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被舒辛问话的青年,或者说是布卡,点了点头,说到:“那个时候,叔叔不得不放弃了我,不过,好在后来也把我找回来了。”

         “那你……”舒辛看着青年的脸,还是不能相信他就是布卡。这冲击实在是太大了。昨天之前,布卡明明还只是一个会跟自己撒娇的孩子啊。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舒辛,你知道为什么我们部族会被称为不死鸟的后人么?”布卡看着舒辛的眼睛,尤为诚挚地说到,“或许有一天你也会有这样的经历。但是我不希望有那么一天。”

         不用布卡在多说什么,舒辛觉得自己懵里懵懂似乎摸到了什么。但他又不敢确定,只好疑惑的看着布卡。

         “不死鸟,在古老的东方,又被称为凤,是传说中的一种神鸟。这一类的神鸟,在生命即将枯竭的时候,会在烈焰中涅槃,从而获得新生。

         在咱们的部族之中,有一些族人继承了这特殊的能力,比如父亲,再比如我。

         是,我确实死过一次,那个时候我被叔叔放弃,之后的事情不用我多说,你也知道,只是我那个时候的情况跟父亲不一样。

         嗯,该怎么说呢?我父亲是部族的族长,曾有过死而复生的经历,然而他复生过来的时候,他的时间是在延续的状态。也就是说,所有的时间都在流逝,而他的时间也融入其中。

         而我,应该算是被倒退了时间。

         当时六岁的我,经历了一些事情,随后变成了半大的婴孩,自那以后,我倒退的时间就此,被冻结了。

         直到大约十年前的时候,叔叔找到了我,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从那个时候起,我的时间重新被解封。自那以后,这算是我的新生。

         至于异能,在我们部族,有人生来就有,也有像你这样突然觉醒的,这是天神赐予的能力,我们琢磨不透。

         好了,我要说的,都说完了,你还有什么想问的么?”

         布卡说了一个看似完整的故事,这个故事似乎有自己的戏份,而且又跟自己的梦境有一种贴合的感觉。所以,这一切都是真的?

         “你父亲,我是说族长,他跟我父亲,后来怎么样了?”从凌乱的万千思绪当中,舒辛只记得一点,他的父亲——部族的祭司。在收容站长大的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还有亲人。

         舒辛对这个答案的渴望比所有的疑团都要多,或许这几天是那种血缘上的羁绊。尽管没有见过面,也想不起来什么,但是就是会有那种牵挂的感觉。

         他多希望布卡告诉自己,父亲他们现在好好的,然而,布卡却只是摇了揺头,说到:“自从那次事情以后,父亲还有祭司大人,都没有再出现过。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怎么样了。”

         舒辛往后退了两步,愣愣地坐在了床上。他眼睛瞪得很大,完全不肯相信布卡刚刚说出的那句话。

         “你不是说他们会复生吗?既然会复生又怎么会没有再出现?”舒辛抓紧了身下的被单,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期待地看着布卡。

         “复生是靠机缘的,有人能复生第一次,但第二次还能不能就难说了。”布卡看着舒辛的样子,其实也能理解他的感受,因为自己也是一样啊,除去被冻结的那十几年,自己也有快十年没有见过父亲了。

         在收容站的时候,尽管他有从前的记忆,但身体的年龄确实还小,舒辛离开的时候,布卡他不过两三岁大的样子。但他那个时候语言和思维能力都已经十分完备。

         邓肯叔叔的意思是,当时的舒辛还没有异能,他们也就不要告诉他关于部族的那些事情。

         当然布卡也是这么想的,部族覆灭这样的事情,知道了又有什么好处呢?

         只是现在的情况,忽然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尽管布卡现在还是不希望舒辛知道,但自从他重新接触舒辛以来,就这么短暂的一两天,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舒辛的身边,有一种危机四伏的感觉。

         或许,什么潜在的因素正在蠢蠢欲动,他不能让舒辛处于被动的状态。那么有些事情就该告诉他。

         “那你这一次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忽然就昏睡了这么久,医生还说你的体内有一股强大的力量。”

         舒辛想起了那天布卡昏睡的样子,他现在还有些想不通,不是只有生命即将枯竭的时候才会复生么?那天一开始的时候明明好好的啊。

         布卡摇了摇头,说道:“其实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那一天,我被那个叫韩英的人用藤蔓缠住的时候,原本也没什么感觉。可是一看他要偷袭你,我心里一紧张,接着就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后来就昏睡了过去。就像我之前说的,复生需要机缘,异能大概也需要吧。舒辛,你就是我的机缘。”

         舒辛听到这里,还是觉得有些疑惑。难道那天百里让说“那股力量跟他没有关系”,这一点是真的?百里让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是韩英弄错了?

         忽然之间,舒辛有一种事情变得更复杂了的感觉,怎么说呢,原本觉得自己的生活还算简单,现在布卡给他把故事一讲,舒辛就觉得还有好多问题自己拎不清。所有的事情就像是被弄乱了的毛线团一样,他得费很多脑子才能理出一丝头绪。

         “那收容站是百里家的,又是怎么回事?我们部族跟百里家有什么联系么?”这是舒辛重新挑出来的问题,他想着既然自己要跟百里家断了联系,总不好一直是这么要断不断的关系。

         布卡刚准备说话,忽然间敲门声又响了起来。

         舒辛朝他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解开了刚刚设下的声音隔离,然后才问道:“谁?”

         门外传来了莫真的声音,“是我,莫真。你方便么,想跟你聊聊。”

         这个时候的莫真,要跟自己说什么?

         看着舒辛犹豫的神色,布卡冲他摆了摆手,示意他拒绝莫真。

         舒辛点了点头,他这个时候确实没有想法跟莫真聊天,要知道他的脑子,都快不够用了。他真怕莫真忽然□□来跟自己说:“我跟百里让其实也是一个人!”

         想到这里,舒辛笑了笑,怎么可能,自己一定是脑子睡糊涂了。

         舒辛正要开口回答莫真的话,就听到他开口说到:“舒辛,你房里是不是还有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