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纳尼,这是什么情况
    竹墨带回来的主人是个年轻人,和自己想的李鹏飞五大三粗的样子有很大的不同,张得也是用英俊来形容,画烟觉得他并不是李鹏飞,没有那种杀伐之气。

     “三皇子,你看吧,姑娘好多了。”

     听到称谓的一瞬间画烟惊呆了,假设和事实应该是有点差距的,但是现在告诉她,事实和之前推论完全不同,但是她该怎么走啊,自己一直预想的对象都是李鹏飞,现在一下子变成一个一点都不了解的三皇子,这个三皇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人算不如天算啊,一步步计划好了,然后告诉你,对象错了,这不是玩我吗?画烟想。

     既然这样,画烟想:既来之,而安之。

     这个三皇子在看到画烟对他没有任何反应事,而是沉浸在一些事情中,只撇了自己一眼就移开了目光,像不认识一样,眼中一闪而过惊讶,疑惑,不过马上恢复笑意,仿佛疑惑,惊讶根本没有发生过。

     画烟稳稳情绪,对着所谓的三皇子问道:“是你救了我吗?”声音放轻了些,有些沙哑,画烟也刻意让自己淑女一些。

     “是士兵发现你的,将你带来回来,只是你为什么会从山上摔下来。”三皇子问道。

     画烟心里有点不愿意重复一遍愚蠢的借口,但是不得不开口,竹墨帮助了她,对三皇子说道:“姑娘说是在山上遇见蛇了,就是那种滑溜溜的生物,然后不小心摔了下来,三皇子,奴婢也最怕蛇了,姑娘一定受了很大惊吓的。”

     画烟发觉竹墨很热心,而她的主子是个比较顺和的人吧,在这个对方应该很难见到,倒让画烟有些羡慕了。只是一个在战场上的谦谦君子,可能有时候更可怕一些,谁知道呢?

     “哦,这样的话,姑娘好生休息,姑娘还有腿伤,多休息几天,养好伤再回去吧,想来姑娘家也远。”三皇子说道。

     画烟当然要。这次来是有目的的,自然要多住几天的,但是还是谦和一点:“我,我腿为什么不能动了,我,我脚好些了立马回去。

     “无妨,多住几天修养一下就好,你摔下伤了腿自然不能动,而且大夫说你脚之前扭伤过,还没有复原的,一起好起来有点困难,大夫等一下要来,帮你再查看一下,看看有没有其他状况。”

     画烟心惊,原来是之前扭伤都看得出来,古代有些技术还是不容小觑,看来这次摔下山来也是有价值的,现在自己还是如履薄冰啊。

     此刻。姗姗来迟的大夫也总算来了,先是对三皇子施礼,然后三皇子问了几句之前的诊断,像是之前没问过一样,又像是温馨地让画烟听到,但是画烟现在的评价是,好烦,好烦,就不能说人话,行为正常一些吗,她想起了华锻,那孩子多好啊,虽然很啰嗦,想想傅靖也是可以忍受,军礼这些哪里有那么多,但是军里都敬重,这仿佛就是官员和武夫的区别啊,画烟喜欢简单些的,不过,这又怎么能由她做主。画烟面上却是稳帖地笑,间或看向三皇子,带着感激的目光,心里却是鄙夷不宜,她都不知道自己多讨厌这种感觉。

     画烟从对话里大致知道了自己的病情,但是如果可以选择,用这种方式,她还宁愿不知道。

     摔下来因为是正面落地,脸上怎么样暂且不表,手的前面磨了点皮,肚子震荡有些痛,接着是腿有些受伤,最不喜欢的是大夫的那句,姑娘身体强壮,修养几天就好了,最好不要动如此云云,画烟很想说,姑娘明明柔软的,柔软的!摔下来能不伤重点吗?几个意思?

     然后就是一番勘察,开了点药,药里几个名字自己还是知道的,治跌打损伤的,然后又嘱咐了一番,这次是对着自己了,显然态度没有刚才和顺,自己身份确实不高,这样的对待也是对的,然而,这样的人让人真的不喜欢,依权付势。

     好吧,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现在得怎么想办法稍微多待几天,然后找好位置,计划时间实行,还要色诱三皇子?想说,别逗了!看看情况再说吧!

     在医生走后,这个三皇子还没有动身的样子,一时之间画烟都不清楚是什么意思了,一旁竹墨谈着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

     “竹墨叫你三皇子,你就是兴国的皇子吗?”画烟想想还是抓住机会活络一下。

     “是,我排行第三。”三皇子笑得很温和,温柔的那种类型,画烟想他是习惯这种笑了吧!

     “哦,不知小女子可否请教三皇子姓名,小女子明唐,单字一个烟,烟火的烟。”

     这会竹墨惊讶到了,说:“你竟不知道主人的名字,三皇子可是名声在外的。”

     画烟心想,名声在外管她什么事,不知道耶没有什么事吧!嘴上却说道:“我从小出生乡野,家里父亲是边陲小镇一个大夫,那里平时消息很少,并不知道这些皇亲国戚的名号。”画烟现在确实发现他们之前都没有排查自己的身份,这点很可疑。

     竹墨想了一下,也确实,一些偏远地方的人哪里知道那些皇家的事,哪怕很有名的。

     “我叫赫连皓轩,皓,白告,轩,车干,你可以叫我皓轩。”三皇子说道。

     这节奏要不要那么快,不至于看上了吧,好吧,这个想法很不切实际。

     “那这样,你就叫我小烟吧!”画烟顺势就拉近点关系,只是心里不是一点点恶心这个叫法,早知道还是说自己叫唐画烟好了!

     “嗯,好,小烟”赫连皓轩说道,画烟真的觉的把握不了这节奏,连一旁竹墨也惊讶了,主人是比较顺和,但是这么快就喊那么亲近了,确实有些奇怪。

     画烟决定装装,傻白甜似的说道:“嗯,皓轩。”

     终于明白两个傻瓜式交流方式了,这是走进琼瑶剧了吧,什么我没有任性,没有无理取闹,你才是任性,你才无理取闹。我哪里任性,哪里无理取闹……

     好吧,很脱节的联想!

     “你好好休息吧,我晚点来看你。”最后赫连皓轩留下这句就离开了,让画烟感觉浑身不自在,也感觉终于解脱了。

     画烟躺在床上,想着这些很奇怪的事,渐渐来了点睡意。

     路上,竹墨问主子,说:“主人,你都不查查她的身份吗?”

     赫连皓轩举起手制止状,说:“不用。”这次语气没有那股诙谐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