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4章
        第四章

         舒辛看到庄诺说他也陷入了离婚的阴霾之中,有些担心,立刻回到:“那你哄一哄啊。两个人一起过日子,总有一边要退让一些的。”

         “是这么想的,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哄啊。从前都是他宠着我。唉,我都想直接把他捆回来了。”

         庄诺极少跟舒辛提起他的爱人。自从舒辛离开收容站之后,他们的联系也就渐渐少了,偶尔的来往,都是因为收容站。

         他是一个律师,平时也很忙。从收容站出来了这么多年,还能想着帮衬那些孩子们,只凭这一点,也足以说明庄诺这个人的品格。这也是舒辛愿意跟他做朋友的原因。

         “别啊,哄一个人还不容易?投其所好啊,他喜欢什么?他想要什么?你好好想想。”

         “我想想啊。我媳妇儿人超级棒,就是有点不喜欢闷在家里。可是我平时又忙,没时间陪他。他应该挺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吧。”

         看到这一条,舒辛莫名觉得跟自己很像。在这次之前,他一直都呆在百里老宅,几乎不出门。虽说百里让没有限制他出行,但是每次只要一出门再回来,百里让的脸色总是很不好看。于是,舒辛出门就更少了。这么一来,舒辛更有同感了。他回复到:

         “你该让他好好走一走看一看,每天待在家里会很无聊的。”

         “好,我听你的。”

         “收容站最近怎么样?”舒辛犹豫地问道。他跟百里家的契约,就是因为收容站,这次契约到期,他们离婚,也不知道对收容站有没有影响。

         “都挺好的,你不用担心。资金也没什么问题,运转正常。孩子们现在都好,放心吧。”

         看庄诺这么说,舒辛的心才稍微放下了一些。只要在维持一段时间就好,只要他有了工作,他就有了底气。

         舒辛还没回过去,那边就去又发了一条过来。

         “早点睡,晚安。”

         “晚安。”

         舒辛关上了智脑,等到真正要睡觉的时候,他才发现真的那么不习惯。

         他跟百里让在一起的时候,百里让喜欢靠右,那他自然就靠左。如今他一个人睡小旅馆的单人床,右边竟然还空出一块。

         舒辛有些自欺欺人的,平躺着,想要就这么入睡。可他发现,自己真的睡不着。辗转反侧,脑子里全是百里让。

         好不容易最后睡着了,醒过来已经是中午了。洗漱过后,舒辛就退了房。简单地吃了一点食物,直奔“凤”所在的中央街。

         中央街是国都最为繁华的地段,舒辛之前都没怎么来过。这次尽管满眼都是新鲜,却还是告诉自己要收心,要好好为面试做准备。

         跟着侍应生,舒辛找到了“凤”的办公区。敲了敲门,经理室传来了“请进”的声音。

         舒辛进了门,看到了坐在办公桌后的林经理,还有一个站在窗口的背影。那背影分外熟悉,一时之间,舒辛有些想不起来,只觉得好像在哪见过。

         “舒辛是么?”林经理问道。

         “是的,经理好。”舒辛跟林经理打了招呼点了点头。随后就看向了窗边的那个人。

         那人听他进来,也转过了身。他身材高挑,四肢颀长,看上去有些瘦弱,舒辛想要看脸,却发现那人带着一个银色的面具。

         “这是莫真,今天的面试官。”

         舒辛冲那人笑了一下,却没有得到回应。林经理示意他坐下来,然后提问道:

         “对我们这个岗位的相关信息进行过了解么?”

         舒辛微微点了点头,说到:“我查了一些资料,但还不是很清楚。希望以后能更深入的了解各项任务。”

         “嗯,为什么想要来应聘dj这个岗位呢?”林经理在空白的纸上写了些什么,然后继续问道。

         舒辛来之前是做过准备工作的,这个问题算是面试必备。他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林经理身上,开口说到:

         “几天前,我原本还是一个普通人。因为经历了一些事情,突然有了异能。尽管到现在为止,我还有些不大了解自己的异能,但在我看来,既然得到了,那就是有用的。

         在找工作的时候,第一眼我就看到了‘凤’。说起来,七年前的时候,我曾在这里工作,后来离开时也十分遗憾。

         所以这一次,在看到这个岗位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我想试一试。

         或许我现在还没有经验,什么都不懂,但我愿意去学,我想用自己的异能,做一点事。这就是我来应聘的理由。”

         林经理默默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主考官莫真。

         莫真面具下的半张脸几乎看不出什么,他脸上没什么肉,很瘦,下巴上有些青色的胡茬,只看这些,舒辛觉得这个人应该年纪不大,甚至可以说很年轻。

         “你具体是什么属性的异能?”莫真开口问道。他声音低沉,很有磁性,仿佛有一种说不出的魔力,让人不自觉地想要陷进去。

         被问到异能属性,舒辛也有几分疑惑,毕竟他才刚刚觉醒,在舒辛看来自己像是声音系,但又不是很确定。

         他回想起刚活过来的时候。那时的舒辛躺在熟悉的水床上,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都不敢相信。而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整个人都面临崩溃。

         声音,漫天的声音向他袭来,有人有动物还有别的什么,这一瞬间,舒辛觉得自己的脑子仿佛要炸开一般。

         纷杂的声音争先恐后地要闯进他的身体,舒辛有些手足无措,他该怎么办?他要做些什么?

         迷茫之中,舒辛闭上了眼睛,用手堵住了耳朵,整个人缩进了被子里,蜷作一团。他在心里默念,我不想听,我不想听,我不想听……

         奇迹一般地,那些声音如同潮水褪去一般,缓缓消散了。几秒之后,舒辛的世界总算又安静了下来。

         这个时候的他,才有能力开始思考:我不是死了么?我怎么又活了?

         想了很久,舒辛都没有一个答案。接下来,接下来怎么办?

         “离开。”这是舒辛脑子里仅剩的词语。他要走,他再也不要待在这里。这么想着,舒辛起身下了床。

         他从书桌里拿出了准备已久的各项文件,准备就此离开。可是才出房门,舒辛就被拦住了。

         是松叔,老宅的管家。平时舒辛跟松叔处得还算融洽,这下被松叔拦住,舒辛也没想要硬闯。

         “松叔,我想离开。”舒辛的声音有点软,他在示弱。

         松叔看了一眼虚弱的舒辛,开口说到:“舒少爷,我知道你过得不好,可是,小少爷交待了,您不能走。”语气是那么的坚定又冰冷,没有一点人情味。

         舒辛现在回想起来,还笑了笑,不能走?为什么不能走?百里让凭什么不让他走?简直是笑话。

         “松叔,你让我走吧。”舒辛看着管家的眼睛,那么诚恳,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是多么用力。

         “舒少爷……”这一次,松叔明显动摇了,他的表情看上去竟有几分犹豫。

         “松叔,我从西门走。你什么都不知道。”舒辛试着用那不一样的声音说话,随后看了松叔一眼,转身离开了。

         百里老宅明面上是没有巡防的,可舒辛知道,暗卫可是一个不少。要如何避过呢?

         正如他所说,西门是最近的出路。他想离开,快是唯一的办法。这么想着,舒辛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出现在了三百米开外的地方。

         这下,舒辛几乎确定了,自己真的觉醒了异能。可是,这是什么异能?

         不过在这样紧张的时刻,舒辛没有时间想这些,他像刚刚一样,以那样的速度前进着,瞬间就到了西门。

         用指纹开门的时候,警报声想了起来。听着这声音,舒辛在心里期盼着:停下来,不要吵,保持安静。

         仿佛奇迹一般,四周的环境忽然变得寂静极了,连风声都不见了。

         舒辛就这么离开了。如果刚醒的时候是意外,松叔的退让是巧合,声速是不可思议,那刚刚是什么?

         答案只剩一个了——异能。舒辛由一个普通人,忽然崛起了异能,变成了一个异能者。

         “舒先生?舒先生?”

         耳边想起了林经理的声音,舒辛这才清醒过来,他对自己的异能还不能那么自如,有的时候一放空自己,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普通的声音自觉地销声匿迹。

         这林经理的声音能传进来,想必不是什么简单的人。

         舒辛茫然地看着眼前这两个人,渐渐找回了思绪,缓缓开口:“抱歉,我失态了。”

         “既然你不确定的话,那不如做一个异能分析?”莫真又开口了。

         不知道为什么,舒辛就是觉得这个声音,那么特别。

         “异能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