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流云寺
        “施主,我看你骨骼惊奇,是个练武的好材料,不如拜我为师,我将毕生所学交给你可好?”一和尚问道,一看还是高手模样,面色柔和,还带着一股赞赏的笑意。

         好像害怕画烟不信,还亲自比划了几下,果真厉害,还会飞的!!

         画烟心里激动得无与伦比,过了好半天才平静下来,说下一句话:“愿意愿意,我当然愿意!”

         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她还能有今天,没想到她能有女主的运势,简直太高兴了!

         “小姐小姐你快醒醒呀,天都大亮了!”出了驸马府,秋水便没有再称呼画烟为郡主,外面的世道比较乱,秋水知道在称呼上面也得小心!

         只是小姐现在笑的这么疯狂的样子,都不知道梦里梦见了什么!

         “小姐,小姐,快起来了,秦嬷嬷在外面催着呢,说寺里要早起,不能不恭敬,小姐,快点起来了。”秋水再次喊道。

         而这次,画烟总算醒了彻底,场景从刚才的开心变成了眼前秋水的一脸着急,巨大的反差让画烟忍不住抖了抖。哎,秋水可这是破坏了自己的美梦,感觉真的是很不爽。

         果然,女主才是作者的亲女儿,意外获得高手亲自教武功这种事,都是到女主的碗里去的。

         画烟摸了摸自己的汗水,她以为有的汗水,不由得忧伤,都不知道剧情该怎么走,好艰难啊!

         回过神的画烟问秋水道:“秦嬷嬷人呢?”

         “在院子里了,正催着呢!”秋水好不着急。

         偏生画烟现在不着急,急啥呢?不就烧香拜佛吗,她又不信这些,反正要是真的神奇,敢不敢分分钟把她送到男主身边去!哼!

         画烟是昨晚到的,一直赶路把她腰那是累得,整个舟车劳顿,一分到房间,就以绝对的优势睡着了,她再次想,她不要赶路,万恶的古代的路!一想想路就觉得头疼,况且路上不安全。难受死她了!

         想想女主一点都不觉得累,还英姿飒爽的样子,真的要不要这样对比呀!

         “对了,那个柯良呐?他住哪里呀!我们都会去看看他吧!”想想,要跟女主打好关系才是。

         秋水这是觉得画烟太开放了,还能不能矜持点,都多大的人了,这是没想到喜欢小白脸?你说,郡主一女的,往男的房间里跑,那男的又没出啥事。

         幸好……

         “柯公子一早就收拾走了,因为小姐你还睡着,就没来和你告别,只叫我转达一下。”当时柯公子来的时候,你正睡着像猪一样,怎么叫都叫不醒!

         后半句没敢出口,想刚刚叫郡主,还不是费了好大功夫!

         “走了?!”画烟惊呼,这怎么都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怎么就那么走了呢!怎么不多留几天,玩玩再走,柯良走了,自己就该倒霉了,怎么走了啊?

         秋水心中补充到,不走被你揉捏啊,真是神同步啊!

         画烟开始有点神伤的做事,不知道等一下去见方丈又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很忧伤的故事。

         、、、、、、、

         “方丈好。”来得还算早,这在画烟心中是那么认为的,她本来还会来晚点的,若不是秦嬷嬷实在受不了她的速度,冲了进来,监督她行动,她想,她还会来得晚一些的。

         她有点好奇的打量了一下周围,这个寺庙和自己在现代去的那些风景区没有什么不同,和演戏找的那些地方也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的前面一尊大佛,大佛前供着些香,都是以黄色为主,贡香的桌子上还放着抽签的筒,旁边站的是一个念佛的和尚,看起来有点年龄,是方丈无疑,和梦里的仙风道骨相差甚远。现实永远是残酷的。

         “施主”停顿,停顿,可疑的停顿,让画烟心中吃紧,又想起梦中做到的事,莫不是、、、、

         事实证明,是她想多了,那个方丈说:“施主,你命里帯煞,要好生忏悔,方可洗清罪恶。”

         画烟感觉心中一万匹马踏过,能不能给她点面子,方丈,你给我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也许是听出画烟心中的召唤,方丈真的上前了一步,仔细观察起画烟。画烟心中顿时萎焉,这还真的不能打,还能不能给她留点面子,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欺负她?

         {作者:欺负的到吗?、、、、、

         “施主,你面相凶悍,内心浮躁,佛家之大忌,若不平下心神,老衲这庙里怕是容不下施主。”在端详之后留下这样的言语。

         画烟不敢再吐槽了,她害怕这个方丈真的会直接把她扔出去。

         但是画烟忍不住,问了一下:“方丈,你有没有发现我的与众不同啊?”画烟期待的看着,自己是穿越女啊,穿越女啊,要是真的得道高僧,肯定看得出来吧,然后,然后,可不可能还有什么法宝可以让她穿越回去,身穿就好。

         一旁的秦嬷嬷和秋水像看神经病一般盯着画烟看,都觉得不可理喻。

         “老衲眼拙,并看不出来。”接着便抽身离去,一刻也不想待着。

         画烟觉得,还算有自知之明,真的比较眼拙,只是这跑这么快的样子是干什么?

         秦嬷嬷和秋水则是想找地缝转进去,尤其在看到言郡主一脸当然的样子,她们可以说,她们不认识眼前这个人吗?

         、、、、、、

         夏季的夜比它的白天好了不知多少倍,尤其是这远离了市集,算是郊外的夜,更是凉爽。这时的夜晚,画烟在流云寺里,置身于夜的中央,感觉很舒适。

         这样的夜果真好,让她突然有点睡不着觉,她有点想找人说说话,她还不了解自身情况,依她的观察,看懂了一些事,但是还有好多很迷茫的东西,比如她弟弟对她的讨厌,她性情改变却无人质疑,她不会以为自己现在的性格会和上官言一样,在梦里,那分明是个冷冰冰的美人,却不是她这样跳脱,痴傻的样子,她在等人怀疑,等人指正,虽然以前的她可能没人喜欢,尤其在有杀戮之后,但是她可以感觉到,秋水和秦嬷嬷她们对她并没有恶意,不至于不透露只言片语啊。难道有什么事情大家都知道但是她刚过来却不知道呢?难道她和她们相处并不久,而本来她有武功,这个不会凭空出现,那么她的师傅又是谁?真是简单却恼人的问题,因为她不知道。

         画烟也在想她的性格,她该是什么性格,她也不知道,她只知道她来了这里,她有意放纵自己,按照自己的心走,活的开心一点,同时也想办法弄清楚事实,也许她的性格本来就应该这样,是不是,有点疯狂,有点傻乎乎,放纵自己各种吐槽,这样也好像挺好的,就是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会走向怎么的结局,静观其变吧。如若要我改变,也是可以的吧。

         这时恰好,秋水来了,看见画烟平静的脸庞,一时有点呆愣,没有想到,郡主还有平静的时候,这样看起来,这样宁静的郡主,真的好美,正好此时她穿了件白色的衣裳,因为在寺院,所以穿着朴素为主,这样反倒给现在的郡主增添了清纯的美感,在加上那平静的表情,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模样了。其实郡主长得很美,遗传了公主吧,但是平时都有点疯癫的样子,很难让人产生美感了,难怪秋水现在惊讶到了,一副惊为天人的表情。

         画烟回头,看见秋水那么傻傻呆愣的样子,被娱乐到了,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笑得比较夸张,一副乡下人的样子,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秋水感觉她刚刚一定是错觉,她怎么会觉得郡主惊为天人呢,她脑袋肯定被雷劈了,群主明明一副痴傻样子吗。

         “秋水,我和你虽然相处不久”画烟看看秋水的表情,看到一副淡然时接着说道:“但是、、、、、但是我们相处了还是有段时间,我现在有点饿了,要不我们去打点野味吧,寺里的饭菜都淡出篱笆味了、、、、、、”

         还没说完,秋水就扭头往回走了。接着想起她来干什么的呢?她都忘了,怎么会跑到郡主这来。

         画烟看着秋水的背影,勾起趣味的笑,又伸了伸懒腰,感觉心情很好。她为什么不穿成男的呢?调戏良家妇女多好,呵呵,柯良她就不敢去调戏了。。

         画烟呆了一下,也抬脚要回房了,早点休息好了,都不知道明天要面对什么?

         明天又有“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