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新的一天
        画烟一下子睡到了饷午才醒,从昨天下午,身体已经感觉好多了,肚子确实饿的咕咕叫,眨眼一看,房间里竟没有人,以前都会有秋水在的,秋水不在,侍月应该在啊,小丫头不靠谱,侍月不会啊,怎么会留她一个人在房间里,虽然以前她是反感的,毕竟大早上自己这里多出个人来,还是有点吓人。但是接受到好处之后就不一样了,一起来就有人服侍还是好的。画烟不得不说自己得了富贵病了,还是地主压迫阶级的。

         不过朝代规矩毕竟是不能改的,要是灌输人人平等的思想,那是破坏历史应有的秩序,根本是异想天开,如同你不可能去改变其他国家的风俗信仰,或者说引进外来物种,会导致要嘛死亡,要嘛破坏生态!

         画烟这些方面不愿意去讲究,也不愿苏玛丽般泛滥同情,每个人都有难处,是自己的事,当然事大多不是自己选择的的,这无非就是人生的无奈!

         想想画烟绝对自己动手起床这些,这些简单的东西自己肯定不会忘的,都快把自己看成自理无能了。

         记忆不由回到昨天的事上,这武功还是一大难事。虽说她一个使者不至于上战场,但这里是边疆,万一来个刺杀啥的,她可玩不起……

         咕噜噜的肚子叫声把她拉回了现实,她苦恼的看着自己的肚子,昨晚上就没有吃,今天早上也没有,她想她得起来找点吃的。只是这一动,脑袋就开始有点昏,连带着伤口有些痛。她也记起她的伤口来了,她不知道杀她的人是谁,也不知道原因,有种因为她杀了那个玲儿惹来的错觉,但好像不会那么简单。

         挣扎着起了床,简单的离了下衣服,而这衣服她昨晚上根本没有换,就是说昨晚上秋水和侍月也没有进来过,她身边人怎么会连来都没有来一下呢?出了什么事吗?

         也顾不得饿了,她艰难地走了出去,一掀开门帘,入目的是荒凉的黄土地,黄沙,还有零落的帐篷,她这个帐篷看起来还是有点偏的感觉,让画烟一阵后怕。昨天根本没有看清过周围,今天一看感觉很差劲,她不在乎环境苦点,但她在乎安不安全。还有,昨天傅靖抱她来怎么远的地方,不是耽误治疗嘛,果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反过来,画烟觉得傅靖可怕,但是未知的人和地方更可怕,这边很荒凉,给她一种危险的错觉。而且再怎么说,她是使者,她的帐篷不该那么偏啊。她往后看,就是一块荒地,间或掀起点沙子,一下子迷了眼,怎么都感觉这里好狂躁。不行,得换个住址。

         眼前却没有人,画烟都有种走错剧场的感觉,一下子到了恐怖片里了,是不是她打开帐篷的方式不对啊!

         当然,还没等到画烟走得再远点,心里再慌点,一个身影出现了,在画烟看来,简直是神般的身影。待走近点,画烟认出了是华锻,一下子安心了许多。

         华锻也看到了这个呆呆站在门口的人,背景是个帐篷和一片荒芜的土地,有点野性美感,当然错位的是画烟的表情,太傻了!

         华锻没有感觉到画烟的无助,走近了时,画烟已经收敛了表情,换上了云淡风轻的样子,华锻也想不出可以杀出一段血路的人会有无助的表情。所以一切看起来稀疏平常。

         华锻先开的口:“你怎么出来了,怎么不好好歇着。”

         “饿了。”画烟说完就转身回了帐篷,她有看见华锻手上的食物,当然进去准备吃饭。

         华锻看着眼前喝粥喝得香滋滋的人,想起刚刚进门,才把饭菜端上桌,这个女人二话不说伸手就把饭碗拿了过去,开始狼吞虎咽。华锻忍不住问道:“你还能不能矜持点啊,不说是个病人,还是个姑娘呐,从我手里夺个粥还不说声谢谢。”

         “你本来就是送给我的,不是夺!”画烟纠正他的言语。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而且心中评价,这人果然是话唠,没事找事说,自己虽爱调笑,但是也不喜欢话多啊!

         华锻只感觉这人好生无理,说这话还说得理所当然,即使是送给她的,她也可以稍微矜持点!

         “对了,我丫鬟去哪儿呢?”

         留给华锻思考吐槽的时间很少,画烟已经开始问他问题。这却是个重要的问题,这个问题的关键人其实是傅靖,他其实也不知道傅将军打什么主意,为什么要把这个言郡主的丫鬟使唤去做事,虽然确实人手不够,但也有失妥当。

         他还要考虑怎么样告诉她才行,他的观念里她是很爱傅将军的,现在这情形怎么样都像吵架了,要好好回答以至于不伤害郡主才行!

         可疑的停顿后,华锻说:“因为军队都是大男人,这洗衣房,额,人口很缺,所以就劳烦你的丫头去帮帮忙……”

         华锻面对越来越凶恶的目光,声音不由的低了许多,透露这那心虚!

         “傅将军安排的!”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她早该想到是他的原因啊!不行,她要谈判!

         只是还没来得及出去,其中画烟一个迟疑的原因是她认不得路,还有一个是被华锻制止了。

         她看见华锻好奇的脸,一下子猜测是不是这个男的有八卦因子啊,这是准备问他们的事?

         果不其然,原来会八卦的不止女生,还有男生啊!

         华锻问道:“你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啊?对了,你带走受伤的将军之后发什么了什么?”

         其实画烟有错怪华锻,他可能有点八卦i,但一般都不会八卦,能和他性子对得上,说得上话的可惜很少,以至于现在找到了他印象深刻,还聊得上来的人,一下子抑制不住。

         画烟现在心里想,她怎么知道!不过画烟转念,八卦也是一种品质不是?一抹笑浮在了画烟脸上。

         画烟对上华锻的眼睛,笑了笑,对他勾了勾手,说:“我们聊聊天吧!”

         华锻感觉受趋势似的,真的往前走了走,等他意识到了暗叫不好,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美人计,他刚刚不由自主竟往前走了!往前走了!

         画烟只以为自己猜对了华锻对八卦有很大兴趣,所以很满意,看在华锻眼里就是小人得志,哎,这个人!

         “艾,你是不是想知道我和傅靖发生了什么啊~”画烟拖着长音,“很简单,只要你告诉我关于傅靖的一切作为交换!”

         华锻一听,这个很简单啊,他正愁没地方抱怨那个小暴君似的人,而且还能交换故事,一时非常乐意!

         “这个傅将军啊,我平时和他关系不错……”

         一时之间,华锻开始了滔滔不绝的讲话,当然,他们凑得有点近,有点像说悄悄话,这确实是在说人坏话,华锻自然要小心点。而画烟则是另有心机,听得很认真,心里寻思着突破口。

         于是傅靖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二人挨得很久,兴高采烈的谈着话,虽然说话的只有华锻一个人,还不断比划着,而此时正是说道一件好笑的事,二人不约而同地笑着,看起来,嗯,很碍眼!

         “咳,你们在干什么!”

         一个声音打断了正是火热的交谈,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来人,华锻收了收舌头,有点后怕,傅将军应该没有听见自己的话吧!一阵心虚!

         画烟看见来人心里高兴,说曹操曹操到,真有事找他,来的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