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青衣剑客
    “你们进来这做什么?”毛阿四警惕地看着那些难民:“这个山洞是我们的,你们要是想打歪主意的话,我劝你们还是好好想想!”

     这些难民是一伙的,共七个人,都拿着武器,为首的难民冷冷地盯着毛阿四,威胁道:“还能做什么,不就是想抢你们的窝么,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娃子,还想反抗不成?”

     “反抗?”李良缓缓地从洞内走了出来,笑道:“不对,这不是反抗,这是镇压。”

     “镇压?”难民们都很不解。

     “对,是镇压。”李良提起刀:“反抗是指被人压迫而抵抗,而镇压是指看到有人叛乱而制裁。”

     “屁话,你以为老子不知道反抗和镇压的区别吗?”为首的难民大怒,抡起手里的锄头对着李良的脑袋砸了下去:“老子看你有多能装!”

     看着砸下来的锄头,李良却镇定无比,他手中柴刀只是轻轻一削,那个难民头子就捂着手惨叫起来。

     在他的手背上,居然少了一块皮,一块正正方方的皮。

     另外几个难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却毫不害怕,一个个兽性大发般挥着铁铲和火钳就冲了过来。

     但山洞里只是多了几道惨叫声而已,只是一眨眼的工夫,这些难民的手背上都少了一块皮,如果仔细比较的话,会发现他们少掉的那块皮都是正正方方的,而且大小一模一样。

     “我们跑!”为首的难民想要带着其他人逃走,可李良的刀却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谁敢跑,我就杀了谁。”李良冷冷地说道。

     难民们顿时吓得不敢轻举妄动了。

     “你们想不想吃肉?”李良忽然问道。

     难民们以为李良在嘲讽他们,于是纷纷摇头:“我们不想,所以少侠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们吧。”

     可李良却冷笑道:“既然你们不想吃肉,那我留你们也没用,还是杀了吧。”

     这下难民们就不明白了,他们不知道李良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再问你们一次,你们想不想吃肉?”李良又问道。

     难民们面面相觑,为首的那个犹豫地回道:“想?”

     “很好。”李良似乎就在等着这个回答:“既然想的话,那以后我们就是你们的老大了,你们跟着我们,就都会有肉吃的。”

     “你们要做我们的老大?”难民们疑惑地问道:“那以后我们跟着你们做什么?”

     “做山贼。”李良说道。

     “山贼?”难民们立即高兴起来:“当山贼我们在行啊,我们一直都是贼啊。”

     “不,不是你们心里所想的贼。”李良平静地说道:“你们以前只是小贼,可我们,要当大贼,可以抢任何东西的大贼,只有这样,我们才不会再失去。”

     “大贼?”难民们挠了挠脑袋,他们听不明白,对于他们来说,贼就是贼,不分大小,只要能偷能抢填饱肚子就行。

     “你们现在是不会懂的,甚至是以后,你们也不会懂。但你们不需要懂,你们只要听从我的吩咐就行,我叫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明白了吗?”李良冷漠无比。

     难民们有些不知所措,可为首的难民不停地对其他人使眼色,于是他们纷纷点头说明白了。

     李良也不在意这些难民的小把戏,他自然知道这些人是口服心不服,可他不在乎,他不作犹豫,吩咐难民们拿好家伙,就要带着这群人下山抢劫。

     一直没有说话的毛阿四不解地说道:“小良,你为什么要让他们也加入?”

     李良理所当然地回道:“因为我们是山贼啊。”

     毛阿四怔了怔,随后他急忙跟上李良他们,他走路时还好,可一旦跑起来的时候,他的腿便一瘸一拐的,那次他砸了自己的腿,便留下了这个毛病。

     李良带着难民们来到了官道上。

     为首的难民叫做鲁明,李良对他吩咐道:“你找两个腿脚好的人出来,叫他们去放风,如果他们发现了五人以下并且落单的队伍,就叫他们回来禀告,然后我们就动手。”

     鲁明没想到李良还这么讲究,以前他们是看到人少就抢,抢了就跑,没什么其他战术,可李良已经用黑子的死证明了这种鲁莽的抢劫风险太高,所以他必须尽量降低这种风险。

     难民中一个十七八岁叫石头的家伙问道:“怎样才算是落单的队伍?”

     “就是他们前后五百丈左右没有其他人的队伍。”李良说道。

     石头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然后他和另一个叫做吴华的家伙被鲁明挑了出来。

     两人去了大概一个时辰,鲁明都等得不耐烦了,这时石头才气喘吁吁地跑回来说道:“找到了,那边有三个人,他们前后五百丈里都没人。”

     李良站起身,挥了挥手,于是众人便都跟在了石头后面。

     石头带着李良他们和吴华汇合了,看到目标后,李良并没有第一时间跳出去,而是让鲁明他们先上前去拦路,毛阿四要跟着一起出去却被李良给拦住了。

     那三个路人看到鲁明他们后,立即吓得脸色发白,支支吾吾地说道:“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看到那三个路人的脸色和反应后,李良才拉着毛阿四现身,直接对鲁明吩咐道:“把他们抓起来。”

     “抓起来?不是直接抢吗?”鲁明不解道。

     “别废话,我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李良冷漠道。

     鲁明翻了个白眼,而路人里有个人挣扎道:“你们可别乱来,这里可是官道,来往行人众多……”

     啪的一声,一个难民不耐烦地在那人头上来了一棍子,这下立即没人敢再说话了。

     李良把那三人抓到了林子深处,那三人都吓得不轻,以为李良要杀人灭口,可李良却吩咐鲁明把他们绑在了树上,并从他们身上搜出了一百多文钱。

     鲁明眼馋地看了一眼那些钱,然后说道:“你把他们绑在这里,是要他们自生自灭吗?我看直接杀了就行了!”

     那三人吓得差点昏死过去。

     可李良却面无感情地看着鲁明:“杀了他们?那我们抢一个,就得杀一个?”

     “反正这些人都不把我们当人看,杀了就杀了,以后看谁还敢瞧不起我们!”鲁明嚣张地说道。

     “好胆魄,这么说的话,要不你来当这个老大?”李良忽然提起柴刀,在鲁明的脸上拍了拍。

     鲁明脸庞抽搐。

     “我说了,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没叫你做的,你就别自作聪明,你听不懂吗?”李良的柴刀慢慢地划到了鲁明的脖子上。

     鲁明干笑几声:“我懂了,这下真的是懂了。”

     “呵呵。”李良收起柴刀:“懂了的话,那就继续干活。”

     鲁明不停点头,可在李良转过身去后,他的脸色便阴沉下来,看着李良的目光里满是杀意。

     李良并没有就此回山,而是留下一个人看管被抓来的阶下囚后,居然带着其他人继续去抢劫。

     这次只用了半个时辰,石头便来报说发现了目标,他们和吴华汇合后,李良发现目标居然是两个带着剑的后生。

     “带着剑的,会不会有危险?”毛阿四担心地说道。

     “试一试。”李良对鲁明使了个眼色,鲁明虽然心里有很多不满,但还是硬着头皮带着人冲了出去。

     那两个佩剑后生看到鲁明他们后居然很是紧张,可是他们最后还是拔出了剑不愿意束手就擒,李良在暗中仔细观察着他们,待到确定这两个后生只是花拳绣腿之后才现身把他们制伏,并把他们也带到了林子里绑了起来。

     这两个后生却是比较有钱,毛阿四居然从他们身上搜出了整整二两银子,毛阿四看到那么多银子,手都发抖了:“照这个速度的话,我们只要抢二十个这样的后生就行了!”

     而李良拿起后生的剑:“这两把剑应该值点钱,你收好。”

     随后李良他们又抢了几波人,可后面这几波人加起来也只有一两银子,但收获也很不错了,临近天黑,石头和吴华又踩好了点,李良决定今天再干这一票就回黑崖山了。

     这一次的对象也是两个人,两个青衣的青年剑客。

     “就是这种人身上的钱多!”毛阿四有些兴奋,他又想跟着鲁明他们一起出去,可还是被李良给拉住了。

     “你为什么不让我去啊?”毛阿四很不解。

     可李良没说话,他只是一如既往地认真观察着那两个剑客。

     青衣剑客中,其中一人很是冷酷,另一人却很是亲和,亲和那人看到鲁明他们后,居然主动掏出钱袋,拿出了一锭碎银要给鲁明。

     但鲁明看得真切,那钱袋鼓鼓得,里面怕是有几十两银子,这青衣剑客居然想拿一锭碎银就打发他,他立即就眼红了,大声吼道:“把钱袋给老子!”

     “你要我的钱袋?”亲和剑客为难地笑了笑,劝道:“有我给的这锭碎银,你们已经能吃大半个月了,我钱袋里的银子另有他用,你们还是拿了这锭碎银就走吧。”

     可鲁明怎么会这么好打发,他扬起锄头威胁道:“少废话,赶紧把钱袋丢过来,要不然我把你活埋了!”

     亲和剑客终于皱起了眉头:“你怎么可以如此刁蛮。”

     “还敢废话,找死!”鲁明不耐烦了,挥起锄头朝亲和剑客的脑袋砸了下去。

     亲和剑客一动不动,可那冷酷剑客却猛然拔剑再收剑,躲在暗处的李良看都没看清,就看到鲁明的锄头已经断成了两截,同时断成两截的,还有鲁明的脖子。

     看到此情此景,毛阿四吓得全身一颤,而李良伸手一拉,便带着他往林子深处逃去。

     官道上,吴华看了一眼鲁明的尸体,他咽了咽口水,然后看向了李良原先躲着的地方,他还不知道李良已经逃走了,他硬着头皮对剑客说道:“你,你居然敢杀我们的人,有种你别跑,等我们老大现身,你就活不成了!”

     “哦?你们还有老大?”亲和剑客四处瞅了瞅,却没看到其他人影,于是笑道:“我看你们的老大是不会现身了,应该是逃走了。”

     “逃走了?”吴华立即慌了。

     “你们的老大把你们当枪使,打得过他就会出来装装样子,打不过就连脸都不露了,你们被人耍了还不知道吗。”亲和剑客摇头叹气道:“劝你们还是早点弃暗投明,要不然有一天,死的就是你了。”

     吴华等人面面相觑,然后再也忍不住,四散逃走了。

     剑客们也不追,那亲和剑客眯着眼看着地上鲁明的尸体,淡淡说道:“师兄你为何又开杀戒,这些乃是逃难之人,他们也是为生活所迫,你又何必呢。”

     冷酷剑客依然摆着一张冷冰冰的脸:“我不管他们是不是被生活所迫,在我眼里,但凡拿起屠刀,便是妖魔。”

     亲和剑客知道自己说服不了师兄,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