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0章 。
        第十章

         发来通讯的是庄诺。舒辛这才想起来,出门前问庄诺的那句话,庄诺还没有回复。他点开了那条通讯,上面写着:

         “抱歉,下午事务所有点忙,没顾得上回复。至于你问我有没有哄好,我好像没什么天赋。今天见了媳妇儿,然而他嫌我烦,唉t_t”

         这是认识庄诺这么久以来,舒辛第一次看他发颜文字。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婚变受的打击太大。

         “我不是跟你说了要用心哄吗?你想想他喜欢什么,你得按他想要的来啊。如果人家喜欢的是苹果,你就是送一车香蕉,又有什么用!”

         庄诺这次回得又稍微慢了一些,“可是我并不知道他喜欢什么……(t^t)”

         舒辛看到这条回复,有些无语,唰唰唰地回复到:“你自己的爱人你不知道他喜欢什么?你们结婚也快七年了吧!庄诺,你有没有搞错!你这也叫喜欢他?”

         又过了很久,久到舒辛,快要睡着了,他的智脑才又重新叮了一声。

         “我没有喜欢他。”

         卧槽,结婚这么久,竟然才说不喜欢!不喜欢结个屁婚啊!舒辛第一次觉得,原来自己的朋友庄诺也是个渣!看上去还是跟百里让不相上下的渣。突然有点心疼庄诺的配偶了。跟一个工作狂一起生活了七年,想必也不是多么好受吧!

         舒辛这边没有回复,庄诺于是又发了一条。

         “舒辛啊,什么是喜欢啊?”

         合着庄诺那个傻子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喜欢?舒辛默默为那位不知名的朋友点个蜡。跟渣一起生活心累,跟傻子渣生活那简直是累上加累。

         “喜欢这种东西是要靠悟的,就算我跟你讲的再清楚,你可能也不明白啊!”

         尽管嫌弃庄诺渣,但是舒辛还是这样回复了,毕竟他们是认识了这么多年的朋友啊,两个人基本上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直到七年前,才因为舒辛签订了契约而分开。

         “那舒辛,你悟到的喜欢,又是怎么样?”

         庄诺的这个问题让舒辛瞬间头大了,他心里的喜欢?这个问题有点难啊,超纲了都!跟百里让的七年里,舒辛体会过喜欢这个词吗?

         简单地回忆了一下舒辛摇了摇头,没有啊,什么都没有啊!他跟百里让能有什么回忆呀?除了每天晚上机械地给他念书之外,他们几乎没有任何互动好吗!

         他会喜欢上冰块一样的百里让?舒辛在心里呸了一声,这怎么可能!喜欢那个渣渣?自己四不四洒!

         不过庄诺问的是喜欢的感觉,这就让舒辛有点犯难了,除了百里让还有谁他可能喜欢?

         莫真的名字,突然出现在了舒心的脑海里。舒辛赶忙摇了摇头,似乎是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到了。怎么可能!他们今天才刚刚认识啊。

         别说什么一见钟情,莫真的脸舒辛都没看过,谁知道他长得是美是丑?不过其实外表真的不算特别重要。

         舒辛想了想,自己之所以觉得莫真特殊,大概还是因为他给自己的感觉,实在是太过熟悉,熟悉到简直莫名其妙。那真的是一种十分难以描述的感觉。

         可是现在要怎么回复庄诺呢?舒辛想了想,开始用语言把把心里的话表述出来。

         “其实喜欢,并不是多么复杂的东西。庄诺,你不要把它想得太可怕。喜欢,有的时候不仅仅只意味着付出。在我看来,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大概会自然而然的想到他,不论是什么场合,不论是什么事件。

         你会发现,自己竟然控制不了自己的心。但是这种感觉竟然不是那么糟糕。想到你心里的那个人的时候,脸上都会不自觉的挂起微笑,对人的态度也会和善许多,因为他的笑,你的心情一天都会很好。他高兴,所以你高兴就这么简单。同样如果他不开心的话,你也会不自觉的为他担心,从心底里想要帮他排忧解难。直到她重新露出笑容,你才会松一口气。

         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例如你今天看到了一束花,你觉得这束花很好看很香,于是你心里就想把这种感觉告诉他。再例如你吃到了一个十分美味的东西,你会不自觉的想要跟他分享,会把这家店的名字和地点记下来,方便下次带他一起来吃。

         怎么说呢?其实我觉得吧,喜欢,大概就是那种,自然而然的牵挂。就是你会不自觉的想起他。那种感觉大概真的让人难以抗拒,所以说,爱情是个奇妙的东西。”

         等舒辛输完了这一大段话,他才发现,自己居然有这么多的感悟。仿佛下一秒他就能化身为爱情大师一样。可是,为什么在自己的爱情上,舒辛这么失败呢!

         舒辛笑了笑,他才不是失败,他根本就没有爱情啊,跟百里让的契约,那算什么爱情?那就是个笑话,浪费他七年光阴的笑话。

         无意间,舒辛听到了莫真房间的呼吸,忽然紧凑了。他仔细听了听,莫真竟然还在发通讯。一个可怕的念头爬上了舒辛的脑海里。

         难道莫真就是庄诺?

         那这简直太可怕了。

         但是,舒辛转念一想,他从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庄诺了。庄诺明明就是个普通人。可是莫真

         不一样啊,仅仅从今天下午的接触来判断,舒辛明显能感受的出来,莫真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还有林经理下午曾经提过,莫真是夜店的王牌啊!庄诺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爬得上王牌?更何况,庄诺跟莫真,长得一点都不像啊!

         尽管莫真只露出了下半张脸,但舒辛肯定,这绝对不会是庄诺!他认识了庄诺那么多年,要是连庄诺的脸他都不认识,那舒辛简直是要白活了。

         舒辛在心里默默把这个可笑的想法划了一条横线。怎么可能呢!如果庄诺真的是异能者,他竟然瞒了自己这么多年,图什么呀!

         不过舒辛刚刚那条回复发过去已经这么久了,都没有听到庄诺的回音。巧合的是,莫真的房里,竟然也没有了动静。这真的是一个奇妙的巧合?

         舒辛不确定,可以没有证实的方法。在他心里,还是偏向于相信庄诺的。因为庄诺他根本没有理由骗舒辛。一个骗子骗人他总得图些什么,即便庄诺真的是骗子,可他能图什么呢?舒辛原本就,什么都没有啊。

         这么想着,舒辛仿佛就放了心,那是他认识的十几年的朋友啊,不会有假的。

         等了这么久,舒辛终于等到了下一条回复。

         “我心里有点乱,不知道该怎么办。舒辛你教教我,我该怎么办?”

         舒辛活了这么久,最讨厌三个问题:“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办?”这三个问题的难度简直大的哭。刚刚舒辛已经回答了一个“喜欢是什么”,现在庄诺又问道:“我该怎么办?”

         舒辛才真的想说我该怎么办?自己的人生自己掌握好吗?总问别人算是什么事儿啊!不过舒辛心里真的把庄诺当最好的朋友,尽管庄诺有些傻渣傻渣的,但舒辛仍然希望他能过得好。要是能把他从傻渣的路上挽救回来,那就再好不过了。

         “你要问我怎么办,我也说不上来,庄诺啊,问问你自己的心吧,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刚刚我就问了你,你真的喜欢他吗?喜欢一个人,自然而然就会想要,把心里最好的东西分享给他。

         其实这句话是从自己的角度来看,你要真的喜欢他,你就该想,他喜欢什么样的地方?他喜欢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物?

         喜欢这件事呢,只从自己出发的话,那就是自私。重点不在于你喜欢什么,而在于他喜欢什么。你要真的说他喜欢什么你不知道?那我也没有办法。

         如果相处七年,你都不知道他喜欢什么,那你说什么喜欢他呢?你大概真的不喜欢他。

         不喜欢他的话,那不如放手吧,束缚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有什么意思呢?还他自由吧!”

         舒辛打下最后的话时,心里似乎有了同样的感受。他跟百里让不也很相似吗?百里让心里不喜欢他,却不愿意放他走,那么固执的想要留下他,何必呢!他跟庄诺说这些,不过是出于朋友角度,他希望庄诺能过得好,他希望庄诺能幸福。

         这一条通讯,庄诺回复的,特别快。大概是因为字少,庄诺只回了六个字。

         “他只能是我的。”

         看着这六个字,舒辛只能无力的笑了笑,有的人啊,真的讲不通。那自己何苦还要费力跟他讲呢!于是舒辛也简单地回答道:“随你吧。”

         特别骄傲,还比他少三个字呢!

         舒辛窝在被子里,暗搓搓的在想,庄诺会是什么表情。一定很有趣。

         在他印象里的庄诺,跟百里让其实也很相似,相似点不多,仅仅在于他们那一样固执的性格。

         如果庄诺不是那般固执,收容站或许早已支撑不下去。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刻,一直是庄诺,鼓励着舒辛。庄诺对舒辛,对收容站的其他孩子都一直那么好,就像一个大哥哥一样。

         现在回忆起收容站的那些日子,舒辛还是能笑的出来。虽然清苦,让他们过得还算快乐。比起呆在百里老宅的那些日子,舒辛更喜欢收容站的十几年时光。

         这么想起来,庄诺好像小的时候,就有些神秘。他出现在收容站的时间不算很多,但就是能那么恰好,不知道为什么,舒辛总能在需要他的时候找到他。所以舒辛一直把庄诺记得很清楚,仿佛他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

         舒辛正沉浸在过去的回忆当中,这个时候他的房门被敲响了。还能有谁?房子里只有莫真和舒辛他自己而已。

         舒辛下床,打开门,看到外面站着莫真,问道:“怎么了?”

         看上去十分平静,但舒辛的心里,其实好奇的很,莫真想干嘛啊?

         “跟上司一起住的第一天,他趁黑抱紧了我。邀请上司一起吃饭,他明明觉得不好吃,却还是吃完了。半夜三更,上司突然来敲我的门。求问,他是不是喜欢我?是楼主想多了么?”

         此刻舒辛的心里已经盖满了一整座楼。这要放在星际同城的123言情论坛上,绝对是个热帖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