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顾殊的礼物
        莫箐坐在大客车的最后一排,手里一直握着顾殊送给她的东西,表情却有些沉重。

         顾殊送给她的是一管唇膏,原本收到他送的东西,她还是挺开心的,毕竟这是他这一世,第一次送给她礼物。

         送的是一管唇膏,这个在军训的时候也算有用。

         但是她开心不起来。

         她对这种唇膏过敏,而且只对这个品牌,一个水果味道的唇膏过敏,顾殊却偏偏送了这个,这让她不免多想了些。

         上一世的顾殊知道她对这种唇膏过敏,但是那是他们熟识以后。

         有一次演古装剧,取景地点条件恶劣,她的皮肤变得特别干燥,嘴唇也出现了干裂的情况,随便拿来助理的唇膏就涂了,结果,嘴唇肿了起来,且麻麻的。

         其实症状并不明显,只是涂了会让人觉得嘴唇不舒服,没有什么危害,知道她对这个唇膏过敏的人也不多,姚倩楠却是其中之一。

         那时候她跟姚倩楠在同一部剧,姚倩楠还是新人,她的名气比姚倩楠高,以至于她是主角,姚倩楠是配角。那时她还当自己是前辈,姚倩楠是贴心的晚辈,用同一个化妆间,还乘坐同一辆车,自然知道这些事情。

         这让她开始怀疑,顾殊送给她的礼物,是姚倩楠帮着选的。

         如今的顾殊,一名初中生,还没有后来的雷厉风行,也不会拒人千里之外。

         初中生的感情还是比较含蓄的,偷偷谈恋爱的人并不多,以至于追求顾殊的女生还不是很多,有时拒绝了,女生脸皮薄,也不会继续纠缠。

         他也是到了高中,追求者才逐渐多起来的,也许是后期暗恋莫箐不爽,外加追求者多很烦,才让顾殊越来越毒舌。

         姚倩楠也算是一个有些心机的女生,不然那么多演技好的演员,不可能就她脱颖而出了,说她像外表一样单纯,那不可能。

         莫箐脑补了剧情。

         上一次她们两个人通话后,姚倩楠说不定会改变策略,跑跟顾殊说她放弃了,只想做好朋友,旁敲侧击地知道一些关于莫箐的消息,得知莫箐要军训,趁机主动要求陪顾殊一块去挑选礼物。

         顾殊喜欢她,又收到了她送的一罐星星,自然会心中想着回礼的事情,正好莫箐要去军训,他也想要送点什么,姚倩楠主动要求,他说不定会同意,为的只是让女生帮忙参谋下。

         其实莫箐能够确定,顾殊只是单纯地想让姚倩楠帮忙,但是想到顾殊跟姚倩楠在一块,还一起逛了商场,她就心里一阵不舒服。

         尤其是姚倩楠还挑选了这款唇膏。

         上一次电话里,没给姚倩楠留面子,所以她趁机报复吗?

         也正是因为这管唇膏,让莫箐意识到,在她闭关写剧本的期间,的确忽略了顾殊,使得姚倩楠有了可乘之机!

         姚倩楠根本不会因为一个电话就放弃顾殊!

         在莫箐沉默的时候,薄格突然开口问她:“你跟苏凉语吵架了?”

         她刚才还在酝酿该如何还击,被突然问了一句,她有些迟疑,扭头看过去,就看到刘笑笑也在好奇地看着她:“你们俩果然有一腿?你们一块进来的时候,挺引人注意呢,后来也坐一起。”

         在上了大客车后,莫箐跟薄格、刘笑笑三个人坐在了客车的最后一排。

         苏凉语是代理班长,需要处理很多事情,比如去教导处取单子,统计校服尺寸,还有两名请假的学生,需要提交请假表。

         处理完这些,他是最后一个上车的,上车后也没往后去,直接坐在了驾驶席旁边,上楼梯那里需要掰下来的椅子上,那可是特等坐席,观景一流。

         莫箐当即笑了笑,挥手说:“没有,没吵架,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薄格当即扬眉,一脸审视的表情,“你这么说,我反而觉得你们的关系比吵架还严重?”

         莫箐不解:“何以见得?”

         “我认识你跟苏凉语也有三年了,如果是以前,你一定会第一时间表现出你对苏凉语的所有权,而不是一路上都不怎么交流。还有,苏凉语那忠犬的程度,就算跋山涉水,也会到你旁边坐下,结果直接在前面坐了,这也不正常。”薄格分析道。

         刘笑笑则是在旁边一脸八卦地问:“你们两个果然有一腿?!欸,挺帅呢!阳光大男孩,一看就招人喜欢。”

         “也不算……”莫箐苦着一张脸,将唇膏放进了书包里,随后回答:“我喜欢上别人了。”

         “那个顾殊?”薄格又是一针见血。

         “我的天啊,你是名侦探柯格吗?”莫箐震惊了。

         薄格却极为不屑,翻了一个白眼:“你太好懂了,看到顾殊之后差点欢呼雀跃,扑上去咬一口,那模样谁看不出来?”

         刘笑笑再次接话:“其实我看到那样的帅哥,也想扑上去咬一口。”

         莫箐当即被刘笑笑逗笑了,还对她亮出大拇指来:“英雄所见略同,我家顾殊帅吧?”

         “帅!必须帅!从窗户往外一看,我第一眼还当不良少年呢,金褐色的头发,再一看,我的天啊,金发碧眼的小帅哥,不过能看出来,是个混血,有点中国人的样子。真还别说,混血儿大部分都长得挺好看的,要立体感有立体感,要东方人的细腻有细腻,绝了!”刘笑笑对顾殊赞不绝口。

         其实刘笑笑招人喜欢,还有一点,就是她花痴归花痴,但是对朋友喜欢的男生,绝对是没有半点逾越,当着朋友的面,也跟其男朋友很有分寸,私底下更是没有半点联系。

         她是那种劝和不劝分的人,什么事都做和事老,还帮着说好话,绝对不会落井下石,也很会烘托气氛,这也是谈恋爱多了,情商高的一部分。

         “你以前不是说顾殊娘炮吗?”薄格又问了一句。

         “我说过?”

         “嗯,太瘦了,还好看得像个小姑娘。”

         “哦……好像还真说过。”

         刚认识顾殊的时候,顾殊是一个纯正太,白白净净,个子不高,金发碧眼的,长得好看,人也不爱说话,比她都淑女的样子。

         那时候莫箐总觉得,她跟顾殊说话,顾殊都会脸红,干脆就不好意思过去说话了。

         “你喜欢就好,虽然我觉得,苏凉语也不错,对于顾殊我不了解,你自己看着来吧。”薄格这样说道,“反正他敢对你不好,我就去揍他。”

         其实薄格对莫箐的感觉,挺自然的,就是一个无话不说,几个月不联系,难得碰一次面,关系依旧很好的那种朋友,不玩虚的,关心实实在在的。

         莫箐喜欢谁,她不会参与,顶多就是问问。

         如果莫箐跟男朋友出现问题,也是那种不管莫箐是对是错,也无条件站在莫箐这边的那种“无脑护亲友”。

         所以莫箐突然变心,薄格也只是问两句,没帮苏凉语说话的意思。

         其实她这两个闺蜜,风格挺分明的,每次莫箐跟男朋友吵架,都是薄格帮着莫箐说话,训斥她的男朋友。然后刘笑笑两面当好人,帮着说话,看似不偏不倚,其实就是劝男生让着女生,赶紧给莫箐道歉。

         回想起来,莫箐真是被惯坏了。

         身边有两个好闺蜜护着,还有苏凉语宠着,顾殊一直默默地保护着。因为长得不错,演艺事业也发展得不错,这也使得她一瞬间跌入深渊后,会长时间一蹶不振。

         转而刘笑笑又开始羡慕:“你可真好啊,有个不错的前任,后续目标也很帅,我却连个初恋都没有呢。”

         上一世,刘笑笑的确恋爱过很多次,但是由于几次倒追没成功,导致她的风评不太好,这也让莫箐十分气恼。

         这一回,莫箐居然做起了军师:“男生都挺贱的,你知道吗?你越是主动靠近他,他越不珍惜你,顶多是你追求他,他觉得很有面子,该不答应,还是不答应。男生大多不矫情,可以就是可以,不可以就是不可以,所以暗示过,没戏,放弃最好,不然就是自取其辱!”

         “嗯,你这话说得对!但是,你有资本啊,长得好看,我这种普通的女生,哪有什么资本,只能靠真心感动男神。”

         “你胸大啊!”莫箐回答得理所当然。

         刘笑笑:“……”

         “谈恋爱这个东西,还是得慢慢来,欲拒还迎,欲擒故纵,等你有目标了我教你。”

         “真的假的?你很有经验?”

         “你看我跟顾殊,眼看着都要成了,我也没跨出下一步,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太轻易得来的,不会被珍惜。”莫箐这样说,也是因为当年顾殊就是暗恋了她那么多年,才会对她格外珍惜,如果一追就追到了,说不定没多久就分手了。

         当然了,这只是莫箐的猜测罢了,她从不怀疑顾殊的真心,只是更想好好经营这段感情。

         这一世,她也不会让顾殊等很久,毕竟,上一世已经让他等了那么长时间了。

         另外,还有一个姚倩楠惦记着呢!

         “不过你可得抓紧了,那么帅的男生,肯定有不少女生惦记呢,万一你这边矜持呢,那边就有个不矜持地给拐跑了呢,越优秀的男生,越该先下手为强!”刘笑笑依旧是她主动的套路。

         莫箐叹了一口气,这种事情很难一瞬间就改变,还是见招拆招吧。

         于是她跟刘笑笑又说了几句,就优哉游哉地朝车外看了。

         车窗外已经到了农村,有高低不一的平房,还有大片的田地。

         很快,她就是一惊,脑中想起了什么来,越是回忆越是觉得思路清晰,竟然有些坐不住了。

         这是发财的捷径啊!

         以前怎么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