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9章
        第十九章

         尽管隔着面具,舒辛仍然察觉到莫真的脸色有些苍白,看上去甚至有几分虚弱。他原本不应该为莫真担心的,但不知为什么,心里就是莫名觉得有些心疼。

         舒辛问道:“你怎么了?”问完舒辛就恨不得打嘴了!关心他干什么!哼!

         “没什么。不用担心。”

         谁担心你了!臭不要脸!

         “这么晚你出来干嘛?”舒辛又问道。

         莫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道:“步步蛋是什么?”

         “……”

         原本看着莫真那样的表情,舒辛以为他要问什么呢,竟然是问步!步!蛋!有没有搞错!问什么步步蛋?!难道他要一起吃?!以为我会邀请他一起么?!偏不!

         于是舒辛简单地说到:“最近流行的一种食物。”

         然后莫真期待地看着舒辛,希冀着他说下面的话。

         然而舒辛什么都没有说,直接转身下了楼。

         说实话,从进入左边的那间耳室开始,他的心里就很不舒服,像是有千斤重的巨石压着一般,让他喘不上气。

         他知道或许是自己太天真,但他真的接受得没这么快。如果不是布卡,舒辛可能现在都没办法开口说话。今晚他看到的还有必须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

         看着舒辛的背影,莫真不禁有些失落,怎么不问自己吃不吃呢……跟123言情论坛上说的不一样啊……

         舒辛下了楼,用冷水洗了把脸,冰凉的清水泼在脸上,甚至有些疼。看着镜子里的人,舒辛闭上了眼睛,他在心里用力地告诉自己:“冷静下来。那不过是一个任务。那些人会好好的。他们不会有事的。莫真能救他们。一定能。”

         似乎是催眠了自己一般,舒辛再睁开眼时,眼神已经清明了许多。

         他走进了厨房,架锅倒入了热水,紧接着把面条丢了进去。想了想刚刚莫真的样子,舒辛又觉得自己挺幼稚的,莫真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不是么?确实是自己太天真。

         舒辛叹了一口气,认命一般地,又往锅里加了两把面条,然后去冰箱找步步蛋。他心里算着:布卡要两个,那自己也吃两个好了,至于莫真,他好像饭量比较大,那就打三个好了。

         面条在沸腾地水里咕噜咕噜,步步蛋奶白奶白的,尽管舒辛什么多余的调料都没放,闻起来依旧很香。

         关掉了电热炉,舒辛把面乘好,又准备了一点小酱菜,这才上楼准备去叫布卡。

         “布卡你洗好了没有?”舒辛敲了敲浴室的门,向里面问道。

         “马上就好,你不要进来,再等我一下!”奶声奶气的娃娃音,却非要装成大人的成熟范儿,在舒辛听起来依旧那么可爱。

         “干嘛不让我进去,我又不是女孩子,还是说,小布卡其实是女娃娃?”舒辛忍不住逗他。

         说真的,七年不见,再好的关系都会因为时间而疏远,但布卡年纪这么小,却仍然能记得舒辛,并且依旧这么黏他,说心里不开心那当然是假的。布卡的出现像是一轮近在身边的小太阳,散发出了暖暖的阳光,照亮了舒辛进七年来都不怎么晴朗的生活。能重新看到布卡,舒辛真的很高兴。

         “宝宝是男子汉!”眼看着小布卡就要把自己的睡衣脱下来,舒辛连忙把他包住了。

         “好好好,小男子汉,别着凉了!把衣服穿好,咱们下去吃面。”

         舒辛一边说着话一边给布卡把睡衣的袖子扎了起来,十来岁的孩子,刚刚过舒辛的腰,穿他的睡衣,差不多就是睡袍了,给他整理好,舒辛就让小布卡先下楼。自己则去了东边莫真的房间。

         敲了敲门,里面很快就把门打开了。莫真穿着格子睡衣,头发上还有水滴,看上去也是刚刚洗完澡。

         “你洗澡也带着面具吗?”

         “……”莫真不想回答舒辛的这个问题,直接问道:“什么事?”

         “下来吃面吧,我好像顺手多下了一点……”

         “好。”话音刚落,房门啪的一声在舒辛眼前关上了,舒辛一愣,这莫真到底是什么鬼!生气!自己来叫他吃面干嘛!舒辛闷闷地下了楼,才一下楼就看到了布卡坐到了莫真的位置。

         舒辛径自走过去,把小布卡抱到了属于他的那个位置,说到:“乖乖坐你自己的位置。”布卡的位置摆着两个步步蛋加一小份面条,因为舒辛担心他消化不了回头睡不着,所以盛的分量比较少。

         然而小布卡十分不领情,他撅着小嘴巴,说道:“布卡要吃好多好多!”

         “你说的‘好多好多’是我的。不要觊觎我的东西,臭小鬼!”这声音是莫真,他总算下了楼。看着自己位置上的三个步步蛋,心里暗暗地高兴,论坛上说的还是有用的嘛,开心!

         “臭冰块!”布卡小声说到,默默用筷子戳了戳步步蛋,似乎在泄愤一般。

         舒辛原本担心莫真会嫌弃布卡,不过他只说了那么一句话,就没有再开口,而是专注地吃面,舒辛这才放下心来,希望这一晚能平静的度过。

         吃完面,照例是莫真收碗,舒辛带着小布卡回了房间,给他播放了儿童节目,自己就进了浴室洗澡。水温很舒服,让人昏昏欲睡。上午才经过特训,下午虽然睡了一觉,但晚上看到的东西真的太过让人震惊,舒辛现在仍然觉得很累。好在热水放松了他的神经,不过还没放松多久,舒辛就觉得自己有些不大好了。

         他原以为自己的异能缓解了他内心的焦虑,但一闭上眼,舒辛仍然觉得那些影像阴魂不散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他似乎回想起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可那些东西只是些恍惚的影子,舒辛看不透摸不着,这样的状态尤其让人揪心。

         匆匆洗完了澡,舒辛出了浴室,他忽然觉得床上的小布卡有些不一样了,具体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上来。舒辛摇了摇头,觉得是自己还没又恢复过来,他看了看时间,就把儿童节目关了,说到:“快来睡觉吧,很晚了。”

         舒辛掀起被子的时候,小布卡的身形一愣,似乎有些代,不过舒辛没有注意到。他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说到:“来,不要总想着我抱你!你都十岁了吧?!”

         小布卡慢吞吞地靠近了舒辛,然后僵硬地躺在舒辛身边,舒辛觉得他有些奇怪,便问道:“怎么了?”

         “没有,舒辛哥哥,我们睡觉吧!”

         小布卡的声音,舒辛听起来有些不对劲,不过他想可能是小孩子玩累了,就没有多想,把两人的被子盖上,关上了小夜灯准备睡觉。

         过了几分钟,小布卡轻声问道:“舒辛哥哥,你睡着了吗?”

         那边没有回应,小布卡这才放松了下来一般,他整个人窝进了舒辛的怀里,小手小脚把舒辛抱了个结实,似乎在放肆地感受着舒辛的气息,仿佛舒辛是什么十全大补丸一般。他像是抱着一个绝世珍宝,搂的紧紧的,就这么睡着了。

         小布卡像是睡得很开心,舒辛这边就不怎样了。他开始做梦了,梦到了东西,跟他之前死了的时候看到的那些景象,似乎很相似。隔着茫茫雾气,舒辛隐约看到了那抹惊艳的红。

         紧接着他的视线完全变成了艳红色,漫天遍地的红,这种色彩充斥着舒辛的眼睛,他竟然有些分不清天和地。一声声悲鸣,争先恐后地穿透了他的身体,这样的景象虽然舒辛看不懂,却意外地与下午右耳室的牢笼那么相似。那些雾气仿佛禁锢着那些红色,吸食着他们的生气,直到红色越来越少,越来越吸,到最后都不剩什么了。

         舒辛的心里被绝望和震惊充满,他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满脸的泪水,似乎被什么情绪感染了,他说不上来那是什么,就觉得有一种悲凉的低沉的鸣叫声,在他心里一圈圈的回荡着,挥之不去。

         他转过头,这才发现把自己抱的紧紧的小布卡,难道刚刚那个是恶梦?舒辛觉得不像,那不是一个有实质景象的梦,似乎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只是舒辛现在记不得了。他把布卡的手脚从自己的身上放了下去,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直到天亮。

         在舒辛洗漱的时候,布卡醒了过来,他穿着大大的拖鞋,进了卫生间,拽了拽舒辛的衣角,说到:“早上好。”

         “好。小坏蛋你昨晚把我搂的那么紧,害的我都做噩梦了。你是在梦里把我当糖包了吗?”舒辛打趣着说道。

         然而布卡挠了挠头,似乎什么也想不起来一般,说到:“我昨晚,好像很早就睡了啊。”

         “是啊,一直搂着我的不知道是哪个傻子呢……快些,洗漱之后,带你出门……”

         “我不要回去!”

         “不回去,带你去商场买衣服,开心吗?”

         “那好!只要是跟舒辛哥哥在一起,那怎么都好!”

         一大一小收拾妥当便出了门,可舒辛没有想到,竟然来逛个商场也能遇到讨厌的人。真是晦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