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又见好闺蜜
    莫箐当年有两个闺蜜,一个是从初中就关系不错的薄格,一个是高中开始认识的刘笑笑。

     刘笑笑并非多漂亮的美女,圆脸,脸上肉肉的,大大的眼睛,睫毛浓密得好似涂了眼线,鼻梁并不高,反而有些塌,却有着性感的嘴唇,外加白皙的皮肤,整体看起来颇为讨喜,是长辈喜欢的“福气”脸。

     刘笑笑最大的特色,就是胸大。

     非常大。

     大的莫箐望尘莫及。

     莫箐的胸到成年也只有B,成名后靠各种胸贴、罩杯,才能硬挤出一条线来,不过女生一眼就能看明白,那是怎么回事。残疾后身材胖了些,勉强到了C,其实也填不满罩杯。

     但是刘笑笑的胸有D,而且形状特别好,手感也……咳咳。

     让她觉得刘笑笑胸大的理由就是,刘笑笑身材并不胖,顶多算得上丰腴,是男生喜欢的那种“肉肉的”身材,偏没动过手脚的胸,就是那么招人恨。

     她是脸招仇恨,刘笑笑是胸招仇恨,薄格是身高招仇恨。

     其实刘笑笑的长相、身材放在欧美,那是美女,然而,放在喜欢尖下巴的中国,就不行了。

     其实她跟刘笑笑在上一世,最开始有些不对付。

     刘笑笑有些花痴,对谈恋爱十分向往,整日里的业余爱好就是看帅哥,这也是这个年纪少女常有的心情。记得军训后不久,她就开始倒追一个男生了,是谁莫箐记不清了。

     那时候的莫箐年轻气盛,总是看不惯刘笑笑,刘笑笑也看不惯她,觉得她很装|逼,恨不得鼻孔朝天的走路。

     结果,一次班级里大型的波动,让她们俩同仇敌忾,就此成为了闺蜜。

     说来也幼稚,就是一班的学生瞧不起二班的学生,说二班是平均水平比一班低一个档次的,二班的学生听了,肯定心里不舒服。

     运动会的时候,接力比赛,一班的一名运动员撞掉了二班运动员手中的接力棒,让二班成了最后一名,就此结仇。

     那时候,一到下课,一班跟二班就容易在走廊里吵架,互相嘲讽。

     期间,她们两个人最为积极,两个人脾气都十分冲,点火就着,也不肯吃半点亏,谁也拦不住。

     莫箐还跟刘笑笑一块买了一挂鞭炮,在晚自习的时候,点燃了扔进了一班教室里,吓得一班屁滚尿流,她们俩人也因为这个一块写了检讨书。

     这可是革命情谊,感情自然深!

     刘笑笑也的确厉害,高中三年就交了四个男朋友,到了大学更是离谱,莫箐那时候工作忙,都没见全过她的男友,记忆里只见过六个,听说还有更多。

     后来毕业了,刘笑笑去整容医院做了整形,垫了鼻子,削了下颚骨跟颧骨,割了双眼皮,还弄了脂肪填充,整完容以后,看着就好似一个少女,别提多漂亮了,反正跟哪个网红少女站一块,都像双胞胎。

     就像刘笑笑说的,宁愿美得让人脸盲,也不肯丑得很有特色。

     代价就是,让别人开始怀疑,她的胸也是整过的了。

     不过,再放荡的女人,都有让她收敛的男人,后来刘笑笑结了婚,嫁给了一个算是事业有成,人格魅力更足的男人。

     她重生的时候,刘笑笑的儿子刚满月,她还没去参加呢。

     想到这里,她突然心中升起一股子暖意来,当即对刘笑笑打了一个响指:“有机会带你去认识他们俩,我们初中部直升上来不少帅哥,我认识大半。”

     “真的?”刘笑笑当即来了精神,还特意换了个位置,坐在了莫箐前一排,就此跟莫箐聊了起来,聊天的时候还时不时看苏凉语一眼,八成觉得她跟苏凉语有一腿。

     苏凉语听着莫箐跟刘笑笑热火朝天地聊着其他帅哥,一阵汗颜。

     她们说的那些,都还没顾殊、莫颜帅,也不是他自我感觉良好,而是……有些真的还不如他帅呢!顶多算得上长相端正。

     这个时候,一名身材纤长的女生走了进来,扫视了室内一眼,最后走到了刘笑笑身边坐下,回头用手指敲击桌面,说道:“我什么东西都没带,去军训了用你的。”

     “没问题,不过被子我只带了一个,我们得一被窝了。”莫箐又见到一名年轻时期的闺蜜,不由得两眼放光,答应得极为爽快。

     “也行吧。”女生回答了一句,就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这个冷冰冰的女孩就是薄格了,莫箐另外一位闺蜜,性格属于不喜欢交际的那种,以至于薄格跟她关系这么好,整个暑假也没有一通电话,也没见一次面。

     薄格个子很高,身材消瘦,甚至没有一点胸。

     薄格属于吃不胖的女生,其实食量很大,还不挑食。而且,个子也高,毕业的时候,身高有176厘米,莫箐都得抬头看薄格,最恨薄格穿高跟鞋。

     薄格有些像新疆的女孩子,轮廓很好看,眉毛有些浓,眼睛也很大,眼窝很深,鼻梁很高,嘴唇薄薄的,跟莫箐的甜美长相不同,她的长相更加……帅气。

     没错,是女生中的那种帅气,性格也酷酷的。

     她上学的时候,很迷薄格,觉得自己就是狐假虎威的纸老虎,遇到事真上的反而是薄格。

     到了后期,薄格也成了模特,国际知名,还被称之为国民老公!

     想起了什么似的,莫颜又叫薄格:“不行,你一会得买个牙刷啊,我不跟你用一个。”

     “我都没嫌弃你。”

     “可我嫌弃你。”

     薄格当即“啧”了一声。

     这个时候,莫箐已经开始介绍了:“我呢,叫莫箐,我身边这位是苏凉语,算是我们班的第一名吧。这位呢,也跟我们一个初中的,叫薄格,我们大家都叫她薄哥。”

     刘笑笑先是围观了一会,总觉得自己的颜值跟这三个人不是一个档次的,但是颇为喜欢莫箐的性格,便也自我介绍了:“我叫刘笑笑,算是我们班的第三名。”

     莫箐居然忘记了,这个花痴刘笑笑,还是个学霸来着,全学年组第六名,不像她跟薄格,学年组九十多名的位置晃悠。

     当年,她进了娱乐圈,到了高二成绩就下去了,高三更是惨不忍睹。

     可是她成名了,成了学校的招牌,学校也没给她换班。

     教室里闹了一会,班主任就上台讲话了。

     她还记得班主任,是个挺热血的小伙子,励志要让他们班的成绩超过一班,而且护短护得厉害,每次班级里的人闯祸,他都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别的班的欺负了自己班的,他恨不得亲自过去吵架。

     那时候,班级里的学生都特别喜欢他,尤其是一、二班互相看不顺眼的时候,觉得这个老师帅呆了。

     那一年夸人的话,还是:“帅呆了酷毙了,简直没法比喻了。”班级里的人没少这么说老师。

     莫箐想起这句话,一阵恶寒啊。

     他们当年的老师里,还有一位教政治的老师,也姓张,是教导主任,学生们叫他张老师。

     他们这位班主任也姓张,以至于学生们都叫他小张老师,男生里爱闹的,私底下都叫他小张,还挺亲切的。

     小张老师先是讲了一遍班级的规矩,又说了些军训时要注意的事情,接下来,就让学生们自我介绍了,她也趁机重新认识了一遍自己的同学。

     有的时候,一个人上台的时候,她当即恍然大悟。

     他是那个谁!毕业后做了投行精英,赚了不少钱,还拉过赞助商,投资过她一部戏。

     这个人她也记得,后来考上了B大,不过毕业后就没联系过了,不知道后来的情况。

     还有些则是……自我介绍了之后,她也不记得了。

     幸好是高一,让她不记得这些人,也不显得很奇怪。

     临走时,小张老师说:“先让苏凉语同学做代理班长,他在初中的时候也是学生会主席,应该能处理好班级事务。”

     苏凉语也在这个时候站起来,让众人认识一下。

     不得不说,当年的苏凉语,确实挺出色的,学习好,长相好,性格好,而且在学生会里混得不错,老师们都喜欢他,使得他跟莫箐暧昧了六年的时间,老师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就连当年两个班级闹矛盾,苏凉语也是和事老,表面两边不得罪,实则时不时就暗示老师,是一班先挑事,二班被逼无奈,这也使得教导处的老师也看不上一班的学生,觉得一班的学生太傲气。

     处理好了这些,一行人跟着老师一块,带着行李箱去大客车那边,准备去军队。

     出了教室,莫颜就屁颠屁颠地过来了,帮莫箐提行李箱,看到薄格,当即低头哈腰地问好:“薄哥,有什么需要小弟拿的没?”

     当年,莫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薄格,总觉得薄格有种黑|社|会老大的气派。

     “我都用你姐的。”

     “这好办,我给我姐拿东西,就算是帮你拿了。”莫颜开始卖乖。

     薄格轻声“嗯”了一下,然后抬手摸了摸莫颜的头,莫颜高兴得眼睛笑成一条线,就差长出一条尾巴来,跟薄格摇尾巴了。

     顾殊原本也想凑过来,跟莫箐说两句话,却发现涌出教室的这些学生都在看他,他立即开启了装酷模式,板着脸,一路上都只是跟着一行人走,眼睛却盯着莫箐看,从未移开过。

     直到莫箐即将上大客车了,他才叫住了莫箐,往她手里塞了一个东西,扭头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