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2章
        第二章

         伴侣?舒辛笑了笑,他的伴侣啊,可能在陪那个会笑会闹的韩英吧?他冲办事员摇了摇头,说道:“有新欢了,这不,我来办离婚了。”

         “可是,根据帝国婚育法,您如果要离婚的话,没有特殊原因,一定要夫夫双方到场的。您这种情况,恐怕暂时办不了。”

         舒辛神色不变,他早有准备,拿出了那一沓材料中的一张,开口说道:“这边不是有规定吗,如果双方中有一方要求离婚,即使另一方拒不到场,但只要双方处于分居状态达半年以上,就可以在半年后办理强制离婚,另需提供书面申请一份。你看,我连申请都准备好了。现在可以开始帮我办理了吗?”

         办事员终于点点头,接过了舒辛手上的材料。原本他们在民政部门工作,每天处理的事物,除了结婚就是离婚,见过数不清的人们,沉浸在幸福或者不幸当中。

         他刚刚还在猜测这位先生是不是因为冲动才一个人来离婚,可一看到准备的这么全面的材料,还有对婚育法这么透彻的研究,这肯定不是冲动啊。估计是真的被伴侣伤到了吧!脸色这么苍白,身体看上去也虚弱的不行,风吹就能倒似的,莫名惹人心疼。

         迅速办理了手续,走出市政厅的舒辛一身轻松。终于,终于就要解脱了,再有半年,只要撑过了半年,他舒辛就彻底自由了!

         离开了百里老宅的舒辛,第一次迷茫了,他该去哪里?

         原本舒辛想回自己最初来的地方,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还是算了吧。

         他是一个孤儿,无父无母,从小在收容站长大。收容站里有他的一群朋友。除了日子过得苦一些,总体还撑得过去。

         刚刚成年的时候,舒辛从学校里毕业,那个时候收容站已经快要运转不下去了,像他这样的大孩子必须找工作,然后用他们微薄的工资去支持收容站的运行。

         于是,舒辛毕业后就飞快找了第一份工作。因为没有异能,只能找一些招普通人的地方。好在舒辛声音好听,唱歌更是一绝。所以他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夜店里唱歌。只是,连第一天的班,他都没能好好上完,就被辞退了。

         那时候的舒辛,稚嫩的不行。单纯的以为只是去夜店唱歌。但没想到,只是第一天,他就遇到了麻烦。

         他原本就是唱暖场部分,这个时候夜店人不多,气氛也还没有high起来,所以几乎是不会遇到麻烦的。

         只是舒辛有些倒霉,第一天去就遇到了酗酒的客人。原本他在台上唱的好好的,台下突然送来了一杯酒。

         虽然他是新人,但是规矩还是懂的。这是客人送的酒,他得喝。于是舒辛仰头就干了,对于酒徒来说喝杯酒真算不得什么事,但舒辛不一样。从他出生到那个时候成年,一滴酒都没沾过。

         这下一整杯下去,刚喝完,舒辛就懵了。好不容易撑到唱完一支歌,他想去找经理请假。却被人拦住了。努力睁开迷蒙的双眼,舒辛发现,拦他的是刚刚那位客人。

         满身的酒气,通红的脸,眼神也不那么清醒。舒辛就是被这样的人拦住了。

         “小美人儿,跟哥哥再喝一杯啊?哥哥带你出去玩~”

         那人说着话,就动起了手,他拉拽着舒辛,想要离开这个地方。舒辛一下子就慌了。

         不行!绝对不行!此刻舒辛的脑子里警铃大作,意识告诉他,跟这个人走绝对没好事!只是他的身体不怎么受控制,脑子晕乎乎的,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情急之下,他推了那人一把,因为不知轻重,舒辛把那人狠狠一推,转身就想走。谁料还没迈开步子,就被人拽住了衣袖。

         他回头一看,是一个肌肉壮汉,明显是个异能者。舒辛彻底慌了,他该怎么办?

         “伤了人就想跑么?”那人语气阴沉,让舒辛慎得慌,他揉了揉眼睛,才发现,原来刚刚那一推,让那个酒鬼撞上了吧台。头直接磕破了,献血直流……

         舒辛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他真的没想伤害那个人,推人也只是下意识的动作。因为恐慌,舒辛的酒彻底醒了,他知道自己好像闯祸了。

         在经理的陪同下,他不停地道着歉,眼看着在治愈系异能者的操作下,那人的伤口迅速愈合,直到什么都看不见为止,舒辛还在道歉,腰不知道弯了多少次,对不起也说了无数遍。只是那位客人,依旧无动于衷,坚持要让经理辞退舒辛,否则让整个夜店都经营不下去。

         于是,舒辛被辞退了。

         好在经理人好,给了他第一天的工资,两百信用点,对于舒辛这样的普通人来说,已经很多了。

         浑浑噩噩地走在会收容站的路上,竟然又接到了通讯。是收容站的一位小哥哥,那位小哥哥不经常出现,但很早就认识舒辛。他语气很急,说政府因为收容站经营不善,想要把他们拆了,原有的地方将用来盖商务大楼。

         “有办法不拆么?”舒辛着急的问道。

         “他们说了,市政府已经没钱拨给收容站了,不拆的话,只有自己想办法运营。可是舒辛啊,我们哪有钱啊?”

         是啊,他们哪有钱。收容站本来收留的就是一些普通小孩和老人,他们无依无靠,聚在收容站,拿着政府一点微薄的补贴。好在后来人长大了,也有工作能力了,只是不是所有人都像舒辛这样,有一部分离开了,再也没有回来。

         可是收容站的人数却没有减少,政府的补贴再也不能维持那么多人的吃喝,像舒辛这样留下来没走的大孩子,自愿把工资拿出来。只是现在连补贴都没有了,他们那点工资更是不够。他们该怎么办?

         似乎是感应到了舒辛的沉默,小哥哥瞬间改口说到:“舒辛,咱们目前还有一点钱,再加上你跟我还有工作,应该还能撑下去。先不要担心。好好工作。”

         小哥哥比舒辛大上一些,他叫庄诺,性格稳重,如果不是事情紧急,他一定不会这么莽撞地给舒辛发通讯。

         “嗯,我们一起想办法。”说完舒辛就挂断了通讯。好好工作,他哪里还有工作啊。

         舒辛心里清楚,他们哪有什么钱,那些钱还不够收容站两天的耗损。自己的刚找的工作又已经丢了。他抱着头蹲了下来,究竟该怎么办?

         忽然,舒辛想到了那个人。或许,那个人就帮到自己吧?但舒辛有些犹豫,真的要去找他么?

         舒辛的心里,一边是自己,一边是收容站,中间隔着一个那个人。一想到收容站,舒辛就觉得自己的犹豫简直罪大恶极。咬了咬牙,拨出了通讯。

         而现在,舒辛仍然站在站牌下。回想起七年前的自己,为了收容站,签订了契约,后悔么?

         舒辛说不上来,如果不是百里家,那么收容站说不定早就没了。可是自己七年的时光,就无聊地葬送在了百里老宅。值不值呢?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舒辛在站牌下坐了下来。他打开了腕上的智脑。他要离婚了,收容站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维持下去。不管了为什么,他得找工作啊。

         随手在星际同城网上翻了翻,招聘广告还挺多的。不过这一次,舒辛可以勾选的内容多了一些。从前那些他看都不用看的岗位,这回也能稍微浏览了。

         是的,舒辛有异能了。重活一次,自己竟然有了异能,这是多么不可思议!尽管他现在还不清楚自己的异能究竟能干什么,但慢慢摸索总是可行的吧?

         舒辛勾选了“异能者”选项,开始在招聘页面上筛选。直到看到了一条信息,舒辛停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