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9章
        第九章

         被紧紧拥着的舒辛,久久不能回神。

         “别动,让我抱一会。”莫真的声音如同有魔力一般,让舒辛放弃了挣扎,就这样在黑暗里被莫真紧紧地拥抱着,似乎舒辛就是他能量的源泉。

         莫真微微低下了头,把脸埋在了舒辛的肩上,贪婪地感受着舒辛的气息。

         原本舒辛应该会觉得不舒服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感受着莫真偏低的体温,舒辛有些心疼。

         黑夜之中,舒辛察觉到莫真并没有带那副面具,于是他伸出了那只自由的手,往身后摸索着,想要去找到玄关处的开关。

         可他还没有得逞,那只手就被莫真抓住了。跟下午一样的触感,舒辛正感慨着的时候,耳边突然一暖,这一瞬间,在神游的舒辛惊呆了!

         莫真竟然!竟然对着他耳朵吹气!这绝逼算得上职场x骚扰了吧!

         这下子舒辛不能淡定了,他想要立刻挣开,但是莫真的那一口气好像有魔力一般,让他整个人都软了下来,一点力气都没有。

         直到莫真松开他,舒辛才找回了自己。他打开灯,看到的仍旧是,莫真那银质的面具。

         明明刚刚没开灯的时候,莫真靠在他肩上的时候,根本没有面具!所以面具是什么时候带上的!

         “抱歉,是我失态了。”灯光下,带着面具的莫真又显得冷淡无比。说完这句话就他转身离开了。莫真上楼的脚步很轻,舒辛几乎感觉不到。

         呆愣看着莫真离开的背影,舒辛陷入了短短的思考之中。黑暗里的莫真,明明给他一种那么悲伤的感觉,刚刚,他是被莫真,当作了别人吗?

         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竟然会让莫真伤心,毕竟莫真他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那种会如此低落的人啊。

         舒辛摇了摇头,或许是自己判断错误,他跟莫真不过是今天才认识啊。

         说起来他们今天才认识,作为上司的莫真就这样突兀地抱了他,这样亲密的抱了!舒辛应该生气的,可他发现自己竟然气不起来。

         跟百里让七年的婚姻,他们都没有像刚刚那么接近。舒辛闭上眼,想象了一下抱住他的人是百里让,瞬间他就睁开了眼睛,不可能,他才不要跟百里让抱在一起!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对第一次见面的莫真,感觉如此不一样?

         舒辛摇摇头,不打算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把买来的东西一一放好,开始准备吃食。

         下午的时候舒辛就发现了,一楼的厨房,几乎是崭新的状态,大概莫真从来都没有用过。考虑到要在这里长久的住下去,舒辛在他的购物清单里列了一系列的厨房用具。

         其实现在很多人都已经不怎么吃经过烹饪的食物了,简单方便快捷的营养液更被大家所偏爱。

         但是舒辛不一样,他从小在收容站长大,即便有营养液,那也是最低级的。与其选择那种寡淡无味的低级营养液,舒辛宁愿自己买些食材回来自己做着吃。

         而且,舒辛在收容站的时候,那么一点营养液根本不能满足绝大多数人的需求,反而他自己做的食物比起营养液更能果腹。

         后来去了百里老宅,宅子里面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有人负责,吃的东西也是经过厨师精心烹调,舒辛什么都不用操心。他每天要做的,几乎只剩下晚上给百里让念书。所以百里家的那七年让舒辛整个人彻底松了下来。

         这是他新生活安定下来的第一天,舒辛自然也买了一些食物回来,他原本想着只有自己一个人简单做一些吃的也就行了。但莫真突然回来了,这要是只做自己一个人的食物,舒辛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因为七年没有碰过厨房里的东西,舒辛也不知道自己的手艺是不是还在。他小心翼翼地处理着食材,希望能保持它们的鲜味。等做好一切,已经过了快一个小时。

         摆好餐具,食物上桌,舒辛这才上到二楼,去往莫真东边的房间。

         下午他自己瞎转的时候,看到过这间房,莫真没有上锁,舒辛鬼使神差地打开了房门。房间的状态跟他想的一样,冷冷清清,没有一丝生气,就跟这房子给人的感觉一样。

         现在,舒辛重新站在房间外,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准备敲门。手刚扬起来,面前的门竟然从里面打开了。

         “什么事?”

         看着那冰冷得面具,舒辛竟然有些紧张。

         “那个,我做了一点吃的,你要不要一起下来吃一点?”

         莫真没有说话,尽管他带着面具,可舒辛明显察觉到了他表情的变化。那是一种十分纠结的样子。所以,莫真他不愿意么?

         舒辛有点失落,但他不想表现出来,于是他耸了耸肩,说到:“算了,我自己吃就好了。”

         “等等,我跟你一起去。”莫真又拉住了舒辛的手,但只是一瞬间,他又放下了,像是担心舒辛不高兴一般。

         “我很久没做饭了,你不要嫌弃。”

         “不会。”

         又是这样简单的两个字。但是清楚了莫真的性子,舒辛也没有在意。

         两人坐下的时候,莫真的表情明显放松了下来。说实话,舒辛做的东西,看上去真的还不错。

         莫真在舒辛期待的目光下动了筷子,把食物送了嘴巴,然后表情,变得一言难尽起来……

         舒辛紧张地问道:“很难吃么?”

         “不会。”莫真用餐巾擦了擦嘴巴,像是想要加强肯定语气一般,继续说到:“很好吃。”

         “行了,别勉强了。”舒辛笑了笑,继续说到:“莫真,你很像我一个朋友。”

         莫真的身形,明显愣住了。

         舒辛继续说到:“他叫庄诺,我收容站的朋友。跟你一样,明明觉得不好吃,也会乖乖吃下去,然后说好吃。”舒辛自己吃了一口,说到:“我自己吃着明明还可以啊。”

         莫真没有说话,两人就这么安静地吃完了东西,各自回了房间。

         洗漱过后,舒辛躺在了床上。他选择了西边的那间房。跟莫真中间隔了一间。

         就这么躺着,舒辛听到了那边莫真的呼吸声,听到了电磁波的通讯声。莫真这么晚了还在跟人联络?

         这么想着舒辛自己的智脑突然“叮”了一下。莫真在跟自己发通讯?明明他们就在一间房子里啊。打开一看,原来不是莫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