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三合一
        第二十七章

         part.1

         百里让没了,舒辛倒是一点不慌,但是布卡怎么也不见了呢!医生说布卡可能在异能的觉醒期啊,这下不见了,可怎么办才好!布卡会有危险么?!

         一想到布卡现在可能就处于危险之中,舒辛就着急地坐不住。情急之下他就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百里让跟布卡同时不见了?难道是百里让把布卡给绑了,他不可能这么变态吧?!

         但考虑到百里让那个偏执的个性,舒辛又觉得或许也有可能。自己似乎对百里让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作用的,万一百里让是想要通过控制布卡来威胁自己呢?!越想舒辛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他想要拨通百里让的通讯,问出一个结果来。

         然而就在这么让人紧张的时刻,百里让的通讯却迟迟没有人接。

         “嘟……嘟……嘟……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请稍后再拨。”

         这更让舒辛确信了他的想法。一定是百里让!可是他为什么连通讯都不接?如果真的是他绑了布卡,那他一定会跟自己提要求才对啊!

         今天百里让反常的样子就让舒辛觉得很奇怪。明明自己看上去什么用都没有,为什么百里让一心想着让他回百里老宅呢?自己对于百里让究竟有什么用处?以至于七年前他就让先生把自己弄到他的身边。

         现在回想起来,当年先生的出现,实在是太过巧合了,不是吗?为什么偏偏在自己需要的时候,先生就出现了?舒辛越想越不对,他甚至觉得,自己这七年,仿佛是一片空白。百里让——这个跟他生活了七年的人,他从来都没有了解过。

         不过现在百里让不是重点,目前舒辛最为关心的,还是布卡啊!也不知道布卡现在究竟在哪里。

         心里的事情多的要命,舒辛不知道多想早些弄清楚这些谜团,可是现在他什么线索都没有,甚至连头绪都理不出来。

         舒辛简直是心乱如麻了,他总觉得时间多过一秒,布卡就多一分危险。可是,在这样的时刻,他该联系谁呢?

         如果是之前,他还没有怀疑庄诺的时候,那庄诺绝对是舒辛第一个想到的人。可是现在舒辛都不萌确定庄诺到底跟百里让有没有联系。

         如果庄诺真的是一个独立存在的人,那么他昨天的通讯里说的东西就是真的。假设庄诺现在真的在多巧星系,舒辛就不能指望他能帮到自己什么。

         刚刚拨了百里让的通讯,这个时候他人也联系不上。原本舒辛是想要确认布卡的情况的,可是联系不上,那也真的没有办法。

         所以,此刻,舒辛的脑子里就只剩下了一个人——莫真。

         大概真的只有莫真才能帮他了吧!舒辛飞快地播出了莫真的通讯,希望这一次能快点接通。

         其实早上在商场的时候,拨给莫真,舒辛心里就有些不好意思。对于莫真,他的感觉其实很奇怪。

         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舒辛就觉得莫真给他的感觉很是熟悉。但是,有的时候又觉得陌生的可以。就像今天,在商场出现的莫真,他的身上,舒辛就没有觉得有一丝熟悉感。

         不过不论莫真对他是什么看法,舒辛总觉得,不是很想麻烦他。更何况,他自己身上的这些破事,舒辛根本不想让莫真知道。这些事情,要是能趁早过去就好了。然而这一次,除了拨莫真的通讯,舒辛似乎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

         还好上天似乎还是眷顾着舒辛的,莫真的通讯竟然很快就被接了起来。

         “怎么了?”画面里的莫真依旧是那副冷淡的样子,不过这样的他却让舒辛莫名的信任,似乎有了莫真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一般。

         “莫真!布卡不见了!”舒辛着急地说到。

         “你先别急,你说的不见了是什么意思?会不会是他自己醒了,跑出去玩儿了?”

         “不可能的,布卡虽然有的时候很调皮,但一般来说他还是个挺乖的孩子。他不可能不跟我打招呼就自己出去玩,而且莫真你知道吗,百里让也不见了!”

         在舒辛提到百里让的时候,莫真稍微愣了一下。

         “你是说你那个朋友也不见了?你觉得他跟布卡的消失有关系?”

         舒辛犹豫了,他试着把刚刚想的事情跟莫真说了出来:

         “我回来的时候家里的门都是开的,没有一个人在,百里让不在,布卡也不在。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我一开始觉得是百里让把莫卡绑了,可是我刚刚想了想,如果是他绑了布卡,那他一定会联系我。那么,既然不是他的话,那布卡究竟去哪里了?”

         听完了舒辛的话,莫真却没有立刻说话。他顿了一下,才开口问道:“舒辛,你信我么?”

         莫真突然这么问,舒辛完全反应不过来,他有些弄不懂莫真的意思,“你说什么?”

         “我说,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那么就把布卡的这件事交给我。你不要担心,七天之内,我一定还你一个完整的布卡。”

         舒辛虽然认识莫真没几天,但他总觉得自己算是摸清了莫真的性格,没有把握的事情莫真是不会做的,所以他能说出这样的话,那他一定是知道些什么。

         “我不懂你的意思,莫真你是不是查到了什么?”舒辛急切地问道。

         那边莫真面具下的眼神竟然躲闪了一下,才坚定地说到:“没有,我说了最近不会带你跟进任务。你的状态不适合再干任务了,你先安心休息。”

         “布卡没找到我怎么可能休息得了!”舒辛的声音不自觉地有些激动。

         “你要是不信我,那就算了。我也帮不了你。”莫真这样说到,“我甚至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你自己是找不到人的。”

         听莫真这么说,舒辛的精神不禁垮了下来。是啊,凭他自己,能干什么啊,国都这么大,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异能者罢了,又能做些什么?

         “你不要我参与的话,那你又能做些什么?”舒辛开口问道。

         “那就不是你思考的范畴了。我只要你答应我不参与到这件事情当中,我就帮你去找。人是在我家丢的,于情于理,我也该帮你找到。”

         “可是什么人会对布卡下手呢?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啊!”舒辛问道。

         “我说了我来管,你不要操心。行了,我这里还有事,先不跟你说了。你自己在家,不要冲动。”说完莫真就挂断了通讯。

         舒辛有些失神,这里是莫真的房子,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人闯入?还是说那些闯入的人很不简单?可是自己又是什么时候被人盯上的呢?早上在商场闹得动静太大了么?

         因为脑子太乱,舒辛不停地告诉自己,要冷静,不冷静下来什么都做不了。

         他找了纸笔来理思路。首先,布卡在今天早上以前,都没有任何异常。直到他们在商场遇到了百里让和韩英。

         原本韩英用藤蔓捆住布卡的时候,他还有余力控制自己的表情,让舒辛不要担心。

         接着韩英想要偷袭舒辛自己的时候,在那一瞬间,失去了他的异能。失去异能的原因不得而知。百里让说跟他没关系。

         而此时的布卡,已经陷入了昏睡。所以在这么短短一瞬间,布卡就获得了力量?还是说其实力量一直在他体内,只是在那一瞬间,受到了什么刺激,突然之间苏醒了过来?

         不管是那一种,这里面都少不了两个人——百里让还有韩英。

         目前百里让联系不上,自己是不是可以从韩英入手?

         既然,找到了切入点,舒辛的思路就豁然开朗了。刚刚整理的一切是顺推,现在开始他还可以反推。

         既然那些人带走了布卡,那当然也不是凭空消失的,一定也是有迹可循的。那么玉泉街道的监控,是不是能看到些什么?

         这么一想,舒辛有了一丝斗志,自己其实也不是什么都做不了,好歹他也是个异能者啊,不是么?

         收拾好思绪,舒辛就出了门,他的第一站——玉泉街道管理办。

         因为已经是晚上了,管理办的工作人员都已经下了班,他们的锁恰恰也是声音锁。

         托了莫真的福,舒辛现在对这种声音锁有了经验。只是在德斯街的时候,自己确切听到了那个声音,才开了锁。现在没有声音模板,他该怎么开锁?

         不得不说人有的时候,还真的是看运气。有的时候运气不好,真是怨不得谁。但是运气好起来,那也真是挡不住。

         就在舒辛正发愁的时候,管理办的偏门打开了,一只古版的扫地机器人从偏门走了出来。这是它每晚出来倒垃圾的时间点,等到垃圾回收车收走垃圾之后,他又会回到管理办,自己充电。

         这是舒辛进入管理办最好的,也是唯一的机会。趁着机器人出去又进来的空隙,舒辛成功进入了管理办。

         或许是因为这里平时也没什么人来,晚上的安保工作很是松懈。管理办的机器人版本又都比较老,晚上值班的那几个在舒辛看来也是形同虚设。

         他很快就找到了监控室,不过要找到莫真的房子所在的那一个片区,倒是花了一点时间。他把监控调到了自己出门以后,就耐心地慢慢快进起来,他这才发现,布卡的消失,真的跟百里让,没有关系。

         监控里显示,舒辛出门没有多久,百里让就离开了那个房子。一个人,面无表情,步伐不疾不徐,看上去正常的不得了。百里让是被一架飞行器接走的,具体去了哪里,从监控里也看不出来。

         不过至少帮舒辛排除了一个因素,现在只能确定是百里让无关,可是究竟是什么人带走了布卡呢?舒辛以两倍速快进了起来,时间在下午五点多的时候,玉泉街道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这个时候,舒辛注意到有几个形迹可疑的人靠近了他们所在的房子。当然,只有在舒辛看来形迹可疑。他们一行三人,说说笑笑靠近了房子,似乎是回自己家一般。

         而此时屋子里除了布卡,再也没有了别人。怪不得没有打斗痕迹,怪不得没有留下任何东西。

         那几个人里一定有专业开锁的技术人员,他可能是异能者也有可能不是。总之,他们以一种舒辛不知道的方式看上去十分开了门,再出来时,怀里就抱了一个孩子。

         抱着布卡的那个人,样子看上去那么理所当然,就像是抱着自家孩子一样。

         舒辛点下了暂停,监控画面定格在那几个人身上。他用智脑拍下了这几个人的样子,也不知道有没有用,毕竟还不知道这些究竟是不是他们的真面目。

         不过即便不是,也是一个他们带走孩子的证据。再怎么说也是有用的。

         拍完之后,舒辛的视线一直跟着这几个人,直到他们消失在了玉泉街道。

         而监控最后的画面,他们走向了德斯街。那个时候,甚至天还没黑。但是舒辛看来,一切都充满了未知。布卡被带去了那里,这几个人的目的地,会是德斯街九号吗?这些人就是之前抓异能者的人?他们是怎么盯上布卡的?布卡明明早上才陷入了觉醒状态啊!

         part.2

         舒辛看着德斯街的方向,回想起了莫真了的话,为什么莫真会说他没查到呢?不是有人跟进任务吗?是那个时候真的没查到,还是莫真骗了自己?

         然而这些人明显就是跟德斯街有关系啊!莫真是怕自己冲动然后断了线索么?自己该听莫真的话么?舒辛这下子反应过来了,莫真刚刚问自己信不信他,是啊,自己信不信莫真?

         莫真的人品当然没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舒辛唯一担心的是莫真他真的能安然无恙地救出布卡么?

         他现在还能回想起在德斯街的时候,莫真可是不打算救人的啊?这么想着,布卡会不会已经在危险当中了?

         舒辛有点不知所措了,他要怎么办?听莫真的话还是……?他不是不信任莫真,只是一想到布卡昏睡的样子,舒辛就觉得自己做不到。

         他怎么能干坐着什么都不做呢?!莫真不过是怕他冲动打草惊蛇罢了,只要他小心一点,那就没关系吧?!

         这样想着,舒辛离开了玉泉街道管理办。临走前抹去了自己来过的痕迹,仅凭那些机器人是不会发现的。

         茫茫夜色,舒辛一个人快速赶往德斯街。形单影只,似乎没人能帮到他,他只能靠自己。

         原本百里让跟庄诺的事都没弄清楚,现在布卡又丢了,他心里烦闷极了,只是舒辛告诉自己,烦躁是没有用的,他必须冷静,只有冷静状态下的思考和行动,才是有意义的。

         德斯街紧邻着玉泉街道的分支巷子,从这边到那边,像是彻底换了一番天地。破败的街道,黯淡的路灯,低矮的民房,这里就是国都的贫民窟。

         凭着对路况印像,舒辛飞速找到了德斯街九号的所在。还没有靠近,他就听到了那边杂乱的脚步声,似乎是在搬运些什么。舒辛控制了自己这边的声音,小心翼翼地靠近了那边声音的来源。

         靠近了一些,他才发现,德斯街九号门口,停了一架巨大的飞行器,搬运的就是他们那天看到的那些笼子!

         笼子里的人似乎还是没有意识,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呆滞地倒在笼子里。

         舒辛有些紧张,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笼子,生怕在笼子里看到布卡的身影。

         幸运的是直到最后一个笼子被抬出来,舒辛都没有看到布卡,在他想着会不会前面有布卡的时候,那边的人说话了。

         “老大,今天下午弄到的那个睡着的小孩,也一起带过去么?”

         !!

         舒辛一下子捕捉到了关键信息,“今天下午”,“睡着了的”,“小孩”,这三个词拼起来,不是布卡是什么?!

         只听他们那个老大说到:“那边说急需能量,先不管这边的祖宗了,一起带过去吧。”

         舒辛不禁有些疑惑了,如果他们抓这些异能者,是因为这个“祖宗”需要能量,那么又说“不管这边这个,先满足上边的那个”,所以“祖宗”是什么?他为什么需要能量?!而且听起来,这个“祖宗”似乎不止一个。

         正想着,舒辛就看到了装着布卡的笼子。冷冰冰的金属笼子里,关着一个人事不知的孩子。他的手上连着一根管子,通着笼子,这笼子难道有什么特殊的作用?

         舒辛担心地看着布卡,直到那个笼子进入了巨大的飞行器。他现在真是满脑子问题,眼见着那边的飞行器就要起飞,他却束手无策。

         即便他可以达到声音的速度,可是再快也跟不上飞行器啊!而且一旦飞起来,在这样的夜色里,他根本看都看不清啊!

         这个时候舒辛就在想,如果莫真在就好了,莫真一定有办法跟上去的。

         不过,说不定莫真也真的在附近呢?他不是说会跟进任务么?想着自己这边的声音反正那里听不见,舒辛就想再给莫真拨一个通讯。

         才抬起手腕,一个通讯就拨了进来,跟他想的不一样,拨过来的人,竟然是百里让。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接了起来。

         “你在哪里?!”百里让的声音与平常竟然有些不同,他是在为自己着急么?还是说自己对他真的有用?

         “跟你没关系。”即便舒辛没人可以求助,他也不想跟百里让有牵扯。

         “你呆在那里别动,我马上就过去。”

         舒辛正要挂断的时候,百里让已经挂了。真是一如既往的自以为是!他是要凭通讯信号找到自己的位置么?一想到百里让要掺和进来,舒辛就有些烦躁。

         眼看着那架带着所有笼子的飞行器起飞了,舒辛心里不甘心极了,正要拨莫真的通讯,眼前就停下来了一架暗金色的飞行器。

         从那上面,走下来一个人,正是面色苍白的百里让。

         “你在这里干什么!一个人来这里,不要命了么?!”百里让朝舒辛吼了几句,随后就想去拉舒辛的手。

         然而舒辛打掉了他的手,说到:“不要你管!”

         这个时候,那架飞行器还没有飞得太高,大概是因为比较大,舒辛还能看见。百里让自然也发现了舒辛在看那个方向。

         “那是什么?”百里让问道。

         “不知道!我都说了跟你没关系!”

         百里让重新拉起了舒辛的手,想要直接把人带进飞行器,问道:“我帮你去追,你也不告诉我么?!”

         舒辛无奈,百里让确实是现在唯一一个能帮他的人,现在找莫真的话,肯定也来不及了。因为担心布卡,舒辛也就不再跟百里让争执,乖乖上了飞行器。

         “究竟发生了什么?”百里让一边发动了飞行器一边问道。

         “布卡被他们带走了!就这么跟着没关系么?”舒辛紧张地看着飞行器的虚空屏,一边是百里让的驾驶视野,另外一边应该是全局视野。

         上面有两个小图标,一个稍微大一点,闪着红色的光,似乎就是目标。而另一个跟它靠的很近,看着应该是他们自己的飞行器。

         “没关系,我这架是最近的防追踪隐形飞行器,他们探测不到,放心。你带的那个小孩,怎么会被抓?”

         舒辛想了想,关于德斯街,那是任务,能跟百里让说么?他摇了揺头,不行,这是他的工作。

         “不知道。”他能说的只有这三个字而已。不过他也确实不知道该。

         百里让专注地看着虚空屏,向舒辛问到:“看样子他们在准备降落了,你打算怎么做?”

         怎么做?是啊,他要怎么做?他完全没有计划。自己果然还是太天真,怪不得莫真不带自己跟任务,这样的自己,除了探测器跟屏蔽仪之外,还有什么用?

         见舒辛不答,百里让心里也有了分寸。舒辛才活过来没有多久,七年都没有跟外界接触,经历了死亡,又获得了异能,这几天大概真的是大起大落。他能理解舒辛的心情。

         “你不要慌,一会降落了,你听我的,不要冲动。”

         舒辛偏头看了一眼百里让,他明明是没有异能的那一个吧?为什么他能那么从容自信?他自信的点到底在哪里啊?!

         似乎看出了舒辛的疑问,百里让开口说到:“当局者迷。是你太紧张了。”

         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并不能打发舒辛。他心里并不相信百里让,他总觉得百里让身上肯定有什么东西,瞒着他不让他知道。

         在舒辛的心跳声中,他们也要降落了。隐形飞行器不过是对探测系统,如今要降落,那肉眼还是可以看到的。所以莫真没有停的太近,在下飞行棋的那一刻,舒辛问了出来:“你真的没有异能么?”

         part3.

         然而百里让却跟没有听到一般,并没有回答他,舒辛有些失望。才一下飞行器,舒辛就被人拉住了。

         转头去看百里让,才发现他好像也一样被人控制了。舒辛正纳闷,就听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

         “我不是让你别参与进来么?”

         是莫真!尽管声音听上去有一些奇怪,但是舒辛能听出来,是莫真!

         “我……”舒辛想解释,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确实是自己找到了,可是他没有坏事不是么!

         “不要说话,一会你们跟着我。”

         舒辛安静了下来,只是他有些奇怪,莫真也看到百里让了啊,他怎么一点都不吃惊?今天他让百里让留下来的时候,舒辛就很奇怪了,莫真看上去不像那种随便留人在家里的人啊。难道莫真其实认识百里让?

         舒辛被自己的想法惊住了。他们如果认识的话,自己的任务会不会百里让已经知道了?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是多余。百里让已经跟过来了啊,看上去莫真也没有介意百里让的存在,舒辛的担心显得有些没有必要。

         可是如果百里让真的没有异能,那会不会成为他们的拖累?当然舒辛知道,自己对莫真来说或许也是个拖累,但自己好歹也有些作用,百里让呢?为什么莫真没有提出让百里让留下?

         舒辛的脑子很乱,他觉得自己要想的东西太多。

         “舒辛,你不要分心,专注起来。我们这边的声音不能被发现!”

         “好。”被莫真点了名,舒辛就赶忙打起了精神。

         舒辛打开了智脑上的地图。从地图上看,他们现在在锦衣区,这里是一个科技发展区。从前有许多研究基地坐落在这里。飞行器降落了在这里,难道这是他们所说的“祖宗”的基地?

         心里转了好几个弯,舒辛还是打算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跟莫真说出来。

         “莫真,我刚刚就在德斯街附近,我听到他们之中一个人问要不要把‘今天弄到的还没醒的孩子也带走’,领头的那个说什么上面的‘祖宗’极其需要能量,也就顾不上这边这个了。我听得不是很懂,关于这个任务,你还有什么信息吗?”

         莫真摇了摇头,说到:“现在这些都不是重点。我们如今已经到了这里,当下要做的事情,就是跟着他们,去看看那个你说的‘祖宗’到底是什么。”

         他们在暗处,看着那些笼子被一个个得运进去。因为他们降落的晚,舒辛估计关着布卡的笼子,应该在最前面。但是现在又不能贸然跟进去,他们不清楚这个基地的情况,只能等这些笼子都卸完,才好跟在最后。

         时间过得很慢,一分一秒对舒辛来说都是莫大的折磨。他心里担心极了,如果不是自己跟庄诺说要去收容站,那么布卡也就不会跟自己出来,不会遇到百里让和韩英,更不会像这样昏睡不醒被带进一个充满了危险的地方。

         一想到布卡很有可能也会变成德斯街九号里的那些干尸,舒辛就自责地不得了。这种情绪不是说控制就可以控制的。

         “不是你的错,不要怪自己。”这是百里让的声音。

         好不容易那些笼子终于都卸了下来,莫真便带着舒辛和百里让一起跟在了后面。看莫真的样子,舒辛就知道,大概又是用了异能。那些人应该看不到他们。

         飞行器卸下了笼子之后,就离开了。这些搬运笼子的人,应该都是基地的人。舒辛原本想要听听看这些人会说些什么,可是让他失望的,这些搬运工就像是一群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一般,机械地搬着笼子,一句话都没有说。整个通道安静的要命。

         舒辛一边小心地控制他们这边的声音,一边密切地留意着前面的动静。这个通道似乎很长。舒辛粗略估计了一些,那个耳室里应该有四十九个笼子,加上布卡,刚好五十个。每个笼子是两个人在抬,所以他们前面有一百个人。这么长的巷道到底通向哪里?

         走着走着,舒辛发现脚下的路并不是一直延伸的,他们似乎在空间错层之中。不知道这个基地究竟是什么结构,但是他能感受的出来,他们离地面越来越远了。

         巷道里有些阴森,潮湿到还好,主要是没什么光,只有头顶的天花板上有孤零零的几盏灯,遥相呼应。这样的安静,让舒辛觉得有些压抑。跟在莫真身后,舒辛打量起了他的背影。

         说真的,从背影来看,莫真的身形竟然跟百里让有几分相似。

         这样想着,舒辛回头看了一眼百里让。是的,他们并没有并排走,莫真走在前面,舒辛在中间,而百里让在最后。舒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成了现在这样。明明百里让才是没有异能的那一个,他应该走在中间不是吗?

         百里让自然看到了舒辛回头看他的眼神,他有些不解,不知道舒辛为什么突然回头。

         就在此时,莫真停了下来,舒辛也赶忙收回心思,走到了莫真的身边,问道:“怎么了?”

         “最前面,应该已经到了地方。”莫真平平的声音在这样的巷道里显得极为清晰。

         尽管舒辛不知道莫真是怎么判断的,但他心里不由得再次觉得,莫真简直是神了!

         他沉下心,把能听到的范围,扩大了一些。果不其然,就像莫真说的那样,前面的脚步声已经停了下来。他们停下的地方,应该很空旷,空间很大,隐隐约约有水声,还有舒辛听不懂的低语,不知道那是什么语言。

         随着一点点靠近,舒辛甚至觉得莫真也在紧张。前面等待着他们的到底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