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李鹏飞
        “哈哈,让我看看这女人长啥样?”人还没看到,声音先到就是这种情况吧,感觉房子都震动了,声音真的很大,画烟有一瞬间被这声音吓住了,呆了,然后看见掀帘子进来的大汉,两两相望,都看见对方深深的震撼。

         画烟想的是好粗壮的汉子,这应该就是那个将军了,默默咽了点口水。李鹏飞想的是好漂亮的美娇娘,果然好看。

         然后才看到同样坐在席位上吃东西的三皇子,也没有改自己大大咧咧的性子,用粗犷的嗓子说道:“三皇子你也在啊,难怪不把人送出去,原来是个美人啊,嘿嘿。”

         赫连皓轩的眉头有一丝的褶皱,看起来好像有点不悦,但是还是一番谦谦君子模样,但是画烟还是替这个李鹏飞捏把汗,这汉子太粗了。

         李鹏飞也没有在意赫连皓轩的反应,或者说根本注意不到细微的东西,他吧注意力放在了画烟身上,自我介绍道:“美人你好,我李鹏飞,这里的将军,不知道美人叫什么啊?”

         说话大声,还流里流气,不过感觉很有性格,很真的一个人,画烟心里的评价,这是她“色诱”的对象啊!

         画烟做崇拜状:“原来是李将军,我在自己那个小镇听过你的名字,也知道你的事迹,你是我们的英雄,没想到自己今天可以见到你。”

         李鹏飞一听,一个高兴,一屁股左离下来,准备讲讲英雄事迹,马上遗落了旁的赫连皓轩。

         “咳咳!”赫连皓轩。

         李鹏飞没有注意到,画烟扭头看了一眼,接着回过身继续,画烟心想,也许可以扭回剧情,虽然李鹏飞看起来很凶残,但是潜意识画烟不喜欢赫连皓轩这样的君子,仿佛不够真实。

         “我打仗可是百战百胜……”

         画烟雯诚。

         赫连皓轩彻底忽视了。

         “来人!”赫连皓轩吩咐道:“把李将军拖回去!”

         士兵惊呆,这样的命令,是拖。赫连皓轩再看了一眼,施压道:“还不快点。”看来真的惹毛了赫连皓轩了。

         于是画烟看见了震惊的一幕,一个一米八左右的粗大汉子被几个士兵架着拖着出去。

         李鹏飞先是嚷着:“干什么,那么干什么,老子是将军。”

         “你们敢拖老子,老子给你们一刀。”

         “@#%¥$~”

         一不小心接触到画烟震惊的目光,像是整理似的咳了几下。

         “美人,营中有事,嘿嘿。”

         “下次再跟你聊我的事……”

         ………………

         “放开老子!”

         洪大的声音渐行渐远,其实有点像:杀猪场。

         赫连皓轩听到这些声音,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反倒对画烟说:“快吃吧,不然凉了。”

         等到彻底没了声音,画烟看着眼前淡然吃饭的人,都怀疑之前李鹏飞来过只是一种幻觉,自己一直和赫连皓轩安静地吃饭,然而地下挣扎留下的沙印昭示这汉子李鹏飞来过。

         画烟徒然觉得气氛有些僵,也举起筷子开始吃东西,故意挑了一个嚼了一下,称赞道:“真好吃。”

         画烟然后看见赫连皓轩笑了,说:“好吃就对吃点吧。”

         画烟听了,低下头继续吃了起来,脑子分析赫连皓轩的行为,他已经把她原本的计划全乱了,李鹏飞很难利用了,她有理由相信以后都很难见到李鹏飞了,然后,现在只有从赫连皓轩入手,迷昏他,然后偷他的玉蝶,在一定时间内完成任务,然后逃走,这样的希望不大,自己的腿跑不快的。或许迷昏,偷玉蝶,然后找到资料记下来,回来装作没事的样子,之后说伤好了离开,然而她不确定赫连皓轩会不会询问哨兵情况。事情显然难办极了,赫连皓轩不是李鹏飞,那么粗犷,虽然疑心重但是也粗心,不会注意细节,赫连皓轩显然不是。

         吃完饭后。

         赫连皓轩吩咐画烟:“吃好饭休息一下吧,我出去处理一下军事。”

         “嗯,好。”

         画烟看着赫连皓轩离开,思想活络,他猜测赫连皓轩是去处理李鹏飞去了,这个她倒是不关心,她需要想想接下来做什么,也许可以冒险一下。

         、、、、:、、、、

         半个月前

         “加诚,怎么回来了没多久就要走啊,不多和母后呆呆。”一精致的贵夫人挽留眼前的少年。

         “母后,这不是华国和兴国正打仗,我去实地看看局势,我们繁国也许可以有利可图,再说孩儿去历练历练,不然以后怎么当一国之君啊。”少年说道。少年长得俊秀,和夫人有三分相似,尤其是那双眼睛。

         这正是繁国唯一的皇子,也就是繁国太子皇甫加诚。夫人是繁国的皇后,值得称道的是繁国皇上是个痴情种,只爱皇后一个人,当然,当初一路走过来路上也艰辛。就以继承问题以前闹的不可开交,好在皇后有了身孕,这就是后来的皇甫加诚,然而这次生育皇后大出血,好不容易救回来的,怀孕更是艰难,以至于只有加诚这一个孩子。这以后,繁国皇上并没有纳妃,顶着无数压力都没有,可见痴情程度。当然,皇后也有这个资本,皇后贺兰美艳,到了现在依旧漂亮,远看像画里的人,有一股端庄的气质。

         皇甫加诚虽然生的像她母后,性情确实完全不同,皇后温和,端庄,典雅,皇甫加诚虽然也生得帅气,然而性格逆反,妖孽,果敢。是那种典型的笑颜如花之下可以杀死人的那种。

         皇甫加诚所受的宠爱当然不是一点点,作为唯一的孩子,皇上,皇后都很疼爱他,但是在繁国皇城,想杀他的人不是没有,他的皇叔,皇甫圣华。

         “可以学习的东西很多,不单单是军事,恐怕还有别的原因吧,你不说清楚了母后可不会让你走。”

         “母后还真是明白儿臣,确实为了一个人,是朋友,着实没想到她会在那里,想去看看。”皇甫加诚回答道。

         皇后贺兰本想问问是谁,不过儿子既然为他而去,就是在意,加诚有哪些朋友,自己却是一无所知,问了也是无法知晓,儿子自己是有主意的人,只是希望这次一去,会早点回来,这个儿子,太久没在身边,都害怕生疏了。

         贺兰只有嘱咐道:“早去早回,多带点精英去,路上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