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恐怖的莫箐
        刘笑笑见莫箐这副架势,就知道莫箐是要去揍杜幼婕了,也跟着跃跃欲试,却还是先跑回寝室,给莫箐拿了鞋出来,并且说:“我看过了,梯子上的油没刮,不过她们俩都没在寝室里。”

         莫箐穿上鞋,点了点头,直接去了水房。

         军训结束,女生们都嫌热,也爱干净,所以水房总是到了半夜都很热闹,有时还抢不到水龙头。到了现在的时间,已经查完寝,好些人都睡觉了,水房里也只有三四个人。

         莫箐进入水房的时候,杜幼婕正跟张爽在角落的地方洗着袜子,应该也是薄格摔下去之后,这两个人觉得寝室待不下去了,这才跑到水房来避避。

         “清场。”莫箐到了刘笑笑耳边,说了这样一句话,她知道刘笑笑擅长这个,能友好的把另外两个人送出水房。

         果不其然,刘笑笑说302出了点情况,一会有男老师过来,还有主任,赶紧回寝室,那两个女生也没怀疑,都离开了。

         杜幼婕跟张爽也注意到了莫箐,面色不善了片刻,还是挺起胸脯来,一副迎接吵架的架势。

         然而,莫箐是那种能动手绝不嘴炮的人。

         莫箐快步走过去,直接按住了杜幼婕的后脑勺,将她的头按进水盆里。水盆里还是洗袜子的水,以及那一双鹅黄色印着卡通图案的袜子。

         “你干什么啊?!”张爽立即过来推莫箐,却被刚关上水房们的刘笑笑拦住了。

         “你将这一盆水给我喝了,我就松开,怎么样?”莫箐微微低下头,问杜幼婕。

         杜幼婕奋力挣扎,整个人都在扭动,手也拼命地往莫箐的身上抓,想让她离开,却见莫箐换了一只手按着她的头不放,紧接着,用另外一只手,用力掰她的手臂,让她难以动弹。

         “喝!”

         杜幼婕的脸全部浸在水盆里,还呛了水,模样十分难受。

         莫箐稍微松开了一下,让杜幼婕可以换气,接着再次按进水盆里,在杜幼婕耳边说:“从来只有我欺负别人,还没有人欺负到我头上来呢,你喝不喝?”

         这个时候,一直在一边的张爽似乎是有些看不下去了,说道:“莫箐,你这样有点太过分了。”

         谁知,一向看上去十分和气的莫箐居然怒吼了出来:“再废话,我就让你也尝试一下我的过分!”

         她的朋友被这个蠢女人害得进医院了,她让杜幼婕喝点洗袜子水,怎么了?

         等待小张老师解决?

         她又不是不知道小张老师的性格,自己班的学生,肯定会护着,最后,说不定就是赔礼道歉,警告处理,不疼不痒,杜幼婕能得到什么教训?

         所以,她要在小张老师处理之前,亲自处理这件事情。

         她可以因为打架斗殴给杜幼婕道歉,却不能让杜幼婕过得太舒服了。

         这就是莫箐的性格。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杜幼婕脾气向来很大,也被家里惯得天不怕地不怕,不然也不会做出这些事情来。看到薄格从上铺摔下来,她心中解恨,可是惊动了老师跟救护车,她才后知后觉地后怕起来。

         可是她要面子,死不认罪,实在不行,她可以推给张爽,就说是张爽一个人做的。

         然而莫箐不管这些,因为她知道,杜幼婕才是主谋。

         杜幼婕爱面子,她就要让她没面子,喝点洗袜子水,清清肠胃,也顺便洗一洗那张讨人厌的脸。她自认为打架的话,张爽跟杜幼婕联手,都不是她一个人的对手,但是她不打,因为那会留下痕迹,对她自己也不利。

         这种没有痕迹的小报复,既能让杜幼婕记住教训,又不损害自己,何乐而不为呢?

         “莫……莫箐……”杜幼婕挣扎间,只能叫出莫箐的名字来。

         “杜幼婕我告诉你,我不怕你,如果薄格有什么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她在医院里一天,我就会找你一天,我会成为你这高中三年里的噩梦!”

         莫箐说着,松开了杜幼婕,冷笑着打量这两个人,活动了一下手腕,抬手指了指张爽:“她不喝,不然……你替她喝?”

         刚才莫箐对杜幼婕说的话,张爽也是听到了的,看到莫箐的样子,想起莫箐会跆拳道,也害怕挨打,最后只能坦白:“是杜幼婕让我干的,她说顶多滑一下,摔下来,没多严重的后果,没想到她会摔得那么严重,我知道错了。”

         “好,这是你说的,明天也乖乖这么跟老师坦白,不然……”莫箐说着,对她伸出手去,纤细白皙的手指张开,抓住了她的面门,用力向后一推,“我会让你终身难忘的。”

         莫箐说完,带着刘笑笑离开水房。

         走出水房的时候,杜幼婕捂着脸,蹲在水池前吐,一句话也不说。

         张爽则是站在水房里,看着莫箐她们离开,又看了看蹲在地上的杜幼婕,突然哭了起来,多半是被吓的。

         刘笑笑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凑到莫箐身边,小声问:“就这么算了?”

         “先让她们跟老师坦白,高中还有三年呢,有的是时间收拾他们。”

         “莫箐,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看你的模样,就跟朵白莲花似的,结果发起狠来这么可怕,就跟动画片里邪恶的大魔王一样。”

         “真的假的?”莫箐有些懵。

         “真的,特吓人,古惑仔看过没,你比他们狠多了。”

         莫箐突然开始反省,她前世是不是演了太多的善良且玛丽苏的女主,才让观众骂的,如果她演反面角色,是不是更有效果啊?

         就像莫颜说的,她的形象,就好似童话故事里的老巫婆。

         可是……她明明长得蛮清纯的啊!

         *

         第二天一大早,苏凉语就给莫箐打电话,告诉她跟刘笑笑、杜幼婕、张爽去楼上,教师的休息区,要找他们单独谈话。

         莫箐通知了杜幼婕跟张爽一声,就跟刘笑笑上楼了,她们比较关心薄格的身体状况。

         “薄格后背有一片淤青,不过颈椎没事,由于摔下来的时候,用手臂挡了一下,导致手臂有轻微的骨折跟划伤,其他没有什么大碍。”小张老师介绍道。

         两个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她才注意到,薄格的父亲也在,并且在走廊里跟学校领导聊天。

         薄格父亲个子很高,模样跟薄格有些像,年轻的时候肯定是帅哥,由于家大业大,气场也是在的,说话的时候有些愤怒,似乎是在质问学校领导。

         薄格被学生害成这样,作为父亲,会生气也不奇怪。

         小张老师跟莫箐、刘笑笑了解了些情况,就让他们去军训了,倒是杜幼婕跟张爽一直没有出来,到了中午回寝室的时候,就看到张爽的床铺已经收拾好了,东西都空了。

         杜幼婕的东西还在,人却不在。

         到了晚上,还是苏凉语打电话给莫箐,通知她的处理结果:“我去问了老师一下,他说,张爽的处理是被退学了,杜幼婕没被退学,但是也被开出快班去普通班了,转班到八班了。”

         莫箐一听就傻了:“被退学了?!我还没揍张爽呢!”

         “刚开学就被开除,再想找学校都难,听说张爽家里也不是很有钱,还挺困难的,处理得很重了,你就省省力气吧。”

         “可是憋气啊!”

         “你还真是长大了呢,我还以为,你气呼呼的跑回寝室,肯定又打架又砸东西呢。”

         “切,才没有!”虽然没打,却也能让她们终身难忘。

         “是是是,我家小公主最懂事了,这下子你能安心了吧?”

         “以后别这么叫我。”

         “这不是你让的吗?那叫什么,小天使?小可爱?”

         “你肉麻不肉麻?!”

         苏凉语低声笑了一会,声音吹得话筒呼呼作响。

         莫箐不想再跟他持续电话了,直接说了句“再见”就挂断了电话。

         没一会,薄格就给莫箐打来了电话,声音好气又好笑地问:“我说莫大小姐,你怎么跟你弟弟说的啊?鬼哭狼嚎地跑到医院里来,那样子根本就不是我摔伤了,倒像是来给我奔丧的。”

         莫箐一听薄格还有心情开玩笑,这才放下心来,说道:“没怎么说啊,就说你摔伤了,进医院了,我不能回去,让他帮忙照顾你一下。”

         “他一个小屁孩,能照顾什么啊?”

         说来也是,如今莫颜还不到十四岁呢。

         “薄格,对不起。”她突然低低地说了一句。

         “你跟我道歉做什么啊?”

         “如果不是我占床铺,也不会发生这些事情,害得你又赔钱,又进了医院。”

         “你占床铺也是为了我跟笑笑,哪能怪你,再说,谁能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啊?我爸跟我说了,张爽都被开除了,我也不气了,手臂也没什么事,夹了板子,过几天就能拆了。”

         “你离开一天了,今天一个人睡,想你。”

         “你如果真想我,开学帮我抄笔记吧,还有开学以后的作业,我摔坏的是右手。”

         “哦,我还有事,挺困的,先睡觉了,晚安。”

         薄格爽朗地笑了笑,也说了一句:“晚安。”

         “对了,莫颜那小子,随便你怎么使唤。”

         “暖床也行?”

         “那小子睡觉不老实,温度倒是可以的。”

         薄格又是一阵大笑,却没说什么,只是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