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8章
        第二十八章

         托莫真的福,舒辛他们不担心会被发现,现在三个人跟在那些抬笼子的人身后,感受着离目的地越来越近的紧张。而舒辛能听到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楚,那低语一直在重复吟诵,似乎是什么咒语一般。

         终于,随着最后一个笼子被放下,他们也终于到了这个目的地。正如舒辛所听到的那样,这是一个十分空旷的地方,完全看不出来是地下,要说最显眼的一定中间那株奇怪的植物。

         这棵植物看起来很大,浑身成灰白色,分支很多脉络显得十分乱,但是它没有叶子。整体看上去像是一个有着许许多多触手的怪物。那些张牙舞爪的灰色触手,不知道伸往何处。

         到了这个地方,那些抬笼子的人,自觉的排成了四个小队。站在第一个的人似乎是每个队伍的领队。在四个领队的引导下,那些没有意识的人,跟着他们分别走到了空间的四个角落。

         角落里已经有一些人了,他们在做什么,舒辛一开始还有些看不大明白。他们拿着奇怪的容器试图去接植物上滴落的灰色水滴。舒辛顺着水滴的方向,抬头看了看,在这个空间的顶部,原来有许多钟乳石一样的东西。有的被那个植物所包裹,有的则裸·露在外面。不过被包住的似乎是多数,那些水滴就是顺着被包住的钟乳石低落下来的。

         “这是什么?”舒辛小心翼翼地问道。

         然而百里让和莫真都没有理他。他们看着植物的另一边,那里站着一个舒辛也认识的人——韩英。

         穿着一身黑衣的韩英,盘坐在植物下面,许多藤蔓朝他的方向伸展,似乎是他口中念的咒语取悦了他们。

         “这是在干什么?”舒辛不解。在百里老宅的时候,舒辛原本以为韩英只是简单的治愈系异能,也是前两天才知道韩英是植物系,现在看着韩英即将被那些植物包裹,舒辛心里好奇极了。韩英究竟是什么身份,那些异能者被抓,跟他有关系?

         “祭祀。”眼睛紧紧盯着韩英,莫真开口说到:“它叫水晶日轮,是一种传说中的植物,现在几乎已经没有记载了。传说中这种植物喜欢攀附合兴石,与合兴石结合在一起,能让人产生迷幻的感觉。所谓的祭祀,就是植物系异能者,通过他们的能力,与水晶日轮产生交流。不过,就现在看来,或许眼前的这个植物,并不是我所知道的那种。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弄到这种植物的。”

         舒辛好奇地看着眼前这奇怪的植物,问道:“他们说得祖宗难道就是莫真你说的这个水晶日轮?它需要异能者的能量?”

         “应该是他上面的人需要吧。”莫真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关于莫真所说的上面的人,舒辛不是很懂,他正要开口问,却发现韩英那边没有了动静。

         被藤蔓包裹着的韩英,忽然停下了那莫名的吟诵,他睁开了眼睛,讲整个空间扫视了一圈,随后说到:“既然来了,那便出来吧。”

         舒辛原本以为韩英发现了他们,可是不应该啊,虽然他不清楚莫真的异能是什么,但是韩英不可能发现他们啊。毕竟莫真那么自信,不是吗?

         正想着,舒辛就看到角落里走出了两个人。走在前面的那个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帽檐压得很低,舒辛有些看不清他的脸。而身后那个则有些奴颜婢膝的样子,恭敬的跟在那个人身后,表情是看得出来的谄媚。

         “韩英大人,这一位是上面派来的督察使。想过来跟您了解一下任务进度。”

         “为什么上面没有跟我说要派人过来?”韩英面带不屑地瞥了那两个人一眼冷冰冰地问道,全然没有当初在百里老宅那副乖乖的模样,也不像在舒辛面前那般得意的样子,此刻的他看上去,当真有几分做祭祀的气场。

         “这个,莫不是韩英大人您太忙了,没有接到上面的讯息?”后面那个矮个子中年人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要知道这两个人都不是自己能得罪的啊。也不知道这个督查使执意要来这里干嘛,那个韩英也一向是不好相处的,对于这两个人,真是让人巴不得敬而远之。

         “沈先生对于事情的进展十分关心,安排我下来询问一下进度,韩先生如果有疑问的话,可以亲自去找沈先生确认一番,我没意见。”

         “何必要拿沈先生压我,师兄。我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们离开吧。”

         来人竟然是韩英的师兄,事情的发展简直了!沈先生又是谁?韩英要开始干嘛?舒辛紧张地看着那边,根本不敢眨眼。

         “我其实挺好奇的,韩英师弟你是怎么争取到这个任务的?亚瑟先生知道你今天的事吗?”

         “与你无关!”听那人说起今天的事,韩英像是被人戳中了痛处一般,情绪激动了起来。

         说着一跟藤蔓就向那两人站的地方飞去,那矮个子害怕地往后退了两步,另一人则站在原地,玩味的笑了笑,一抬手,韩英放出的藤蔓就软了下来,甚至韩英想把他收回去,都显得有些无力。

         “看来师弟你今天真的伤了元气啊,怎么是被那个人伤到了?不应该啊,你不是号称从来不失手吗?我说你怎么急着开始仪式呢,只怕急需能量的不是这祖宗吧?”

         似乎是被这人说到了重点,韩英张了张口,没有说话。好一会才开口说到:“师兄何必为难我,明明沈先生和亚瑟先生更看重的人是你,不是吗?他们根本不会多看我一眼,师兄又何必跟我过不去?”

         被叫做师兄的那人,唇角微微上扬,大概是很满意韩英的退让。“那你开始吧,做师兄的,想要观摩一下你的祭祀,师弟不会拒绝吧?”

         韩英无奈,他今天被不知名的东西弄没了力量,好不容易回到这里才重新聚起了异能,这会如果跟这个讨厌的师兄起了争执,他必定不是对手,他不傻,能伸能屈的道理还是懂得。现在首要的事情,还是恢复能量。

         这么想着,韩英就朝那个矮个子使了个眼色,那人也接收到了韩英的讯号。吩咐了那几个领队,抬过来了两个笼子。其中之一,就是关着布卡的那个。

         “怎么把这个孩子也弄来了?”韩英看到布卡,似乎有点吃惊。

         “回韩英大人的话,属下手底下的人,说是检测到这个孩子所在的地方有能量反应,找到地方时,那个家里竟然没有人,想着现在正是需要能量的时候,于是就把人一起带来了。”

         “做的很好。”韩英点了点头,似乎很是满意。这个孩子啊,他今天就看他不怎么顺眼,跟舒辛那个小贱人有关系的,他都看不顺眼!“那就从他开始吧!”

         舒辛这边看到布卡的时候,紧张的不得了,他不知道韩英要对布卡做什么,眼见韩英的藤蔓向那个笼子延伸过去,不知道是用了什么办法,笼子从上方被打开了。

         那藤蔓就要碰到布卡的那一瞬间,舒辛再也忍不住,直接朝藤蔓放了一个声波刀出去,那节藤蔓应声被切断了。

         “谁在那里!”韩英看着舒辛他们所在的方向,大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