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巨大的商机
    大客车需要去郊区的军营,路过乡间苞米地,也很正常。

     正是因为路过这里,莫箐才突然想到,这里未来是一片高尔夫球场,且在周围盖起了别墅区、度假村。

     这里并非什么商业区,却也是发展很好的地界。

     原本这里客车并不方便,只有一辆车,还是每天只有几趟,七点后就没车了。

     农村私家车也少,大多是自行车,或者拖拉机,上下坡路多,导致出行十分不方便,加之路不好,更让这里远离了市区。

     正是因为这份远离,才让这里火起来。

     当城市越来越繁华,高楼大厦越来越多,人们就开始向往原生态。

     这里远离城市,环境保持得很好,加之附近有一条湖,还是没有污染的,水可见底,更加增添了可观性。

     在2008年的时候,借着奥运会的光,这里跟着一块修路,拆了不少房子,将主干道一路直达到这里,还修了附近的高速公路,拐个弯,走一段就到这里了。

     后来这里还是一条地铁线路的终点站。

     交通便利起来,加之风景优美,不少开发商看中了这里。

     首先,是一所建筑大学在这里买了地,建了一所大学。

     随后就是高尔夫球场,最后就是别墅区跟度假村。

     盖这些都要跟这里的村民买地,听说,那时候这里动迁,一平方米给了六千元,听着不多,但是,农村地方大,院子也算钱。

     如果是耕地,就更贵了,一亩地好像是三万八。

     这是能赚到的,看似不多,但是对比强烈,因为买的时候便宜,买个八十平方米的房子,送三百多平方米的院子,所有的一系列下来,如今一万多元就能买下来。

     也就是说,花一万块钱买的房子,二百多万卖出去。

     如果她的剧本卖出去了,就按一集一万算,二十集的电视剧,也能有二十万,扣税之后,也能买十几个这样的房子……

     发了!

     绝对发了!

     她原来的想法太简单了,居然想着买居住的房子!房子哪有地皮赚钱?

     2005年的房子,也有两、三千一平米的了,就算2015年卖出去,也就一万多一平米,哪有这个赚得多?堪称投入小,利润大!

     她在农村买房子,虽然租出去,一个月也就几十块钱的房租,甚至只能空着,但是买田地,可以租出去让他们种,这个租金有多少她不清楚,也能赚一点。

     越想越激动,她都有些坐不住了。

     干嘛要军训啊,真耽误事,她要写剧本!她要买房子!

     一路心情澎湃,让她脑子中的剧本剧情更加丰富了,恨不得到地方就用小本子,将脑袋里的东西罗列出来。

     到达军营,就是分宿舍了。

     他们的军营宿舍条件十分艰苦,就好似用教室大小的房间,临时做出来的宿舍,摆着几排床铺,上下铺的,粗略数一下,一个屋子竟然能住二十个人。

     床铺上下面是草席子,用麻袋一样的东西包着,不少地方已经磨漏了,漏出稻草来。再上面一层是绿色的军用毯子,不过看起来并不干净。

     上铺的条件就更让人觉得难受了。

     下铺还能挂蚊帐,上铺则是没地方挂。外加上上铺没有梯子,只在床的一侧有一个小铁板,想上去,只能踩着下铺的床边,再踩着那一块小铁板,直冲上去,身手不够灵活,或者腿短,想上去都难。

     所以肯定有女生为了争抢好些的位置吵起来。

     所谓的好位置,就是靠着墙壁的床铺,尤其是下铺,相对好些,其他的床铺两面通透,让人觉得不舒服。

     尤其上铺,只有一面有挡着的栏杆,另外一面是空的。

     莫箐有着上辈子的经验,知道了宿舍号码,拎着行李箱狂奔上了楼梯,一进去,就将行李箱按在了一个床铺上,紧接着,坐在相邻的床铺下铺。

     这两个床铺都靠着墙壁,并排连着摆的,离门也远,算得上是屋里最好的位置。

     薄格所有的行李,只有一个牙刷,还放莫箐包里了,此时也只是背着莫箐的书包,所以也算轻松。跟着莫箐上了楼,看到她占床位觉得有意思,也跟着坐在了她放行李箱的位置,让别人知道这里有人了。

     其他的人没有莫箐这样的先见之明,各个都拎着行李,行李箱里大多放了被褥,很是沉重。军营里也没有电梯,只能徒步爬上三楼,艰难地进了寝室,看到这种环境都有些受不了。

     有的学生去跟老师抗议了,有的则是赶快进来,找个床铺就开始整理。

     原本刘笑笑因为她们两个人没等她,她独自拎着行李箱上楼,还有些不高兴,进来后就看到她们已经帮自己占了床位,这才笑了起来。

     “我跟薄格住一张床,你赶紧把这个床铺收拾了。”莫箐见刘笑笑过来了,就起身到了薄格身边,准备收拾床铺,谁知刘笑笑还没过去,就有人远投,将行李丢在了莫箐原本坐着的床铺上。

     三个人都愣了,随后就是不悦地看向了那个人。

     那人被三个人同时盯着,依旧面不改色,还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说道:“你后过来的,就住上铺吧。”

     其实过来的这个人,莫箐认识,跟她们是同一个初中部上来的,在初中的时候,就挺霸道的。

     能来英帝高中的学生,除了学习很好的学生,大多是家庭条件不错的,像这位杜幼婕,就是一位千金大小姐,家庭条件特别好,属于那种从小娇生惯养,盛气凌人,鼻孔朝天的人。

     杜幼婕家里是开4S店的,上学放学也经常是好车接送,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是名牌,不像莫箐,如今脚上穿的,还是专卖店二百块钱一双的运动鞋,也算是世界名牌,但是在杜幼婕眼里,就是地毯仿品一样不值钱。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刘笑笑直接嚷嚷起来,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我怎么了?你喊什么啊?显摆你嗓门大吗?”杜幼婕依旧是那盛气凌人的态度,说着已经过来了,坦然地拉开拉链,从里面往外面拿东西。

     薄格走过去,双手环胸,看着杜幼婕,压低了声音命令道:“把行李拿走。”

     “我凭什么拿走,我过来的时候,这里没人。”杜幼婕回答得理直气壮。

     “那只能说明你眼睛瞎,把行李拿走。”薄格说着,已经走近了杜幼婕一步。

     杜幼婕也有些慌了,却还是凭着一股子倔强,强硬地回答:“我不拿能怎么样?薄格,你少跟我装!”

     “我再说最后一遍,把东西拿走。”薄格已经有些生气了。

     “不拿!”这一次,杜幼婕已经开始喊了。

     薄格冷笑了一声,直接走过去,搬起杜幼婕的行李箱,到了窗户边,顺着窗户将东西扔了下去。

     杜幼婕立即就发疯了,先是扶着阳台向下看了一眼,回过身来就要打薄格的巴掌,却被薄格握住了手腕。

     “你知道我的那个箱子有多贵吗?你知道我里面放着的东西有多贵重吗?”杜幼婕咬牙切齿地问。

     薄格依旧是刚才那冷傲的态度,嘲讽地笑了一声,随后回答:“多少钱我都能赔得起,但是,你的臭毛病我惯不了。”

     说着,松开了杜幼婕的手,顺带着,还往后推了她一下。

     再转过身,就用大拇指往后一指,对刘笑笑示意:“收拾床铺,床上那个破玩意看不顺眼就扔了。”

     刘笑笑都看傻了。

     原本,在薄格进教室的时候,她就觉得这个人太冷淡了,拽拽的,不好交往,路上也一直跟莫箐说话,不敢跟薄格搭话。

     结果在这瞬间,刘笑笑差点爱上薄格了。

     太帅了!

     男友力爆棚!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帅的人是个女生?!

     刘笑笑恨不得冲过去捧着薄格的脸亲一口。

     杜幼婕干脆被气哭了,转身就跑出了教室,也不知道是跟谁告状去了。

     刘笑笑赶紧拖着行李箱过来,到了薄格身边道谢,接着将杜幼婕床上的东西放在了窗台上,自己则是收拾起床铺来。

     莫箐一直环着手,看着她们,突然觉得两个人之前的生疏完全没了,以后她们三个,就能彻底成闺蜜了。

     至于薄格,她不担心,如果薄格不帅,以后也不会是国民老公啊!

     如果说杜幼婕家里是暴发户,那么,薄格家里就是真土豪。

     第一次去薄格家里,看到薄格家的别墅时,莫箐都有些傻眼了,后来才知道,薄格家里是市中心商业区的龙头老大,一座商场都是她家的。

     繁华的地段,开着本市最红火的商场,地下一层是超市,一到四层是精品鞋帽衣服等,五层是游戏场所,有KTV、旱冰场,□□,六楼是电影院。

     一年能赚多少钱莫箐是不知道,反正在她重生的时候,薄格家里的产业,已经到了各地盖写字间出租,周边城市开连锁,进军全国各地房地产的程度了。

     莫箐也不是因为薄格的家庭条件才跟她成闺蜜的。

     两个人关系刚好的时候,莫箐对这些一无所知,后来才慢慢知道薄格家里十分有钱,却不知道具体情况,高中才去了薄格家里做客。

     刘笑笑就是家庭条件一般的女孩子,来英帝,就是奔着不用学费,还有奖学金才来的,她也是后来自己赚了钱,攒钱整容的。

     整理好床铺,刘笑笑开始看着莫箐的蚊帐发呆:“我没准备这个……”

     “如果能三个人睡一张床,我肯定带你一个,我这里有花露水。”莫箐开始在包里翻找东西,将花露水跟蚊香都找了出来。

     这个时候,屋里抱怨声连连,还有人在商量着换床铺,却不像之前莫箐她们闹得这样厉害,这让刘笑笑看了半天后感叹:“我们这位置真不错。”

     莫箐凑过去,跟两个人小声说:“这下面有个插口,可以充电,别跟别人说。”

     三个女生立即兴奋起来,就好像一起做了什么坏事,得逞了一般地得意。

     不过没一会,杜幼婕就带着小张老师过来了,后面还跟着苏凉语,他的手里还拿着杜幼婕的行李箱。

     他看到莫箐后,对她耸肩,示意他也没办法帮忙,顶多是个帮着拿行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