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1.第 41 章
        第四十一章

         眼前的百里让给舒辛的感觉完全不同,怎么说呢,从前他一直是虚弱到不行的样子,而现在,舒辛竟然看出了几分霸道和强悍。难道说这个人只是在自己面前才是那副弱鸡的样子?

         恍惚之间,他已经被百里让带进了舞池,一想到这个人是骗了自己这么多年的人,舒辛就浑身难受。可是现在是莫真带他出来做任务,先不管莫真那边进度怎么样,自己这里绝对不能弄出太大的动静,一再打草惊蛇的话,那大概所有的线索都断了。

         可是,要装出自然的样子却并不那么容易。前不久他还在怀疑莫真的身份,甚至还在猜测莫真跟百里让的关系,现在看来,自己完全猜错了方向。百里让跟莫真明明同时出现了好几次:

         回想起来,第一次应该是商场,自己带布卡去吃甜品,偶遇百里让和韩英,之后韩英使坏,布卡昏睡,百里让也被袭击,是莫真来救得场。之后莫真把他们带回家,然后就说有任务离开了。

         接着第二次,自己发现布卡不见了,打算去找布卡的时候,百里让跟在自己身边,莫真带着他们一起去了那个地下基地。

         然后就是现在,揽着自己的人是百里让没错,而莫真就在不远的地方,接触着任务对象。

         怎么想,这两个人都不会是同一个人。除非,莫真有替身?

         这思路一换,舒辛吓出了一身冷汗。怎么说呢,百里让确实没有跟庄诺同时出现过,那是因为他们用的本来就是一个躯体,而莫真不同,自己从来没看过他的脸,面具下究竟是怎么样的容貌,根本无法得知。这样的话,只要身材相近,下半张脸长的差不多,在把声音处理一下,莫真就不是不可替代的。

         这样大胆的假设,让舒辛完全忽略了百里让。他现在在努力回想,前几次,莫真跟百里让同时出现的时候,确实有那么一丝不对劲,可是当时自己只以为是错觉,所以没有在意。现在看来,那就是细微的线索?

         舒辛不由自主地战栗了一下,一阵寒意从心底窜了上来,让人背脊发凉。

         感受到了舒辛的不对劲,百里让用手收紧了几分,问道:“这位先生,你还好吧?”

         这才回过神的舒辛发现自己已经顾不上莫真那边的进展了,他用探究的目光看着百里让。这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舞会?为什么以来就找上了自己?他根本不是那种随便去搭讪别人的人啊!

         还有这熟悉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莫真下午才跟自己说做任务练习舞步,然后他跳了女步,而现在,百里让揽着自己跳的男步。尽管两种舞步有着不小的区别,可是那种熟悉的感觉是骗不了人的。

         百里让真的就是莫真?

         这就是莫真没有让百里让离开,反而让自己照顾他的原因?也是莫真没有把百里让丢在基地外面而是带他一起进去的原因?还是他出现在这个舞会并且一来就找到了自己的原因?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百里让除了庄诺还要弄出一个莫真的身份?而且莫真这个身份,不像是突然出现的,在自己去“凤”面试之前,莫真就是店里的王牌,不是吗?所以,这个身份不像是庄诺那样,“舒辛”不是“莫真”出现的原因。那么百里让为什么要弄出这些事情?

         如果百里让就是莫真,那么面具下的脸,就是自己眼前这个人?

         那真是太可怕了。自己对于百里让究竟有什么意义?他要这样把自己锁在他身边?喜欢?那他的喜欢也太可怕了。

         舒辛一直忘不了,庄诺的短讯里,明确地说了他不喜欢自己的伴侣,既然百里让说庄诺除了身份之外都没有说谎,那么庄诺根本不喜欢自己,更别说一直对自己冷冷淡淡的百里让。

         现在是让自己乱了心跳的莫真,他们才没有认识多久,已经说出了什么长久的生活一起,这样的话,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说出来,未免也太轻佻了吧?如果莫真是真的喜欢自己,会这样随便说出口吗?

         即便说控制不了自己的喜欢,忍不住表达出来,呵呵,那是莫真,又不是哪个毛头小子,怎么想都不可能,那么对自己的表白只能是一个原因,那个庄诺之所以存在的原因——他,不论是百里让也好,庄诺、莫真也罢,离不开自己。

         至于,自己身上究竟有着什么让他离不开的秘密,舒辛完全没有概念。

         他有太多的事情想不通,明明是那么熟悉的一张脸,为什么要这么复杂的弄出这么多事情?

         如果百里让就是莫真,那么他根本就不是普通人?他也是有异能的?“凤”的那个莫真所完成的任务,都是百里让完成的?他隐瞒自己有异能的原因又是什么?

         既然有异能,那为什么还要装出一副弱鸡的样子?

         这个男人,真是浑身都是迷。

         舒辛忽然有了要避开的念头,不论百里让有着什么样的原因,舒辛都觉得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他想要的原本就是简单的生活,现在百里让和莫真身上的谜团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在舒辛的心里,再也没有了留下来的理由。这什么垃圾任务,搞不好也是他计划的一环?

         一想到自己的人生被这样的人随意操控,舒辛就有些喘不上气,他得离开,再怎么也得离开。

         “先生,你还好吧?”沉默不语的舒辛莫名让百里让有些不安,他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担心地问道。

         眼前的这个人,实在是深不可测,舒辛迫不及待地想要逃离。就在他推开了百里让准备离开的时候,变故发生了。

         不远处的莫真,被那个青年狠狠地删了一巴掌,推倒在地,看上去狼狈不堪。这是怎么了?

         “请你放尊重一点!”青年说完最后一句话,就不再理会周遭大量的目光,径自拂袖而去。

         礼堂原本热烈的气氛一下子诡异了起来,议论纷纷的声音让音乐显得有些恼人。

         “那边怎么了?”

         “不清楚啊,应该是那个男的太心急了吧,看把人都吓跑了。”

         “应该不至于吧,我看他不像那样的人啊。”

         “长相哪能说明问题,现在可不就是世风日下,人心险恶嘛。咱们还是多小心的好。”

         “你说的有道理。”

         突发的插曲在莫真站起来离开之后就落下了帷幕。因为人群重新热闹起来,舒辛只看了莫真离开的背影。按道理,任务出问题了他就应该来找自己不是吗?现在是什么情况,怎么自己走了?

         就在舒辛看着莫真离开的时候,身边忽然就挤了起来。原本在一旁待着的百里让也消失不见了。这下舒辛就更莫名其妙了,他们这是搞什么鬼?而且看之前那个青年的样子,莫真这是冒进了?不可能啊,他不是那么容易冲动的人啊。

         百思不得其解的舒辛朝周围看了看,既没有莫真,又没有了百里让,他现在该怎么办,自己一个人离开吗?

         然而,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了舒辛的视线。是那个矮胖子——格林顿·布鲁克。眼下他正巴结地跟着一个高挑清瘦的年轻人。啧,有问题。那个年轻人,舒辛看着觉得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

         对了,就是那个人!那个被韩英叫做师兄的那个人!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是那么狂妄自大的样子。既然他在这里,那韩英呢?韩英会不会也在这个地方?

         这么想着,舒辛又四处看了看,没有,没有韩英的影子。说起来,当时在那个地下基地的时候,韩英正要用刀害自己,就出现了红光,现在看来,那个红光应该跟布卡有关系。听莫真说,红光消失之后,韩英那几个人也就都不见了。

         这么看来,是这个师兄带走了韩英?如果这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交谊舞会,那么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原本莫真说的任务,舒辛只当是为了接近那个格林顿,没想到这个人也在这里。是巧合,还是这个舞会根本没那么简单?

         韩英没来的原因,舒辛也无从得知。他刚刚还在想着要从百里让身边脱身,现在身边却真的空无一人了。要怎么办,是直接离开去找布卡,还是想办法接近那个师兄,套出一些任务线索?

         尽管最近发生的事情太过离奇,舒辛脑子还不是太清楚,可他总也忘不了德斯街的那些干尸,忘不了地下基地那些奇怪的植物,还有那些没有头绪的梦境。所有的东西都困扰着他。

         是一走了之,去找布卡,然后为自己的部族寻找希望,还是……

         舒辛的心里在挣扎,他确实不想卷入这些是是非非,不论是这复杂的任务,还是让人捉摸不透的百里让和莫真,他都远远离开。

         可在他的心底,又有那么一丝不甘心。在百里家无所事事的七年,并没有把他骨子里的倔强消磨干净。他也是有血有肉的血性男儿,也想做成一些事情证明自己。而就现在看来,他们的任务大概真的关系着更多的生命。

         自己的离开,真的不会遗憾吗?以后的日子里,真的不会后悔?真的能把那些场景置之度外?

         舒辛还想再想想,而此刻的他,却再也没有了犹豫的机会。那个人已经朝他这里走了过来,脸上的笑容让人有些心惊胆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