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假戏真做
        显然军队的效率是妥帖的,弄来的衣服很好,都透露这着点点草药味,要不是士兵坑爹是买来的,她都会以为是在那个不幸的采药人身上趴的,不过这个地方采药人也并不多,边疆毕竟偏僻了些,画烟想,这衣服会不会是华锻的杰作。

         她跟着几个明显身强力壮的人开始了旅程,走的时候也寥落,她自己用了点迷药迷倒了秋水,那孩子对自己警觉性太低了,侍月却没有上她的当,她明确地说:“郡主,奴婢不会去送你的。”画烟想侍月原来那么聪明啊,知道自己的意图,倒是简单了很多,自己喜欢。

         华锻也没有来,准确的说,是没有人来送,这是画烟高兴的。不过有件事有点意外。傅靖让人送来了东西,只有是什么,画烟并没有打开了看,是一个白布包着的东西,看不出你们的情况,画烟只是把他揉进了衣襟里。

         、、、、、、、

         “走了吗?”

         左离看着主子,有点惊疑,主子这是关心吗?不过还是很谨慎地回答:“是的,将军,值班戍守的人来报的。”

         傅靖拿起了被子,抿着茶看向了地图,这次看向的是敌方阵营,他都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觉得对不对,又有没有私心的成分,他不敢去分清,曾经的错误可痛苦都已经发生,而现在的自己,纠结对不对,又把某一部分的希望交给一个不靠谱的人,自己又在做什么?

         “你下去吧!”

         傅靖不会想到,画烟再次回来时一切都变了样,那时,他又会后悔吗?一种不知好坏的改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