山玩,可以了吧?”在小丁丁可怜兮兮的眼神进攻下,方子显不得不宣告投降,苦着脸许下了承诺。

         丁隐知道方子显心里还残留着上次雪崩的阴影,便搂过他的肩膀,柔声安抚道:“别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顾墨:(⊙o⊙)!

         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阿显和这个叫丁隐的大明星?阿显不是喜欢女人的吗?怎么会突然和男人在一起了?顾墨此时的心里充满了十万个为什么,真想把方子显抓到小黑屋去严刑拷打审问清楚。

         秦影的表情就淡定多了,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关心方子显和丁隐这两个大男人之间有没有奸/情。他和那两人又不熟,他们的事与他何关?能牵动他情绪的人,只有顾墨一人。

         方子显看到顾墨那震惊又不敢置信的眼神,心里一慌,竟然抱起小丁丁落荒而逃了,一边跑一边慌慌张张地留下一句:“那、那个,墨墨,我先回剧组去了,剧组可忙着呢,我得回去帮忙了!”

         看到方子显落荒而逃,丁隐却满足地笑了。方子显越慌张,说明心里就越在意他,他怎能不高兴?

         丁隐的嘴角勾着愉悦的笑容,起身对顾墨和秦影礼貌地点头致谢,“谢谢你们治好了小丁丁的病,今天时间仓促,改天我们再正式向你们道谢。”

         这一番话,显然是用小丁丁主人的身份说的,也明白地暗示了他和方子显的关系。

         顾墨嘴角抽了抽,心里面默默地为方子显点了根蜡。

         看两人这气场,这气势,阿显肯定是当不成攻了。唉,可怜的阿显!(难道重点不是你的好基友被别人掰弯了吗-_-!)

         门外,心情慌乱的方子显忽然狠狠地打了个喷嚏,眉毛顿时不悦地蹙起。

         他大爷的,哪个王八蛋在诅咒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