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6.你只属于我
        转眼,期末考试结束,到了寒假。

         1月15日,薄格生日,一群人又聚到了一块。

         薄格的家算是郊区,也没有什么别墅是盖在市中心的,不然就没有那种安静的感觉了。

         她家的别墅,有单独的院子,且有专门的园林师照顾,景观很好,中间还有一个景观喷泉,如今是冬天,已经关闭了,喷泉的雕塑上还盖着一层薄薄的雪。

         院子里已经清扫干净了,走过石板路,进入别墅,就有佣人来开门。

         几个人在门口换鞋的功夫,薄格就从楼上下来了,懒洋洋地靠在不远处的墙壁上,身体歪歪扭扭的,却因为身材极好,且气质绝佳,竟然意外的有型。

         “都说了十点以后来,现在才九点二十。”薄格似乎还有点起床气,刚睡醒,头发散乱,睡眼惺忪的,抱怨他们这群人来得太早了。

         莫箐不在意,换了拖鞋就进了屋子,走到沙发前坐下,使唤薄格:“薄哥,给我倒杯热水,外面可冷了。”

         莫颜屁颠屁颠地跟着薄格,一副打下手的模样:“薄哥你家里可真够大的,家里三代同堂?”

         “没,只有我跟父母,长辈们在别的城市。”薄格说了一句,便吩咐佣人给莫箐倒水了。

         顾殊跟刘笑笑则是跟着莫箐进里面坐着,刘笑笑要更激动一些,到处张望,她还是第一次来别墅,以前认识的最有钱的人家,也是住在高档的小区里,三室的房子,她已经觉得很大了。

         “养这么多佣人,不少钱吧?”刘笑笑见薄格过来了,立即问了一句。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是我发工资。”

         “那能找他们帮你写作业吗?”

         “我手臂不好的时候,他们帮我写过一些,后来我爸就不让了。”

         几个人闲聊的时候,突然说起了莫箐写剧本的事情,聊了一会,才知道,莫箐就要出小说了,不由得一阵惊奇:“莫箐,你怎么不试试写网络小说啊?我看他们说写小说的大神,年入百万、千万的。”

         “不想去写,受不了。”莫箐正叼着pejoy,说话有点含糊不清。

         “怎么受不了了?”刘笑笑问。

         “主要是吧,写网文得日更多少多少字,我达不到,毕竟还得上学呢,我写出版,几个月十几万字,也算清闲,还可以反复修改润色什么的。再加上写网文,我容易受刺激。”

         刘笑笑算是一个网盲,什么都不懂,立即追问:“受什么刺激啊?”

         “读者多的话,人也五花八门的,有时候累死累活的写,读者顶多在别的站,说一句谢谢楼主。最过分的还是看盗版的读者,跑到正版的书评区里留言,说什么我是看盗版的,这本书写成这样,根本没资格让人看正版,还好意思收钱!然后说一堆书的不是。作者只要反驳一句,读者就说:写的不好还不让人说了?我这小暴脾气,哪里受得了这个?”

         “可能是诚心诚意给书提意见呢?你得接受得了批评。”

         “可我还是会委屈啊!就好像,一个人长得特别丑,你会跑去对人家的外貌品头论足吗,如果对方不高兴,你是不是要说,长得这么丑,还不让人说了?而且,最离谱的是网站的那种作者间的恶性竞争,在书评区里骂得最凶的,往往不是读者,是同站的作者,源于恶性竞争,真的是……唉,宝宝心里苦。”

         “这也是没法避免的,毕竟许多人的生活条件不一样嘛。”刘笑笑这样表示。

         莫颜撇了撇嘴:“我有的时候也看贴|吧里的小说,好多小说太长了,我看不起啊!但是书真的好看,我还会去投推荐票呢!”

         莫箐当即对弟弟亮了大拇指:“你这样的读者也是很可爱的,作者也会喜欢。行了,你也别在意,我只是吐槽一下。”

         其实莫箐前一阵子也是动了这方面心思的,跑去看了几本书,发现书写得都不错,但是书评区里都是一片骂声,不由得一阵唏嘘,觉得书评跟书的内容都不太符,如果只看书评,就不去看书的话,恐怕会错过一批好书。

         后来,莫箐又去逛贴吧,看818的帖子,才知道,其实好多书评区里的差评、闹事的,往往不是读者,而是同站作者。

         其他的作者看到某本书火了,数据不错,会心中嫉妒,出于看不得别人好的心态,会去故意捣乱,有的时候都没看内容,就在书评区留一句:写的不知所云。

         或者干脆写一些笼统的书评:比如这本书没智商,主角没脑子,看这本书拉低智商。

         其实他们根本没有仔细看内容!

         还有不少帖子说,某些大神年会,女作者进了男编辑的客房,一晚上没出来。又或者是一些女作者“陪|睡”大神,甚至是六十岁老翁的花边新闻。

         当然,这些都是个例,毕竟作者不是都能靠脸吃饭的……

         这种恶性竞争让莫箐挺不齿的,却不能说什么,只能避开这个圈子了。

         经历过娱乐圈的勾心斗角,她早已能够适应一切。

         但是,能够适应,不证明她会享受,所以能避开就避开,远离是非之地,明哲保身才是正经。反正,她这辈子也不缺那点名声,活的惬意才是根本。

         想着,她又吃了一根pejoy。

         薄格的生日,大家还准备了生日蛋糕,以及一样样小礼物,看起来很是热闹。

         薄格一直都是个冷淡的性子,不愿意交际,说话也不好听,护短护到有些无耻,也不会照顾别人的感受,导致愿意跟她来往,且关系不错的,只有莫箐他们几个人。

         不过,此时她已经很满足了,许了愿吹了蜡烛,吃了生日蛋糕,几个人玩闹了一会,又开始玩诚实勇敢的游戏。

         先是莫颜扛着莫箐的身体,做了十个蹲起,做完之后,莫颜没觉得怎么样,莫箐却难受得不行:“为什么我觉得惩罚他,反而是我遭罪?”

         之后,刘笑笑又在院子里狂奔,喊了一圈:“我是D,我是D!”后回来。

         游戏到第三轮,几个人让莫箐给沈少颖打电话,骂三句他是白痴。

         莫箐笑眯眯地拨通了沈少颖的电话,许久后,沈少颖才接通,声音低沉地问:“怎么了?”

         “沈少,你干嘛呢?”她先问了一句,免得打扰到他。

         “我在家里的床上躺着呢。”他回答得有些疲惫,声音十分低沉,原本好听得不像话的声音,也有些沙哑。

         莫箐怔了怔,却看到身边这群没心没肺的人,还在跟她起哄,她当即说了一句:“沈少,你是白痴。”

         沈少颖听了之后,沉默了一会,突然笑了:“嗯,我是白痴。”

         这一回,莫箐彻底听出沈少颖的不对劲了,对身边摆了摆手,这才说了起来:“我刚才在玩诚实勇敢的游戏,这一轮我输了,要打电话给你说这句话,不好意思哦。你……是不是心情不太好。”

         “莫箐,我真不知道女生都在想些什么……我以为我算是表白了,可是明筱跟另外一个男生交往了,已经确定关系了。”

         电话开的是免提,屋里其他人都能听得到,一瞬间,没人敢起哄,只是收敛了声音,莫箐也赶紧关了免提,走到一边仔细询问:“怎么回事,上次我看的时候,还以为她也有点喜欢你呢。”

         “元旦后她就不理我了,前几天,还是朋友告诉我的,她跟别的男生在一起了,那个男生追她一年多了,她同意了,寒假第一天,他们还去约会了。”

         “这种事情,勉强不来,可能是你的方法吓到她了,也许……”

         “我都知道,是我的方法太蠢了,可是,都晚了,没机会了。”

         “沈少,你别这么说,我心里也有点难受。”

         “莫箐,哥一直觉得你挺好的,你听哥一句劝,暧昧不如真切地追到手。你也看到了,那个金头发的小子,也有其他的女生追。你故作矜持,等他表白,万一哪天他被别的女生追走了呢?你恐怕会像我一样后悔。”

         “他不会的……”

         “我曾经也很自信,可是现在,我难过的要死掉了。好啦,你玩去吧,我没有事,现在只想静一静。”

         “好,那你好好休息。”

         莫箐挂断电话,拿着手机,好久不能回过神来。

         那天看到沈少颖跟明筱,还当两个人的关系是相爱相杀,明筱说不定,也喜欢沈少颖。可是如今看来,明筱并不喜欢他,甚至有些回避他。

         那么她跟顾殊呢?

         一回头,就看到顾殊站在走廊里,一直默默地看着她。

         因为要接听电话,她已经走到了走廊里,如今,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而已。

         她当即走过去,抬手扶着他的脖颈,将脸埋在他的肩头,突然发现,一学期过去了,顾殊已经长高了一些,目前已经比她高出七、八厘米了。

         “我到底是该等你长大,还是直接……”她小声嘟囔了一句,有些拿不准想法。

         “什么?”他不懂她的意思,也没躲开,只是让她靠进自己的怀里,脖颈上的手,有些凉。

         “你只许做我一个人的小小殊。”她有些撒娇地说起来。

         “嗯,好。”

         “不许对别的女生好,不许跟别的女生说话,每天都要跟我说晚安。”

         顾殊听了一怔,这好像……是以前莫箐给苏凉语下的命令,心中有一种想法呼之欲出,让他有些欣喜,很是轻快地应了一声:“好,我会做到的。”

         “那你抱我一下。”

         顾殊没出声,只是微微侧头看她一眼,看不清她埋在他肩头时的表情,也不犹豫,张开手臂,将身前的人抱进怀里。他有些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只是搭在她的后背。

         她的身材,抱着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