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刺探
        画烟一瘸一拐的步出了自己的帐篷,除却在里面发现帐篷更具有人情味,亦或者说,相较于傅靖的军营,这里面不是好了一点点,画烟真心奇怪自己的待遇,而这个赫连皓轩,给自己一种熟悉的感觉,当然,是原身的熟悉,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人,可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但是,说实话,画烟更喜欢傅靖的帐篷里的摆设,她喜欢在其位,斯其职,她更喜欢那种专业的感觉。

         门口,竟然有哨兵,之前他们进来都没有发一点声音,真是奇怪,难道是之后送来的吗?但是打量了四周才发现,没个帐篷似乎都有哨兵,这样显然自己想偷点东西的想法很难实施。

         守门的士兵竖起兵器,冷冰冰地说:“没有命令,小姐不能出去。”

         “需要谁的同意?”画烟问道,画烟心里知道是谁,这样的繁文缛节,恐怕只有那个三皇子可以弄出来吧!

         “三皇子。”

         “她可以出门,以后出入都不许阻拦!”突然一声插入,画烟看向说话的人,正是三皇子,是对自己以后出入的默许,但是画烟对于这个特权并没有什么兴奋。倒是奇怪他没有追究自己的腿的事。

         画烟谢道:“谢谢三皇子!”

         “不必多礼,本来就不应该限制你什么,你身体怎么样了,现在怎么就出来了,腿感觉怎么样了?”赫连皓轩语气柔和地关心到。

         一个一个问题叠加的快,画烟烦躁这样的对话。但是画烟没有表露半分自己的情绪,一幅受宠若惊的表情,说道:“我好多了,出来一下透透气,也很好奇这里,想看一看。”

         “噢,”赫连皓轩语气轻扬,带了几分兴趣,问道:“不如我带你去参观参观吧!”

         画烟意思意思般说道:“还是不用麻烦三皇子你了。”

         “不是说不要叫三皇子了吗。”语气不悦。

         “走吧,把手伸过来,我带你走走。”语气平和。

         画烟的世界已经只能用黑线表示了,这样的情节是怎样跳台的,进展到情深深雨蒙蒙了,还是自己误会了。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一脸笑意。

         画烟抛开心里乱七八糟的想法,一瘸一拐走了过去,并没有伸手什么的多情动作,倒是看到赫连皓轩有一丝皱眉,一时也猜测不出什么东西,只有压下疑问。申明一下,其实她不会是那种脑洞大开,自作多情的那种人。

         一路上,画烟发挥了好奇宝宝的角色,问东问西,好奇的是赫连皓轩耐心地解答着,不紧不慢,也很称职。

         画烟很快看清楚这里结构,确实每个帐篷都有守卫,其中一个最多,画烟想应该是这个没错吧,虽然守卫很好的但是浪费了很多士兵,同时也暴露了重要的地方,当然,守卫多安全,据画烟推测,进这里可能需要什么凭证。

         画烟在守卫对的地方停了下来,用来表示自己很有兴趣,赫连皓轩会意,像是没有保留的介绍了这里。

         “这里是资源区,也是平时军事商量的地方,里面很多军事的资源,是我来刚刚设置的。”

         “这样会安全很多,时常有些地图什么的会丢失,这样集中管理增加了安全性,单人保护总会有些过失。”

         “这里挑选的士兵都是一些优秀者。”

         “进去不止认人,也可以用玉蝶,有事会需要吩咐下人去拿一些东西,我安排个这个就方便了很多。”

         出示东西。“这个就是玉蝶了。……”

         …………

         画烟觉得这个三皇子告诉她的事确实多,几乎事无巨细,画烟疑惑为什么会告诉她这么多,比她想知道的多。

         她觉得这个地方没有那么好进去,尤其是硬闯,她当然不适合硬闯。

         据赫连皓轩的话,想来他来没有多久,而且这些应该都是他带来的,毕竟帐篷之间没有一下规律,看起来赫连皓轩是喜欢制度和秩序的。而且傅靖,柯良他们讲的人就是李鹏飞,应该不知道这个赫连皓轩的存在,那么这点就更能确定了。

         赫连皓轩还热情地邀请进去:“我带你进去看看吧!”

         “这样可以吗?”害羞期待状。

         赫连皓轩看着,压下来自己的怀疑,难道真的是个采药女子,但是相貌一模一样,怎么可能?

         “当然可以,走吧。”说着来搀扶画烟,画烟当然半推半就了。

         有赫连皓轩,进里面显得很容易,显然守卫都认识赫连皓轩这个人,他们一致的恭谨地齐声说:“三皇子!”然后绕开了道,恭谨地请他们进去。

         里面的格局倒是比帐篷里面简单了很多,就一个与傅靖那里一样的地图,要大一些,和一排类似卷宗的资料,当然,是在一排架子上。

         画烟有心看一下架子上的东西,但是她知道她不能,她可以适当表达一点兴趣,但是不能太过暴露目标。

         赫连皓轩倒是表示让她看一下架子上的东西,画烟拒绝了,只用目光似有似无的瞟了一下,记住一点格局,显然这些是有些顺序的。还看了一下那个地图。

         看了几分钟,画烟现出没有兴趣的样子,眼睛看向营外,显然想出去看看了,赫连皓轩看着自然知道,画烟演技很好,让赫连皓轩都有些觉得是自己猜测错了,但是一看那相貌,他不再想其他的。

         、、、、、、、、、

         傅靖盯着地图,一言不发。主营里。

         柯良了解是因为什么,说道:“傅将军,你不用太担心了,军中会遇到的事本来就没有定数,相信使者会处理好的。再说了,强者为尊,只有历练了,才能变得更强大,而且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人马,不管是否成功,言使者想要回来,就可以立马营救。”

         其他的人倒是担心得不得了,万一上官言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啊,毕竟是个郡主,就算皇上绕过他们,朝云公主也不会啊,他们可都是老实人,指不定着了朝云公主那老狐狸的当了,还有一个墨钦!怎么就换了一个首领了呢,那个兴国三皇子可是有些手段的啊。

         傅靖心中衡量着这次决定对不对,抛开那个三皇子不说,派上官言去到底对不对个,又或者,柯良说得对。

         “你们都下去吧!”傅靖命令。

         人稀稀落落地离开了,柯良却没有走,她想傅靖可能需要想一下才可以,自己也劝慰道:“我们为才是用,也要相信他们。”

         傅靖没有说话,也没有赶柯良走,虽然他不需要人陪,但是有个人在那里也无关痛痒。一时之间,室内安静极了。

         傅靖脑海里竟然想起来小时候那个软软糯糯的女孩,话语不清地哭泣,接着跳出来拿剑刺进玲儿胸口的红衣少女,满剑的鲜血和玲儿苍白的脸。接着画面跳转,一个难看的人。傅靖搞不清楚自己的仇恨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