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3.去照大头贴
        他们从学校出来之后,就去了薄格家的商场。

         结果,晚上莫箐只请了晚饭,电影是薄格请客,都是预留的一批好位置,毕竟整个电影院都是薄格家的。

         商场里不少商家的老板认识薄格,对待这个小老板,还是蛮客气的,走在路上都有人送果汁。

         几个人还在店里围坐着吃自助餐,薄格就将电影票拿过来了:“是八点二十分的那一场,现在才六点十二分,我们还得吃两个多小时。”

         莫箐接过电影票,找了几张并排的座位,自己留下了一张,挨着她的,给了顾殊。

         刘笑笑注意到莫箐的小举动,直翻白眼,却还是选择了坐在莫箐身边的另外一个位置,薄格坐在刘笑笑旁边,之后是莫颜跟姚倩楠。

         沈少颖看到自己没什么选择了,就只能握住了苏凉语的手:“哥们,只有我们俩相依为命了。”

         苏凉语笑了笑,没说话。

         去取食物的时候,姚倩楠小跑着跟在莫箐的身后,跟她一块拿着盘子挑选食物,同时小声嘟囔:“莫箐你知道吗?你的演技一直十分差,如今连自己都演不好了。”

         莫箐也不在意,继续夹东西:“我从来没故意演什么给你看,只是你蠢,太晚看出来。”

         “你不是最爱苏凉语的吗?既然重生了,就好好珍惜机会,保护好自己这双腿,说不定他还会跟你在一起,也算是弥补遗憾了。”

         “呵。”莫箐听了,只是冷笑了一声,没说什么,明显的,表情变得越发难看了。

         姚倩楠依旧不依不饶的:“你根本不爱顾殊,或许是出于感恩,想在这辈子报答他,却不需要用这样的方法,你可以帮助他事业有成,也可以让开位置,让真正爱她的人跟他在一起。”

         “你吗?”莫箐问得嘲讽。

         “难不成是你这个虚情假意的女人?”

         “姚倩楠,你怎么脸皮总是这么厚呢,你没看出来吗,顾殊他两辈子都不喜欢你。”

         “你只是比我早出现罢了,如果我能比你更早遇到顾殊……”

         “顾殊在遇到我之前的十几年里,又不是避不见市的,他也应该见过不少女生啊,为什么独独喜欢上我,说明他喜欢的是我这样的人,这种类型,遇到我之前,他不会对任何人心动。”

         姚倩楠听到这里,当即抿着嘴,狠狠地瞪着莫箐。

         莫箐又左右看了看,注意到没有其他人,这才凑近了她,跟她耳语:“你知道吗?如果不爱一个人,在啪啪啪的时候,身体会有所抗拒。然而,如果不是顾殊那小子实在太小了,我说不定已经把他睡了。”

         “看不出来,靠脸吃饭的莫影后,突然在意起贞洁来了,跟你拍过床戏的那些男演员,能凑足五根手指了吧?”

         女明星,总是会在这方面被人指指点点,可是,如果真的一点这样的戏不拍,恐怕很难走到巅峰。

         真正的演员,也不会在意这些。

         “姚倩楠你注意到了吗,今天一天,你都在被一群人排斥,莫颜这小子善良,有时还会照顾你一下,可当莫颜在薄格身边的时候,他很难再去顾及别人。重点是……顾殊眼里根本没有你,无论你如何努力,他都不愿意多看你一眼,只是觉得你很烦,所以认清现实吧。”

         “我才不会让你这种女人留在他身边,你不爱他,就不要再伤害他!”

         莫箐简直要骂脏话了,这个女人的脑回路,怎么这么不正常?

         人这一生,还不能有个前男友吗?难道说,跟前男友青梅竹马,相恋五年,之后跟其他的男人结婚了,就是只爱前男友,不爱自己的老公了?

         姚倩楠认定了莫箐不爱顾殊,爱与不爱,只有莫箐自己心里清楚,姚倩楠根本没有发言权。

         她有脑子,不会因为感恩,就跟一个不爱的男人在一起,她要报恩,也有许多种方法,并非只能跟他交往,才能报答。

         她爱顾殊。

         那个在默默陪伴了她那么多年,为了她选择做经纪人的顾殊。那个在她出现困难时,一定会出手帮她的顾殊。那个在她变成残废,还毅然决然娶她的顾殊。那个推着轮椅,带她爬山的顾殊。那个每天夜里,都会抱着她,吻她脸颊,轻声说爱她的顾殊。那个将脸埋在她的腿上,轻声哽咽,哭着说“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顾殊。

         爱上一个人的方式,有许多种,为什么就不许莫箐因为感动,而爱上顾殊?

         “如果你爱顾殊,就别再逼迫他跟他不爱的人在一起了。”莫箐说完,继续夹东西。

         姚倩楠还要纠缠,就看到顾殊快步走了过来,从莫箐手里拿过盘子,问:“你要吃什么,我帮你夹。”

         莫箐立即变成笑眯眯的模样,回答:“这个我还是能自己干的。”

         “拿个东西都这么半天,我们还以为你一边拿一边吃了呢。”顾殊说的时候,瞥了姚倩楠一眼,又问,“你们俩有什么好聊的?”

         “其实我也不想跟她聊。”莫箐笑了笑,又拿出一个盘子来,继续夹菜。

         姚倩楠看着他们两个肩并肩站在一块,不由得一阵难过,当即赌气地说道:“顾殊,我要先回家了。”

         “是莫颜让你来的,你跟他说去吧,你在不在我无所谓。”顾殊说了一句,便握住了莫箐的手腕,“那边有你喜欢吃的海鲜。”

         说完,拉着莫箐就走了,并不理会姚倩楠。

         待两个人回到座位,就听到莫颜说:“姐,姚倩楠跟你说完话,就气呼呼的走了,你是不是在她耳边偷偷哼歌了?”

         “……”莫箐不想理他,明明他唱歌也很难听,还好意思数落她?!

         顾殊坐在莫箐身边,将取来的食物放在桌面上,一边往铁板上放,一边问:“一会吃完饭做什么?”

         几个人开始叽叽喳喳地议论,最后商定去游乐场玩一会。

         这个时候,顾殊已经开始收铁板上烤熟的东西了,一块接一块地往莫箐面前的碗里放,莫颜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然后又看向薄格:“薄哥……”

         薄格也没客气,把自己的碗推到他的面前,莫颜委屈的接了过来,“哦”了一声,开始往铁板上放东西,伺候薄格吃东西。

         沈少颖跟刘笑笑、苏凉语在旁边的桌子,距离很近,却是另外一个烤炉,都是苏凉语在照顾另外两个人。

         沈少颖见了这场面,当即说道:“简直就跟两对情侣带着三条单身狗故意秀恩爱的。”

         听到这句话,刘笑笑特意看了一眼苏凉语,看到他只是垂着眸子,一个劲地吃东西,不由得一阵看不下去。

         等到其他人离开位置,刘笑笑才凑过去跟苏凉语说:“你要是看着难受,就别……再这样了吧……”

         看着自己喜欢的女生跟别的男生形影不离,苏凉语心里不难受就怪了。

         苏凉语听刘笑笑这么说一怔,随后苦笑起来:“顾殊年纪太小了,我怕他照顾不好箐箐。”

         刘笑笑当即捂住心口:“突然觉得有点虐心。”

         “我都没说什么,你也别在意。放心吧,我没事的,死不了。”

         刘笑笑当即叹了一口气,点头说:“行,我不管了。”

         吃完饭,一群人去了游乐场,莫箐一进去,就看中了照大头贴的机器!

         大头贴,有多久没照过这东西了?!

         沈少颖不愿意参与这些,自顾自地去开赛车了,留下几个女生跟莫颜、顾殊、苏凉语,其实他们三个也不爱照相,是硬被几个女生留下的。

         他们几个人,占了三台机器,一会换个人去合影,来回折腾,玩得不亦乐乎。

         一群人都懒得选板式,全部都是一张相纸四张那种板式,背景布随机。

         到了后期,完全是三个女生在折腾,三个男生坐在休息区,聊聊天,喝喝水,拿拿包,偶尔被拽过去合影,之后再出来继续坐着。

         莫箐将顾殊拽进了小棚子里,看到背景是那种杂志封面感觉的,当即要求跟顾殊照一版大气点的合影,就像时尚杂志的那种。

         顾殊无奈地看着她,再看看镜头,总觉得别扭,便抿着唇,微微扬起下巴,双眼微眯,因为是混血儿,长得还特别帅,简单的模样,竟然也十分上相。

         莫箐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跟着仰头,摆出拍摄时尚杂志封面的架势来,按下了手里的确定键,一连四张拍完,只觉得大头贴都拍出了高大上的感觉来。

         她刚要出去,苏凉语却走了进来,推着她进去:“我跟你还没有过合影呢。”

         她当即想像顾殊一样冰冷的拒绝,谁知,刘笑笑也在这个时候凑过来帮着说话,让莫箐有些不好意思拒绝,只能是跟苏凉语站在一起,看着镜头发呆。

         顾殊闷闷地坐在外面,听不到里面的动静,只知道莫箐跟苏凉语在里面,四张相片拍了很久,出来的时候,两个人也都有些沉默。

         打印相片的时候,就发现,莫箐跟苏凉语的照片拍得也很自然,两个人都在笑,笑得那么干净,那么好看,还调皮地捏着对方的脸。

         最后,苏凉语只拿了一张他跟莫箐的合影而已,小心翼翼地放进口袋里,并没有留下看电影,而是直接离开了。

         薄格看着手中的两张即将无效的电影票,一阵叹气,随后问莫箐:“你跟苏凉语在里面说什么了?”

         莫箐依旧在看大头贴,凡是有她的,她都会要一张,紧接着压膜。

         “我跟他,以后连朋友都不是了。”

         “彻底?”

         “嗯,我跟他说,我可以答应合影,但是要求他在没有真的把我当普通朋友之前,不要再跟我说话了。”

         原本还说说笑笑的几个人,这一会,都沉默了下来,看着莫箐依旧在看相片,没说什么,也不能再参与这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