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奇遇
    今儿个的集市好生热闹,城外的百姓似乎是约定好了要集中在这一天进城采购似的。说书的、卖艺的以及各类商贩摆满了整个石子街道,赶集的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我穿梭在人群中,时不时舔一舔手里的糖画,心情大好。

     “要说那魔徒,可真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人群中包围着一位身着朴素的白发老头,他醒木一拍,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听他说着书,“相传魔徒沈莫沉曾被某异域美人所收服,隐居林中,天下因此太平了一段时间,谁料美人心肠如毒蝎……”说到这,白发老人停了下来,深深的叹息一口。

     “后来怎么样了!后来呢!”众人意犹未尽,你一言我一语的追问起来。

     “不如我先跟你们说说这魔徒成魔之前的事情吧。”

     白发老人垂首不语,突然“啪——”的一声拍向醒目:“人人都说这魔徒是个魔王!专门害人,手段及其残忍!殊不知,沈莫沉曾是位劫富济贫的无名大侠!”

     众人唏嘘,向白发老人投去鄙夷的目光。

     “呸!江湖骗子,这等魔徒怎么可能做好事!”“摆明瞎说!走了走了,不听也罢!”人渐渐散去,唯有我听得饶有兴致,迟迟不肯挪动半步只为继续听下去。

     白发老头见人群散去正准备收拾台面走人,他熟练的样子好像是习惯了这样的散场。

     沈莫沉是江湖上臭名远扬的魔徒,为什么要为一个扰乱世事秩序的人辩解呢?我不解,舔了口手里的糖画准备开口询问个前因后果。

     “令人闻风丧胆烦扰官场扰乱民生的沈莫沉,怎么可能会做过劫富济贫的良心事?”未等我开口,一袭青衣与我擦肩而过。声音是从这来的。

     说书人先是不语,沉默数秒后,开口了:“老夫说书向来不会造假。”随即轻叹,“多年以前,老夫还是东边小渔村的老渔翁时受过沈莫沉的帮助,这一帮老夫自然是没齿难忘了。”说罢,老人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撂下一句“姑娘,公子,散了吧。这集市热闹,不必在我个说胡话的老头身上浪费时间。”便匆匆离开。

     我才惊觉,除了我之外竟还有别人对这等事情感兴趣。我这才细细打量起青衣男子,一袭素雅青衣自是不用说,给人一种干净的感觉,清净淡雅。也许是因为常年大门不迈二门不出养在深闺的原因,男子身上的这种气息是我从未见过的,一时间我竟看着了迷。

     “不知姑娘是否看得足够,若是足了我便走了。”冷漠的语调打断我的着迷,青衣男子动了动唇,目光却一丝都没落在我身上。

     我有些无地自容,羞红了脸低下头来。

     “够……够了……”

     余光一抹青色一晃而过,带着淡淡的青草香气。青衣男子快步掠过我,和说书老头一样匆匆离开。

     嘈杂的集市并没有因为这样的小插曲而变化半分,我咬掉最后一口糖画,重拾好奇继续瞎晃悠。今天,是我成年的日子。今天,是我今后再也不用守在闺房里每日弹琴、作画、做女工的日子。我云家有条规矩,云家的孩子无论男女,成年后有两年时间可为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拼搏,两年后若不成大器,男的回云家继承和扶持家业,女的则服从安排许配给相好的人家。也就是说,成年后的两年内我云苏儿是自由的!想干嘛干嘛!如果云家是马厩,今天我云苏儿就是脱缰野马,放肆奔跑。而我,自小对江湖事十分感兴趣,自然是不会屈服于嫁到好人家做别人的附庸品,想到马上就可以开启我的江湖路,我不由得咯咯咯笑了起来。

     “臭丫头!傻笑个什么劲!我们找你老半天了!”脑袋被轻轻敲了一下。

     “小姐!你怎么窜这么快!我……要不是乔公子在,我恐怕就被人群给挤走了!”香儿眼里噙着泪,委屈巴巴的看着我。而她身旁的这位脾气暴躁的男子叫乔昀深,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香儿是我的贴身丫鬟。

     “你们两个走这么慢!还硬生生要去看什么翡翠玉镯子,无聊死了。”我舔了舔嘴角残余的糖,砸吧砸吧嘴说着,“不说了,肚子饿。香儿快带我去吃好吃的!吃了十几年府里厨子的手艺,我想尝尝更好吃的。”

     “吃吃吃,从小到大就知道吃!黄花大闺女还是要有点姑娘样子,再这么吊儿郎当下去小心两年后没有那间府敢娶你。”乔昀深假装责备的说道。

     “不娶就不娶,不娶最好,我可以浪迹天涯!”我还口。

     不得不说,府外的世界可真是有趣。这虽不是我第一次出府,倒也算是我第一次独立、自由的府外活动。我们仨订了都城最有名的酒楼,是在二楼露台可以看到街道和城中小渠的位置,露台的对面是街道一边的“酔春阁”二楼。点了一桌子好酒好菜,三人畅谈了起来。

     香儿从小就是我的贴身丫鬟,我早已没把她当成下等人对待,自然是可以与我们同桌吃饭的,但香儿始终是下人,就算我们心里再怎么不介意她,她仍是一副怯生生的样子,生怕得罪了什么。

     酔春阁的姑娘们接连不断的朝乔昀深抛媚眼,搔首弄姿,这看得我是好生难受。再看看乔昀深,低头认真吃饭,对面风尘女子的一系列举动对他毫无吸引力。这有来无往的久了,姑娘们觉得无趣也很少再投来目光。

     乔昀深不丑,甚至还有些英气逼人。不过毕竟和我是同穿一条开裆裤的竹马,我对他更多的是亲情与友情。这样一个大男人摆在我面前,我竟一点少女的悸动都没有。

     “没想到喔乔昀深,姑娘们对你这初长成的少男还挺感兴趣的。”我满眼笑意的看着他调侃道,夹起一块甜酸肉就往嘴里塞。

     真好吃。

     乔昀深一时语塞,愤愤的看着我,拿起筷子就想往我头上敲。

     “轰隆隆——”一声巨响,世界安静了半秒。

     “啊啊啊——”醉春阁姑娘们的尖叫声顿时充斥着整个街道,霎时,醉春阁二楼露台被炸出了好大一个窟窿口子。姑娘们尖叫着跑开。粉尘中,隐隐约约两个对峙着的人影。我们三杵在原地,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吓愣了神。露台的间隔并不算远,因此饭桌上的饭菜因墙壁的炸裂而布满了粉尘和石子。我好似听到窟窿中二人的对话,时而隐约时而清晰。

     “大师兄,你未免逼人逼得太紧了些。”一个略感磁性而低沉的声音飘入我的耳膜。

     “今天我定是要把你带回去。”另一个声音,干净利落。和上一个声音不同,我对这声音多了一份莫名的熟悉感,好像在哪里听过。

     “休想!”说罢,这人闷哼了一声。

     随即一个身影被打飞了出来,硬生生的落在我们的饭桌上。香儿猛地一下弹开躲在乔昀深的背后,眼泪哗啦啦啦的直流。

     桌子被打折成两半,桌子中间躺着一个白净的男人,一袭青衣,面色苍白。这样一记重击后他除了衣衫凌乱之外竟毫发无伤,我直勾勾的盯着他,全然忘记躲闪,原本怒目前方的他目光轻轻的落在了我的身上,他动了动唇。

     “姑娘,小心。”

     这时,一股强硬的力道揽住了我的腰,我整个人随着这股力道腾空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