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4律.刘笑笑X霍律斐
        那个人有点怪。

         这是刘笑笑对霍律斐的第一印象。

         刘笑笑有点花痴,好多年都改不了。所以,走在路上都喜欢看看帅哥,还会厚颜无耻地盯着人家看,真的很符合眼缘,说不定还会偷拍。

         以至于,第一次在地铁里碰到霍律斐的时候,她就一直盯着他看,觉得这个男生个子高大,模样帅气,虽然不是像顾殊、莫颜那种比女生还白的皮肤,眉眼精致的男生,却看着很顺眼。他是单眼皮,棱角分明,轮廓跟气质,都很有男人味。

         毕竟像她认识的那几位逆天帅,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少数。

         她正装成拿着手机看小说,实则偷偷录帅哥视频的时候,地铁里突然闹了起来。

         有女生尖叫,说有人一直在摸她,矛头直指霍律斐,说他是流氓,占她的便宜。

         刘笑笑看过去,就觉得这个女人并不漂亮,甚至有些多虑了,一般的流氓,不会找这样的女生下手,没有什么秀色可餐的地方。

         不过,有些防范意识,也是应该的。

         以至于女生指责了霍律斐之后,地铁里还有人嘟囔:“这姑娘搭讪呢吧。”

         结果,这姑娘不依不饶,声音十分尖利,喊着:“你为什么不说话,默认了是不是?长得人模狗样的,实则是个下流胚,你家里怎么教你的?信不信我给你送派出所里去?!”

         恐怕是因为霍律斐的沉默,让她的气焰更盛,说起话来越发难听,让刘笑笑一阵皱眉。

         结果,霍律斐一直沉默地看着那个女人,嘴唇紧密,一言不发。

         刘笑笑有些看不下去了,当即说道:“喂喂,别吵了,他刚才没碰你。”

         “你怎么知道,我身边只有他一个人在徘徊!”女人盛气凌人,说着,还提起手来,手指尖直指霍律斐。

         “他真想占便宜,我就在他斜对面,你不觉得光看胸围,危险的人也是我吗?”刘笑笑说着,还嘲讽地笑了。

         被莫箐取笑习惯了之后,她说话也大胆了,况且她今天穿的是V领的衣服,能够漏出傲人的身材来,且长相也不算差,要比骂人的女生出色太多。

         “你简直不要脸。”女生大骂,那模样还有些蔑视,看着刘笑笑,就好像在看被富豪包养的小三似的,似乎认定了,她这样开放的女生就是不正经的。

         “你有什么证据吗?”刘笑笑试图跟她讲道理。

         “那你有证据能说明不是他吗?”

         “有啊,我刚才一直在偷拍他。”

         刘笑笑回答完,还将视频取了出来,给那个女生看,同时发现:“哦哦哦,这里,看到没,你身后的人包碰到你了,这里,她的包又碰到你了……”

         女生渐渐变得难堪,最后狼狈地道歉,赶紧下了地铁,眼看着不对,赶紧逃了,速度也蛮快的。

         刘笑笑看着女生离开,松了一口气,扭过头就看到霍律斐在看她,她突然干巴巴地笑了起来,有点心虚。

         其实,她这种偷拍的女生,也挺痴汉的。

         霍律斐伸手,将她手机拿走,举着看了一遍视频。

         她还以为他会将视频删了,结果他没有,看了之后就还给了她,大手出现在她面前,手指纤长,骨节分明,竟然是难得好看的手。

         霍律斐没对她说谢谢,只是手握着吊环,继续乘车。

         她在心里猜测,他说不定是聋哑人,于是臭不要脸的调出相机来,去拍他好看的手,咔嚓一声吼,霍律斐又扭过头来看她,眼神十分冷淡。

         她轻咳了一声,说道:“挺好看的,手……手挺好看的。”

         他又盯着她看了一会,突然打开包,从包里拿出个纸盒来递给她,她一看,是炫迈口香糖,紧接着,他就将东西塞进了她手里,接着,就不再看她了。

         这是……谢礼?

         然后她拿着这份算是谢礼的口香糖,突然笑个不停,真的就跟吃了炫迈一样。

         然后就是,两个人在同一站下了车,最后,又在学校门口碰面了。

         居然是同校的校友。

         看不出,这个帅哥,也是个学霸。

         再次见到霍律斐,是在一次联谊上。

         她真的很想谈恋爱啊!身边那两对情侣秀恩爱无下限,完全不顾及她这个单身狗的感受,她羡慕啊!但是,身边的男生太优秀了,让她眼光有点高,眼光高了,自身颜值没跟上,唯一可圈可点的是胸围还不错。

         但是总是坦胸漏|奶的,会被认为是伤风败俗!前阵子还听说,有男生用“她的身材好色|情哦”来形容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女生平胸都有了优越感。

         她宁愿像莫箐那么可爱,像薄格那么有气质!而不是这一身肉压着秤,看着体重超过110斤!

         于是,她这个不是名人的普通学生,可以肆意地参加联谊。

         霍律斐在一群理工男里很扎眼,以至于他成了当天的焦点,但是他好像很不喜欢被人关注。

         他的朋友一个劲解释:“这家伙就这样,内向,不爱说话,平时在寝室里都很少说话,更别提对着不熟悉的女生了,肯定会害羞!”

         结果,他越发受欢迎了,还有女生取笑他,是不是没谈过恋爱啊,结果,他居然点了点头,承认了。

         没谈过恋爱啊……能做一个帅哥的初恋,那该多美好啊?

         大家玩游戏,诚实勇敢,以此活跃气氛。

         在场有六个女生,五个男生,刘笑笑认识这些女生,性格也算开朗,所以玩得开。被问问题也不胆怯,被要求做离谱的举动,也会大大方方地实行,实在难为人,也会直截了当地拒绝。

         几次出去执行小行动后,霍律斐突然坐在了刘笑笑身边,伸手拿了一杯饮料就要喝,她赶忙拦住:“这个我喝过。”

         他的动作顿了顿,还是拿起来喝了一口,接着放回桌面。

         趁其他人没在意,她十分自然地靠着椅子背,问他:“欸,你叫什么啊?”

         “霍律斐。”他的声音很好听,如果真的算的话,现实里朋友的声音,只有沈少颖的声音比他更清亮一些。

         然而沈少颖现在已经是人气王歌手了。

         “哦,我叫刘笑笑。”

         这个时候,终于有人将啤酒瓶口,转向了霍律斐。

         任务是,让他握着在场一个女生的手,两个人深情对视3分钟。他几乎没犹豫,直接转过身,看向刘笑笑,伸手握住了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

         她忍不住笑,却也看着他,没移开眼睛。

         他的眼睛很清澈,很有神。他的皮肤很好,右手方向太阳穴的位置有一颗痣,并不分明,他的发际线是圆的,额头很饱满。他的鼻子很挺,渐渐的,鼻头出了汗。

         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个来了之后话就很少的男生,居然突然站起身来,拉着刘笑笑的手,拽着她离开了聚会的地方。

         她有些懵,却还是伸手拿走了自己的包。

         走的时候,房间里还是一阵欢呼、尖叫的声音,弄得她的脸有些红。

         “喂……你……”她欲言又止。

         他终于停下来,回头看了看,没有松开她的手,只是抬起手来,看了看她的手。

         她的手并不好看,肉肉的,白白的,并不纤细修长,指甲也不丰满,没他的好看。

         然后他取出手机来,说:“交换手机号码吧。”

         “哦,好的。”

         交换了手机号码后,他居然只是将手机放进了口袋里,然后说:“再见。”

         “哈?”

         “再见。”

         “哦哦哦,再见。”她只能跟他道别,认为,他只是讨厌做那些游戏,带她出来只是做幌子的,并非看上她了。要她的手机号码,只是怕她下不来台,或者回去之后,跟朋友有个交代。

         结果回到寝室,她就收到了一条微信好友申请,是霍律斐发来的。

         她在加他之前,赶紧看了一眼自己的朋友圈,将之前可笑的话语删了,又删了些她偷拍别的帅哥的相片,这才加了霍律斐。

         结果加了好友,他一直没发来消息。

         她等了好久,觉得自己该矜持,终究还是没先问好。

         第二天一早,就收到了两条霍律斐发来的消息:

         “我今天有篮球赛。”

         “下午2点,西篮球场。”

         她看着微信消息良久,还是回复:“好呀,我会去看的。”

         哪里有半点矜持?

         下午她如约去看了,她觉得去看篮球比赛不亏,那里还有其他的帅哥呢。

         她到了看台边坐下,发现还真有不少观众,而且女生居多,甚至还有女生穿着拉拉队的衣服,似乎是给篮球赛加油的。

         很快,她就看到了霍律斐,正被一群女生围着,他静默无语。然后,他突然抬头,看向了她,然后走出人群,到了她身边坐下。

         她手里拿了一瓶饮料,他伸手拿了过去,拧开盖子喝了一口。

         “这个……我喝过。”她指了指饮料,还真忘记给他带饮料了……

         “哦。”他将饮料递了回去。

         “你什么时候上场?”

         “不一定会上场。”

         “你是替补?”

         “不是,天太热了,我让替补上场了,敌不过了我再上。”

         “你有点任性啊……”

         霍律斐的确任性,不知道怎么知道了她的课程表,有时会出现在她的寝室楼下等她,然后陪着她一块去上课,没来找她的时候,不是在打篮球,就是自己去上课了。

         那个时候,一起去联谊的女生问她:“他真看上你啦?他在院里很有名的!”

         “其实我也云里雾里的,他怎么有名了?”

         “有名的难追!”

         “难追?有人追为什么去联谊?”

         “当时我们几个女生点名让他去的,他不去,我们就不去,他朋友硬把他拽去的。”

         她目瞪口呆。

         她一直都挺直白的,又一次被霍律斐微信约出去,一块去图书馆的时候,她跟在他身后,偷偷摸摸地去问他:“霍律斐,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霍律斐在取一本书,拿下来之后,扭头看向她,思考了一下,回答:“对你印象挺不错的。”

         “然后呢?”

         “在相处看。”

         “看完的结果呢?”

         “还不错。”

         “还不错是什么意思?”刘笑笑突然来了兴趣,继续追问:“我是不是之前就在某些地方吸引过你,比如十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但是错过了什么的?或者哪天我救济了一个乞丐,是落魄的你……”

         对于她的想象力,他一阵沉默,最后还是跟她解释:“我喜欢白白净净,看起来肉肉的女生,然后你刚好也对我也感兴趣的样子。”

         “肉肉的?哦,原来你喜欢胸大的啊?”

         他盯着她沉默了半晌,才突然笑了起来,脸颊有些红,还挺羞涩的。

         哪有女生问得这么直白的?

         霍律斐的想法很简单,他就是喜欢那种白白净净的女生,不用多漂亮,看着顺眼就好,脸圆圆的最好,看着可爱,可以捏捏、揉揉,好欺负。

         还有就是,男生都有的通病,他喜欢胸大的女生。

         之前在地铁上碰到了刘笑笑,只是觉得,碰到了自己喜欢的类型,还看到她帮自己辩解时淡定从容的模样,就跟个女侠似的。

         只是后来觉得太唐突了,就放弃了。

         在联谊上又碰到了,发觉她性格也蛮开朗的,处事的时候,也让人觉得舒服。他性格比较内敛,不爱说话,两个人的性格正好互补,也挺好的。

         因为听到朋友议论,觉得刘笑笑身材不错,想要跟她要联系方式,他就坐在了她身边,然后……带走了她。

         刘笑笑虽然觉得霍律斐有些怪,却对他印象还不错的。不过之前被李翰那样的渣男伤过,让她有些小心,所以总是十分小心地试探,并没有直接在一起。

         各方打听后得知,霍律斐没谈过恋爱,大一的时候曾经跟一个女生有过一段暧昧的时间,后来没成功,刘笑笑还特意去问霍律斐,为什么没成功。

         霍律斐听了之后叹了一口气:“唉,跟那个女生不联系后一个月,我才知道,过圣诞节需要送礼物。”

         “哦。”

         于是,在清明节那天,两个人约着去了看电影院。

         她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在清明节约会。

         在电影院里,霍律斐好似对电影并不感兴趣,又或者是觉得跟她在一块很无聊,以至于一直在玩手机。

         她看了有些不开心,噘着嘴,闷闷不乐。

         结果,到了电影动情的地方,霍律斐突然将手机收了起来,正襟危坐的模样。过了一会,突然伸手,揽着她的脖子,吻了她的嘴唇,吻得她措手不及。

         她惊讶地看着他,他居然继续看电影了。

         欸?

         欸欸欸?!!!

         看完电影,两个人一块去饭店吃饭,吃的是烤鱼,因为不知道分量,点了好大一盘,放在面前,两个人都懵了,完全吃不完。

         结果,吃了一会,霍律斐又开始聊微信。

         她突然一阵不悦,觉得霍律斐是同时跟几个女生保持暧昧地聊天,她只是其中一个而已,说来也是,哪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地铁上偷拍帅哥,帅哥就爱上她了。

         “如果你很忙,吃完可以回去。”她带着不悦的情绪说。

         “嗯?并不忙。”

         “那你为什么一个劲地聊微信。”

         “呃……只是在询问一些问题。”

         “跟女生?”

         “不是,男生。”

         “你当我傻啊?男生跟男生能聊这么久?”

         他将手机递到了她面前,给她看,她接过手机看了内容,没看一会,就笑了起来。

         霍律斐:在电影院里该怎么做,牵手?

         友:到深情的时候,自然而然地牵手就行了,然后,趁男女主角表白的时候,亲一下。

         霍律斐:亲完了。

         友:卧槽卧槽卧槽,她什么反应,没给你一巴掌?

         霍律斐:没什么反应。

         友:那么淡定?

         霍律斐:不是,我不敢看,反正没打我。

         ……

         霍律斐:我们在吃饭,好大一锅鱼,该怎么做?

         友:绝对不要打包,绝对要抢着结账,AA你就死定了!别吃太饱,不然回去的路上打饱嗝丢死人了。

         “我们约会,你一个劲地问你朋友干嘛?”她笑得停不下来,问他。

         “不想再错过你了。”

         “那你朋友没跟你说,清明节不用约会吗?”

         “毕竟也是个节日……”

         她觉得,她遇到他之后,就吃了他给的炫迈口香糖,一笑就停不下来。

         她发现,她会在意这个男生,看到他不理她,低头聊微信,会不高兴,会有小情绪。

         还有就是,他吻了她之后,她心口狂跳,羞得不行。

         他实在太怪了,怪得她会好奇他,被他吸引了注意力,然后开始在意他,渐渐地喜欢上他。然后发现,他跟很多男生一样,笨拙、青涩、迟钝,却对她十分用心。

         他也真的很帅,帅得她会忍不住偷拍她,是她喜欢的类型,又会引得她心神乱颤,那就在一起吧。

         去爱吧,就好像从未受过伤一样。

         在一起吧,拥抱的时候,总会很合拍。

         那天,他们牵着手回了学校,他的手心里全是汗。

         到了学校也不舍得回寝室,于是在操场散步,从校园里还有其他情侣,到后来,冷清得几乎只有他们两个人。

         说来也是,他们恐怕是难得在清明节散步到凌晨的情侣。

         是啊,情侣,他们在清明节的那天在一起了。

         以后每一年的清明节都是纪念日。

         有够……逊的。

         刘笑笑介绍莫箐、顾殊、莫颜、薄格、沈少颖给霍律斐认识的时候,他整个人的呆滞的。

         其实刘笑笑是一个出色的好朋友,跟一群小名人在一块,心态依旧很好,不骄不躁的,也不会羡慕嫉妒。他们几个条件好,到处去旅游,她能跟着去,就跟着去,钱不够了就自己回来,没什么可凄凉的,也不会让朋友救济。

         唯一偶尔提起的,就是想以后赚钱了,去整容,变成小脸美人。

         不过霍律斐不同意,他喜欢她现在的样子。

         还有就是,她从来都不跟别人炫耀,自己是谁谁谁的朋友,也不会说这些人的八卦给别人听,甚至不会跑去跟这些人要签名。

         不了解的,还真没多少人知道,她认识这么多厉害的人。

         其实他们的小圈子,最开始,只有莫箐一个人是个小名人。

         顾殊被莫箐刺激的,开始拍电影。

         莫颜被莫箐带进了娱乐圈,成了目前的当红小生。

         薄格总是担心自己配不上莫颜,偷偷摸摸的进了模特的圈子,渐渐也因为气质出众,出了名。

         沈少颖则是莫箐让他唱了两首歌,他一下子火了起来。

         她一直觉得,莫箐就是一个副业制作穿天猴的,脚上绑两个穿天猴,她嗖嗖的就上天了。后来批量生产,想谁上天谁上天。

         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没那两把刷子,努力地读书已经很累了,就不求其他的了。于是,她一直挺淡定的,悠哉悠哉地走在路上,看着那几个人大热天戴着口罩,东躲西藏,其实,也挺爽的。

         其实跟霍律斐在一块的时候,没想过会结婚,只是想要相处看看。

         她跟他在一块七年后,顾殊跟莫箐求婚了,她自然是要做伴娘的。结果,陪着莫箐去试婚纱的那天,霍律斐也跟着一块去了,突然说:“我看那件婚纱挺好看的,你试试看。”

         女生嘛,都爱美,她也跟着美滋滋地试了婚纱。

         霍律斐看了之后,挺满意的,然后说:“你穿婚纱也挺好看的,不如,我们也结了呗。”

         这求婚太随意了。

         跟顾殊那个大张旗鼓的求婚相比,这个求婚就跟闹着玩似的。

         不过,她不是莫箐,不是那个会写剧本,会写小说,会赚钱,会设计衣服,会上天的莫箐。她只是刘笑笑,唯一可圈可点的,只是胸部罢了。

         所以,她不在意,她同意了。

         不过,她的婚礼在莫箐之后,因为她的梦想,就是要做莫箐的伴娘,看着自己的闺蜜嫁人,她觉得,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将来,她想生个女孩子,最好长得像霍律斐,肯定很漂亮,然后……胸跟她一样大。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