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7章
        第十七章

         在这样紧张的时刻,莫真朝舒辛眨了眨眼。舒辛立刻会意,他心里重复地想着:那些人听不见这里的声音,我跟莫真的声音,他们通通听不见!

         这个时候,舒辛觉得自己仿佛就是一个声音筛选器,作用就是过滤和复制声音什么的。自己对于莫真的作用就是这个?

         “大哥,那边没有声音啊,是不是你听错了?”外面传来了小啰啰的声音。

         “不可能,你去看看,万一出了差子,上面饶不了你们!”

         “是是是,这就去看。”

         听到这里,舒辛给了莫真一个怎么办的表情,然而他发现莫真竟然一点都不紧张。这是为什么?

         莫真的手此刻早已放开了舒辛,可他一点要解释的意思都没有。

         舒辛听到那两个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到仿佛只有十几米,这样的距离,他们明明应该被发现的。

         直到那两个人走到他们面前,又走回去,舒辛都没反应过来。他们看不见眼前的人?

         “大哥,里面真的什么都没有,大概是风声吧。”

         “没有就好。”领头的那人松了口气,这才带人往右边去了。

         两分钟后,那几个人原路出来了,与刚刚那一趟不同,舒辛这次距离他们近了一些,在这不透风的巷道里,那些人身上的血腥味尤为浓郁。

         等那几个人出去了,这股血腥味都没能散开。舒辛看了看左边耳室里让人心惊胆寒的那一堆东西,又看了一眼莫真,心里有许多问题,不知道从哪里问起。

         “从你最想知道的问。”莫真似乎看出了舒辛的疑问,开口说到。

         舒辛想了想还是问道:“你究竟是什么异能?”

         “暂时还不能告诉你。”莫真带着舒辛离开了左边的巷道,向右边走去。

         “那,左边那个耳室怎么会有那么多干尸?”

         是的,那个耳室里堆放了许多干尸,看上去跟枯木雕刻出来的一般,没有一丝水汽。

         “我也是今天才接手这个任务,不过,之前有些线索,可能跟这个任务有关系。”

         舒辛看着莫真,希望他不要再卖关子,莫真这才解释到:

         “最近国都有不少异能者突然失踪,找遍了国都周遭所有地方都没有任何线索。那些异能者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原本这个事情,不是我在跟进,不过为了让你对自己的任务更快熟悉起来,我才让你一起来。现在看来,那些消失的异能者,大概都在这里了。”

         “你下午去哪里了?”舒辛问道。

         “我在总部,跟林经理一起关注着那些可疑人物的动向,发现了他们的目标是这里之后,就通知你过来了。怎么了,下午发生了什么事么?”

         舒辛摇摇头,答到:“没有。”同样,他心里也这么想着,没有可能。他认识了庄诺那么多年,庄诺是没有异能的,庄诺不可能是莫真,绝不可能。

         “刚刚他们看不见我们,是你用异能了吧?”

         这个问题,莫真无法逃避,他不想对舒辛说谎,于是点了点头。

         “既然你有这样的异能,那最开始的时候,我们还跑什么?”

         “……”莫真被堵的无话可说,当然要跑,不跑怎么伺机亲你!“先不要说话,我们到了。”

         两个人说着话的时候,已经到了右边的耳室。与除了干尸就一无所有的左边不同,右边的耳室里有几排长方形的牢笼,每个笼子里都关了一个人,这些人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看上去没有什么明显的共同点。

         笼子很多,而且做得很低,最多只有半人高。在每一格的边缘处,有一个滴管一样的东西,舒辛猜测那可能是营养液。

         那些人把异能者这样屈辱得饲养起来,是为了什么?他们的下场也会像那些干尸一样么?

         这些人被关在笼子里,空间十分逼仄,看上去像待宰的羔羊一般,一点尊严都没有。

         “他们看得见我们么?”舒辛用只有莫真才能听到的声音问道。

         “看不见。”莫真扫了一眼整个耳室,忽然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

         舒辛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那个笼子里蹲坐着一个人,神情恍惚,两眼之间没有一点光彩。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木偶一般,没有生气。

         从他的衣着来看,这就是刚刚被带进来的那个人。莫真为什么会这样看着他?他们认识?

         “这个人,也是‘凤’的dj。没想到,他们竟然抓到了我们这里。”莫真收回了目光,向舒辛问道:“你能让他清醒过来么?”

         “我试试看吧。”

         舒辛知道这又是自己派上用场的时候了,他把周遭所有的声音都屏蔽了,专心致志地去听眼前这个人的内心世界。

         他的世界里的声音,特别繁杂,那些声音让人躁动,似乎是有一跟一直紧绷着的弦,在不断被人拉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到达极限。

         舒辛试着想办法去梳理这些声音,帮他屏蔽掉那些让人痛苦的存在,然后试着安抚道:“没关系,什么都没有了,剩下的声音,都是无害的。你能接受他们。”

         舒辛这边刚说完,那个新被抓的人,瞬间就睁大了眼睛,但是眼前什么都没有,他便又揉了揉眼睛,担心刚刚看到的是幻觉。

         “利斯,是我。”莫真挥了挥手,在这个年轻人的面前显露了身形。

         “莫真大人!”这个叫利斯的年轻人似乎有一些激动。“这里有蹊跷!”

         舒辛原本还担心他们会被发现,但他四处看了看,整个耳室里都没有人休息到他们这里的动向,大概是莫真做了什么吧。

         “我知道有蹊跷,利斯你愿意留在这里继续找线索么?”

         听到这里,舒辛不禁瞪大了眼睛,什么?让人留在这里?他们不是来救人的么?

         舒辛原以为他会看到利斯沮丧甚至惊恐的表情,但他没想到的是,利斯的眼睛竟然比刚刚更亮了几分。这个年轻人不怕死啊?

         “那你在这里多加留心,我会再来。”莫真说到。

         “我们难道不是来救人的么?”舒辛问道。

         “别天真了,这里的人要都没了,我们还怎么继续查下去?”

         “可是,这些都是人命啊!那边的干尸你也看到了,如果我们不救他们,那,那边的干尸只会越来越多!要我袖手旁观,我做不到。”

         说着舒辛就要去开那些笼子,离他最近的笼子里,关着一个跟布卡上下年纪的小孩。这么点大的孩子,原本正应该是红润可爱的样子,然而这个孩子形容枯槁,脸色蜡黄,看上去不健康极了。

         “没用的,你以为你能救他们么?”

         “不试试怎么知道救不了?”

         “舒辛,你别天真了。”

         “不是我天真,莫真,这些都是人命啊!”

         “你非救不可?”莫真确认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