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赴边疆
        画烟迷迷糊糊在车上,她都开始庆幸她活着,伤口没少给她添乱,又晕车,这一路伤口发炎,发烧什么的一起发生,本来半个月的行程被拖到将近一个月,画烟感觉自己死去又活来,简直感受到了世间极致难受,问世间难受几何,去坐坐马车!都这样虚弱的情况,画烟还有力气调笑自己,真是连她都佩服自己。

         又觉得穿来这些日子剧情跳的好快,一会儿垂死,一会儿寺里拜佛,还没过多久,就前往边疆,这样的进度,连以前演戏的时候都没那么快,而她,收获自己本身的信息太少了,这样的无知让她觉得她像砧板上的鱼,任谁都可以宰割。

         她总觉得她来错了时候,又好像以前剧情不是这样发展的,可是,该死,谁可以把那本叫剧本的书拿来。

         路途中,大部分清醒时,她也会分析自己的身份,她还能记得他离开时她的身体的父母来见她时的那种奇怪的感觉。

         她还记得那时场景。

         那时她的父亲确实是兴奋,好像得了件宝贝一样,兴奋只是一点,还有那诧异,难道自己喊他是件奇怪的事?她开始琢磨那时他们的话语和动作。

         “言儿啊……”墨钦有些哽咽,也像一直坚持什么得到了回报。

         而她的母亲隔了长久的沉默,然后打断了这份纠结复杂的气氛,但是,似乎,母亲也有什么放了下来,她的呼吸几乎不可察觉的放慢了一些,应该连她自己也没有发现仿佛放下了她身上的一根羽毛。

         她的语气却是很自在那种感觉,她说:“怎么这般打扮,秋水,你还不去拾掇拾掇!”没有温情的语气,但是在僵硬中也透露出点不一样的东西,这是很久没有交谈过,不知道怎么面对的感觉。

         后来关门,再次开门,画烟觉得这次她的母亲表情深沉了许多,没有刚才的微小失控,她或者有种错觉,之前她的母亲就是这样的。

         “你要去边疆了,多久走。”表情没有微动了,是种淡漠懒散的姿态。

         “朝云!”她的父亲疾呼,想说什么又欲言而止!看起来的感觉好像她与母亲有矛盾,而她的父亲在调和,他分明感觉到她父亲的痛心。

         还有些片段的信息不在那么强烈,整个谈话,她的母亲都有一种姿态,一种万事都不经心的姿态,而这个父亲俨然成了调和剂,语气很关怀,可以看出,她很爱她的妻子和孩子,但是她的母亲,难道不爱她的孩子吗?又没有什么尖酸刻薄,没有什么讽刺话语,只是任何关心,但是,为什么,好像是那身体本身的感觉,感到了那爱,明明这个母亲什么也没表示。

         她也记忆深刻与她那弟弟的最后几次见面,没有什么话语,但还是感觉到了他对自己的不喜欢,甚至,也对母亲不喜欢。画烟记得她有问过秋水为什么明明去练武场可以走一条近路,为什么会绕道她这边来,这也是她和她弟弟见面的契机,而且他不是讨厌她吗,仍然会走这边。秋水简单的回答一句:“习惯了吧,而且正路会路过主屋。”而早晨她父亲会上早朝去了,屋里就母亲和侍仆。

         她分析出来她她确实初来这个家,或者说,这个都城。那么她可以任性点,脾气自我一点,她也只知道原身的一点点脾气而已。也不想时时刻刻演戏。

         还有些疑问,有点猜想,一切也都要等到边疆回来才知道,自己真正在都城呆的时间太短了。

         前提是,我会有命活着回来。我,会的!

         “郡主,你没事吧!郡主,我们快到了,会有军医的”侍月在我耳旁说着,侍月是母亲送给她的,她感觉侍月很难看穿,几乎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她对自己确实流露出关怀。现在画烟想不了太多,她再一次发高烧,比上一次更严重,她都觉得自己变弱了很多,虽然现代也没有多强过。她迷迷糊糊看着侍月和秋水照顾着她,而她,最后还是昏迷,不醒人事。

         画烟再次有意识是感觉有人抱着她,但是抱着真的不算温柔,很晃悠,比车上还晃,像故意的,又让她颠婆的感觉,却撞在很厚的铁上,很疼。她发烧,却无法减弱痛觉神经反应,所以身上有难受,有痛,头脑稍有点分析能力,画烟就知道抱她的谁,这个杀千刀的!这是报复,连病人都报复。

         但是她没有力气报复回去,这让她郁闷,也恢复了些精神。

         她当然不会喊痛,也不会现在就睁开眼来,挣扎着下去,暴露他的恶性,惩什么英雄,然后自己走,刮目相看什么的,她不会那么傻,拿自己当什么实验,一切都是假的,自己要面对的伤多得数不过来,还自己找伤,这样的话就是神经连接不对了,女主的戏不要乱玩!

         最后,她感觉光线暗了下来,应该是到了屋子里,然后就是她记忆深刻的时候。“啪”一声吼画烟被扔到了床上,这会突如其来的赤激让她叫了一声,接着痛觉开始活跃,撞上床的背,有股火辣辣的感觉到了,更深的,是骨头的痛,而抬头,就是一张冷着的脸,这也是不加掩饰的讨厌,现在到了他的地盘了,以前就不待见她,要杀她,现在这里一种凶多吉少的感觉,情况很不妙,画烟已经不能单单担心她的背,她的发烧,还有她的命!

         这是她讨厌的情形,像是一种危险,想那肿瘤的疾病一样,她面前的人站着,造成了一种高度,一种生死的权利,这是将军,本是血染满身,于是更有一种看着一只蚂蚁的感觉,她不知道绝望这种情绪有没有爬上她的心,没有,不会,她要活下去,眼前的人可以是修罗,但她只是她自己的。她是使者,可以防止明杀,如若他真的想杀她,或许他会更想折磨她吧,身份在哪里,无论如何,她的死会造成损失。那这样,活着就好!她生命应该不会有危险。

         “军医来了吗,来了就给她看看!”眼前盯着她的男人仿佛要死死记住她般看着,在对峙了一会儿之后,吩咐了几声下去,抬脚就走了。

         画烟刚才面上没有露什么出,除了最初的痛呼,但是身上却是出了一身冷汗,感觉发烧倒是好了些了!

         呵呵,没想到发烧还可以这样治!画烟有自嘲了一下。接着有了精力,观察眼前的房子。

         说是房子,其实就是个帐篷,是军绿色的,画烟惊叹于现在竟都可以造成这种颜色了很多与现代的军绿色相差无几,接着就笑了,现在纺织业发展应该很好,自己衣服本身就是个证据,只是演戏时看惯了,没有察觉罢了,颜色也是多彩的,这是让人赞叹!

         她还没来得及看其他的,门口就有人掀开幕围进来了,丝毫没有避嫌,果然粗糙,果然是军队,不过画烟并不多在乎这个。

         而进来的华医生看到的就是一幅美人含笑图,微启的双唇带着和缓的力度,和那微弯的眼睛是同一个弧度,和眼睛里面的亮光搭配,简直一绝。华锻觉得自己的心跳都有些快了。许是军队待久了没遇见女子了吧,又或者这个郡主真的太美……

         不对,这面部好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应该见过,是哪里呢?华锻脑子一闪而过一个场景……

         “是你啊,没想到你竟然是郡主!”华锻想起来了,就是她没错,虽然当时打扮不一样,给人的感觉不一样,但是确实没错。竟没想到这个人是郡主,这个郡主这次来可不想以前那么冰啊!

         “你,你认识我?”这回轮到画烟惊呆了,这个军队里的人怎么会认识她呢?以前难道有什么事发生吗?还是在其他什么地方?哎,她简直对自己除了名字一无所知。

         在他这里,她是不是可以知道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