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7章
        第七章

         出现的这个讨厌的人呢,就是百里让捡回来的小三了。小三叫韩英,好像是个异能者,还是个治愈系异能,原本舒辛以为百里让捡韩英回来是为了治疗他自己的身体,毕竟百里让常年体弱,在舒辛最初见他的时候,百里让甚至还坐在轮椅上。

         然而,日子过着过着,舒辛就觉得不对味了。自己的配偶,为什么会看着别人笑呢,还笑的那么开心。那个韩英是个笑话,还是个谐星?看着真的好讨厌。不过舒辛之前的性子早已不见,七年的时间,他已经变成了一个软糯好捏的饭团子。当时的他心里虽然不高兴,但什么也没表露出来。

         原本就在考虑跟百里让说契约到期去离婚的事,这让舒辛巴不得时间过的快一些,转眼就能去离婚是最好的。之前他对韩英的存在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只当他不存在。现在舒辛回想起来,仍然觉得百里让性格奇怪。明明有了小可爱韩英,但他们每晚的读书活动也没有停,他依旧会板着一张死人脸,躺在自己身边,木然地听自己读书,然后两个人井水不犯河水的睡觉。

         那么喜欢韩英的话,去让他念啊!去跟他睡啊!因为这个,舒辛还恶心了几个月,毕竟躺在一个不爱自己还有了小三的人身边的感觉,简直让人不想描述。不过好在自己跟百里让原本也没有多亲近,这让舒辛的恶心度减轻了一些。

         虽然经历了死亡,但现在舒辛觉得日子会好起来了,毕竟他离开了百里老宅,不是吗?

         话说回来,这个韩英,讨人嫌的程度一直在攀升啊,自己都从百里家走了,他怎么还跟个牛皮糖似的,粘着人不放,是想找麻烦吗?舒辛仔细想了想,声音系异能,能怎么弄他?像刚刚一样噪音折磨一下吗?啧,好像有点简单啊。想到这里,舒辛笑了笑,重生一次,自己真的变得恶毒起来了呢,不过这个变化,他喜欢。

         “你怎么就没死呢?都挨了两发异能枪,你都没死,你是什么怪物啊?”现在的韩英早已不是百里让面前的小可人儿,他目光狠毒,表情狰狞,整个人看上去十分不正常。

         “我是什么怪物我不知道,但是,韩英啊,你是什么怪物啊?那种专门抢人老公的小三怪吗?”说完舒辛自己都笑了起来,讲真,活了27年,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会这样说话。或许真的是因为死过一次了吧。在莫真面前他放不开,但在这个讨厌的小三怪自己找上门了,舒辛就不打算说什么好话了。

         “你找死!”韩英显然是被气到了,他手一挥,空气里出现了一株奇怪的植物。舒辛一下看冷了眼,这小三挂韩英竟然是植物系的治愈异能,看来他不仅能治疗,更能操控植物。

         这奇怪的植物,长着许多错综得藤蔓,看上去猖狂的不行,跟它那个挂着得意得笑容的主人一模一样。舒辛分神的这一秒,完全失去了主动权。他被藤蔓狠狠得攥住了。这藤蔓越勒越紧,舒辛就快要喘不上气。

         “舒辛啊,你也有这天。你知道我盼着这天盼了多久么?你肯定不知道。”韩英靠近了舒辛,伸出了手,挑起了舒辛的下巴。“看看你这张脸,你凭什么呆在百里少爷的身边?你早上都不起来照镜子吗?就你这个模样,还赖在百里家七年不走,你脸皮怎么这么厚啊?”韩英用两个手指捏住了舒辛的脸,揉捏了一番,继续说到:

         “也不知道你是怎么会没死,不过你啊,记清楚了。以后百里少爷身边的那个位置,是属于我韩英的!你看看你自己,要长相没长相,要异能没异能,你怎么好意思啊?如果我是你啊,早就找一个地缝,自己钻进去了。”

         大概是因为韩英分心说话,舒辛感受到藤蔓松了一些,他越看韩英越恶心,于是便把头偏开了。熟料讨人嫌的韩英竟然用手把他硬扳了回来。

         “怎么,不想听吗?那没办法,谁让你落在了我手里呢,唉,想想你也可怜,跟着百里少爷七年,你看他对你笑过吗?他根本就不在意你!那天你也看到了,百里少爷,护着的人,可是我!是我韩英!你舒辛,究竟算什么东西!我伸一根手指头,就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求我啊,求我,我就放了你!”

         舒辛什么时候受过这个气,尽管他在收容站长大,但站里的人都很好相处。即便是到了百里老宅,除了百里让比较冷漠,宅子里其他的人,都还算不错。这个韩英,是舒辛活了这么多年,唯一一个讨厌的人。求他?怎么可能?舒辛忍不住朝韩英啐了一口,说道:

         “呸!臭不要脸的小三怪!让我求你,下辈子吧!”

         韩英擦了擦脸,样子看上去更生气了,他瞪圆了眼睛,挥了挥手,那藤蔓变得更紧了。

         此刻的舒辛有些慌了神,他心里不住在想,该怎么办!怎么弄这个植物才好!就在舒辛六神无主的时候,他的余光扫到了一处偏僻的小巷。或许韩英看不见,但从舒辛的角度,那当真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算什么?两个人看自己出了老宅,心里不爽一起来对付他吗?怎么有这么无耻的人啊!舒辛心里气愤极了,他看向了那烦人的藤蔓,心里想着如果有刀就好了。

         而这时,空气里竟然真的出现一柄无形的刀一般,凌厉地斩向了束缚着舒辛的藤蔓。这下舒辛恢复了自由,只是心里大吃了一惊,自己这是想什么有什么?那无形的刀,是声波刀?这声音系,有点厉害啊。

         原本张牙舞爪的奇怪植物,被舒辛一个声波刀斩断了,一下子把所有藤蔓都缩了回去,似乎在害怕。韩英看到这景象,气的呀,他的双眼似乎变成了两座火焰山,燃烧着熊熊烈火,原本白皙的小脸也涨的通红,就呼吸来说,舒辛听的很清楚,韩英喘气都快了一些。

         只见他召回了之前的那株植物,放出了五株更为奇怪的东西,舒辛根本就没见过这么恶心的植物,淌着让人想吐的绿水不说,有着让人作呕的气味也不提,这植物竟然还有血盆大口了!这是哪门子植物了!韩英总不会是用这些东西去治疗吧?实在是太恶心了。

         一想到百里让可能跟这样的人亲热过,舒辛就猛的摇了摇头,他拍了拍胸口,还好自己逃出来了。

         现在的形势,看上去好像不那么乐观。五株恶心的植物,包围了舒辛,别说攻击了,舒辛看着都恶心死了。不过,此时他想起了给百里让念过的古中国的兵书。所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这植物啊,舒辛就算一直用声波刀肯定也砍不完,倒不如先对付那个让人讨厌的韩英好了。

         舒辛的眼神放远了一些,要怎么做好?先让他不能专注地操作植物,再狠狠攻击他的弱点?舒辛琢磨了一下,应该可行。

         “喂,韩英啊,你有没有什么弱点啊?”舒辛作势这么问着。不图别的,能让韩英分一下心也好啊。

         那边的韩英也确实如他所愿停了一下,不过也是,两边要开打呢,哪有这样直接问人弱点的!韩英面带讥讽得笑了一下,然而他还没笑完,就发现形势不对了。

         就那么一瞬间,似乎周围所有的声音都钻进了他的耳朵,这下韩英慌了,他把植物都召了回来,并且放出了更多的植物,这些植物形成了一个保护层,牢牢地把韩英护在其中。

         舒辛挠了挠头,啧,打不过就躲起来啊,真没意思。这么想着,舒辛的状态已经从被动转为了主动,他操控着声波刀,一刀又一刀的割裂着韩英的保护层,这么居高临下的缓慢折磨着韩英的感觉,可真奇妙啊!

         终于,韩英的异能似乎到了尽头,他的保护层再也没有修复了,舒辛看准机会,从一个窄窄的缝隙里,送进了声波刀。这一下,韩英应声落地。舒辛往前走了几步,用脚踢了踢韩英,说道:“喂,你不行啊,你来找我茬儿,怎么能比我先倒下?这么没用你怎么抢男人啊?不是伸一跟手指头就让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么?来啊,站起来让我求你啊!没用的小三怪!”

         韩英咳了一口血,只见他腹部裂开了一个大口子,原本他是治愈系的话,可以自己修复,然而经过刚刚一番较量,韩英的异能都用在了植物上,现在想要修复伤口,那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愤恨地看着舒辛,咬牙切齿。愤怒过后,他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似乎在害怕。

         怕什么?怕舒辛杀了他?那当然不会。舒辛摇了摇头,说道:“别怕,我不杀人。杀你这种人,我怕弄脏我的手。”

         舒辛蹲了下来,他仔细打量着韩英的脸,有那么好看?让大冰块百里让都刮目相待?还是说百里让就是喜欢这么恶心的东西?舒辛又笑了,还有百里让喜欢的不是他。

         抱着好奇的心态,舒辛鬼使神差地想用手去摸一下韩英的脸,然而,身后一个声音制止了他。

         “住手。咳咳……”听声音可没有语气这么强硬,听起来很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