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谈判”
        “傅将军,你来了啊!”画烟笑。

         “怎么?不喜欢我来?”傅靖冷着脸说,语调冷的,听不出波折,让人感觉用的语气不对。

         华锻这里的感觉是气氛深深的不对,自己好像不该在这里,破坏气氛,这怎么感觉都是傅将军和言郡主的爱恨情仇!

         于是他抱抱拳,对傅靖说道:“傅将军,我想起我还有些药膳要研究,这就回去了。”

         “嗯”算是同意。

         不过这不对啊,言郡主还没有跟他说他们的事。

         画烟可没有准备说过。

         华锻可是感觉错了,他是先入为主的观念了,这里的气氛在华锻拍拍屁股走了之后变得凝固了。

         “怎么,不笑了。”傅靖开口说了话。

         “笑什么啊,有什么好笑的,是将军觉得自己好笑。”画烟表示她对男主没有好感,也不自觉变得那么冲,好吧,她有感觉过火了。

         傅靖倒是没有生气,只是淡定的拿起茶杯喝茶。

         看得画烟一个呆愣,那茶我喝过的话被吞进肚子里了,她说:“这茶好喝吗?”

         “可以!”

         傅靖这是下意识动作,有他的地方都会有一杯茶,他都是习惯拿起就喝,不会想到这个地方根本不会准备自己的茶。再说桌子上有两杯,其实这是华锻和画烟的,华锻一直说话,喝得比较多,画烟根本没有说话,就小小的抿了一口。

         其实画烟也是想起傅靖的习惯,所以就不再过激反应,反正喝水的不是她!傅靖他自己活该。

         傅靖倒是注意到了画烟的表情,当他想明白这茶时,心情不由得暗了暗,他真的有点想把人扔出去。

         “咳咳”画烟咳嗽两声,收回注意力,说道:“傅将军,听说我的丫鬟被你使唤去做事了?”

         “我作为堂堂使者,我的丫鬟就由你随便支使吗?”

         画烟就这样直插主题,都没有任何铺垫,她确实不知道要和他虚与委蛇什么。

         傅将军依旧沉默,破悠闲地端起茶准备饮,但想到什么,就堪堪的放下了。

         画烟也不准备说什么,问了这个问题,他总得给自己答案。

         “哦,我怎么不记得有个什么使者呢!”傅靖终究还是悠悠回答道。

         惹得画烟一脸震惊。

         “你竟敢违抗命令。”画烟紧紧盯着傅靖,她相信他有这个胆子,但是却怀疑他会敢说出来。

         “将在外,军令有所受,有所不受!”

         画烟手一抖,抓住的卓沿有点晃动,傅靖看着,心中有种快感。

         接着,画烟背过身去,度到了门口,这时门并没有关,一眼就可以看见门外的帐篷和黄沙。

         这是典型的边疆风景。

         画烟沉静的注视了风景一会儿,然后度了回来,她看着傅将军冷淡的表情。没有一丝裂痕,心中暗骂道:老狐狸!

         沉了口气,语气柔软的说道:“将军可以不认我这个使者,但是将士们会认的,你可以违抗军令,但是将士们心中有数,那么将军的军威势必受损。”

         停了停,说道:“将军,我希望可以搬到离你近的住处,我作为使者,奉命而来增长士气,若将军把我安排在怎么远的地方,让我难以向将士们表达关心,无法给他们鼓励,那将军的损失可是很大。”

         “希望将军可以礼遇我……以及我的丫鬟,做好三军表率,朝廷和士卒团结一心,更有利于战事……”

         傅靖听得不是很认真,在他看来,郡主作为使者过来不过就是过了走个过场,也可以说是胡闹,而在这里,他更可以报复。所以那些义正言辞的话听在他的耳里并没有什么威慑力。只是,很有趣,不是?

         “请将军以军事为重,不要公报私仇。”

         公报私仇四个字咬的很重。傅靖倒是很喜欢这个词。也很喜欢实践这个词,并没有什么问题,利用有用的材料做事,不是挺好的。

         画烟以这句话做结,盯着傅靖看,却没看出什么违和,依然是百年不变的冰山脸。

         “好像有些道理。”傅靖像是反应迟钝地说道。

         画烟听到这句没有在贸然接话,她感觉有点不对劲。他不该说点其他的吗。他就说这句?

         其实傅靖是在说公报私仇有道理,而且很好用的样子!

         “既然如此,那你就搬吧!有些麻烦,相信郡主作为使者,很多事喜欢亲历亲为,比如说看操练,比如说……搬东西。”

         说完,傅靖站起身来,弹弹自己的袍子,然后整理了一下衣裳,看了画烟一眼,举起脚决定出去了。

         画烟一时震惊,就这样,就好了?然后反应过来。

         “等等,我不知道住哪里,还有,我的丫鬟!”

         画烟抛下了怪异感,急忙也站起身来,跑过去拦住了傅靖的去路。

         画烟觉得也许是因为士卒这些有点用,华锻说过,傅靖人虽然不好,各种冰山,各种黑,但有一件事情确实认真,就是对待战事,他在乎战场,在乎打拜敌人,在乎保家卫国,是因为他的家事……

         不用怀疑,华锻是个八卦好能手,连画烟都觉得华锻是个好孩子,好猪友!经华锻一说,傅靖的祖宗十八代都了解得清清楚楚。

         傅靖目光对上画烟的,大眼瞪小眼,那场景看上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深情场面,可惜只是画烟以为的,一场较量。

         最后还是傅靖收回目光,他感觉得出她的危胁,适当示弱一点不是更好。

         傅靖觉得自己会很喜欢玩蚂蚁,让蚂蚁觉得她力量很大时,安全时,然后在一脚捻死,那样的震撼性不是更强烈。

         只是画烟只有后怕和庆幸。恐怕画烟最不会的就是自以为是了,她能时时记起自己的身份。而那份后怕,她感觉到了他身上的那股危险气息,她对上那双眼睛,感觉就是像看猎物一样,不寒而栗!

         “啪啪”傅靖拍了拍手,是把手抬得有点高。

         刚开始画烟有些呆愣,待看到两名士兵跑来时意识到这只是一个召唤行为。

         两个披铠甲的士兵是踏着整齐的步伐过来的,在快要到达时止步停止,那动作像起步跑加立定,然后整齐地问道:“将军,什么事?”

         画烟看见军队的纪律严明,都有点咋舌,看得出,傅靖这个将军很受尊重和爱戴。

         “吩咐下去,在我帐篷外搭个帐篷,安排使者住进去,顺便把她丫鬟叫回来。”说道使者时,傅靖看向一直注视着现场的画烟,但仅仅一眼就转回目光。说完就大踏步离开了。

         “是。”洪声道,留下点余音徘徊!

         画烟在那一时脑袋有些转不过来,难道就这样就好了,这也太容易了点吧。

         还有住在他旁边,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都是自己选的,画烟对自己吐槽了一下,不过反正这里她不愿住。

         画烟看向留下来的那两个士卒,看见他们脸色没有什么表情,一脸严肃样子,画烟感觉这都被传染了一下还是自己丫鬟鲜活,还有华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