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1章
    第一章离婚

     警卫森严的百里老宅,被突破了。

     一个个穿着防护服的异能者相继出现在老宅里,警报声滴滴作响,让人有些烦躁。

     此时的舒辛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契约的事。从几个月之前,舒辛就一直想着这件事,直到那个人的出现。那人就像是催化剂一般的存在,加速了事情的发展。舒辛盘算着,跟百里让的这段婚姻,不出几天就要到期了。他欠百里家的东西,也算是快还完了。再过几天,他就自由了。

     可让舒辛没想到的是,比自由先来临的,竟然是死亡。

     绵延了七年的契约婚姻,终于就快要走到尽头。舒辛知道他们本就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然而他却从来没想过,在这样的时刻,百里让居然真的就那么站在那里,看着他痛不欲生,看着他经历死亡。

     警报响起的时候,作为旁观者的舒辛一直呆在二楼的房间里。心里想着等这一切都结束了,就去找百里让说按时离婚的事。然而,顷刻之间,两个不知属性的异能者,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直接掳走了他。

     清醒过来的时候,舒辛已经站在院子里,站在了闯入者的枪口前。

     而对面站着的那个人,正是他的合法配偶——百里让。

     星际婚育法保护他们的婚姻,保卫他们的权益,可笑的是,他舒辛的配偶此刻正护着另一个人。

     站在高高的毕兰树下,尽管百里让的脸色有些苍白,但依旧显得那么雍容自若,仿佛被人闯进了家里的并不是他。

     “关闭系统,否则的话……”

     穷凶极恶的闯入者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用枪口结实地抵住了舒辛的后腰,用行动说完了接下去的话。

     枪口冷冰又坚硬的触感,让舒辛不由自主地战栗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会成为炮灰,而现在的处境真的不容乐观。他想活下去啊,可是,对面的那个人,并不在意他的生死。

     “你以为,这样就能威胁我?”百里让没有看舒辛一眼,毫不犹豫地抬手放出了一个风刀,向闯入者击去。

     那飞速而来的风刀,距离舒辛不到两毫米,只要再偏一点,他必定当场丧命。原本还在庆幸的舒辛,下一秒就再也没有了思考的能力。闯入者手上的异能枪,放射出的能量瞬间贯穿了他的腹部,没有伤口,舒辛却疼得生不如死。

     “即便是要威胁我,那也得选对人。你抓的那个,不过是个废人罢了。”

     百里让的声音冷冰冰的没有温度,如同冰箭一般,每一个字都打在了舒辛的心上。是啊,他舒辛,不过是一个废人罢了。

     不待舒辛再有什么反应,那异能枪再次对准了他,原本就匍匐着的他,只能被动地再挨了一次。这一次,就不止是腹部了。

     疼,锥心蚀骨的疼,舒辛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然而他却喊不出来,疼到极致时,是没有力气用来叫喊的。舒辛心里那只受伤的小兽仿佛也正匍匐着瑟瑟发抖,痛苦地嘶哑低吟。而此时的百里让,揽着那个人,静静地看着这里,眉头微皱,眼神里透着一丝让人看不懂的情绪。

     舒辛无暇再去看百里让。现如今,除了绝望和痛苦,舒辛心里再也没有了别的词汇。这就是他所谓的配偶啊,七年的相伴,在百里让的心里,或许真的什么都不是,亏他还自作多情,以为百里让只是冷感,呵呵,果然是他想多了。他曾经以为,即便是石头心,也有被捂暖的一天。原来真的是他高估了自己。

     这一刻的舒辛,失去了所有力气。眼皮沉重地再也撑不起来。闭上眼的那一瞬间,漫无边际的黑暗就此袭来。不知过了多久,意识不清醒的舒辛忽然看到了光亮。那暗红色的光芒从远处慢慢升起,一点一点,那么耀眼,那么明亮。他果然是死了吧,不然的话,怎么能看到圣光呢?

     可接下来舒辛看到的景象,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那是他从未想过的场景,至今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请498号市民舒先生前来民政柜台办理业务。

     请498号市民舒先生前来民政柜台办理业务。

     请498号市民舒先生前来民政柜台办理业务。”

     市政厅里的广播响了起来,舒辛终于回过神来,是的,他死了又活了现在还准备来办理离婚。一切都这么不可思议。

     现在的舒辛在市政厅等了一上午,终于轮到了他。从回忆里起身,舒辛在等号区站了起来,向民政柜台走去。

     那个看起来有些虚弱的青年便是舒辛,他原本是一个家庭主夫,每天待在家里,无所事事,长达七年的契约婚姻,磨平了他原有的性格。

     前段时间,他的配偶百里让捡回来了一个长相可人性格可爱的小年轻韩英。原本以为百里让对自己寡淡是因为他性格如此,可自从韩英出现之后,舒辛认识了一个不曾见过的百里让。

     约定的契约时间已经不剩什么了,既然百里让遇到了真爱,那舒辛退出便是。只是没想到的是,舒辛竟然还没来得及退出就经历了死亡。

     至于重新活过来,舒辛觉得这仿佛是一个奇迹。,这奇迹甚至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他该庆幸自己的不受重视,因为这样,他才会一个人在自己的卧室里醒来。至于百里让把一具尸体留下来的原因,舒辛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实在想不出来,只能作罢。

     不过这些都已经过去,他是来离婚的,其他的东西都变得不再重要,他的新生活正在冲他微笑。

     从市政厅的等号区到民政柜台只有短短一段路,舒辛却觉得步伐沉重极了,明明他就要拥抱新生活了,他竟然有些放不开的紧张。

     就在这时,一对年轻的小新人,路过了他身边。青春洋溢,活力十足。

     “你以后可要对我好一点,不然我们就离婚!”

     “媳妇儿,咱们这刚结婚,你就说离婚呐!我现在对你还不好啊?再说,你是我媳妇儿,我不对你好,我对谁好啊!”

     “算你识相,走,回家做饭!”

     “好嘞,媳妇儿等等我!”

     他们说说笑笑的样子,让舒辛想起了从前。他现在也才二十七岁,跟百里让来登记的时候不过刚刚成年。

     那个时候的百里让,舒辛到现在还记忆犹新。明明跟自己一样初初成年,原本都该是活力四射的样子,可百里让整个人都像是被阴翳笼罩,板着一张脸,没有任何表情,就连他们的结婚证上的相片,两人都陌生的可以。

     结婚这么多年,舒辛几乎没见百里让笑过。他曾以为百里让是不会笑的,直到韩英出现了。

     舒辛看着那对新人摇了摇头,他觉得自己可笑极了。当年的他还觉得是百里让认生怕羞,现在想来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请问您的材料,都准备好了么?”市政厅的工作人员机械地按程序问道。

     “都在这里了。”舒辛拿出了一沓文件。

     墨洛温帝国崇尚自由,结婚容易,但离婚却复杂的难以言喻。这也是离婚率降下来的原因之一。

     柜台里坐着的工作人员,虽然对于一个人来办手续的舒辛颇为好奇,不过还是耐心地一一检查了一遍他带来的文件,并且重复问道:“您真的决定要离婚么?”

     “是的。”简洁明了的两个字,体现了舒辛的决心,他选择了这条路,必然不会反悔,更不会回头。

     “可是,舒先生,您的伴侣,没有一起过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