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遇刺
        前方有一次出现障碍物,只是这一次,情况显然不同!

         马车里的画烟疼惜自己的伤口,这已经是第二次着劫难了,不算上傅靖掐人那次!只是画烟也感觉到了这次情况紧急。这次是马儿嘶鸣,还仰起了前脚,弄得个马车倾斜十分严重。

         画烟好不容易从晕中脱离出来,这次的震荡显然让画烟只剩下痛了。

         但是现在画烟顾不得痛了,她感觉到外面的安静,隐约偷着股杀伐之气。不要问她怎么感觉出来的,她们此刻在林子里,依稀是傍晚,外面诡异的安静除却是鬼神让人感觉到恐惧,那就只有杀手让人感觉恐惧和戒备了,显然是后者!画烟相信世界有鬼神,但是她不相信鬼神可以随便出没!

         而且,小说中都不这样演,遇刺是重头戏。没想到今天让她碰见了。她都不知道该害怕还是紧张还是欣喜?貌似是好奇和欣喜多一些。她觉得她可能是个变态。遇见这种事还欣喜。她安慰自己,这是由于没有看过的缘故。

         她掀开帘子一角。偷偷瞥一眼眼前的情况。如她所想,面前就是一堆黑衣人。个个只露出了一双眼睛。但是那双眼睛都透着杀气。画烟没有了那股欣喜有的却是,一丝害怕,因为她明白了这是真的,这里真的会有一场血战,而结果可能就是生命。

         不期然目光与马上的女主对上,他却是一份英姿飒爽的样子,也一脸镇静,是真正的那种镇静。画烟吐槽,不愧为女主,看见眼前的场景连眼睛都可以不眨一下。而画烟你看出了女主眼中的那一份潮弄,是为自己眼中的害怕吧!她没有掩藏这种害怕。

         而柯良所想,也确实是嘲弄这位千金大小姐。他看不起那些娇弱的小姐。一个个语气娇滴滴的。只会依附男人办事。但是依附男人的最后必将自食其果。他都不想掩饰这份嘲笑。因为实在太可笑了!他就是怀着这种心情的。

         容不得画烟现在多想,那些黑衣人连话都没说一句便提剑杀了上来,画烟想,这些护卫,家丁战斗力都是渣渣,果然她不是女主,连装备都那么差!这样黑衣人一上来,恐怕最惨的就是这些家丁护卫了!

         画烟不再多做犹豫,大喊了一声:“跑,快跑!”

         这句话只会让在场的所有人感到汗颜,是个郡主不是武艺超强吗?现在怎么会说这样一句话!一旁正戒备的秋水秦嬷嬷也差点踉跄一步,郡主敢杀玲儿菇凉,敢浴血归来,敢一刀手打晕将军,现在竟然说这话!

         画烟看到一行人愣住,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好吧,她也才记起来原来她是应该有武功的,然而她真的不会啊!

         而柯良现在更是无语,这些个大家小姐,可永远是那么娇贵,也那么胆小,遇事永远想逃跑,亏得看着一行人的样式还充满武力值。

         画烟这里明白是明白她错了,可是难道还有补救的办法?况且看着这些黑衣人一步步靠近。真有种玩心跳的感觉。自己怎么样做才能拥有原主的武功。她也不想坐以待毙。她感觉死亡靠得越来越近。那些黑衣人就预示着死亡。

         画烟还没有等到她尖叫的那一刻。另外一群黑衣人加入混战。显然,后来来的这一群黑衣人是自己人。当遇到碰撞发出格外响的声音。我说的杀猪人再用两把刀在霍刀!马上,画烟就看到有人,带血了!黑色衣服其实看不出什么血迹。但是那划破的衣服去十分明显。从那一面慢慢流出鲜红的血液。画烟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的伤口,是那样的痛!只是他也知道这场杀戮在所难免!有人想要她的命。她不知道是不是和给她伤口的那些人是一伙人?

         她紧张的看着这场战斗,她虽然看不出这些人哪些还是自己?只看见刀在挥舞着,明晃晃的有些刺眼!她自是祈祷自己这方的人可以获胜,但也无法忍受越来越多的伤口血液蔓延,但是她知道她阻止不了。已经压抑住的呕吐再次涌了上来,这次胃里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嘴里全是酸味,干瘪瘪的泛着一股恶心!画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场景,仿佛是自己逼着自己看似的,她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她有一种预感,她还会遇见!她讨厌穿越,也许这赋予了她生命,但是她讨厌破坏原有的情节,也更讨厌面对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本不属于自己的痛苦,还有自己或许永远不必经历的经历!

         画烟意识到了女主角也在,她向女主望去,她想寻求一种安慰,一种同为穿越女的对待,她这样望过去,只能看见女主的侧脸,他也在一家不眨的看着现场,眉头并没有皱起来,是在这一种审视的眼光去看待。一点也看不出他的难受。或许他真的一点都不难受。那些人原本与他无关。在他看来,或许只有自己和他人两种概念。而那些人无疑都是他人。所以他只是冷静的看着,本没有其他念头。

         画烟几乎忘了他的身份了。他是女主啊,他怎么可能有那些不该有的情绪,他是女主。他本该运筹帷幄。这才这才符合所有的设定。

         画烟也忘了,女主永远是能化险为夷的。今天这种情况,他们应该能顺利通过,或者说有女主在他们必然能安全无碍。这些来救他们的黑衣人,想来也与女主有关系。或许她不必担心那么多。她们不会怎么样的!

         可是面前的死亡让她怎么也不能安定下来。真实的死亡。她是多么害怕死亡啊!这是她感觉到一些悲痛,不同于平时的打打闹闹的那一分狡黠与揶揄。

         她总要面对这些的吧!这只是,这个世界给她上的第一课吧!她得面对。她也得尽一些办法,要最少的牺牲量,在以后的时光!还有她要找回她的武功。不对,那并不是她的武功。她应该想的是她要练好武功。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虽然只和这里的人相处了几天。但是对待对自己好的人,她决不能让他们受到伤害。她没办法和女主一样,或许得到某一个机遇就能得到武功。她得重头开始练。有些东西或许不能去比,但是去努力争取还是可以的!而且她不想穿帮,万一因为人不对,来个杀人灭口,岂不可怕,她了解真正的死亡。

         而面前,像是印证了画烟心里想的一样!要来他杀他的那群黑衣人失败,地上满是他们的尸体,竟没有一个活口,最后存留下来的那个人,瞬间咬舌自尽了!这是这样的一个组织啊,真是神奇又可怕!而来救场的那些黑衣人,本来也是想询问那个活着的人,想要问出,背后的指使者是谁?可惜无法如愿,也就速速带着尸体撤离了。

         这场战斗没有持续多久,若不是地上的是尸体的血迹,会让人以为这里根本没有过战斗,或许只是一场梦,然而地上是有血迹的,无不暗示着这里发生过什么,无可逃避!

         “呕”这一次,画烟再次呕了出来,空气中再次有了难闻的味道,以及车沿边再次有了让人不忍直视的东西。

         只是这次,每个人心里浮起来和之前不一样的想法。其实郡主刚来只有半年之久,这里没有人知道她面对尸体是怎么样的表现,所以没有人怀疑,至于曾经的,他们只知道言郡主很冷,与现在大不一样,但是遭遇了点什么,总会让人改变。

         他们心中没有了吐槽,任谁看见尸体都是受不了的,秋水和秦嬷嬷脸色也变得很苍白,秦嬷嬷好歹也是见过大世面,会好些,秋水却是在宅子里,只见过鸡血,鸭血,猪血,只见过死鸡,死鸭,死猪,这人血,人的尸体也是头一回!虽然她也是学过点武功的,但是毕竟没有杀过人,所以郡主的表现让他们难得的有份认同感,郡主只杀过玲儿菇凉,自嵩山下来,哪里还见过这场面!

         只是众人不知道,画烟不知道,上官言是见过的,而且还是她亲手杀出来的,她那时也恐惧,害怕,但是看见傅靖,一切负面情绪都压了下去,她只要傅靖活下去!

         当然,他们当中柯良的心情没有什么变化,作为一个他们当中的外人,他当然一直保持着一种看法,而且在看到画烟吐了是心情更胜。若是第一次是他的错,那么现在,就是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姐造成的,空气中的味道当真难闻!

         一行人整顿后,带着各种的心情再次出发了,他们再怎么样还是需要到达一户住处,是公主的庄子!而那庄子,还在不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