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乐极生悲
        去演讲一个容易吗,去改变了一下影响容易吗,情况算是有好转了,然而,眼前又是什么情况啊,什么鬼?

         画烟想她是脑袋被驴踢了,才会留下一句:“有什么心理问题找她。”鬼知道外面排着大一大堆人是几个意思,重点是,你们都看不见外面都快出星星了吗?好吧,白天他们却是没什么时间。

         “使者啊,我最近老是觉得阴森森,老感觉背后有人扯我衣服,这是为什么啊?”一士兵问。

         画烟表情狰狞,气若游丝地说道:“那是因为……因为……因为……你衣服穿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上纯属娱乐,哈哈,言归现实。

         在接待了一些奇葩的来者,什么东西丢了找不到了啊,什么半夜不小心滚下床啊!现在来了一个大汉子。

         眼前一脸麻子的壮汉说:“言使者,最近不知怎么的,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老是觉得心慌慌的。”

         “那你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啊?”

         “没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每天过得一样,吃饭,睡觉,操练啊,就这些!哪有什么事啊!”壮汉不解地说道,只是看那脸上一脸横肉,怎么看都是凶神恶煞的,表情怎么样都是统一化了。

         画烟心里不住地抖,要是自己没找到答案,是不是一巴掌就把她刮墙上了。

         “大哥,大哥,你别急,没事,想不起没事,不是,本来就没什么事,你去军医那要点开胃的药什么的,好好休息一下就好。”

         “大老门子的吃啥药啊,又没什么病!”

         这声音有点大,画烟又抖抖。

         这时后面的那个小伙等不住了,拍了拍大汉的肩膀,吼:“你不就在出营过去左拐走三步路左边老杨树地下藏了点私房钱吗!整天害怕被偷,有完没完,让开,该我了。”

         画烟感觉世界崩坏了,这都干什么啊,军营故事多啊!私房钱,房钱,钱。

         汉子惊惧,结结巴巴说:“你,你,怎么知道的,我特地挑没人的地方去的,还绕了半天害怕人跟着,你,你怎么知道的。”

         这声音,这智商,绕半天还不是军营吗,你当迷宫啊,智商拿来吃饭的吗?还那么大声嚷嚷告诉别人自己好笨啊。

         “你睡觉的时候说的,说出营左拐三步路老杨树下没有藏钱,没有,左边那树绝对没有!当时还整个人趴在我身上,那口臭,我醒了就没睡着了。”青年说。

         哈哈,此地无银三百两啊,画烟觉得他们太逗了,来搞笑的。

         “嘿嘿……对啊,没有的,那你怎么知道的?”汉子略微害羞了一下,口臭也没怎么严重!当然面上什么都看不出来,此话一出,画烟只为他后半句害羞了一下。

         小伙看不惯汉子还杵着,说道:“你还不去看看你的私房钱啊。”

         话还没完,汉子已经箭步奔了出去,还不忘大声地答道:“哎哟,我得去看看!”

         画烟好不容易憋住笑,忍了忍,对面前的小哥说:“你是想问什么吗?”

         “嘿嘿,那个,我想知道城里的菇凉都怎么样啊?那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充满了羞涩。

         画烟看出来了,这小伙子是思春了,呦呦!

         “哈哈,城里的菇凉个个很温柔的,说话细声细语,掩面半遮羞那种。”画烟无比开心的说。

         “就是不是你这样,你的侍女那样吧!”说完还瞄了一眼秋水,脸色爬满了红霞,都快透出水了。

         画烟看到小哥的表情,只是她纠结的什么叫不是我这样,是秋水那样,几个意思,她怎么了,她温柔娴熟大方好不好,偶尔娇俏可爱,不懂欣赏!

         画烟转过身来,看向秋水,秋水一脸脸红。哎,女大不中留。

         “是啊,怎么啦。”挖墙脚什么的,最讨厌了,她语气恶的点。

         “呵呵,呵呵,呵呵。”看见秋水脸红,傻笑。

         画烟站起来开始驱人了,但是后面的人显然代劳了,把他哄走。

         小伙一脸不甘心,大喊道:“那个,我叫穆小诀,穆小诀。”

         哎,终于又送走一个,画烟心里松了一口气,但是接着就看见一脸傻笑的男的凑了过来,那油腻腻的脸,让人有些反胃,画烟心里一片痛苦。

         “这是怎么啦,看病吗?”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全场一片肃静,肃静。来人又是傅靖和柯良。画烟感慨,为什么他们总能在尴尬的时候过来,还是同时过来,成双成对也不是这样秀的啊,她能租个男朋友充充面子嘛?对了,华锻怎么没看见了?

         “继续,不用管我。”傅靖说。

         还是肃静,人们就像定格了一样。

         傅靖也不讲究,过来找了张凳子坐下,说:“继续。”明明还是同意的语气,情况却完全不同了,画烟不知道的是傅靖凡事不会说第三遍,要是说了两遍还不行动,后果很严重!

         情况像是凝固了三秒,三秒过后,一切回复原样,眼前油腻腻的人依旧冲过来,画烟连连后退,说:“大哥,啥事,你说!”

         …………………………

         一切又开始有条不紊的行动起来,画烟不时地望向傅靖,只是那厮只是看着,并没有任何表示,她看向他时,他便也把目光看向自己,目光相接,画烟心里那个颤抖,比眼前那些人还恐怖。画烟总觉得傅靖没有的状态不是他眼前表现的!

         而看向柯良时,女主一脸看笑话的表情,站在傅靖旁边,似笑非笑,一幅高高在上的感觉府视众生的样子,尤其现在的场面。

         。。其实画烟觉得柯良的表情才对,才是正常的,反观傅靖,画烟觉得冷。

         大晚上的,这是哪出戏啊,画烟心里真的很心塞,尤其是男主女主来了以后,都不明白为什么,果然是剧情君的聊性,她觉得男主女主在就是自己倒霉的时候。什么时候可以送走这一堆大佛啊!

         、、、、、、、、

         。终于送走了最后一个人,画烟打着哈欠让秋水送客,要送的自然是傅靖和柯良两个人。

         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这可是改变她的作息啊,明早自己还决心早点起床啊,都是这些人,都是男主和女主。

         不过画烟还是得感谢他们,要不是他们,人恐怕会更多啊,自己刚刚撂下的话,在怎么样也要兑现,尤其现在自己使者的身份还不尴不尬的,什么时候会要个使者来战场,什么时候使者要待到战役结束才回去的,她觉得就连皇上对她的身份都不严肃,更别说别人啊。自己只有一步步争取。

         然而傅靖和柯良,难道是钉子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