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意外运转?
        “画烟姐,你怎么在这里啊,我找了你半天,快来,导演到处找你啊。”剧组跑腿的阿岚急冲冲跑了过来,在画烟这停下,还喘着气,浅蓝色的上衣随着她的胸起伏,鹅蛋的脸上还残留着跑步时的凌乱,这样的画面映照着此刻河边柳枝飞扬,显得很是入眼。

         在剧组画烟相处好的人就是阿岚了,阿岚天真活泼,相貌清秀,带着股自然清新味道。然而进剧组几年了,仍是跑腿,画烟想中间应该有什么,于是有点同病相怜的感受吧。

         此刻画烟有些奇怪,导演怎么会找她,她一个小角色,平时演完本就可以走了,也不会有人找她,只是她习惯站在剧组场外吹吹风,想想事,打发点时间再走,更何况,此时取的场景外有一条河流,画烟就更舍不得早点回家了。其实也是回家害怕看见母亲担心的脸,而她的情况,剧组里几乎没有人知道。所以导演找她着实奇怪,而更奇怪的,,导演怎么知道她没走,

         带着疑惑,她慢慢的往回走着。

         、、、、、、

         “导演,什么事啊?”画烟看着这个满脸笑意的导演,心中生出一股违和感,脸上却是镇静。

         “画烟,你来了啊,来,坐。”导演说着,还殷勤的引画烟入座。画烟无法忽视导演喊画烟这个名字时的怪异感,平时他都根本连她名字都没有叫过,还有这番行为,导演何曾这般对待过她。

         “导演,什么事?”在不了解的情况下,画烟顺从地坐下,表面安静,心中揣测着原因。

         “这样的,我们这里要拍一部戏,叫做《穿越良家女》,我的意思是叫你演女主角柯良,一个穿越过去成了户部尚书女儿,书中描绘她的个性天真活泼,善良大度,清纯可爱,我觉得你演最合适了,小烟啊,你的相貌是清纯中透着妩媚的,这和人物设定很符合,而且你演技突出,你觉得怎么样?“

         ”女配叫什么?“画烟想了想,问道,她也知道她的问题很奇怪,她其实更想问的是,依照从前的情况,她会演的是什么角色。但是话一转变成了这样问出了口。

         导演一愣,接着接口道:”配角很多,当然啦,其中最大的配角叫上官言,东门郡主。在女主过去后彻底黑化了,变得刁蛮任性、残忍的性格。算是除男主女主,男配之后戏份最多的,这个角色结局不好,最后她因为作恶太多而惨死。”

         导演又愣了愣,想起什么,说道:“这是一篇小说改编的,你没看过这篇小说吧。”没等画烟回答,导演接着说道:“就是现在网上流行的题材,穿越,将军,大户女什么的,你知道的,现在女性观众都喜欢这个,你也知道,现在影视消费的大多数是女性,所以这个片子一定会大热的,你要是演女主,知名度马上就高起来了,以后前途无量。。。。。”

         画烟将要出口的“为什么是我?”深深压下,换成了:“如果我不想演呢?”

         导演一愣,画烟看见了他眼中闪过的的愤怒,转瞬即逝,仿佛从未有过。

         画烟听见导演的声音,带着温和,劝到:”你好好考虑一下吧,这是难得的机会,要好好把握,你可以回去好好考虑一下,明天给我答复吧。“

         唐画烟开始笑,是那种浅浅的笑,很收敛。像极了小猫满足的笑,她温颜说道:”不用明天了,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会不要呢,我愿意演的,导演。谢谢导演你的提拔“

         画烟大概清楚了原因,心中有了一番假设,并不想去验证,她也并没有多么高兴,于她,现在,当主演,只是一种很淡的感觉,她只是想着,抓住它吧,无所谓的,至少母亲会高兴。

         一出来,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呼出,像是放下什么很沉重的东西。

         接着画烟注意到了没有走的阿岚,她目光担忧的看着她,带着一丝询问。画烟觉得心中一暖,朝着阿岚笑笑。

         “导演找你什么事啊?你没事吧?”阿岚开口询问道。

         ”有事。”画烟说着,一脸严肃。待看到阿岚更担心的目光,画烟忍不住笑了,奸计得程的笑。

         “哈哈,是好事,我要做主演了。”

         “真的?”阿岚惊呼,“太棒了,画烟姐,你演技那么棒,本来就该演主角,导演终于认识到了。”

         “哈哈,小妹子,等我成了大V,看你磕磕碰碰还不错的样子,就当我经纪人好了。”说完假装搔搔鼻。

         ”阿岚姐,你敢嫌弃我、、、“说完过来饶痒打闹。

         剧场那里,一片欢笑声。

         、、、、、

         开始寂寞走在路上,路的两旁都是些熟悉的景色,画烟不怎么注意,因此显得有些模糊。此刻,近一点看画烟的眼睛,那里倒映着浓浓的悲伤。画烟脑中还响着阿岚不经意间说的”画烟姐,在剧组怎么久了,你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是啊。从没有这么开心过,当主角了,在人前,她当然开心啦,当然开心、、、、