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1章
        第十一章

         并没有熟悉心里想的那些事情莫真只说了一句话,就离开了。

         “你早些睡,明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语气仍然是那么冷淡,似乎与面试的时候没有任何区别。黑暗里抱着舒辛的那个人,仿佛不是他一般。

         看着莫真离去的背影,舒心感慨道:“一个人真的可以有好几副面孔。”

         关上门之后,舒辛躺了下来,他等了很久,终于等到了,庄诺的,最后一条回复。

         “谢谢你,舒辛。早点儿睡,明天下午我下班之后可以陪你一起收容站。晚安!”

         舒辛想着原来庄诺今天真的是没时间,他们的关系并没有因为没有见面而疏远。知道这一点,舒辛就很满足了。不过庄诺说明天去的话,不知道莫真要带他去哪里,或许应该能赶的回来吧?

         脑子里想着这些事情,舒辛闭上了眼睛。从他这里听莫真的呼吸,仿佛一直有些乱,不知道他究竟在干什么。

         一天下来,舒辛累得简直不想动弹。不像昨天在小旅馆里,舒辛在这个即将安定下来的家中,在他自己的房间里,精神十分安定,闭上眼睛没有多久他就睡着了。

         晚上的时候,他又做梦了。梦里有个人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慢慢跑向他,嘴里一直喊着:“舒辛,舒辛,我来了。”

         这个人一开始根本没有具体的样子,在舒辛看来他的脸很模糊。怎么说呢?这个梦境给人的感觉像是在雾里一般,可惜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看到一个影子,向他跑来,而且一直叫喊。

         到后来,影子靠近了一些,舒辛就觉得:这个人好,好像莫真啊。但是没过过一会儿,似乎又变成了庄诺。最后,莫真和庄诺的两张脸竟然重叠起来,变成了……竟然变成了百里让,而他喊的话也跟着变了。

         “不准你离开我,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看着那个影子越来越近,舒辛莫名慌了心神,他不再看之前的方向,转身就开始跑,一直跑,一直跑,发疯一般地想摆脱那个影子。可是那影子一直就跟着他,好像怎么也甩不掉。

         跑着跑着,舒辛累了,当他再也跑不动的时候,一颗石头凭空出现,好巧不巧正好绊住了他。

         于是舒辛摔倒了。眼看着那个影子,就要碰到他的时候,舒辛惊醒了过来。

         他看了一眼飘动的窗帘,原来昨天夜里自己竟然忘了关窗户,这个噩梦大概也是跟受凉有关?

         舒辛试着听了听莫真房里的动静,发现他的房里安静的,像是没有人一样。然而楼下健身房里却传来了粗重的呼吸声,舒辛看了看时间,现在才帝国时间早上四点啊,莫真怎么起的这么早。

         穿着拖鞋,舒辛就下了楼。靠近了健身房,他能清楚的听到莫真的心跳声,“通通通”,那么有力。莫真在做什么运动?做运动的时候,他也戴着面具吗?舒辛试着去拉门把手,健身房的门竟然也上了。莫真果然是一个谨慎的人啊!

         似乎是感应到了门外的舒辛,莫真从里面把门打开了。他比舒辛要高一些,这时微微低头看着舒辛,额头上的汗顺着,脸部的线条,聚成了小小的汗珠,一一滚了下来,流过他漂亮的脖颈,最后在运动背心里消失不见。

         舒辛就呆呆着看着莫真,没有想到莫真的身材竟然这么好,看上去瘦瘦弱弱的,该有的肌肉竟然一点不少。

         “怎么了?”莫真问到。

         “没,没什么。”舒辛有些虚心,他不好意思地没话找话,说道:“你怎么起这么早?”

         “睡不着。”

         “哦,那你继续锻炼吧。”

         舒辛发现,莫真对他的问题经常是短短的回答,简直是能短就短,能说八个字,绝对不说十个字。简直惜字如金,多说一个字,难道要多花一点能量吗?

         怀揣着不解,舒辛纳闷儿的上了楼,他下楼的时候还只穿着睡衣呢!重新上楼洗漱换好衣服后,舒辛才又出现在了楼下。从昨天的晚餐也能看得出来,莫真并不真的喜欢他做的吃食。所以,舒辛有些犹豫了,就早饭他做不做莫真的好呢?

         选择困难的舒辛,用纸团做了两个阄,决定抓到什么算什么。他把两个就同时抛在空中,接住了一个。在打开纸团时,心里竟然还有一些紧张,到底是做,还是不做?

         慢慢打开纸团,舒辛看了看,纸上写了两个字——不做。那好吧,天意如此,莫真今天早上不用吃她做的饭了。

         等舒辛准备好一切,坐在餐桌前吃的正开心的时候,莫真从二楼走了下来。他看着舒辛面前一人份的早餐时,表情有些复杂。

         舒辛就看不懂了。莫真这个表情,到底是怪他没做,还是庆幸他没做?原本舒辛心想:算了,管他什么表情,自己吃自己的就是了。然而下一秒莫真的话给了他一个答案。

         “我饿了。”

         “……”

         所以说,说三个字是什么意思啊喂?什么叫你饿了呀先生?他舒辛又不是卖早点的,也不是负责准备早餐的管家,单纯说这三个字有用吗!

         那边的莫真看到舒辛毫无反应,于是直接坐到了舒辛对面,手长腿长的他,径自把舒辛还没吃到一半的餐盘,拉到了自己面前。就着舒辛刚刚准备好的食物,淡定得吃了起来。

         舒辛表示一脸蒙逼……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莫真这是要做什么呀!天哪!莫真饿疯了吗?!

         在他目瞪口呆的时候,莫真默默处理完了,舒辛剩下的食物。继而开口说道:“没吃饱。”

         “……”

         舒辛心里奔腾过了一万只四脚动物。他这个上司怎么给人的感觉不大一样啊!莫真,是不是拿错了剧本啊喂!他们现在并不是什么恩爱的小夫夫啊喂!难道不只是,纯洁的上下级关系吗?所以莫真到底是要怎么样?

         然而,莫真真的没有要怎么样?他静静地坐在餐椅上,默默的看着舒心,好像舒辛为他准备吃食时,理所当然的一般。

         这下舒辛没辙了,这是上司啊,能怎么办呢!认命的舒辛回到了厨房,从冰箱里翻了翻食材,重新开始做第二轮早餐。

         吃完饭后,莫真竟然主动去厨房洗了碗。这对舒辛来说,简直是匪夷所思。一晚上而已,原来的莫真,被外星人绑架了吗?

         但很快,舒辛又自己打了自己的脸。他们准备好一切之后,莫真带着舒辛上了飞行器。坐在驾驶位上的他,又显得无比认真,这才是舒辛认识的那个莫真啊!

         他们好像飞了很久,久到舒辛都歪着脖子睡着了。等他听到砰的一声,然后醒来的时候,舒辛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怎么就这样睡着了?一定是昨晚那个噩梦害的。

         然而一下飞行器,舒辛整个人都看呆了。这是哪里?莫真为什么要带他来这里?好生奇怪啊!

         不怪舒心大惊小怪,他真的没有想到莫真带他飞了这么久,目的地竟然一个山谷的花田。

         这花钱的范围,特别的大,差不多能用一望无际形容。原本墨洛温帝国此刻正值秋季,不会有哪里像这个地方一样,漫山遍野都是鲜花。

         举目四望,除了花之外,没有发现别的什么东西,于是他好奇地向莫真问道:“我们来这里干嘛?”

         “指引你运用异能。”

         其实舒辛在星际网上查了很久,声音系异能毕竟少,网络上能找到的有用的东西并不多。可是他想不通,莫真把他带到花田里来,是要怎样指引他?

         “你先简单跟我说一下,你能用你的异能干什么?”

         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进入正题,舒辛连忙理了理自己的思路,他目前能用异能干什么?这还得好好梳理一下。

         “好像能稍微控制人的心智。有声音的速度。能让自己或别人的世界,安静或者吵闹起来。这个,好像也算是放大或者缩小音量。昨天遇到我前夫的三十,我还发现了,我好像可以用声波刀。”

         “前夫?你离婚了?”

         舒辛好不容易梳理完了,却发现莫真的重点好像找偏了。

         “就快了。”关于他跟百里让这段失败的婚姻,舒辛不想说太多,于是他立刻问道:“我现在要做什么?”

         “人的五感是构成我们整个感知世界的五种元素。形声闻味触,分别对应着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

         根据异能分析报告,你的各项数据,目前与声系最为相近。尽管阈值不同,但我们还是把你暂时归在声音类。这也就是说,你的听觉系统绝对被强化了,可是你能利用异能做的事情,远远不止这些。

         今天我把你带到这里来,主要是屏蔽了都市里各种纷杂的声音,我们先从自然界的声音开始练习。因为五感相互干扰,我把你带到这里来,主要还是有,这样一个原因。

         这里是一个花田。漫山遍野都是花,首先这是一个视觉干扰,其次是嗅觉干扰,目前我只给你设置这两个干扰。等确定了你有进步,我们再逐步增加难度。

         准备好开始我们的练习了吗?”

         舒辛听了这一大串,忽然发现莫真竟然真的这般专业。之前听林经理说,莫真是王牌,莫真会带自己,说实话,那个时候舒辛心里还想,莫真这样年轻,能有经验吗?

         可是在一刻,舒辛打消了所有的疑虑,他开始觉得莫真做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原因的,他不可能无缘无故带自己来这样一片花田。

         甚至还考虑到了舒辛自己的问题。因为他几乎没有基础,莫真似乎打算帮他进行梳理。

         他想要好好信任莫真,希望莫真,也能真诚待他。

         “随时都可以开始,我没有问题。”面对着即将打开的新世界大门,舒辛有一点点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