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上山为贼
    李良继续南逃,他穿过了凉州和青州,来到了徐州城城门前,但他却没能进去。

     因为在徐州城城门外,已经聚集了上百万的难民,徐州牧知道,这上百万饥肠辘辘的难民已经与上百万的饿狼差不多了,如果他把这些人放进徐州,那徐州就会被这些难民给“吃”成空城。

     除非光明帝幡然醒悟,从长生不老的痴念里走出来,并从其他六州调来赈灾物资,要不然一个徐州是容不下凉青两州难民的,放这些难民进徐州,只会把徐州人给害了。

     城门紧闭,高墙之外的人只能等死,但在夜里,却有一剑自北而来,携带铺天盖地的狂风,将那精铁铸造百年不破的巨大城门给一剑洞穿了。

     难民们如见曙光,拼命地涌进了徐州城,而这群难民进了徐州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始疯狂劫掠当地居民的食物,倘若有人反抗,便将其活活打死,而吃饱喝足之后,一些暴徒看见了当地人的娇妻爱女之后,竟是对她们起了色心,欲行那**之事。

     在美妾温柔乡里的徐州牧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带着护城军去镇压暴动,可数百万的难民发起的暴动哪里是他说镇压就镇压的,毕竟又不能把所有的难民都杀死,所以足足用了六天,暴动才被控制下来,但徐州城已经因为这次暴动带来的混乱而死伤无数,可这还不是结束,徐州城的大牢关不下百万难民,徐州牧只能驱赶那些难民,难民离开徐州城后,开始向其他城镇蔓延,于是混乱也就跟着蔓延。

     李良进了徐州城后,跟着难民们拿了点吃的就继续南逃了,所以徐州城里的混乱与他毫不相干,他知道必须得继续南行,而和他一样有先见之明的人并不多,等到李良去到两百里外的小河村时,徐州城里的暴动才刚被镇压。

     小河村村民因为不知道徐州城里的情况,所以他们看到李良后并无戒备,而有一对膝下无子的老夫妻看李良可怜,想把李良收为义子。

     李良看着更远的南方,他当时想了很久,他想或许再往南逃远一点会更好,可那边不一定会再有人想收留他,而这里或许已经够南了,所以他最后留在了小河村。

     他在小河村里度过了很幸福的七天,他想如果这一辈子都能这样就好了,可是他想的并没有成真。

     难民潮终于来到了小河村,那是一波千人左右的难民潮,他们出现在小河村村口时,李良疯狂地对小河村的人喊道,他们要什么就给他们什么,千万不要反抗,等他们走了就没事了。

     可小河村的人不愿意坐以待毙,他们想捍卫自己的领地,守护自己的钱财,于是很多人被难民们打倒在地,收留李良的老夫妻也被打倒在地,村子被劫掠一空,有人在反抗中死去。

     难民潮就像是蝗虫,走到哪吃到哪,因为他们肚子饿,因为他们慢慢地习惯了这种扭曲的生活,他们离开后,李良被村民们绑在了村口,在他面前放着六张草席,每个草席上都躺着一个死去的村民。

     “这个家伙是瘟神,他也是难民,他和那些难民们都不配活着!老天就是要惩罚他们,才会带给他们旱灾,他们就应该被活活晒死才对!”村民们大声诅咒着,原本很疼李良的老夫妻也在诅咒着。

     李良被晒了三天三夜,他一口水没喝,一口米没进,他最后是装昏,让看守放松警惕后,骗了一个原本经常跟着他玩的小孩,说放了他就给他抓麻雀才逃了出来。

     逃出来后,他离开了徐州,来到了扬州,因为有徐州做缓冲,难民们到了扬州时已经渐渐分散,像那种成千上万的难民潮已经不复存在,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大肆劫掠城镇的事情便也没再发生。

     既然不能像以前那样去抢,于是难民们开始祈求施舍,但他们在徐州的恶行已经传到了扬州这边,所以扬州人很厌恶并排斥难民,不肯救济难民,所以逃过来的难民们的日子很不好过,很多想好好生活的难民,最后还是被逼得去偷去抢。

     李良在路过一座叫黑崖山的地方时,就被三个拿着菜刀和柴刀的小毛贼给拦住了,小毛贼们都不大,顶多就比李良大一两岁,一个个好像是第一次上道做生意一样比李良这个被抢的还紧张,李良正想着要跑,却发现毛贼里面有个高高瘦瘦的家伙很眼熟,他仔细瞅了几眼,然后不确定地问道:“毛阿四?”

     那高高瘦瘦的家伙愣了愣,似乎一时想不起来李良是谁。

     李良急忙掀开上衣,露出胸口四道浅浅的疤痕,说道:“是我,当年我们一起上山掏老鹰窝时,我这被老鹰挠了一下,我是李良啊!”

     毛阿四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你这小子啊,两年不见我都认不出你来了,以前你可丑了,现在怎么长得有模有样了啊?”

     李良嘿嘿地笑了笑,这毛阿四是他的发小,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他,李良心里高兴无比:“是么,我也觉得自己变化好大,不过你倒是没什么变化,以前就是个竹竿子,现在还是竹竿子,挂件衣服就能晾了。”

     两人就这样唠了起来,唠的是以前的往事,掏鸟窝打野兔抓草鱼,这一唠就停不下来,毕竟劫后余生还能相遇,所以更有感触,至于另外两人,也时不时地插几句嘴,于是众人都忘记了打劫这一回事。

     唠到最后,毛阿四问道:“这两年你过得咋样?”

     李良耸了耸肩:“过得挺好的,除了我娘死了,我爹不要我了,都挺好的。”

     “那还不错嘛。”毛阿四鼻子一酸,眼睛有些泛红,感慨道:“大家都差不多,谁也不敢说谁比谁要过得好,但都还活着,这是最实在,也是最幸运的。”

     “最幸运的么,或许吧,谁知道呢。”李良干笑几声,然后终于回到正题上了:“你小子头硬啊,居然学别人当山贼。”

     “什么头硬啊,都是被逼的,以前我们还能跟着其他难民屁股后面捡点吃的,他们吃头道我们吃剩的,现在却是必须自己动手才能丰衣足食了。”

     “我们这也是才刚开张,说起来你还是第一个客人呢。”毛阿四也不觉得尴尬,伸手指了指另外两个人:“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黑黑的家伙叫张黑子,那个小矮个憨憨的叫刘青山,叫他们黑子和大山就好。”

     张黑子和刘青山都冲李良笑了笑。

     李良和两人打过招呼,毛阿四问道:“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

     “能有什么打算,活下去就行了。”李良搓了搓手。

     “要不你加入我们得了。”毛阿四期待地看着李良:“刚好我们缺人。”

     “加入你们?”李良皱起了眉头,他抬头看了一眼老天,然后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说道:“行啊,那我就加入你们吧。”

     毛阿四他们立马高兴得手舞足蹈,他们把李良带回了老巢,那是黑崖山上的一个破山洞,他们煮了一锅野菜汤,喝着野菜汤聊了一个晚上的抱负与梦想,汤喝完了他们就加水,煮得野菜汤再也没味了之后,他们才把那几棵发黄的野菜吃进了肚子里。

     这是李良很满意的一锅汤,即便里面只有几棵野菜,即便他们连盐和油都没放,但他们是就着梦想喝的这锅热汤。

     毛阿四说,他以后想当大官,这样灾情来的时候,他就能请求皇上去救灾了。

     李良说你傻啊,难道没有大官告诉皇上要救灾么,是皇上昏庸无道罢了,所以当大官也不一定有用,要当就当皇上吧。

     毛阿四还嘴道,你才傻,当大官还有丁点希望,当皇上那是痴人说梦,被人听见了是要杀头的。

     张黑子说,他想把失散的妹妹找回来。

     李良说,这恐怕是找不回来了。

     张黑子说,找不回来也得找。

     刘青山则说,只要以后每天都能有野菜汤喝就好了。

     于是众人一起笑他没出息,刘青山挠了挠脖子,憨憨地笑个不停。

     最后他们问李良,你的梦想是什么。

     李良说他没有梦想。

     他们说没有梦想好,不会太犯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