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女主大大
        整个下午画烟开始了收拾东西,严格说,是秋水和侍月收拾。

         其实东西本不多,之所以收了一下午,是画烟有意为之,她竟有些忸怩,马上要住到傅靖隔壁,感觉很不好。

         门口朽着两个壮木头,看得让人很讨厌,那木头倒是素质好,一动不动地等着,经管过了那么久,一个眉头都没有动过!

         画烟也怀疑他们是金刚附体,那么神速就搭好了帐篷回来,画烟都怀疑他们开了外挂,但是不管怎么样,摆在眼前的就是这样的事情,她现在立刻马上就可以过去住,如果愿意,眼前的人可以分分钟提她过去,她都不知道该喜悦还是忧伤了。

         画烟心情狠复杂,想的事情那么容易就变成现实了,她觉得是不是太容易了点,反正她想拖一秒是一秒,弄到黄昏就好。

         但是确实没有到黄昏,画烟就过去了,实在因为东西太少,实在收拾不了多久,更何况,其实那壮木头,虽然没动,眼睛却死死盯着,透露着他们不想在这里呆着的事实。

         最后,一行人收拾好了,出发。

         然而,慢慢挪步,挪步,挪步!画烟走得超级慢,走在后面的丫鬟士兵也不敢贸然跑到前面来,秋水已经有点免疫了,侍月觉得还是理解,她也不喜欢傅将军,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要求郡主搬家!两个士兵脸上也有些龟裂,作为军人,怎么慢的步伐还不如杀了他们。

         好在,熬过去了就好,在快要到达时,两个士兵一片欣喜,终于要到了,好幸福!

         然而,突然,画烟站立不动了,好像收到了刺激。

         画烟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要不是她手上没东西,要是有,她保证这些东西会淅淅沥沥地掉下来,一起的还有她的下巴,大地,请收下她的下巴吧!

         前面的画面好刺激,让人忍不住聚焦眼神啊!

         妥妥地占据荧幕啊!

         士兵和秋水,还有侍月,顺着画烟的目光看过去,看到的是一幅深情的画面,表示画面太美,会戳瞎眼睛的。

         身前,正是男主和女主,以画烟她们那个角度,男主女主疑是轻吻,女主是背对着她们的,还踮起脚尖。不要问画烟是怎么看出是女主的,就那身形,就那发型,就那打扮,女主永远是令人印象深刻的存在。

         而男主正对着她们,只是低下了点头,好像全神都在女主脸上,头微微有点偏,这个动作怎么看怎么像韩剧里的亲吻,只是这手怎么能不用上啊,要抱啊,大哥!不过,这进展得太快了吧,自己可以罢工吗?

         士兵和丫鬟心里则表示,这有伤风化,还有,原来傅将军好这一口啊,还是男女通吃型。

         秋水和侍月意识到郡主可能会难受,但是当看到画烟一脸兴奋激动的样子,她们表示她们有理由怀疑郡主精神失常了,她们是不是走错剧场了啊!!

         这里要澄清一个误会,画烟不知道的是,前面男主女主没错,但是,这里绝壁不会有一点情谊的,此刻只是女主想到一个主意,正在和傅靖商量,但是为了不让第三个人知道,画烟声音很小,傅靖觉得柯良这人平时主意不错,便屈身听一下……然后就造成了现在的模样。

         只是,女主,这绝壁不是勾引吗?为什么屋里不说,偏偏在路道中间,如此张扬!!

         傅靖感觉到脚步声停下,之前以为是路过的人,他本来是个粗汉子,不在乎这些,只是这脚步声还怎么慢,现在还停了,通过柯良肩膀,他看见后面一杆子呆愣的人,尤其是画烟那又傻有丑的表情很难看,但是为什么他会在她眼里看到了趣味??

         “使者收拾好了啊,还是挺快的嘛!”傅靖离开女主,挑眉向画烟说道,再看看着天色,讽刺意味不言而喻。

         画烟心里道歉啊,早知道收拾快点了,不好意思撞破了你们的奸情啊,我其实什么都没看见,真的……

         画烟呵呵两声算是作答,心里话自然不敢明说。

         柯良也因为这一团闹剧转过身来对上画烟。待看清楚人后,就一脸淡淡的臭烘烘的表情。

         画烟心里吐槽,这果然是绝配,表情同步是没有问题的了。

         秋水也认出眼前的人知道对画烟说道:“郡主,那是柯公子啊,没想到柯公子也到了这里啊!”

         说出来干嘛,我眼睛没瞎,没看见人家一脸认不得我们的表情啊,遭嫌弃啊。

         柯良听到这里,只有上前保手鞠了一躬,说道:“小姐,没想到还能再次见面,原来是言郡主,上次的事再次谢过郡主。”柯良其实知道他是郡主之后更加鄙夷了,一个郡主来这里,她是听说有个郡主使者要来了,本身就看不起,她觉得怎样的人就是拿战场当着玩着,可笑的千金小姐!

         画烟想,她是不是可以说:“柯良,你上次怎么能不告而别啊,起来就听说你走了,我好生想你啊!”没有你在,厄运连连啊……

         画烟心里想的,不小心脱口而出了,声音还带着指控味道,浓浓的!

         什么情况,现场惊呆了!秋水一脸痛心,这怎么就说出了,郡主果然看好小白脸,还重口味了。侍月简直都受不了,这郡主都变成什么情况了,这还能扭转吗?士兵也是震惊,浓浓的奸情啊,这是将军和使者争男人,这画面!

         柯良再也掩不住她的厌恶了,拱手向将军:“傅将军,我还有点事,就先下去了!”

         别啊,别啊!画烟心中呐喊,嘴上却再也不敢出声。

         柯良还是“义无反顾”地走了,留下他对着他一直透过来的寻味的眼光,都赶x射线了,早把人穿透了。

         “没想到使者和军事认识啊,看来还渊源颇深啊!”傅靖看见画烟越来越不自在,赦免似的移开了目光,说道!

         “那是,那是!”抱大腿很重要,女主大大就是厉害,这么快的时间里就成了军事,果然威武。

         众人:这是吃醋,争人的剧?

         使者还真是不惧啊。此句出自士兵甲乙。

         甲乙丙丁:好戏好戏!

         “呵呵,那很好。”你知道最恐怖的是什么事吗,就是面瘫面部没有表情的“笑”。

         众人深深以为是危险,画烟以为是认同,还想,女主果然好使。这就是代沟吗?!

         傅靖最后看了一眼画烟很丑的表情,转身回了自己的帐篷。

         画烟看见傅靖进了前面的帐篷,一看附近,旁边的那个是我的吧,所以一脸正直的走了过去。

         士兵忍不住了,一个箭步走了过去,说道:“这里是军师休息的地方,使者你的住处在那里。”说着还挡在去路,一脸正义禀然,好像害怕眼前这个人意图不轨。还没来就摸起来帐篷?之后用手指了指稍远那个帐篷。

         画烟记得女主明明没有往这个帐篷走啊,没想到是她的,有一想这地理位置,合情合理,不错不错。

         士兵就看见画烟一脸猥琐的笑意,这个郡主使者,不会准备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